飞鹿言情小说网

只为遇到你 第161章悔之当初

小说:只为遇到你  作者:520  回目录  举报
  老熊岭和赵家这里,平日里相隔不过两个山头住着,闺女又常回来走动,如今老熊岭的日子,如何过得风生水起,赵家人是再清楚不过了。

  先前这两个儿媳就动过进老熊岭工作的心思,想让小姑帮忙说几句好话的,把兄长带去老熊岭做工。但赵老头和老太太把这事压了下来,毕竟老熊岭的独门财源太多,又很是排外,外人轻易都别想进岭。万一,到时候有个什么差错,那就伤了两家的和气,也会让闺女没法做人的。

  而如今,老冯爷这位老熊岭的大当家,居然亲口邀请他们一家,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一般啊。

  “爹,娘…”

  就因为这样,这两个小媳妇儿也顾不得礼数,死死望着公婆,生怕他们不答应。这会儿就是把那些在桌上放的绸缎和酒肉都拿走,她们也不在乎,只盼着公婆他们两人能够点头答应此事。

  一家人进了老熊岭,都能做工赚银钱,娃子还有书读。就是做梦也梦不到这样的好事啊。

  对于老熊岭大家长所说的话,赵老头儿当然想答应下来,可是他们只不过是拿着弓箭去山里溜达一圈儿而已,也没帮上老熊岭什么大忙的,如今就得了老熊岭这样的厚报,这样让他觉得受之有愧的。

  然而,老冯爷却是不等他拒绝,就笑眯眯站了起来,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道;赵老哥,行了,这事就这么定了,过了年我们这边就给你们张罗新房子。

  话罢,老爷子就带人走了,等赵家人追出去时,他们已经走的没了影子了。

  赵家兄弟都是笑得咧了嘴,平日偶尔有个口角的妯娌两个,这会儿也亲密极了,挤到一间房里商量给自家儿女做新衣服和书袋,她们都希望明年家里能出个读书郎了。

  赵老头和赵老太见到家里小辈都是这个样子,他们也就罢了,说到底他们也是欢喜的。再想起自己的闺女,虽然受了这么一次惊吓,但全家的生计都有了着落,这实在是因祸得福啊。

  其实,老熊岭这会确实是缺人手,因而,这样的惊喜就不止只落在赵家院子里面。

  欢喜的事情总是最能够感染人,又最是容易传开来的。

  不过半日的时间,老熊岭厚报恩人的事,就几乎传的人人皆知了。

  好了,这会,就先不说这头老熊岭是如何的厚报恩了,话说回这头吧!伍家的情况吧…

  此刻三里镇头上的茶摊里,众人也是议论的热闹,正好伍老大路过,居然有人特意喊了他进去喝茶,自然也把老熊岭厚报恩这事情说了一遍。

  伍老大在一旁听着,想起昨晚妹妹所说的话,就觉屁股底下的凳子反钉了钉子,火烧火燎告辞就往家里跑去了。

  众人见此,都忍不住嘲笑道;看他们伍家这个也真是心狠啊,连自己都不心疼,硬是顶着大雪把娘俩赶了出去。这会他们估计后悔了吧,活该!

  就是,老熊岭的人凶是凶了一些,但办事可是不差。如今对恩人这么百般照顾,待那些…哼,大伙儿瞧好吧,不折腾他们伍家就不错了。

  当然伍家老大因为走的快,所以并没有听到茶摊上那些人的话语,这不伍家老大跑去家里眼见了爹娘和媳妇,一字不漏的把老熊岭的事情说了个遍。

  这不,在听完伍家老大的话后,伍家老大媳妇先是反应过来,她当即就坐到了地上,哭骂道;哎呀,英子真是好狠的心啊,投奔娘家也不说个明白。早知道这样,咱们怎么也要留她住一晚啊。

  伍老太本来就惦记闺女和外孙的,因此一宿都没睡好,这会儿,她也听不下去她媳妇的撒波了,她二话没说,转身就进了屋子。

  伍老头见此,也是默默起身出了门,只留下伍老大想骂媳妇,又惦记她肚子里的孩子。

  所以他也没说什么…

  看着他们一个两个的都离去了,伍家老大媳妇儿却是越想越不甘心,之前老熊岭开始富贵时,她先前求了小姑几次,小姑连帮忙问一句都不肯,如今别人家倒是轻而易举的可以进入老熊岭那里了,他们一家反倒要受人嘲笑。

  她越想就越气的,于是抱了肚子就喊个不停,最后到底逼着伍老大去了一趟老熊岭那里去。

  可惜,因为昨天的事情,原本待娘家极痴心的英子,却是连面儿都没露,直接要守山的村人帮忙带了一句话,那就是一句…我昨晚说过,以后就是老熊岭的媳妇,不再是伍家的闺女了。

  听此,伍老大也知道昨天伤了自己妹妹的心了,现在也进不去老熊岭,没办法,他只好在村人鄙夷的眼神里怏怏回去了。

  情义,有时候就是这样,这两个字深厚,却也极度脆弱。深厚的足以让人赌上性命陪之,当然脆弱起来又可能因为关键时刻的一瞬犹豫就断裂了…

  太阳东升西落,日子忙碌中还藏了清闲,老熊岭上下因为这场大难,空前团结起来。

  也因为这次的事件,老熊岭里的男人们则是白日忙碌,晚上他们便巡夜,半点儿不肯躲懒。女人们操持家务,照料老人和孩子,就是淘气小子们读起书来都是分外认真,家里老爹说了,他们将来要做大官,就再也没有人敢来欺负家里了。

  整个老熊岭就像握紧的五指,变成强有力的拳头。暖房里照旧出菜,城里的酒楼和杂货铺也是生意红火的。好似之前发生的一切都因为这次劫难,得到了洗礼。

  唯一不变的,只有筱芸她本人,她却是越发安静了。

  这日午后,韩姨母和江大娘在灶间忙碌,眼见青花苦着脸进来,就问道;姑娘吃了吗?

  听此,青花摇头道;哎,以前姑娘最爱吃红枣银耳羹,说是对身子好,如今一口都不动了。饭也吃的少了,觉也睡不好,眼见就瘦了,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一旁的江大娘也是叹气道;哎,可不是,以前姑娘还喜欢下厨做菜的,这几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了,她也提不起兴致了。

  听此,韩姨母眼神闪了闪,心里隐约有些猜测,就道;兴许是姑娘有什么事想不通的,等她稍后想通就好了,咱们都别多话,过几日姑娘缓过来就好了。

  众人听此,也只能点头,毕竟自家姑娘非常聪慧,若是她都想不通,她们这些外人就更加没办法帮她了。

  不说这会,她们是如何讨论筱芸最近这段时间的怪异感觉了,而话题中的筱芸现在则是在干什么呢?

  筱芸坐在炕上,手里的笔擎着,半晌没有落下。墨水一滴滴掉落在白色的信纸上,慢慢晕染开一块块暗色,就如同她的心,斑驳又沉重的。

  没有,那个女子不希望自己心仪的男人是个伟大的丈夫,是个顶天里的好男儿。高兴了,在他怀里嬉笑,悲伤了,在他怀里哭泣。无论世界多可怕,只要有这个人在,就不必恐惧,日子永远是安乐美满的。

  但若是这个臂膀,注定要有很多女人依靠,要撑起她之外的很多东西,甚至也许,因为那些东西,甚至不能保证是不是会牺牲她的话。

  那这个男人,还值得爱吗,或者说,她还敢爱吗?

  夜夜青灯,猜测着他睡在哪个女人身边?

  四方天空,宫门一重重,从此自由成了奢望?

  这些,都因为一个“爱”字就要忍受一辈子吗?

  不,这代价太大了,她承受不了。

  但若说放弃。那些心动的瞬间,那些相伴的日子,又成了最锋利的尖刀,扎满了心田,疼得她眩晕的…

  屋外,房顶上,玄五和玄六凑在一处,一边躲避着北风吹起的雪粒子,一边小声商量着。

  五哥,我怎么觉得,筱芸在知道了主上的身份后,为什么她的感觉怪怪的的,她有些不对劲呢?难道是在知道主上的身份而吓傻了。

  听完玄六的话后,玄五眯着眼睛,沉吟着摇头道;嗯,不对,我到不觉得,我瞧着咱们主上怕是有麻烦了。筱芸姑娘同别家姑娘不同,怕是…不喜欢咱们主上的身份尊贵吧!

  听此,玄六道;啊,什么,怎么可能呢?难道咱们主上是个猎户的身份,她就更加高兴吗?更何况以主上的脾气,她以后,怎么也要封为妃子的,不比在这山沟沟更好吗?

  玄五说道;这事,谁知道了,我就是觉得,这姑娘如果同别人一样,咱们主上也不能看中的。

  玄六道;哦,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听此,玄五回答道;嗯,不怎么办,反正消息早已经送出去了,我们静静等候主上的命令就好了。

  玄六道;嗯,也只能这样了。

  调皮的北风偷偷听了半晌,也没听得明白,于是恼怒的卷起一蓬雪花儿浇下来,成功让两人缩了脖子,这才呼啸着跑远了。

  而此刻冬天的京都,虽然没有春天那般热闹,但作为大芫的都城,自然也不会安宁到哪里去的。

  这不,此刻东西两市里,酒楼林立,茶馆爆满,就是街路上也满是售卖小食的商贩在卖力的吆喝。

  去年的时候,从北边流传过来的糖葫芦,再次受到了欢迎,特别是孩童们,个个手里拿着一串边走边舔,即便沾染的脸颊上,如同花猫一般也不曾停口。

  而京都正中的位置,那座代表大芫最高权势的皇宫里,这会儿也是忙碌的不停。皇上刚刚下了朝,再过半个时辰就是他们用午膳的时候了,到时候,皇上必定要留内阁几位大人一起用膳的。所以此刻的御膳房也是忙得不可开交的…

  因此,膳房里不敢怠慢,毕竟前些日子,太子送上孝敬的火锅得了皇上的喜爱,所以御厨们就照猫画虎的,挖空心思仿照出各色砂锅煲,端上去也是新鲜热烫,很是得了皇上的赏赐。

  于是,御膳房从上到下都犹如打了鸡血一般,更是顽空心思折腾起来了。

  御膳房忙的不可开交,但光明殿里,今日的气氛却异常的诡异,甚至最后连太子殿下最信重的福公公都被赶了出来,更别提那些宫女和小太监他们了。

  一个小太监仗着平日被福公公看中,便厚着脸皮凑到跟前小声问道;师傅,殿下这是怎么了,刚才好似气得摔的茶碗呢?

  福公公本来抄着袖子,好似在打瞌睡,这会听到这话,却是慢慢抬了头,眼里精光耀得小太监后背汗毛都竖了起来。

  “师傅,饶命!”

  福公公却是抿抿嘴角,挥手招了两个侍卫上前,直接堵了小太监的嘴巴就拖了下去。

  福公公道;哼,擅自揣摩主子心意,失了奴才的本分。其余的宫女和小太监见此,都是吓得更加低了头,生怕也犯了忌讳,得了同样的下场。

  福公公看到已经制服到他们的样子,很是满意的点点头,还想再敲打几句的时候,殿门却是打开了。

  太子冯莫寒身着一身玄色绣龙袍,双龙戏珠金冠束发,耀着他尚为褪去怒色的面庞,就连福公公都不敢多看一眼。

  福公公见此,问道;殿下,可是什么吩咐呢?

  太子问道;嗯。此刻养心殿那里,都有哪位大人留下了呢?

  听此,福公公道;嗯,殿下,几位阁老都在养心殿。

  “好,走吧。”

  养心殿里,几位阁老正同皇上说起政事,都是有些忧心。

  陛下,今年冬天大寒,白草原上畜生必定冻死大半。所以明年的春日,怕是那些马背蛮人要南下犯边,不得不防啊。

  兵部尚书姓黄,年过六十,一向稳重,说话不疾不徐,却不容忽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春节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1月24日到2月8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只为遇到你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