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只为遇到你 第160章知恩图报

小说:只为遇到你  作者:520  回目录  举报
  就在门外的中年人,实在忍耐不住的想要发脾气的时候,他的耳朵却是突然动了动,转而一把打开了门扇。走了出去…

  倒霉的陆老二因为送了两趟孩子,刚刚跑回岭上时,居然发现事情既然解决了,现在还风平浪静了。他就觉得自己就好像用了全身力气,却一拳头打在空气上了。真是不知道该对谁发脾气才好…

  陆老二也是恼的厉害,跳脚嚷了两句,就让欢喜的陆老爹给了他一巴掌拍的,然后带人又来接孩子了。

  这会儿眼见师傅脸色黑如锅底,他难得机灵的赶紧讨好笑着上前,说道;哎呀,师傅,如今山下的祸事过去了。我们这就把娃子们接走啊!辛苦师傅了…

  中年人听此,想发脾气也没责,也明天这次事情突然,所以他也没说什么,只是摆摆手,甚至连屋子都不想进去,直接指了指门口。

  陆老二见此,也明白自己师傅是让他赶紧把这些小家伙都带走了,于是赶紧带人进门,跟他来此的众人,几乎都是娃子的亲爹,所以几乎他们一进屋就得到了娃子们的热烈欢迎了。

  这个笑着喊爹,那个扯了嗓子哭个不停的,等他们好不容易把孩子们装在柳条筐里,包裹严实时,已经过去了小半时辰了。

  而这旁的陆老二,生怕师傅拿他撒气,就赶紧带人跑路走了。好在他还有良心,大老远扔了一句话道;师傅,我在屋里给你留了两坛子酒,还有我妹妹熏得兔子和鸡啊。哪日我来,再给你多偷点儿啊!

  中年人本来听得前几句,神色还算不错的,但在听到陆老二后面那句话,末尾的那个“偷”字却让他又黑了脸。想起当初,他平生第一次被人骂出门,顿时心头就火苗窜起多高了。

  “咣当!”土坯房的两扇门紧紧关了起来,好似这般就能把那些丢脸之事扔在外边,被风雪彻底吹走一样…

  事情解决后,众人该干嘛干嘛去了。接孩子的接孩子的,喝酒的喝酒的。

  而此时的老熊岭西边的赵家,也是刚刚回到家门,关上院门,赵老头儿带着两个儿子回来,个个都是冻得脸色青紫,想要脱下羊皮袄时,双手却冻的直哆嗦着不会动。

  赵老太和两个儿媳看此,都是心疼的不成,于是都赶紧上前递了酒壶,之后又帮忙扒下皮袄的。

  赵老头大口大口灌了烈酒后,又递给了两个儿子。让他们也喝口酒暖和暖和些…

  见赵老头喝完酒后,赵老太太就推了他到火炉边,这才小心翼翼问道;怎么样啊,老头子,咱们三丫她婆家…”

  老太太最是心软,说到一半就叹了气,虽然问出口,其实是心里是不报什么希望了。毕竟那几百号精兵去攻打老熊岭的,老熊岭那些人就算是再怎么彪悍的不行,怕是也扛不住他们的啊。这会儿怕是血流成河,尸横遍地了。

  不想老头儿却是摆手,吩咐道;嗯,赶紧把三丫儿娘俩叫出来吧,老熊岭没事了!

  听到赵老头的话语,大家都疑惑道;没事了吗?

  两个儿媳听得好奇,追问道;那些官兵不是说抓叛贼吗?先前在房后,我可看到他们过去了,那些刀枪,可太吓人了。

  “是啊,怎么回事?”

  老太太还是担心,问道;是不是老熊岭使了银钱呢?要不,我们还是让三丫儿娘俩再藏两日吧,万一那些官兵再跑来的话怎么办?可不是闹着玩的。

  赵老大憨厚,赵老二嘴巴利索,就给老娘说了半晌,之后道;娘,我们是听着老熊岭那些乡亲欢呼,然后还有人去山里接人,这才转回来的。娘放心,快把妹妹叫上来吧,毕竟地窖里也不暖和呢。

  老太太听得老头儿和儿子都这么说,也就放了心,于是就赶紧跑去外边把闺女和外孙喊了上来。

  果然,地窖里虽然有火盆,但还是冻得闺女和外孙脸色发青的。

  然而还没等他们一家人多说几句,就听得门扇被敲响。

  听此,赵老大小心问询了两句,这才开了门。

  原来是刘婶子带了两个村人走了进来,眼见赵三丫儿娘俩平安无事,这才同赵家道谢道;三丫他家男人和公公都跟去南边建作坊了,她婆婆虽然惦记着她们,但年岁大了,就托我来接人。亲家可别挑理,等改日安生了,再让三丫儿娘俩回来。

  赵家人眼见,老熊岭众人这么看重闺女和外孙,都是欢喜都来不及,哪里会挑理,很是亲切寒暄了一番。

  刘婶子看着那桌上的弓箭和皮袄,免不得多问了几句。听得赵家小儿媳说起刚才赵家男人翻山去老熊岭探情况,听此,刘婶子和两个村人眼里都是有感激之意。

  于是,刘婶子道;赵老哥,这份心意,我们老熊岭承下了。今日来匆忙,改日再登门来道谢。

  赵家人听此,说道;嗯,没事,都是自家人,这时候帮一把是应该的。更何况我们还没帮上忙呢!

  赵老爷子本分,眼见闺女归心似箭,就道;先回吧,大伙儿都没事就好。

  于是,刘婶子就带了三丫娘俩上了爬犁,两人村人赶了马匹,很快就走掉了。

  这样的事,这一晚,陆续在北荌洲外几个村落和镇子都发生了。逃难来时匆忙,回去时候也干脆。

  倒是迅速的让人只以为,刚才一切都是南柯一梦的。

  不说这边老熊岭是如何去接回刚才去娘家逃难的人了…

  而这边,连夜赶回州府的巡查队,也挑拨的整个北荌洲百姓的好奇心都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但毕竟出城出不去,谁也不敢跑去府衙问问这些士兵,到底杀了多杀老熊岭的猎户。

  这一晚,不知道有多少人家,没有睡安生。

  所以在第二日一早起来,各家茶楼就开始爆满,特别是府衙对面的那家。

  简直可以有人山人海来形容了……

  无论何时何地,八卦的力量都是强大的。自持府衙里有内线的,早早寻了借口派人进去打探。而没有势力,但家里不缺人手的,居然顶风冒雪去了老熊岭外探看去了。

  所以,很快,各方消息就汇总到了一处。

  老熊岭家家户户烟筒都冒烟呢,看着如同往常一样啊,不像遭过兵祸的样子啊!

  “老爷,小的问过府衙里的小吏了,他们说那个世子爷和唐家公子突然病重,所有士兵都听那个校尉指挥呢。但是赵大人瞧着倒是很欢喜,昨晚抱着小妾胡天胡地,早起居然就摆了酒席。”

  众人都是听得疑惑不已道;这…这是什么原因呢?难道是老熊岭的人使了什么邪法或者巫术,直接咒病了世子爷吗?

  既然世子爷生病了,那赵大人这么欢喜,到底怎么解释呢?怪哉怪哉…

  “你问我,我哪知道啊!”

  众人议论纷纷,一时间吵得茶楼里差点儿被掀了房顶。但老掌柜却是半点儿也不恼,喊着小伙计上茶,忙的是不亦乐乎的,他还在心里盼着老熊岭一定别消停了,多折腾几次这样的大事,自家的生意就更上一层楼了。

  中午,就在众人自觉猜不出缘由时,纷纷起身要回家的时候,居然又有消息传来。

  这不,这会的消息则是………

  “听说,老熊岭的人现在到处送礼呢?”

  “送礼?难道不怕世子爷解了咒,找他们算总账?”

  “不是,听说收礼的人家都有闺女嫁到老熊岭,而且昨日收留了闺女和老熊岭的娃子。人家老熊岭这是报恩呢!”

  “啊,原来如此。不过,老熊岭既然开始送礼了,是笃定自家不会再有事了吗?还有到底昨日,那事如何解决的呢?”

  到底还是有能人,花了大把银子,终于从府衙里又打探了消息出来,原来府尹赵大人亲口同下边人说起;都是误会一场,老熊岭并没有窝藏奸细。世子爷和唐公子自觉出了差错,惹了这场风波,很是愧疚,又经不得天寒地冻,他们都染了风寒,病倒在床了。

  这句话,虽然不能解释一切,却总算合情合理,又出自北荌洲最高父母官之口,倒是很快平息众人的好奇心。

  当然,这可不包括那些聪明人。但想要打探更多,府衙里却是再也没有半点儿风声了,甚至两个在府衙前后门探问的随从还被士兵们打了一顿。

  于是,这事就彻底揭了过去。

  对于老熊岭躲过一劫,这事有人好奇,也有人欢喜,当然也有人后悔不迭的。

  刘婶子昨晚回去之后,把赵家爷三个的义举说了个清楚明白。整个老熊岭上下才知道,昨晚他们居然还有援兵在附近。这让所有人都是感激莫名,毕竟这世上锦上添花太多了,雪中送炭的人太少了。

  这一天一早,筱芸接了初一和他的那些族人,他们躲在当初洗澡溺水的那处温泉旁边,倒是没受什么罪,一顿饱饭吃下去,就又是一条好汉了。

  所以,筱芸就开始撵了他们去山下,照旧让他们住了陆老二的院子,平日帮忙巡逻守山口,也不至于让他们闲着无趣。

  虽然村里众人对这些草原人没有什么亲近的心思,但也没把这场大难算在他们头上。毕竟这次的事件是李得胜和唐二少大半缘由是觊觎暖房这个聚宝盆。

  虽然山里人没读过什么书,但是他们都是恩怨分明的。

  对于这次事件,筱芸亲自带着韩姨母在库房里挑拣了一些物件,分装妥当后,然后送了几拨村里人出门。

  昨日出去躲灾的娃子,爷爷或者爹爹在家的,都是亲自去谢亲家当晚的收留之情。

  赵家这里,则是由老冯爷亲自带人上了门。

  两匹绸缎,两匹细棉布,两盒点心,两条肉,两坛子,两包茶叶,外加十两银子,整整齐齐放到赵家的桌子上,惊得赵家人连连推辞的。

  这不,作为当家的赵家老头着急道;不成啊,老冯叔,不说三丫儿是我家闺女,就是左邻右舍住着,有事的时候,帮一把也是应该的。

  老冯爷听此,捋着胡子笑呵呵摆手,回答道;那可不是,患难见人心啊,这次大祸倒是也有几家亲家行事让人心寒,倒是你们一家厚道仗义。这些谢礼,是我们老熊岭上下的心意。你们收着吧!

  赵家日子过得清贫,两个儿媳眼见那绸缎花色鲜亮,做成小袄必定好看,那细布也细密柔软,给孩子做衣裤最适合不过了,还有那肉足够,够他们吃上两个月了,特别是那十两银子啊,整整是家里一年的花销啊。

  她们就忍不住一直盯着公爹和婆婆了,生怕他们真的把这份厚礼推出去。

  眼见小辈那副模样,于是,赵家老两口对视一眼,都是起身同老冯爷行礼,之后也就不再推辞。

  不想老冯爷这会又顺道;嗯,赵老哥,是这样的,我们筱芸说了,明年初,还要建鸡场,猪场,还有多种土豆,弄粉条呢,这些都需要人手帮忙的。但你们也知道,我们村里的后生大半都去南边了,现在实在忙不开。你们一家若是不嫌弃老熊岭吵闹的话,不如你们就搬去岭下同住吧。房子都好说,到老熊岭后,咱们大伙儿搭把手,几日就能建好了,家里的小子和媳妇儿做工也好,种田也好,都有工钱,娃子还能读书,笔墨纸砚都是村里出,不用花家里钱呢?

  “什么?”

  在听完老冯爷的话后,赵家人都愣住了,之后都是惊喜的站了起来。

  一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只为遇到你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