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绝命妖姬 一代宠妃 第三十六章 流言蜚语(求收藏!!!)

  耳边传来的哭声,将慕言渐渐从睡梦中唤醒,一睁开眼,就看见翠蝶跪在自己的chuang榻边,眼角的边缘泛着依稀的红色痕迹,慕言坐起身子,用手缓缓抚摸着翠蝶的头发,眼神中透露出一种莫名心酸的情绪,再看翠蝶被这突如其来的触摸惊醒了,立刻睁开双眼,却看见慕言端坐在chuang榻之上,眼角含泪般看着自己,一瞬间,翠蝶的心里也变得柔弱不堪,不知为何,看着这样的慕言,心里会想流泪……

  “小姐,你醒来了,身体好了点吗?”翠蝶站起来,关心到慕言说,她努力着想要站起来,可是膝盖处带来的麻痹让她暂时失去了知觉。

  “翠蝶,你还好?”慕言看见翠蝶腿部的不适,便直接问道。

  “小姐,我怎么可能有事,你是了解我的啊!”翠蝶冲着慕言没心没肺的一笑,转身便跑出去了,慕言看着翠蝶的背影,坐在chuang上,只是出神。

  慕言强撑着自己虚弱的身体,从chuang上一点点的扶着墙边站起来,穿上自己的鞋子,缓缓来到了梳妆台的位置,坐在了原来的地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面色苍白,发丝零乱,瞳孔中隐隐的红血丝,甚至鲜嫩的唇色,此时也变得苍白如纸,她瞧着瞧着,泪水又不争气的从眼角处滑落,突然想到,似乎也只有它一如既往的模样了,慕言突然听到门外的脚步声,慌忙擦去脸上的泪水,就看向了门口。

  翠蝶刚刚踏进房间内,就看见慕言坐在梳妆台的位置上看着自己,端着茶水糕点,回身用脚就直接把门关好了。

  “翠蝶,你刚刚上哪里去了?”慕言看着慕言端着一堆东西,问道。

  “小姐刚刚醒来,我担心小姐饿,就直接跑去厨房拿来一些糕点什么的东西,暂时充饥好了!”翠蝶一边放下糕点,又一边走向了慕言所在的位置,随手便直接拿起了梳子,小心翼翼的为她梳着头发。

  慕言呆愣的看着翠蝶的一举一动,突然对着镜子里的翠蝶说道,“翠蝶,从你跟我那天开始,就这样一直照顾我。”

  “小姐你是觉得翠蝶不好了?”镜子里的翠蝶有点委屈的说道。

  慕言shen手拍拍翠蝶的手,笑道,“怎么会,我只是想说,有你真好!”

  “小姐,呜呜呜……”翠蝶先是被慕言的话惊呆了,然后内心又被感动到不行,直接就搂住慕言开始哭起来了。

  “傻丫头,你突然哭什么啊?”慕言看着翠蝶这模样,也是哭笑不得,现如今,自己还要哄她,真的是给自己找事啊。

  “因为,因为小姐,小姐你说,你说有我真好啊!”翠蝶还在哭着说。

  “这有什么好哭的呢?”慕言轻轻拍着翠蝶的背部,然后又说道,“我一直都想说的,我全部都知道你对我的好!”

  翠蝶抬起头,睁着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小姐,简直无法相信,眼前的人是慕言一样,突然又站起身来,用仍然带着泪水的目光,开始审视眼前的慕言,环视一圈后,大声质问了一句,“说,你是谁,尽管长相一样,但我依然知道,你,不是我家小姐!”

  看着翠蝶这副认真的模样,慕言也有些无奈了,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shen手直接就掐住她的脸颊,问道,“那你家小姐应该什么样儿啊?”

  “小姐小姐,我,只是感觉你不是以前的小姐了,所以才……”翠蝶吞吞吐吐的向慕言解释道。

  “哦?所以才啊?”慕言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对啊,不是传言说,有什么易容什么的,谁知道在我出去的瞬间里,到底有没有来打倒小姐,然后取而代之。”翠蝶在一旁说的振振有词,一副义愤填膺的侠肝义胆模样。

  慕言看了,一时气急,直接拽着翠蝶的耳朵,质问道,“这样就怀疑我吗?”

  “小姐小姐,我不敢了嘛!”翠蝶装作十分委屈的模样央求道。

  “卖萌也没用,姐姐不吃你这一套!”慕言看了翠蝶一眼,差点忍不住笑出来。

  “小姐,我的没用,你就吃她的呗?”翠蝶突然说出一句话,这让慕言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她?”慕言问道。

  “嗯,还有谁啊,还不是昨晚的落欢小姐?”翠蝶yin阳怪气的回答道。

  “欢儿啊!”慕言恍然大悟的回了一句。

  谁也没用料到,这句话居然惹的翠蝶大大的不悦,直接对着慕言说道,“你都叫她欢儿了?”

  慕言听着这话有些奇怪,说,“这怎么了啊?”

  “小姐,我说过多少次了,你不要再和她来往,她的出现对你完全是一个威胁啊,甚至……”翠蝶有些紧张的直接说道。

  “够了,别说了,怎么连你也这样说!”慕言听到翠蝶的话,明显感觉到心中有一股悲伤的味道,但是她也明白,这种地方,注定会到这种地步的,根本无关落欢的事情。

  “小姐!”翠蝶还想继续说下去,但是门外的声音,直接截断了她要说的话。

  “慕言小姐,落欢小姐正于馆中歌舞,请您去指导一二。”来人在门外简单的传了几句话,便直接转身回去了。

  “小姐,她还真把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了。”翠蝶在慕言的耳边说的津津有味,但是慕言却没有说话,反而冷静的重新坐在椅子上,顺手直接把桌上的木梳又递给了翠蝶。

  “小姐,你这是?”翠蝶有些不解眼前慕言的举动,但还是乖乖的接过慕言递给的木梳了。

  “帮我梳洗!”慕言坐在椅子上,看着镜中的自己和翠蝶,直接说道,没有一丝的犹豫和退却。

  “好!”翠蝶十分麻利的给慕言挽了一个简约明丽的发髻。

  “小姐,您看可以吗?”翠蝶小心翼翼的询问着,她感觉到,小姐周身的气温骤然降低,心情明显的不悦了。

  “可以!”翠蝶听见慕言的回答,又在珠宝匣子里随手拿了一件碧绿色翡翠点缀的流苏钗,直接Cha入了刚刚梳好的发髻之中,又要从匣中去取其他发梳,却被慕言一句话打断了行为。

  “不用了,这个就足够了!”慕言看着翠蝶似乎还想在自己的头上弄些什么,便出言阻止了。

  “小姐,这会不会……”翠蝶刚刚要说出口的直接卡在了喉咙里,只能默默听从慕言的话了。

  “不会,翠蝶去帮我选一款衣裙吧!”慕言站起身,开始洁面,然后又坐在了镜子前,简单的略施粉黛,然后又专心的等候翠蝶为自己挑选的衣物。

  翠蝶来到慕言的衣柜前,轻轻打开衣柜的门,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套套华丽的服装,看得翠蝶有些恍然,转头又看了看自家小姐的装束,又回头看了看柜中的华服,用手拿出一件,看了看,摇摇头,放回去的同时,又拿出另外一件,又看了看,仍旧摇摇头,不知道反复了多少次,终于看见了一件配得上慕言的衣裙,翠蝶小心翼翼的把它拿出来,又来到了慕言的面前。

  慕言抬眸看了看翠蝶手中的衣裙,一袭湖蓝色衣裙,袖口清晰可见的银色丝线ChanRao其中,下摆同样用着银色丝线将一朵朵祥云用刺绣的手法点缀在裙边,领口的位置也是完美的贴合了曲线。

  “翠蝶,你怎么找到了这件衣裙?”慕言的目光从衣裙上移开,又看了看翠蝶问道。

  “我挑了许久,看小姐今日的装扮,素雅一些最好不过了!”翠蝶拿着衣服回答道。

  “嗯,的确,还是你最聪慧了!”慕言赞叹道。

  “小姐,你真的是小姐吧,又突然夸我!”翠蝶笑了笑,突然打趣儿道,但是换来的还是慕言过分的宠溺。

  “别闹了,替我更衣。”慕言和翠蝶打闹了一番后,慕言力竭,躺在chuang上说道。

  翠蝶跑过去,拿过衣裙,就开始替慕言穿好,然后整理好衣服和发饰,又随手从衣柜中拿了件薄如蝉翼的外衫给慕言穿上了。

  “这是?”慕言问。

  “哦,一套衣裙上,只不过我刚刚为了查看衣裙的式样,拿了下去,不碍事的,小姐!”翠蝶解释道。

  “好!”翠蝶再次为慕言整理好仪表,便直接开门,和慕言一同走了出去。

  慕言走在前方,刚刚要抬脚走下楼梯,就清晰的听见众人耳语的声音,随着每一步的迈出,声音也越发熟悉越发清晰起来了。

  “真是的,从前压着我们一头也就罢了,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光景了!”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说道。

  “可不是嘛,这红绡馆也带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另一个同样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迎合道。

  慕言走在赤红色的台阶上,每一步都让她感到异常艰辛,她努力着不去听她们的话语,心里想着叶昭的面容,可是心里却无论如何也跨越不了这道潜在的沟壑,一只手只能扶着楼梯缓缓走下,身后的翠蝶似乎也发觉到慕言的状况,快走了几步,连忙扶住了慕言,又看着慕言的双眼,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两个人就又走了下去。

  “慕言姑娘,您可来了,落欢在这里练习着,但是想着在座诸位,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你的舞技的,劳烦您帮忙赐教一二。”慕言刚刚下来,老鸨就直接走了过来,语气依旧是一副势利眼的状态,有求于你,那你便是祖宗,否则她管你是谁。

  慕言笑了笑,“妈妈说笑,慕言多年尽是依仗妈妈,又怎敢得妈妈劳烦二字。”

  “自然自然!”老鸨瞧着慕言今日温和的语气,虽有些吃惊,但好在是见过世面的人,几句话就直接寒暄完了。

  一旁的白亦欢仍然在舞台中央练习她的舞步,不过周遭的变化,也没有逃脱出她的掌控,听见了慕言的声音,她立刻停下自己的动作,快步跑到了慕言的面前,“慕言姐姐,这支舞蹈我无论怎样练习都达不到你的一成,欢儿,还请姐姐赐教!”白亦欢诚恳的向着慕言请教。

  “欢儿,你也就是……”一旁妖艳的女人再次开口道。

  “就是什么?”翠蝶真是忍不了自己的暴脾气,一句两句的尽是指责慕言,饶是慕言再不计较,自己也是要计较的,这样想着的她,便直接质问道。

  “对啊,我就是什么?慕言姐姐武技精湛,美貌更是举世无双,你说啊,到底怎么?”白亦欢在一旁也帮腔道,和翠蝶一起质问着。

  “没什么,不要在意,练舞吧!”老鸨听到了吵闹的声音,便从一旁出来打圆场,一个劲儿说道。

  翠蝶看着白亦欢为慕言说话,心里没有任何感激的意思,一双眼睛仍旧瞪着她,在走过她身边的时候,耳语道,“别以为你这样假惺惺,我就会感谢你,我可不是我家小姐!”

  “我也从来不需要你的感谢,我只是在帮慕言姐姐罢了!”白亦欢同样回道。

  “你们在说什么?”慕言注意到她们的举动,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几乎同时,两个人一起回头对着慕言说道。

  慕言看着两个人慌张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同时摸了摸两人的头,说,“你们两个人某些时候真像!”

  白亦欢和翠蝶听到慕言这一番话,突然感觉到自己仿佛置身于冰窖之中,打起了冷颤,又看了看对方,然后又把头别了过去,翠蝶心里想,“我为什么和她像,分明一个心机小人!”而一旁的白亦欢则想,“区区一只狗,竟然妄图做人,可笑之至!”

  “姐姐,今日身体可是好些了?”白亦欢突然问道。

  “欢儿,为何突然如此问?”慕言不解,直接反问道。

  “昨日晚间,我瞧着,姐姐心绪似乎不太平稳,所以才,姐姐你不会怪我吧!”白亦欢想起了昨夜的事情,便解释起来。

  “怎么会,劳欢儿挂心了!”慕言笑了笑,揉了揉白亦欢的脸颊,便直接回道。

  “姐姐不生气便好!”白亦欢同样笑着说道,一只手直接拉过慕言的手走了过去。

  翠蝶怒气冲冲的看着白亦欢的所作所为,却无能为力,奈何慕言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话,她看着白亦欢得意的模样,挑衅的眼神,甚至是上扬的zui角,翠蝶到底又会如何行动呢?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绝命妖姬 一代宠妃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