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我的总裁皇后 一舞惊人,凤回九天

小说:我的总裁皇后  作者:刘千千  回目录  举报
  “想要回到长春宫的第一步,就是……要先学会走路!”

  冷宫院中,姜花颜立在樱树下,光着脚,前面摆着旗鞋。她盯着那双鞋,信誓旦旦地说道。

  羽秋笑道:“娘娘,你先别忙着学走路了,先让奴婢为您梳妆换衣吧,这几日您一直散着发髻,还穿着寝衣到处走,实在是不合宫中的规矩啊。”

  姜花颜看着她,问:“把我的头发,弄成你那个样子?那也太麻烦了,头上顶着那么多东西不累吗?”

  “娘娘,您的发饰自是跟奴婢不一样的。”

  “总是跟那个贵妃的差不多吧?”她拒绝道,“那我也不要,脑袋上的东西太多不利于我思考!先等等!”

  羽秋点头道:“也好,等您生辰时奴婢再为您梳妆。”

  姜花颜的生日也是三月十五,看来生日是同一天。

  她一边穿上旗鞋,一边问道:“往年我的生日,都是怎么过的?”

  羽秋搀着她向前走,“皇后娘娘您忘啦,您自入宫不喜铺张节俭至极,从不许宫人为您过生辰的,有一年皇上瞒着您为您举办生辰宴,您一脸不悦,行了礼就匆匆离去。皇上见您不悦,再未办过了……”

  姜花颜定住脚,“……那,今年怎么又说要给我过生日了?”

  “是上个月皇上派人来宣旨说要给您过生辰的,您不许,皇上又下了一道圣旨说要接您出冷宫,让您自己选择。最后您选了办生辰,依奴婢看,是皇上想见您了……不过皇后娘娘,您这些都记不起来了吗?看来我真的要让张太医来一趟了……”

  “让张太医来,能让我立刻学会走路吗?”

  羽秋摇摇头。

  “那还让他来做什么,我现在学会行走自如最关键!”姜花颜张开双臂,努力让自己保持平衡。

  羽秋看着她艰难的样子,道:“娘娘,不如奴婢叫专门教宫人走路的嬷嬷来教您吧。”

  “不行!”姜花颜拒绝道,“我突然不会走路不是很奇怪吗,我这病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否则日后定会生出什么事端。昨日贵妃说我曾下旨许她日后不必向我行礼,这旨意到底下没下过我自己也不知道,如果被更多的人知道我记不得以前的事了,都说我下过什么旨意,我连辩驳都辩驳不得。”

  “还是皇后娘娘想的周全,是奴婢疏忽了。”

  她笑笑,说:“没事的,这花盆底就是要求平衡性,我多练习几日就可以了。主要是我将做的事不止是能穿着它走路那么简单,我必须穿上它以后还健步如飞,如履平地。”

  羽秋问:“娘娘您要做什么?”

  “我要在生辰那日献舞!”姜花颜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她要在后宫所有人面前都大放异彩,让她们知道,皇后又回来了。当年妈妈让花颜学习古典舞,她很不愿意,妈妈便说“终有一日你会用到的”……没想到,真的用到了……

  “皇后娘娘何时学会的跳舞,奴婢怎么不知?”羽秋问到。

  “怎么我之前不会跳舞的吗?”

  羽秋摇头,“奴婢记得您曾经跟奴婢说过,您自小学习琴棋书画,性子温柔恬静,喜静不喜动,从来不会跳舞的。”

  “额……”姜花颜不敢看她的眼神,“可能是我这一病所以转了性子吧,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特别喜欢跳舞。”

  “也好,娘娘您之前就是太过好性子了,所以后宫嫔妃才处处刁难您,不过好在皇上从前总是护着您呢。”

  皇上……

  姜花颜的神情凝重了起来,她不知道这个皇上真的是爱新觉罗氏还是卫楚宸,如果他不是卫楚宸也就罢了,万一他真的是卫楚宸而一直装作不认识她,那么无论如何她都一定要报了他加害自己的仇……可如今想要重回后位必不可少要他的支持,这个仇,暂时还不能报……非但不能报仇,她现在还很需要他的扶持……

  “娘娘,您想什么呢?”羽秋唤着她。

  姜花颜回过神来,说道:“没什么,羽秋我累了,我们回房吧。”

  “是,娘娘。”

  姜花颜决定,先做回真正的皇后,再去调查这个皇上的虚实。

  皇上派人送了三套凤袍供姜花颜选择,意让她出席生辰宴席时穿。她当着太监的面选了又选,也没见这三件衣服有什么不同。

  “就这件吧。”姜花颜随便选了一件。

  “娘娘……”羽秋阻止了她。

  她转过头去问道:“怎么了?”

  羽秋上前一步,低声道:“娘娘还是选中间那套。”

  她想了想,对着太监说:“好,那就中间那套。”

  那太监应着,将中间的凤袍送进冷宫。

  待他们走后,姜花颜看着桌上的凤袍问:“羽秋,这衣服有什么不同吗?”

  “娘娘,如果奴婢没有记错的话,当年娘娘初入宫时,穿的就是这件衣服。皇上有意将它与另外两件更加华贵的衣服一同送来让您选择,奴婢觉得是皇上想试探您是否还在意这些年的情谊。”

  “羽秋姑姑,都这么多年了,您还记得我第一次进宫时穿的什么衣服……”羽秋还真是细心。

  “是,奴婢记得。”羽秋微欠了欠身,“可这并非是奴婢有过目不忘之本领,而是这件衣服,实在是令人印象深刻。当年的皇上还是阿哥的身份,您奉命进宫太上皇封您为郡主,皇上亲自命人为您制作华服,但待您穿上进宫觐见之时,整个皇宫都发现您身上的衣服并非郡主服饰,而是按照正宫的规制制作的,皇上想以这件衣服告诉众人他有意要娶您为妻。后来皇上登基后,这件衣服就被皇上亲自收了起来,直到今日,奴婢才再见到它。”

  姜花颜听了羽秋的话,感慨道,“这皇上对皇后,还真是用情至深啊……”

  羽秋笑道:“皇后不就是您吗?”

  她也笑起来,“也罢,那我就穿这件。不过……”

  “怎么了,娘娘?”

  “我还需要一件跳舞时穿的衣服,待我表演过后,再穿这件凤袍。”

  “娘娘尽管吩咐,奴婢替您去准备。”

  姜花颜背过手去,缓缓道:“我的这件舞衣,与宫中以往的舞衣不同,我要求这件衣服只需用普通绸缎制作便好,不能有刺绣,也不能有任何挂饰,绸缎选最轻盈垂落的那种。长袖善舞,袖子一定要宽而飘逸,腰身要收紧,搭配的旗鞋也要同样简单朴素,至于颜色嘛……就选浅绿色。”

  姜花颜曾看过卫楚宸的调查资料,他在14岁那年第一次喜欢上一个女孩子,那女孩喜欢穿浅绿色的裙子,那是卫楚宸的初恋……

  羽秋点点头,“娘娘,奴婢记下了。”

  “还有,除这件舞衣外,你再去做一件凤袍。”

  “还要做一件?”羽秋不解。

  “对,再做一件。就按照那件凤袍的样子做,越相似越好,最好更加华贵精致,待做好后你命人在各宫各院门前都走走一遍,最后带来冷宫便可。”

  “奴婢遵命。”羽秋并不知道皇后这样做的意图是什么,但她总觉得自上次娘娘一病之后就与从前全然不同,她觉得娘娘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有她自己的深意。

  凤袍很快就赶制好了,尚衣监的人按照羽秋姑姑的交代沿着各宫各院都走了一圈,引了不少人驻足观看。曾经皇后娘娘的节俭天下皆知,如今这衣服却奢华至极,图案皆是由金线缝制,挂饰也是最好的南海珍珠,宫人们皆是觉得奇怪。

  很快,这件事就人尽皆知了。

  而那件真正的舞衣,羽秋出宫寻了几日才找到她觉得算得上是明艳的浅绿色,然后买了去拿到一家民间的制衣坊,由坊主亲自制作。她全程在一旁守着,做好后第一时间拿进宫去,交到了皇后手中。

  姜花颜见到舞衣,满意地点了点头,“辛苦你了羽秋。”

  生辰日到了,皇上一早就亲自来接皇后去长春宫庆祝生辰,还叫了宫中的乐师准备为皇后奏乐庆生。

  姜花颜闭门不见,命羽秋回了皇上,“皇上,娘娘现在有要事在身不便与皇上同行,故命奴才回了皇上让您先行前往,娘娘随后便来。”

  皇上也不恼,点了点头道:“好,那朕先过去。你好生照料你家娘娘,朕和众嫔妃在长春宫等她。”

  “奴婢遵命。”羽秋抬起眼神,见皇上的仪杖走远立即跑了进去,“娘娘,皇上走了。”

  姜花颜从冷宫内走出来,身上披着诺大的斗篷,帽子扣在头上,神神秘秘地说:“那我们也快去吧,轿子备好了吗?”

  “备好了。”羽秋答道,“娘娘随奴婢来。”

  说着,羽秋带着姜花颜来到冷宫的偏门,上了一架看起来及其不起眼的轿子。

  羽秋将轿帘落下,命着奴才道:“起驾,去长春宫。记得从偏门进去,不可走正门。”

  四个侍卫将轿子抬起,往了长春宫的偏门处行去。

  皇上到长春宫的时候,宫中的妃子几乎已经全到了,嫔妃们各个浓妆艳抹花枝招展,都希望皇上能在众多粉黛中一眼就看到自己。

  “皇上驾到~~”掌事太监扯着嗓子喊着。

  妃子们走到殿外,落身行礼,“嫔妾参见皇上。”

  贵妃也不跪,大笑着从殿里走出来:“皇上您可算来了,您快看看这长春宫被臣妾布置得怎么样?相信姐姐一定会喜欢的,臣妾可辛苦了好几日呢!”

  皇上抬起手,道:“你们都起来吧。”

  “谢皇上。”众妃子应声起身。

  皇上走到贵妃面前,道:“这宫中布置先前昭嫔的想法就很好,皇后素日节俭,昭嫔以各宫亲笔贺词代金纱粘于殿内,尽显为皇后庆生之诚意。你非要驳了她的想法,把这长春宫打扮得几进奢靡,还问朕喜不喜欢?”

  贵妃听了皇上的话,脸上的笑容逐渐退了去,用眼神剜着昭嫔。

  昭嫔性子柔弱,见贵妃怒了忙上前去用很温柔的语气说道:“皇上您错怪贵妃娘娘了,是臣妾心思不够缜密,各宫姐妹并非均有作诗作画的本领,本是为皇后娘娘庆生的好事,倒给众姐妹平添烦恼了。所以臣妾禀了贵妃娘娘帮臣妾重新构思布置,是贵妃娘娘慈悲,才替臣妾解了此围。贵妃娘娘这几日亲自布置长春宫实在辛苦,还望皇上不要责怪贵妃娘娘,臣妾实在惶恐!”

  贵妃见听了昭嫔的话,忙一脸委屈地说道:“是啊皇上,您错怪臣妾了。”

  皇上知是昭嫔地位卑微不敢惹怒贵妃,于是不再说什么。他看着贵妃身上的衣服,附身在她耳边低声道,“你并非正位,穿什么正红色的衣服?皇后仁慈不与你计较,但朕不会容你放肆!这衣服今后不要再穿了,现在就回去换了!”

  说完,皇上背过手,走进宫内。

  贵妃看着皇上的背影,气得撅起了嘴,跺起了脚。但她也没法违背皇上的意思,只得唤了连翘,气鼓鼓地回宫更衣去了。

  皇上与众妃落座后,宫女们便开始上菜了。

  昭嫔见皇后娘娘迟迟未来,离了座到皇上面前行礼,说:“皇上,臣妾听闻姐姐前些日子伤了脚,担心姐姐行路不便所以想前去接姐姐,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羽秋从偏殿走到皇上身边行礼道:“皇上,娘娘为皇上准备了一个礼物,待皇上看过后,娘娘自会前来。”

  皇上饶有兴致地问:“哦?是什么礼物?”

  羽秋立起身,冲着殿外拍了拍掌。

  一时间,乐师们演奏起了动人的曲子,一位身着绿色舞衣的女子从殿外走来,她垂着长发,头上只有一枝朱钗。她脸上蒙着白纱,一双动人的眼睛望向皇上,柔情得似乎可以滴出水来。她随着乐师的曲子舞动着,一双手纤细白皙,抬起时如桃枝盛开,落下时又如彩霞归去;她扭动着自己的腰身,向前时如彩虹现世,向后时又如海浪回潮;她的一双玉腿在裙摆下如白兔躲避狡猾的猎人般忽隐忽现,见时引人喜不自胜,不见时让人回味无穷……

  皇上盯着眼前翩翩起舞的女子再也挪不开眼去,他记得那双眼睛,他知道是她!当年他初入姜府,见到12岁的姜花颜站在府中的樱树下,身着绿色的长裙,手里拿着盛开的桃枝,她的长发飘散下来,在风中飘舞,像极了天宫中的仙女。

  后来她入宫来,他在她所住之处种满桃花,哪怕是冷宫,亦是一样。

  姜花颜的舞姿动人,翾风回雪,舞技之高连宫中的舞姬都有所不如,引得殿中众人惊叹不已。

  贵妃换好了衣服回到殿中,看见皇上的眼神死死地望着那跳舞的女子,连自己行礼皇上都充耳不闻。她显得十分惊愕,转过身去看着这个蒙着面的舞姬,脸上露出了极度憎恨的表情。

  一舞完毕,皇上仍未回过神来,倒是众位妃子纷纷鼓起掌来称赞她的舞姿超群,“这舞姬是皇后娘娘从哪里寻来的,简直比宫中最好的舞姬都要厉害!”

  贵妃娘娘落座,阴着语气说道:“你这奴婢好大的胆子,见到皇上还不摘了面纱?”

  羽秋此时已将皇后娘娘事先命她准备好的手摇风扇抬到了偏殿,她用力一摇,一阵风吹过,便将她脸上的面纱吹落在地。

  姜花颜的长发在风中飞舞着,她望向皇上,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众人见是她,均惊得张大了嘴巴,“竟是皇后……”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端午看书天天乐-疯狂充值-疯狂消费吧,充100赠500VIP点卷!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6月7日到6月9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我的总裁皇后书评:
暂无读者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