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毒后,你不乖! 皎月当空(求收藏买粽子吃!)

毒后,你不乖!:皎月当空(求收藏买粽子吃!)
  ################################################################################

  终于放假,我很贴心的在这个伟大的日子让雷大华丽回归!

  求收藏买粽子吃………………

  满地打滚~~~~~~~~~~~

  ###################################################################################

  五年前的今晚,月圆夜,莫清宁割袖坠崖。

  雷孝乾没有留下过一滴眼泪,当晚下令:不许找,不许搜,不许问,不许提。

  从此,莫清宁在大政消失,在月影卫消失,在众人的口中消失。

  ###################################################################################

  大政皇宫,紫宸殿。

  小太监端来热了三回的莲子汤:“吴总管,里头……到底喝还是不喝啊。这银耳都煮烂了。”

  吴总管叹气:“别问我,我哪知道他老人家的心思。”说完往里屋看了一眼:“说来也奇怪,陛下从来不喝莲子粥的,平时甜的都不碰。头先我也只是觉得奇怪这两年我才发现……。”

  小太监眼睛都瞪圆了:“您发现什么了?”

  吴总管一巴掌打在小太监头上:“猴儿崽子小点声儿!里面耳朵灵着呢。”

  “是,是!嘿嘿,好总管,您老人家疼我,给我个示下吧,让咱们以后也跟着您会伺候。我头先还说要认您做干爹,只怕总管瞧不上我,这事才不敢提。要是总管瞧得起我,您就是小人再生父母,小人这就给总管磕头。”

  “去去去,猴儿精。这档子事儿以后再提。”

  这小太监叫常喜,虽说才入宫两年,不过当真是最伶俐的。因为一次差事办得好被雷孝乾当着人夸了两句,当时就说调他来紫宸殿当差。所以连吴总管如今也要给他几分薄面,更不必说旁人了。

  吴总管拉过常喜的耳朵:“我是前年才发现的,陛下从来不喝莲子粥,还特意交代过平时不许做,唯独今天。连着好几年了,每年今天晚上都吩咐做一碗。而且每到今儿这日子都得在紫宸殿待到老晚,也不去后宫。”

  常喜脑子快:“可是为了哪位故去的娘娘?或是段皇后?”

  吴总管摇头:“段皇后去在三月里,不是这日子。而且……我留心过,头好几年,陛下吃过莲子粥。不过不是叫御膳房给做的,难道是哪位娘娘主子给单做的?如今只今晚要一晚,也不喝,只端进去那么看着,凉了再热,兴许就是为了当年那煮粥的人?又或许是她……她可真是很多年不见了,足有五年了吧。”

  “她?您说的是谁?”

  吴总管知道那个人绝对不能提:“猴儿崽子!进宫这么久还不懂规矩?知道的少,活的才长!”

  “小的,该死,该死。”

  “总之,今儿当差留神,不然小心你的猴儿脑袋!”

  常喜傻笑:“有总管您疼我,且没那天呢!”

  “别贫了,端进去吧。留神!”

  “是,您放心。”

  吴总管猜的不错。

  五年,雷孝乾每到今天都会让人做一碗莲子粥,只是不是为了哪位娘娘主子,而是那个雷孝乾不许别人再提起的人。

  常喜推开门,弯腰走进紫宸殿。能在紫宸殿当差的,走路都听不到声响。

  雷孝乾一身月白色的袍子,胸襟上的带子松松一系,有些慵懒的歪在榻上,手上的书好像很久没有翻页了,已经快要滑落到地上。闭着双目,像是睡着了。

  五年,这个男人好像没有一丝的变化。依然看不出年龄。

  常喜把粥放在榻前的桌上,退步而出。

  “什么时辰了?”雷孝乾突然开口,声音有些哑。

  “回陛下,丑时二刻了。”

  “刚才我听门口有人说话,可有事回?”

  常喜一惊,不过这小子当真机灵:“是陈皇后身边的绿柳,问陛下今晚可要去锦华苑。吴总管说陛下在休息,给回了。”

  “去吧。”

  常喜退步而出。

  段皇后四年前薨逝。那个当年对杨真,看云大打出手的陈美人如今是大政的陈皇后。

  常喜退了出去,雷孝乾起身坐在桌前,用勺子在碗中不断的搅动却并不喝。以他的耳力功夫,刚才吴总管和常喜的对话他听的清清楚楚。

  雷孝乾嘴角一抬:“别人还都以为是当年你曾经煮粥给我吃,却不知你这笨蛋什么都不会又怎么会煮粥。分明是我煮粥给你吃。银耳,枸杞均是温补的,你总说无味只能再加几粒莲子。堂堂大政皇帝亲自熬粥,也算是天下独一份了。”说完放下勺子,走到窗前。

  月白色的袍子几乎垂落到地面,长长的带子被拖在身后。前胸微露,双手在后,扬起的下巴抬出一个令人着迷的弧线。

  月仍圆,夜犹静,只是佳人不再。

  这一个不再,便是五年。

  雷孝乾突然跃身飞出窗外,趁着皎白的月光,静谧的黑夜,雷孝乾身轻如燕,腾空而起,时不时脚尖落地轻点,很快就到了大政皇宫的西南角,那个平日不许人进入,甚至连打扫也不得的地方——皎月阁。

  雷孝乾停在屋顶,晚风吹起他的长袍,银白色的弧线映着当空明月,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雷孝乾坐在屋顶,面容如皎月一般俊朗也如皎月一般凉薄。从怀中取出一个银白色的东西平摊在手心。

  是个眼罩,做的极其精致,银白的底色上绣着一轮皎月。一个用来遮挡痛处的眼罩似是成了一个精美的饰物。

  雷孝乾又开始自言自语,似是身边有人一般的对着空气道:“当年就想给你的,终是没有。早知今日,当初在宥州城给你也好。不至于今日……”

  她连个坟都没有,即便是想入土为祭也是不得。何况自己还亲自下令,不许找,不许提。

  五年,没忘记那个人的不只听雨他们五人。

  五年,还有个人会在皎月阁的楼顶坐上一个整夜。

  雷孝乾望着明月,悠悠地道:“五年,我只给自己五年时间。我告诉自己,五年后一定要忘记你。我已经忘记你了,千万不要我知道,你还活着……”

  #############################################################################

  雷大深情了,万物都弱爆了~~~图中好苍凉的背影啊~~~~~~~~~

  满地打滚求收藏!!!!!!!!!!!

  #################################################################################===$$$===$$$===$$$===#修改操作:738798 时间:2013-06-10 17:56:27#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