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毒后,你不乖! 五年淡薄

毒后,你不乖!:五年淡薄
  ##############################################################################

  放假第一天,先来一章!算是节日礼物,祝大家端午节愉快!

  顺便求收藏,嘿嘿,顺便!顺便!

  #############################################################################

  “莫大夫,我孙子的病……”

  “老人家,放心。上次来瞧就好的差不多了,这次我又给重新查了一遍,放心吧,最后三服药,指定能好了!”

  “好,好,我信您的,我信您的。”

  “来,孩子,回去听奶奶话把药喝了,喝了肚子就不疼啦。”

  “莫大夫,这次的药加上上次的,一共是六钱银子,我这儿只有四钱,明儿我让小子给你送来。”

  “老人家,这钱您收回去吧。”

  “不不不,上次就没付钱,总不能老是白拿你们的药。一定要给的,快,收下收下,不然我老太婆成什么人了。”

  “老人家,您听我跟您说句实话。这个药啊,治病是不假。不过,都不是什么贵的药,满地都是好找的很。而且我们的药基本上都不是进的,都是我们自己去山里采的。没什么本钱不本钱的。您收着,我们少了您这六钱银子生意照做,日子照过。甭往心里去啊。来孩子,快搀着你奶奶,家去吧。按时吃药啊。”

  “这……莫大夫,您和冷大夫都是活菩萨,我实在是……来,小子,快给恩人磕头。”

  “别别别使不得使不得,治个肚子疼怎么就算恩人了。快起来,地下凉。回去吧,看着天儿要下雨,我就不留你们了,快走吧。”

  “那,真谢谢您了。”

  “您就甭客气了,快走吧。”

  “再见,莫大夫。”

  “再见,老人家路上当心啊。”

  七宝打帘子从里面出来:“什么叫我们的药都是自己采的不怕赔啊。那也是我一棵一棵采回来的,不是自己的东西就是不心疼,你倒是大方。”

  我一笑,七宝也就是图个zui上痛快,她要是真舍不得刚才就出来拦我了:“你瞧那老太太路都走不稳了,还让人家第二天给你送那二钱银子来?”

  “天下的苦人多了,你可怜的过来吗?这个家早晚让你给败干净了。”

  我也不再跟她争。

  五年,我垂下的发髻盘了上去。裙子什么的也很少穿了,什么方便什么利索就穿什么。七宝说我整天的灰蓝黄看上去像根何首乌。现在基本上都是我看病人了,七宝主要去采药,有时也给我帮帮忙。冷先生整理些药理的书籍,遇到疑难杂症的还是要靠他。

  石头也长大了许多。这孩子眉眼和他爹很像,就是皮肤白像我。可这性格是既不像我也不像雷孝乾。用七宝的话说就是近朱者赤,近“宝”者聪。整天跟着七宝屁.股后面晃,活脱一个小七宝。油zui滑舌不说,稍有不如意直接躺地下撒赖,简直就是个活祖宗。我是彻底没辙,冷先生惯他被惯七宝还厉害。有时也真够让我头疼的。

  “娘亲娘亲,你看我骑大马啦!”

  “又让乔叔叔背你,快下来,没大没小的!”

  绣娘去年跟着一个叫乔恒毅的客人从了良,乔恒毅是个走江湖的,无父无母。绣娘也是孤儿,两人找冷先生做主婚人就在我们这儿成了亲。在前面那条街买了个小院儿日子过的ting好。石头是个自来熟的,人家让他骑了一回脖子他可就算是忘不了了。见了乔恒毅就嚷嚷要骑大马。

  “快,下来!再不听话我揍你了啊!”

  “没事,清宁姐别吓着孩子。”绣娘现在还记着我当时教她那两招,非说不是我教她的那点子东西也不会有熬出头的一天,对我热乎的不行。

  “那也不行,不能老这么惯着他,下来!我真揍你啦!”

  石头在外头野,回家就更放肆了:“舅舅!舅舅!娘亲说要打死我!”

  绣娘也被逗笑了:“得,这下子有靠山了。”

  冷先生听到叫声从里屋出来。石头蹭就从乔恒毅背上跳下来,吓我一跳:“活祖宗你再当心摔了!”

  “我才不怕!舅舅舅舅!我出去玩儿了你上午,你想我没?”说完就往冷先生身上爬。

  冷先生惯的他没边儿:“当然了,舅舅可想石头了,石头想舅舅没有?”

  “想啦!乔叔叔说带我去吃好吃的,我说想舅舅了就没有去。”

  冷先生一把把他抱在怀里:“这么乖啊,恩?”

  绣娘也忍不住咋舌:“清宁姐,这孩子这么腻人,我看你以后还怎么管哦!”

  我翻白眼:“早就无法无天了!仗着有他舅舅有他姐,谁也不能说一个不字,不然立马就闹人。唉,我这娘当的……没法说。你看,出去野了一上午,回来都不睁眼瞧我的,冲着他舅舅就去了。”

  我这边诉苦,那边就又腻上了:“舅舅你看这个小花好不好看?”

  “好看,石头采的花真漂亮!”

  “舅舅我偷偷告诉你,这花本来是我出门的时候姐姐让我帮她采花的。可我看这花太漂亮就舍不得给她了,给舅舅吧。舅舅桌前cha的那束都枯了,换这个好不好?”

  冷先生看石头的眼神能甜出蜜来:“好,好石头。”

  石头傻乎乎的笑了,还ting得意。

  七宝从院里进来:“好你个小混蛋的!回来也不叫我,我一会儿去收药不带你!”

  “不不不!”石头摆着胖乎乎的小手赶紧从冷先生腿上下来:“我是坐在乔叔叔肩膀上没瞧见姐姐,好姐姐,今天不是去后山采药吗?我头半个月就求你了,你带我去吧!你答应了的!姐姐这么疼石头,肯定会带石头去的,对不对?”

  绣娘一笑:“好家伙,软的硬的都会,这孩子当真了不得了。”

  七宝也是逗他:“走不动了怎么办?没走几步就要抱怎么办?”

  “不会不会,爬着回来也不让姐姐抱。”“看见吹糖人的怎么办?”

  “哎呦!那东西脏死啦!舅舅早说过,不让吃。我才不吃呢。”

  “坐在马车上该怎么办?”

  “姐姐让坐哪儿就坐哪儿,绝对不乱动一下,更不像上次那样去揪马尾巴。”

  “恩~这还差不多。要是做不到,我立刻把你扔路上,让花子拐走了你!”

  石头最怕花子,吓得小肩膀一缩:“能做到,能做到。”小脑袋一个劲儿的点,把我们都逗乐了。

  七宝抱起石头:“我们去了,争取早去早回。”

  冷先生还是叮咛:“恩,戴上蓑衣当心下雨。千万注意安全,带上他别到处乱逛,别往人多的地方去。”

  “知道了。”

  七宝抱着石头出门,石头趴在七宝肩膀上小胳膊摇晃着:“舅舅再见!绣姨再见!乔叔叔再见!娘亲再见!”

  我叹气:“唉,我这个娘亲竟然是排在最后的……”

  他们三个都是忍不住笑起来。大家坐着一起吃了些点心,绣娘他们就回去了。

  “先生,好容易有个机会屋里清净,有石头在一闹起来什么都甭想干。正好今儿要下雨,病人少。我彻底打扫一遍,先生可有什么吩咐?”

  冷先生在屋里道:“清宁,你进来。”

  我放下手里的活儿走进里屋:“先生什么事?”

  冷先生从最里面的柜子里拿出一个锦盒,打开后里面还是个小盒子,再打开,什么东西被一个白色的丝绸帕子包裹着。冷先生很小心的把帕子放在手心慢慢打开。

  是它。

  “收好吧。”

  是五年前我生石头命垂一线的时候交给冷先生的月形玉佩。

  雷孝乾的玉佩。

  五年了,它似乎就是我的过去,我总刻意的和它们保持着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我不会让自己去过多的想起,但我知道自己没有忘记。也许正因为此,我没有去向先生要回玉佩,我希望自己能做到,有没有它,都好。有没有他,都好。

  冷先生把玉佩摆在我面前:“收起来吧,它是属于你的。有些事,有些人,太刻意了总是不好。他们就在那里,在你的回忆里。不要去遗忘,也不要去回忆。就让他们在那里,就好。”

  冷先生总是如此,不多问一句,不多说一句。

  是啊,不必抹去,不必回忆,他们就在那里。

  我,终归还是我。

  接过玉佩。

  “谢先生。”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把玉佩放在抽屉里。想了一下,又拿出带回了脖子上。

  ################################################################################

  (下章开始,转第三人称视角。之前可以说重点是讲莫清宁的转变与成长,所以以莫清宁的心理活动为线索,就选了比较好表达的第一人称。接下来要以情节为主,第三人称视角更方便情节的全面展开。敬请大家谅解~~~)

  这章好肥啊,嘿嘿!

  存稿完了,我去敲字!今儿多来几章,过节吗,乐呵一下,哈哈!

  祝大家端午愉快!

  吃粽子的同时点个收藏呗!嘿嘿(*^__^*)……

  #################################################################################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