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毒后,你不乖! 四年往事

  四年前他被人追杀到此,躲进了我们以后常常在此会面的木屋。我每次进山采药少则半月多则数月,这木屋就是我休息所用。

  其实我没帮他什么,只是让他躲在chuang下,追兵进来搜的时候,我说什么也没看见。

  等他从chuang下爬出来就已经想好了骗我的说辞,说他是什么镖局的,刚才是江湖仇杀,怕我受牵连让我别说出去。

  他编的很好,我却只是淡淡的道:“你不是当今圣上吗?”

  我话音似还没落,他立刻拔出剑抵住我的脖子,冷目的盯着我,却不发一字。

  我没有丝毫的惊慌:“我要是害你,刚才就出卖你了。”

  他的剑还是没有离开我的脖子。

  “你的皇后怀锦三年得了肺病,太医都没有办法,是京城善仁堂的莫东越出了一张奇方救了你的皇后。后来你特意微服出宫到善仁堂去,还留下了玉佩作为赏赐。可对?”

  他还是不说话,眼神中多了一丝怀疑。

  “我是莫东越的女儿莫清宁,那天,我也在场。”

  我不是在显摆我多么临危不惧,大义凛然。我只是认为:我不会害你也从未动过害你的心思。人和人怎么会是互相害的关系呢?既然我没有做贼,为何要心虚?!

  他盯了我很久,慢慢把剑拿开。

  后来他告诉我,他之所以不杀我,不是相信了我说的话,而是我从始至终都没有变化的气息。他说,人若是撒谎,气息一定会乱。他还说之所以后来信任我,是因为他看出我不会害他。他的原话是:“你似乎对我和我的事没兴趣。”

  他说的对,我不仅对他没兴趣,前世今生,我对一切都没有兴趣。我只想活着,就算不能好好的活着,起码活着。

  因为我记得我前世的祖母从小教我的一句话:“孩子,记住,圣贤说过‘天地之大德曰:生’。人得活着,活着就行,人活着才是最好的。只要活着就够了,人能活着才能有一切,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尽管活得像一滩谁都可以去践踏的烂泥,活得像一只谁都可以骂可以打的狗,我也没有想过怨恨与反抗。只要我能活着,就足够了。

  后来……他竟然住在了我的小木屋,我们竟然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还用雷孝乾的原话说:“你对我而言是独一无二的,因为你是唯一一个对我,对我拥有的东西没兴趣的人。”

  我也笑道:“你对我而言,也是独一无二的。你是唯一一个……还把我当作人去对待的。”

  再后来,我们以叶声为约,常在此见面。我们成了可以交心的老友。

  他毫无保留的告诉了我他的事。

  先帝孝德仁皇帝临终前没有留下遗诏,只是给榻前皇后也就是雷孝乾的生母留下口谕传位长子雷孝乾。可二皇子雷孝南的外公茹一鹤乃是随先帝立下战功的两朝元老,茹家势力庞大,掌控朝中大小官员无数,早有另立新君的狼子野心。竟然已经敢在朝堂上公然顶撞雷孝乾。

  雷孝乾到确实有过人之处,他知道自己生母没有外戚势力,茹家又势力庞大。自己年少登基根基不稳,想凭一人之力保住皇位是不可能的。所以他竟选择了假死,让出皇位。还用他自己的话说:“与其被人赶下来,不如自己让出来,起码还能保住小命。人活着,才能有把失去东西夺回来的一天。”

  没错,保住命,活着。

  他那天被人追杀则是被手下出卖,茹家要斩草除根,把他的“假死”变成“真死”。

  今天是我们见面的日子,我小饮了几杯匆忙赶回去,就亲眼撞见了我的相公和姨娘……

  我向雷孝乾吐完了苦水,自嘲一句:“原来听说过和亲眼见到,感觉还是不一样的。”

  他玩味的一挑眉:“恩,那倒是。就像我九岁就看过小太监偷进宫来的春宫图,十三岁就有老宫女教我男女之事,但当我十四岁第一次碰女人之后才发现,听见,看见和自己亲上阵,感觉还是不同的啊。”

  他这人说话一向如此,我倒是没觉得别扭。在一个安安静静的地方,听一个不让你感觉别扭的人说几句大实话,很好。

  他转而一笑,在我肩膀一拍:“行了,发完牢骚就回去吧,你不还没死吗。”

  我今天有意和他打趣:“你就不能安慰我说句好听的?”

  他坏笑:“想听好听的?行啊,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跟你说个够。”

  我瞪他一眼,他也笑了。

  这或许就是我愿意来找他的原因,他从来没有故作关心的说一些动听的安慰来敷衍我。每次只是安静的听我说完,不是莞尔一笑就是讽刺几句,然后就劝我回去。

  走之前,我忍不住问了一句:“我看最近来找你的人明显多了,你是要举事了吗?”

  我其实就是在问,是不是你已经做好了准备,攒足了力量准备东山再起夺回皇位了。

  他把xiong前被微风掠起的青丝向后一甩:“走你的吧——”

  我点头再笑,不用我担心就好。

  回府天已擦黑,我要去向爹请安再回自己的房间。这个时候,爹应该在姨娘房里,希望白天的事没有被他发现。

  可因为我的听觉,远远的而我就听到在姨娘的房中竟然响起了相公和姨娘的声音:“这么做……不……不好吧。她……她懂医术的,被发现要掉脑袋的!”

  “这是西戎特有的‘半日销’,只需半日人就会寿终正寝,自己都没有任何感觉的。而且是绝对的无色无味,她发现不了。怎么,你还舍不得你媳妇儿了?”

  “可……可这也……她这些年也没说出去啊。”

  “那是她没撞见,今天都对上脸儿了,谁知道她能不能憋住呢。她要是说出去,你脑袋掉的更快!”

  “万一查出是咱们干的怎么办!”

  “你傻啊!谁还留在这儿等着他们查啊!等那小贱人一死,你就说要去给她守灵,到时候我跟你一起走,咱们远走高飞。我是再也受不了姓莫的那老不死的没日没夜的折腾我了。”

  “可……可……”

  “可什么可啊,窝囊废!不就是一杯茶吗,你不下我下!你给我老老实实端过去啊!半日后她要是不死,我就让你死!”

  我像坠入冰窟一般的愣在那里。

  为什么?我已经活得这般卑微了,为何就是不能给我留条活路呢?我可以做聋子,瞎子,傻子,我只求你们能让我活着。我只要活着就够了,难道这也不行吗!你们一定要把我活活踩死才罢休吗!

  为什么!圣贤说,天地之大德曰:生。难道你们都是禽.兽吗!

  为什么!

  #################################################################################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暑期看书乐翻天,充200赠1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7月15日到年8月3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