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毒后,你不乖! 军令如山(下)

毒后,你不乖!:军令如山(下)
  “把常将军拖出去斩首示众!

  “你敢!”

  一声大呼,附近的士兵都围在清宁帐外侧耳而听。一个是从未带兵却做了主帅的贤宁公主,一个是久经沙场心有不甘的老将。明说是为了国家,实际是怎么回事,大家都清楚,便要来瞧个究竟。难道这初出茅庐的女将军真的敢杀常将军?

  “我身为军中主帅,所有人都要听我调遣,我有何不敢!还愣着干什么,执行我的命令,把常将军拖出去,斩首!”

  常将军立刻拔剑指着走进的士兵:“本将军乃是四皇妃的堂兄,看你们谁敢动我!”

  清宁真的有些怒了:“常将军,军法如山,就连陛下也不会容你放肆,更不必说什么四皇妃了。本帅劝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看在你是老将屡获奇功的份上,我劝你一句:不要逼我出手!”

  常将军仰天大笑:“笑话!我堂堂将军还怕了你一个大政奸细不成!”

  “你说什么?!”

  “分明如此!今日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我对你的底细清清楚楚。你是大政人!若我所猜不错,你就是淳帝派来的奸细,淳帝先将你安插在九皇子身边,入宫后你随机放火害死九皇子,如今又妖言惑众迷惑陛下夺取我西戎兵权,表面以解北澈之困为由请陛下出兵,实际则是要将我们带去大政设下的陷阱之中。到时候你回到大政就无性命之忧,也能向你的淳帝邀功讨赏!我看你当真是狼子野心!”

  清宁已不再反驳,反而平静道:“那敢问常将军,意欲何为?”

  “今日便要替天行道,替陛下和众将士取你首级以祭先帝在天之灵!”

  若仅是抓住不出兵北澈不放,清宁还能理解。毕竟自己一介女流,第一次出征就做主帅惹老将不满也是在所难免。而且自己并未将自己的打算告知众将士,的确容易惹人怀疑。但常将军提到自己是大政奸细不算,还说冷先生是自己设计所害,是真真触到清宁的底线。

  “这么说,常将军是要跟我动手了?”

  “不杀你不足以平众将之愤!”

  清宁不怒反笑:“常将军是要为众将士平愤,还是看上了我这颗帅印啊!”

  “你这妖女休要在此胡言乱语!迷惑陛下不够,还要来扰乱军心吗?”

  “那请问常将军要如何处置我?”

  “毕竟你是主帅,本将军再问你一次,不出兵北澈究竟意欲何为?”

  “你再问十次也是那句话,此乃军中机密,断不可说。”

  “好!那就休怪本将军不留情面了。你我帐外一战。”

  清宁知道他这是请众将士作证,不然回去后在昌平面前不好交代,此其一。其二才是他的真正目的,这一刻杀了我,下一刻他就能取而代之做主帅了,想杀我可以,只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清宁拿起弯刀随常将军出营。帐外已围满了将士,将常将军与清宁围在中间。

  常将军拔剑指着清宁对众将士厉声道:“众位将士,我们此次出征是奉了陛下之命,与北澈联手打败大政以解北澈兵困之围。可莫清宁竟然有违陛下圣意,不去北澈,这分明是……”

  “啊!”小棠吓得一声惊呼赶紧捂住眼睛。

  一道血迹飞溅在白色的营帐上,显得格外醒目。

  常将军滔滔不绝的高谈阔论还没有说完,清宁早已出刀,生生削掉他半个脑袋。常将军一半脑袋已经被砍掉,肩膀上只扛着半个脑袋鲜血飞溅,脑浆迸裂,原地转了几圈就摔倒在地上,死透了。

  清宁似是什么事也没发生一般,取出帕子擦弯刀上的血:“还有人和常见军一样的想法吗?还有人也想治我的罪吗?还有人想和我一较高下吗?”

  众将士本来是想看常将军如何以大欺小,倚强凌弱的欺辱这个女主帅,没想到主帅虽说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却让在场众人连她何时拔刀都没瞧见就削掉了常将军半个脑袋。常将军的武艺在西戎已经是鲜有敌手,那主帅岂不是……

  清宁把弯刀入鞘:“今日当真众将士的面,我把话说明白:我是大政人没错,但我不是什么大政奸细。相反,我和淳帝雷孝乾有不共戴天之仇,若说我此行有什么私心就是想借众将士之手杀了雷孝乾,灭了大政报仇雪恨!但我如今既然做了主帅就知道以大局为重的道理。此次出兵,我们的确不是去北澈,但这并非抗旨不尊。陛下要我们解北澈困,并不是要我们非去北澈不可,若不去北澈和大政硬拼也能解北澈之围,还能减少伤亡,我又何乐而不为呢?总而言之,本帅的任务是运筹帷幄,统领大军,将士们的任务是听从命令。若再有人敢违抗军令,常将军就是榜样,凭你是什么皇亲国戚,正所谓军令如山,本帅绝不姑息!如今,谁还不服,就站出来,只要能赢得过我手上这把弯刀,我莫清宁任由你们处置!”

  在场的将士看常将军连动都没动一下就被砍了半个脑袋,谁还敢往前走一步,纷纷后退。

  “好,既然没有,那就是对本帅心服口服了。他日再有对本帅不敬或违令者,严惩不贷!来人!”

  两个士兵出列:“在!”

  “将常健飞的尸首扔出去喂狼!传信兵!”

  “在!”

  “本帅命你立刻回京,通报陛下和四皇子,常健飞违抗军令,已被本帅斩于刀下!”

  “是!”

  清宁就是要通告天下,以此立威。今日弯刀出鞘让众人见识了自己的武功,杀了常健飞是杀一儆百,以立军法之威严,他日断不会再有人敢在背后指指点点,违抗军令。西戎上至将军,下至士兵,终于没有人再敢小觑这位初次带兵的女主帅!

  将士们各自散去,清宁望着苍茫的夜色,心中泛起一丝凄凉。杀人,见血,抛尸,谁愿意呢。但军令就是军令,今日不立威,他日恐怕你令将士冲锋陷阵也不会有人听令的!清宁望着一轮圆月当空:我不能输,不能败,哪怕困难重重,我也绝不认输!想解北澈之围,并非一定要去北澈与大政硬拼。不去北澈,我同样能让大政撤军!

  雷孝乾,他日疆场再见我一定会然你拜倒在我脚下!

  ###################################################################################

  这一日雷孝乾心情不错,大政先头部队已经开始在北澈边境,西戎援军却迟迟不见动静。北澈无法,靠人不如靠己,只能自己阻敌守城。谁也不会想到大政军队此次出兵无意西戎,而意在北澈。雷孝乾很得意自己的谋划,听看云发来消息,钱将军的将士在战场上很是骁勇,打的不错。

  雷孝乾一大早收到捷报,今日下了早朝就带着石头去练武场。

  石头穿着雷孝乾新给他做的衣服乐得都快不知道走路先迈哪条腿了。

  “父皇,今天咱们练什么?”

  雷孝乾笑道:“没看今天你两个师傅都不在吗,今天不练功,父皇今儿带你出来玩儿!”

  石头一蹦三尺:“好!父皇,咱们玩儿什么?好玩儿吗?”

  “父皇带你玩儿的自是好玩儿。你瞧。”说完指着方才让太监放好的一个金属做的壶。

  石头歪着脑袋瞧:“父皇,这里头装的什么啊?”

  “傻小子,这里头是空的。”

  “空的?那要它干嘛?”

  雷孝乾拿过一支羽箭:“瞧好了。”说完右手拿箭,左手抓紧右手的袖子,瞄准壶口一投,正中壶中。===$$$===$$$===$$$===#修改操作:738798 时间:2013-07-08 20:55:49#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