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毒后,你不乖! 貌倾三国

毒后,你不乖!:貌倾三国
  母后走了没多久,唐风正摆弄他新调出的胭脂花色,一把飞镖正打在他梳妆台的正中。

  唐风起初惊了一下,立刻恢复了平常:“就是你总这副不男不女的坏习气才连累的我要去西戎那种睡醒一觉被子能挤出水的破地方。”

  扔飞镖的人正是唐风的孪生妹妹唐凤。

  两人因绝世的样貌不仅被认为是西戎的第一美男子和第一美人,也得了冠倾大政、西戎、北澈的封号——“倾三国”。

  这个时候正是唐凤练完骑射的时候,从小唐凤就爱弄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来吓唬她这个整日不出“闺房”的哥哥。

  “我不男不女?不错,我承认。但这屋子里不男不女的恐怕也不止我一个吧?”

  唐风似并不在意,两人从小斗zui也都习惯了:“我没和你开玩笑。若不是咱们这位公主到了十八岁还嫁不出去,母后怎会让我到西戎去给你说驸马?当真是在北澈找不到能容下你的人了,只能生生的往外塞!”

  唐凤更不生气:“是啊,我是整日里舞刀弄枪的嫁不出去,可有些人堂堂一个皇子,别说皇子妃,竟然连个通房也不要。十八岁了连女人的zui都没亲过,人家都不着急我着急什么。”

  “你……!”

  “哦,也对!人家这也是好心,别娶了姑娘进来人家不知道该叫你‘夫君’还是‘姐姐’!哈哈——”

  “混丫头,越发放肆了,便是这么和兄长说话的?枉费我一番苦心为了你跑这一趟。头先母后来说了好几次,什么太子之位,替父皇分忧的话我都没动心,单今日说到父皇舍不得让你嫁到大政受委屈,有意让你嫁到西戎。娘说这次若我不去,往后你的日子不好过。我是为了谁才吃这个苦的,竟没人念我的好?!哼!”

  两人斗zui归斗zui,毕竟是一母同胞。唐凤听哥哥连这话都说出来了,从后面围住哥哥的脖子:“好哥哥,知道你疼我呢!且不说小时候因咱们长得像,每次我闯祸挨罚都是哥哥扮女装替我去,就是将来真嫁人了,别说千山万水就是这辈子都见不着,凤儿也忘不了哥哥的好!”说着就在唐风的脸上亲了一口。

  这一下着实把唐风恶心坏了:“你作死啊你!有话说不就完了,一身臭汗脏兮兮的,跟那qunNanRen疯够了回来往我身上蹭!zui上什么东西臭哄哄的也往我脸上擦!”一个劲儿的推唐凤。

  唐凤自幼习武,力气比哥哥还大,死死的搂住唐风的肩膀:“哥,既然你这么疼我,那有件事你可得跟我说老实话。”

  “什么事?”

  唐凤对准哥哥的耳朵小声道:“哥,你是不是断袖……喜欢男人啊?”

  说完一步蹿出老远的躲开了,唐风抓起桌台上的胭脂,梳子就往唐凤身上扔。

  唐凤直扮鬼脸:“切,我才不怕你呢!虽说我这轻功比不上大政月影卫,躲开你这两下子还不容易?你且等着,等我哪天练到他们那个女影卫长的本事,你别说打着我,我裙子边儿你都摸不着呢!”说完就跃步跑开了,留的唐风在镜台前生气不止。

  虽说唐风爱自己这份美貌有些过了头,但要说他有龙阳之癖喜欢男人,那是断然没有的。至于不娶亲的原因,按唐风的话说:“待我什么时候找到一个美貌胜过我的女子,儿臣自会向父皇母后禀告。不然生出那么丑的子嗣我是断不会认的!”

  ———————————————————————

  西戎皇宫,贤宁公主寝宫。

  七宝平时很少出门,一个月也就只出来两三趟。

  一是昌平让她管后宫事宜,大大小小许多账目的确抽不开身;二来,自那次以后,七宝的精气神儿好像就不在了。整个人除了忙的时候,总是昏昏沉沉,干什么都是一副要睡着的样子。难得出来一趟也就是来清宁这儿坐坐,园子里的花开了也懒得多看一眼。

  清宁如今整日研习叶谨给她的那套《承天兵法》,见七宝来了也是手不离书。

  七宝站在窗前摆弄着清宁的那盆快要干死的兰花,有些心不在焉的问道:“你……真的要与雷孝乾为敌?”

  清宁回答的也并不抬眼:“不是与他为敌,是要灭了大政。”声音不大,语气不重,却毫无商量的余地。

  “你真的觉得……你能赢得了他?”

  “为什么不能?他会的都教给我了,我不比他差在哪里。他的身后有大政和月影卫,我身后有西戎和叶谨。公平!”

  七宝一笑,几分辛酸,几分无奈:“真想念在重安的时候,每天采采药,捣捣药,熬熬药,给人看看病,听人家活菩萨活菩萨的叫你。带石头出去偷果子,带八宝去吓唬那些欺负石头的孩子,和春香苑的那qun姑娘们耍贫zui。每天吵吵闹闹疯疯笑笑的过,无忧无虑,开心自在。那个时候,瘸子还在……”

  清宁握书的手紧了一分。

  七宝继续道:“在一起的时候真觉得瘸子没用,觉得他烦。整天跟个娘们儿似的啰啰嗦嗦,正经事儿一件都干不来还成日里挑这个挑那个。一天天混丫头,混丫头的叫我,等他真不在了……又开始想念起他的唠叨了。想念他那破轮椅吱吱呀呀的声音,想念他总是在身后看着我们时zui角的微笑……”

  “就是为了给先生报仇,才一定要打败大政,杀了雷孝乾!”

  七宝仍是不转身:“可你想过没有,那真的是瘸子希望的吗?你知道他为什么从来不问你的过去吗?记得你刚来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忍不住问瘸子,咱们总要摸摸她的底吧,万一是个麻烦怎么办。瘸子说……她从那悬崖掉下来就摔断了和过去的一切,过往种种都和她无关了,她现在是重获新生。我们何必在逼着她回忆过去呢?人活着开心就好,如果过去是幸福就珍藏着好好回味,如果过去是苦难就彻底忘得干干净净。”七宝转过身:“瘸子真心希望你能过的幸福,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整日里想着去报复谁杀掉谁。如果瘸子还活着他一定不会让你这么做的。”

  清宁站起身:“是,没错。先生如果还活着我一定不会做这些事,因为我也讨厌这样!我讨厌手上染着别人血的感觉!我讨厌一刀下去对方就躺在你脚下的感觉!可我能怎么办?是他逼我的!先生就是因为那样才……我咽不下这口气!七宝,你不是也说你不甘心吗?你不是说你要求一个说法吗?怎么如今却来劝我?”

  七宝的脸色越发苍白:“你与我不同,我心心念念的只是那个人。我只是想亲口问他一句为什么要那样对我,如果说是因为爱我,我就既往不咎的跟着他;如果说是因为恨我,我就自认倒霉。我不恨他,我从来没恨过他。可你呢?”

  清宁不解:“我?”

  七宝走到清宁面前:“你到底是要为瘸子报仇,还是要为你自己报仇?真的打败雷孝乾,你是感叹终于为瘸子报仇了,还是终于满足了你自己的YuWang。”

  七宝拂袖而去,留得清宁一人思绪万千。

  叶谨的话和七宝的话在清宁的耳边一次次浮现。

  难道我真的是打着报仇的旗号来满足自己的YuWang?我只是一时负气,只是不甘心又输给雷孝乾一次?真的是如此吗?

  清宁望着窗前的一盆兰花,突然觉得自己想否定这一切的理由是那么的微弱。或者说……自己根本就没想去否定。不论怎样,如今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自己已经……无法回头了。

  雷孝乾,你我注定:一生无缘,一生相恨!===$$$===$$$===$$$===#修改操作:sxj2012 时间:2013-07-03 14:57:50#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五一看书天天乐,充200赠1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4月29日到年5月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