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毒后,你不乖! 淡定自若

毒后,你不乖!:淡定自若
  石头这一晚上又是抓银狐又是猎熊的可是兴奋坏了,但毕竟是个孩子,折腾了一晚上终于熬不住了。靠在雷孝乾胸前就睡着了,不过抱着银狐的手倒是一点儿没松懈。回来的路上非要给银狐取个名字,什么“白白”“球球”的想了一堆,非要雷孝乾选一个。很有孝心的说这银狐是爹抓来的,自然最后要爹来定。雷孝乾一听这乱七八糟奶里奶气的名字就别扭:“干嘛一定要另取一个名字,就叫银狐不好吗?”石头也不知道是真喜欢还是完全就想哄他爹高兴,一个劲儿点头:“嗯嗯嗯!爹说的对!银狐最好!又好听又有气势,我刚说的那些跟小姑娘的名字似的,不好不好!”

  雷孝乾当真是领教了儿子这张嘴,如今看着儿子睡着的样子也是怎么疼都疼不够。解下披风盖在石头身上,一手拉缰绳一手搂着石头,生怕他睡着了没知觉从马上滑下去。

  快天亮,终于赶上了听雨他们。

  听雨驾马迎来:“陛下,方才有兄弟来回说西戎……”

  “嘘……”听雨还没说完,雷孝乾当即打断,生怕吵醒了石头。

  雷孝乾把石头放在车里躺好,盖上自己的披风,确定石头睡熟了才从车内出来,骑着马走在听雨身侧,即便如此也紧贴着马车,生怕石头醒了看不见自己。其实,另有一个原因只有雷孝乾自己清楚,那些打打杀杀尔虞我诈的事,不想让儿子听见。

  “什么事,说吧。”

  听雨压低了声音:“陛下,刚才兄弟来报,咱们刚走不久西戎盛德殿突然起了大火,整整烧了一夜,直到方才才扑灭。而且……九皇子好像已葬身火海。”

  “什么?!”雷孝乾当真吃惊不小,怎么只一夜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你说,西戎新君被烧死了?消息可靠吗?”

  “回陛下,这个实在不好说。火太大,什么都烧光了。回来的兄弟只说昌平让所有的宫女太监都去救火了,还连夜抓了值夜的奴才审了一宿。不像是假的。”

  “不管是真是假,这把火都是冲着咱们烧的。”

  “陛下,您是说,有人想栽赃嫁祸?”

  “怎么那么巧,咱们突然就得到了北澈屯兵的消息。又那么巧正好咱们一走盛德殿就起火了,现在咱们走了死无对证,换你你会怎么想?”

  “那陛下,我们现在赶回去解释也不晚啊!”

  “解释?哼,现在回去别说解释了人家未必信,我们估计是有去无回啊。宫门一关,干脆来个瓮中捉鳖,北澈那里再一出兵占了咱们老家,大政还不是一块无主的肥肉等着西戎北澈随便分?”

  听雨听得后背一凉:“那陛下,我们怎么办,就这么蒙受不白之冤?”

  雷孝乾仿佛更本不在意一般:“不过是被人骂几句,我们成大事还怕世人之口?别忘了,栽赃给我们不是目的,重要的是要看他们下一步要干什么,要看他们给咱们定了罪名,以后要怎么对付咱们。西戎死了国君,昌平总得给天下人一个交代。她要是怕我,就承认了是自己人干的,打掉牙齿和血吞!她要是想找个开战的借口,那咱们也就只好接招了!”

  听雨想了一下:“属下有个问题始终想不通,还请陛下指点迷津。”

  “说。”

  “陛下,依您之见,这把火到底是谁放的?属下总认为不像是昌平。她费尽心思找回了九皇子登基,还没成事就一把火把什么都烧没了。若是她放的火何必多此一举冒这个险呢,直接趁着九皇子在民间的时候下手不是更好办。若说单纯是为了栽赃给我们,这代价也太大了吧,毕竟也是亲弟弟,是皇帝啊。”

  雷孝乾一笑:“这些事来得太快太突然,的确一时很难理出头绪。我现在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但这一切一定是同一股势力所为,他的目的无非就是为了对付我。看来人家真是花了大心思的,不然……”雷孝乾指指马车:“他从哪儿来的!”

  “陛下的意思是……小皇子也是有人有意送来的?”

  “只要不是他娘送来的,就一定是另有深意。怎么,你以为我得了儿子就乐糊涂了?”

  “属下不敢。”

  “放心,要着急也是他们急,咱们不用急。不管是昌平也好,北澈也好,或者是另一股势力也罢。最后无非是挑起事端让大政和西戎开战。既然不管怎么转最后还是得转到这个结果上来,咱们还费那个心干什么。等着接招就行。说句狂话,这火是谁放的我才懒得理,无非要把事情闹大!最坏也就是开战了,我雷孝乾有这份底气就是因为哪天真的开战我大政不怕!”

  听雨这才真的懂了。

  雷孝乾想明白了一切却又似乎是什么也不知道。他明白有人从中作梗,明白有人要借机挑起战事。可他连查清是何人的心思都没有,因为就算是开战了,他也不怕。或者说,他早等着开战了。

  听雨抱拳:“属下明白,那属下现在改怎么做。”

  雷孝乾沉思片刻:“如今最怕就是北澈西戎突然有所行动我们无法招架,下令全速前进,速速回宫。西戎这里不管他,要打我们迎战便是。当务之急是要北澈,既然他这么看不清事态,就只能先拿它开刀了。”

  “陛下是说北澈屯兵不是西戎的障眼法,是北澈真的想借机突袭?”

  “是与不是这顿打它北澈都得挨!其一,帮它长个记性,这样就算咱们和西戎开战了,也不用分心怕北澈从中作梗。其二,我们对北澈出兵西戎一定会有动作。有动作就有漏洞,咱们也要见招拆招。就怕它老实缩着一动不动,那才当真棘手。”

  听雨一定瞬间佩服万分:“属下明白,这就去下令。”

  雷孝乾点头。

  听雨驾马行到队伍最前:“陛下有令,全速前进。”

  雷孝乾将马交给听雨自己又回到了车上,石头还安稳的睡着。银狐盘着尾巴缩成一团也睡着了。

  雷孝乾帮石头把披风盖好,刚一动手石头就醒了。

  揉揉睡眼,发现正是刚才的马车:“爹,我们回来了?”

  “恩。”

  石头兴奋劲过了,孩子的天性就回来了。两只脚在地上搓来搓去,好几次想开口又忍住了。

  雷孝乾瞧着好笑,乐了好一会儿才道:“要么就说,要么就憋回去,支支吾吾的当真像个娘们儿。”

  石头搓着手:“爹……娘不跟咱们回去吗?我想她了。”

  雷孝乾沉沉叹出一口气,五年了,没离开过娘一步,如今怎么跟他说呢。从树林回来的路上雷孝乾一直在想,却始终没想到一个好答案。##############################################################

  图有点昌平的范儿

  #################################################################===$$$===$$$===$$$===#修改操作:738798 时间:2013-07-02 16:58:10#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五一看书天天乐,充200赠1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4月29日到年5月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