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毒后,你不乖! 父子齐心(上)

毒后,你不乖!:父子齐心(上)
  ###########################################################################

  终于到了七月,不废话,上文!

  #########################################################################

  石头坐在雷孝乾身前已经行了足有一个多时辰,非但没有一丝困倦,反而越来越兴奋。还说要自己一个人骑马试试,雷孝乾虽说骂他不知天高地厚但也为儿子这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很是欣慰。

  雷孝乾突然调转了马头。

  “爹,为什么不往前走了。”

  “前方是密林,天黑会有野兽而且容易迷路。记住,夜晚没有司南或者不能观星,切不可只身进入树林。一旦进去,就很难走出来。知道吗?”

  “恩,石头听爹的话!”石头现在一句话一个爹,好像要把这些年没喊出来都一并补上。雷孝乾嘴上不说,心里当真乐得紧。

  突然石头指着前方:“爹快看!那白色的一团还会动的是什么?”

  雷孝乾定睛一瞧:“是只银狐,这季节很难见到,看来今日我们运气不错。”

  “爹!爹!”石头毕竟是刚认这个爹,一时不好意思直说,但早急的坐不住了。

  雷孝乾自然明白儿子的意思:“坐稳了!”说着从身边的石壁上取下一块小石,一挥马鞭追着银狐便去。

  银狐是狐狸中皮毛质地最好而且很聪明的一种。知道后面有危险不是一味的疯跑而是不停的改变路线,时左时右。它体积小,转弯很是方便,雷孝乾骑着高头大马,再好的马也可能如一只小狐狸灵便,再加上夜路很黑,丛林中树叶茂密,月光很难洒进来,一时竟离这银狐越来越远了。

  “爹!快啊快啊!”石头急的直喊。

  “放心,它跑不了!过不了多久它就没力气了。”

  石头立刻神会:“哦,原来爹是要耗费这畜生的力气,一会儿它没劲儿就只能束手就擒,爹好聪明!”

  “混小子,嘴巴抹了蜜不成?!”雷孝乾照石头头顶摸了一把,心中又是一喜。嘴巴甜的孩子本就招人喜欢。

  果然,那银狐的速度开始慢了。雷孝乾也略微收紧了缰绳,减下速度并不着急。待那银狐已经越来越力不从心,雷孝乾把石子放在石头手中:“来,食指和中指夹住石头,夹紧!”

  石头很听话的照做,雷孝乾握住石头的手腕:“瞅准了……不要急。”石头也随着雷孝乾慢慢压低了身子,似像是一只成年的狮子正在教小狮子捕猎。

  “去!”

  石子被打出去正中那银狐的后腿,银狐当即倒地不再动弹。

  “啊呀!爹!那银狐死了!”

  “不可能,狐狸天性狡猾,它必是装死!”说完御马刚往前走了两步,那银狐突然起身用比刚才快两倍的力气拼命往前逃去。

  “爹,原来它刚才没力气是装的!”

  “装也装不了多久了!我倒要看看是那小畜生耐力好,还是朕御马的耐力好!驾!”

  雷孝乾又挥一鞭,御马瞬时飞驰起来。

  朕?石头不禁心中暗念,进宫后舅舅在人前也是这样称呼自己的,难不成爹也是皇帝?

  那银狐这次是真的跑不动了。

  “爹,它是不是真的跑不动了,我们用石头再打它一次它一定逃不了了!”

  雷孝乾没说话,突然扬起袖子,一股精纯的力道从掌中飞驰而去。石头还没看清事态,银狐又一次倒下,直至马蹄停在它身旁都再不能动弹一下。它是真的跑不动了。

  “下去把它抱回来吧。”雷孝乾夹住石头腋下,很小心的把儿子放在地上。石头乐呵呵的跑过去围着那银狐转了三圈儿都没动手。

  雷孝乾一笑:“这混小子,倒是谨慎。”大声对石头说:“抱起来吧,它是真的没力气动了。”

  石头这才伸手抱起银狐,又乐呵呵的跑回来,雷孝乾一把将他抱起放在马背上。拉起缰绳往树林外走去。

  石头乐得简直找不着北了:“爹,你看它的毛又滑又软,摸着真舒服。”

  “银狐皮是做冬衣上等的材料。等回去,给你做一件。”

  “我不要……”

  “为何?”

  “爹你看它多可爱啊,软软的,暖暖的,像个白雪球,杀了扒皮做衣服,多残忍啊。爹,石头不要。爹也别要,好不好?娘说,天地之大德曰:生。最好谁也别死,小狐狸也别死。”

  雷孝乾弹了石头一记栗子:“臭小子,这才多一会儿就管起你爹来了!娘们兮兮的,哪有个男子汉的样子!当真是让你那个娘给带坏了!你娘那套什么陈芝麻烂谷子时候的破理论也教给你,你学得倒是起劲。”

  “可石头觉得娘亲说的对!它活的好好的干吗要杀了它?就为了做衣服吗?棉花蚕丝不也能做衣服?为何非要杀了这么可爱的小狐狸?如果狐狸要穿过冬的衣服也来杀我们怎么办?”

  “什么歪理,你还越说越来劲了!好好好,不做不杀,行了吧!混小子!”

  “嘿嘿,爹真好!”

  雷孝乾简直是又气又乐。

  “可是爹,刚才我见你第二次不是用石头打的,只是抬了一下手银狐就动不了了,爹是用什么打的?石头没瞧见。”

  “傻小子,你自然瞧不见。爹用的是气!”

  “气?”

  “不错。那银狐跑了那么久已经精疲力尽了,方才被我们用石头打了一次,如果再用石头,恐怕真的会伤它性命。气力是最好掌控的武器,那银狐才能在我手下活命。”

  “气也能当武器啊?”石头一脸的崇拜。

  “只要你修为到家,什么都是你的武器。坐稳了,爹要让马跑起来,咱们该回去了。”

  “恩。”

  正说着,突然听到一声凄厉的吼声,仿佛地都被震得晃动了一般。石头怀中的银狐竟然惊吓的一阵颤抖。

  “爹,小狐狸一直在发抖,怎么回事?刚才的吼声是什么东西啊?”石头当真有些怕了。

  雷孝乾并没有说话。

  又是一声,御马也慌了神,不再前行原地不停的打转。雷孝乾拉紧缰绳:“稳住!别慌!”马儿听到主人的训斥立刻安稳了许多。

  “爹,到底是什么声音,出什么事儿了?”

  雷孝乾不惊反笑:“看来今天给我儿子送上门来的倒真是不少!”

  石头不明所以:“爹在说什么?”

  “石头,狐狸看来不够瞧了,来了只大的!”

  “大的?什么?”

  “听着吼声,好像是熊!”

  ##############################################################################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