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今非昔比 公交车

小说:今非昔比  作者:是泽  回目录  举报

本来教室里就热哄哄的,正好出来吹吹风。怎么就跟一个……神经病置气起来了,犯不着啊?一定是太热,脑子都短路了。

沈非靠着栏杆瞧着她,大眼睛小丫头。他咧嘴笑了笑。

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鄙视嘛。不是,是在比高吗?很了不起吗?

沈非居然——低下头跟她说话:“你刚刚那么恶狠狠盯着我干嘛?搞得我怎么着你了一样,吃你家大米还是欠你家钱了?”

殊不知对方已经把他祖宗十八代问候完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对不起。”女孩子软软腻腻的声音显得异常可怜,尤其把头埋得低低的,没受委屈都得说受了天大的委屈。

对方显然愣住了,不是,我没说什么吧。这八成是赖上我了,肯定是。

“哥哥虽然好看但也不是好惹的,知道了吗?”

江故堇碰瓷反被碰瓷,看他就跟看智障一样。

沈非压根儿没注意,逼了一大堆“虽然哥哥很帅魅力很大,但这不是你痴心妄想的理由”的话,江故堇不得不定义新同桌为“史上最自作多情,没有之一”。

等再晃过神来时已经回到教室了,两位大佬都没理人。某沈性男子还在思考让同桌死心的理由。

她怎么一直不说话。

难道话说太重了?

不应该啊?

这姑娘心灵这么脆弱。

他马上觉得自己太婆婆妈妈了些,这样很不好。

想着他就蹭了蹭了正认真做作业的江故堇同学,对方毫不意外地翻了个白眼,极不耐烦地转过来。

沈非生怕这姑娘下一秒就生吞了他,小心翼翼道:“你还好吧?”

江故堇没有接话,沈非自顾自地说:“你看起来很丧啊,你不高兴?”我拒绝有那么难以接受?不过他止住了这句,应该很欠揍吧。应该是。

江故堇下意识愣住了,高兴?来到这里第一个问她高不高兴的人居然是才一起吹过凉风的……神经病。。

哦,还不知道名字。这应该不算患难与共吧。但他们显然没有熟到可以交心的地步,江故堇只回了一句:“没有。”

偏偏沈非还不识相:“真的没有?”

江故堇耐心到了:“真得不能再真了。”

沈非还是不太信:“谁想听你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其实他还想问,你的爱意就只存了这么会儿。是我太没魅力了还是你眼瞎。

你眼瞎。

江故堇真是忍下了她毕生学到的教养与礼貌才没有破口大骂。

索性敷衍道:“我可太高兴了,恨不能放两轮冲天炮庆祝……”这话极其傻逼又确实没毛病。

沈非露出一副难以言喻的表情:“室内禁止燃爆。”

江故堇:“……”

后来几天俩人很少说话,一个课上忙着睡觉,一个忙着学习。妥妥的正反面例子,没闹出什么大事。

周五林寂不回家,江故堇打算自己回家。勉强算上一个家吧。刚出校门,就见到了沈非,这人夜里得是偷油去了吧,无时不刻不是蔫了吧唧的状态。

江故堇想就当没看见,谁知沈非来打招呼了:“同桌,回家啊?”

江故堇淡淡道:“嗯。”

沈非立即笑起来,不得不说连江故堇这样见过世面的人也有被帅到。

仲夏的阳光炽热旺盛,少年站在树荫下也迎着光,笑容更是明朗耀眼。

他说:“正好,我们一起回家吧。”

江故堇明显诧异了一下,但她又立刻镇静自若问道:“顺路?”

沈非也没考虑到这个问题,最近这带出现了疑似犯罪分子,学生都提高了警惕。江故堇隔绝在学校里,又是爱好学习的性子,肯定是不清楚这些的。

“是啊,哪哪儿都顺路。”沈非知道这个借口很烂,没等江故堇回话就催促着走了。

走到路口时,江故堇仍有些恍惚,才想起忘了给司机打电话。正准备掏手机,几米开外传来一声:“同桌,上车。”

他们坐了靠后的位置,就零交流零眼神。不过对于相处了一周来说的俩同桌,是万分默契的没有搭话。

肩头似乎倾斜下来一个重重的物体,沈非转过头,正在思考该立马叫醒还是当作无视。

他这位同桌啊,中午铃响过后,似乎就有些不爽。如果真是有起床气的话,那他岂不死得很难看。

然后江故堇蹭了蹭他,软软的头发蹭的沈非痒痒的。难得啊,江故堇睡着的时候这么乖,好像小猫啊。

再次醒来时,江故堇发现身上盖着沈非的外套,沈非呢?

得有八点了吧,这个天儿?沈非不会是被绑匪绑架了。

下一秒沈非从前座探出个脑袋,江故堇目光还未定焦,看不太清楚。

下意识叫唤:“法制社会,伤人犯法。”然后又一通胡乱摸索,很遗憾的,找不到工具。

沈非:“……”

司机:“……”

沈非打破这僵局:“是我。”

饶是相处了一周,江故堇也没认出来:“是谁也没用,我跟你拼……”

看清是沈非后,江故堇松了一口气,后知后觉的,又丢脸了。

怎么每次窘迫的场景都有阴魂不散的沈非在。

司机的脸在黑夜里是暂时看不清了,但口气明显不悦:“站都坐完了,你们还没到?”

江故堇:“这样啊,司机伯伯,您看,天这么黑了,我……我们又坐过站了,您能不能行个方便,送我们到前面第二个路口。”怎么这次又这么怂呢。

说完还弱弱补了句:“价钱好商量。”

司机坦然答应了:“行吧。你们也就是遇上我,换个人早丢你们下去了。下次得细心点儿啊。”

不知道是怎么熬过这一个小时的,反正江故堇是不想理他。俩人全然不觉尴尬。换句话来说,字典里就没有尴尬这个词。

终于下车了。江故堇给过钱火急火燎地走了,沈非紧跟其后。

沈非:“我送你回去吧,这么晚了,我怕……”你遇到危险。

江故堇没好气看向他:“你也知道这么晚了,算了,摊上你我倒霉。”

一路送到巷道,江故堇打断沈非:“我到了,你也赶快回家吧。”

沈非点点头:“同桌,周一见。”头也不抬地走了。江故堇小心念了句“再也不见”。

但她马上意识到沈非的衣服还没还。沈非!这么冷,他不会有事吧。

远在几十米的沈非打了个喷嚏,今天确实草率了。他得赶紧离开,免得江故堇发现不顺路骗她。

江故堇这种人,应该挺讨厌人欺骗她。

江故堇想着没走远,追了出去。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双十一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11月11日到11月13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今非昔比书评:
暂无读者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