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小逗比修仙记 第2章:是灵兽还是畜生(求关注求花花)

小说:小逗比修仙记  作者:阿初  回目录  举报

美男提着穆千喜来到灵兽峰的主殿,议事大厅,再一次将她往空旷的大厅中随意一扔,然后站在威武霸气的主殿大门口发出一道传音符。

接着,整个灵兽峰的上空便响起他那妖娆清新的声音:“众灵兽都给我听着,一分钟内全都给老子滚回议事大厅,迟到者将失去受训资格。”

语音刚落,灵兽峰上,突地响起一阵轰轰地震地之声,上百头身形各异的灵兽如同潮水一般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

那气势地动山摇,跑在最前面的一只漆黑牛脚潇洒气派地伸腿一踢,只听得“砰”的一声巨响,议事大厅那两扇雄壮威武的大门就在略微颤抖两下之后“轰然”倒地。

然后,作为始作俑者的纯黑生物第一个率先冲进了大厅,接着在它身后跟着一只接着一只的灵兽们也争先恐后的冲了进去。

那阵仗,引得尘烟滚滚,也吓得早已在大厅中的穆千喜闪躲不及,被它们挤得撞得跌高起落,浑身是伤,最后不知又被哪个不长眼的畜生给猛得顶得飞了出去,尔后重重摔落在站立大厅最里面的美男脚下。

一时间,原本空旷浩大的空间突然变得跟个大型宠物展示厅一样,热闹无比。

穆千喜火大地从地上爬起来,显然没搞清楚状况,晕头转向地就伸出一边翅膀,指着那群灵兽大声骂道:“撞撞撞......撞你大爷啊!一群什么东西?痛死老娘了!”

闻言,众灵兽这才注意到位于美男脚下那一团火红色的小圆点。

“夷?这是新来的小弱鸡吗?怎么小得跟我的大脚趾一样大。”

灵兽抓地虎在看到穆千喜后好奇地一爪子将她倒吊在空中甩了甩,说话间还特意把她放到自己的大脚趾上比了比,结果,那个头还不如人家的一根脚趾头大呢,惹得其它在场的所有灵兽都跟着哄堂大笑起来。

而穆千喜则慌乱挣扎,总算是恢复状态来,看着眼前一个个恐怖巨大的灵兽惊吓不已:沃槽,这从前什么时候见过这等奇形怪状的畜生啊,真是吓死本鸡了。

许是被众灵兽的恐怖丑样给震慑住了,穆千喜不再挣扎,任凭它们将自己提着,脑袋天旋地转,满身的伤口血珠淋淋。只有一双可怜又无助的小眼睛望向美男的方向:天啊!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穿越变成只鸡就算了,还要饱受欺凌。

呜......长得好看的要吃我,长得丑的一群畜生欺负我,这日子,我真是太难了。

正在这时,一直站在大厅身着一身门派白衣,飘逸出尘的美男突然转身,走向主位的宝位上坐下,眼神慵懒地看向下面争论较劲的众灵兽们,修长的手指轻夹一缕自己雪白的银丝,红唇浮现起温柔无比的笑意。

“你们......都把老子当空气呢?我灵兽峰的规矩都到哪儿去了?”

美男一开口,冰冷好听的声音立刻绵延数百米,似水中荡漾的波澜一样荡漾开去,带着威压,形成莫以名状的恐惧,吓得众灵兽瞬间闭嘴,一只只乖巧得如同猫咪一样全都匍匐在地,紧张得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在灵兽峰呆得久了的畜生,哦,不对,是灵兽,都知道,这美男峰主封滦是个出了名的笑面虎,只要他笑得越是灿烂温柔可亲,实则就是越生气,后果也就越严重。

比如:剥夺它们听训的权利然后关进小黑屋里,而那小黑屋简直就是恐怖至极的存在,不管是再厉害的灵兽,只要进了那里就必定会奄奄一息的出来,那里能压制灵兽们的能力,将它们心中最恐惧的事无限放大N多倍,然后以此进行折磨,简直就是变态到让灵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此刻,封滦就是脸上笑意不断实则眼中已经升腾起了熊熊大火,他目光越过众灵兽,瞥了一眼惨遭蹂滥的大门,淡淡的说:“这次,又是谁把老子的大门弄烂,还带得大厅里满是尘烟的?”

闻言,所有灵兽将身子再往下一低,全都闷声不说话,胆子小的甚至被吓得浑身颤抖冷汗直流。

“呦?倒是挺团结,我峰规矩,作为灵兽,你们要爱干净,要斯文,要爱护老子的大门......结果屡教不改。好吧,既然没人承认,那就全都进一遍小黑......”

屋字尚未出口,那些灵兽们便立刻直起身子,全都伸出爪子万众一心地指向浑身漆黑长得跟头牛一样的灵兽,异口同声道:“是呲铁干的。”

呲铁闻言牛脸更黑,牛鼻子一喷:“哼!你们有种!”

呲铁,传说中的上古神兽之一,力量强大,极其珍稀,它状似水牛,浑身漆黑,有一对巨角,刀剑不可伤,喜食生铁原矿,就连排泄物都是坚不可摧的,所以通常被人们做为最顶尖的锻器材料之用。

而放眼整个青玄大陆,找遍了怕是也只有灵兽峰上这么一头呲铁存在,所以更显得弥足珍稀。

若是放在一般人的手里绝对会将它当成祖宗一样的供起来,可封滦是何等人物?灵兽峰的峰主啊,灵兽峰上所有灵兽的主宰者,在他眼里,不管是多珍贵的灵兽,只要是犯了错便照罚。

所以,此刻,他看向呲铁,笑得春风满面:“小铁,又是你哈。”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中秋佳节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9月19日到9月2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小逗比修仙记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