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小逗比修仙记 第11章:是灵兽不是灵宠(求收藏求花花)

小说:小逗比修仙记  作者:阿初  回目录  举报

眼见这招没用,好吧,穆千喜决定少女必杀式第二招,卖萌。

她扑腾着翅膀绕到孤九卿的前面,努力的上窜下跳睁大鸡眼,心想,这下子我应该够萌了吧。

可是,孤九卿却是将眉毛蹙得更深,怒火在空气中凝聚,身上不自觉地释放出一道淡淡的威压来。

那威压对于孤九卿来说只是十万分之一,可对于穆千喜来讲,却是极为恐怖的力量,此刻,她已经被吓得呼吸艰难,匍匐在地,整个身子更是颤抖不已。

心中只有一个感觉:这个人,好强!

然而对于穆千喜此前扑腾着翅膀卖萌的行为,却被孤九卿理解为了别的意思,只见他冷眼望向穆千喜,心中冷哼不已:岂有此理!本尊向来都是翻手为天覆手为地,而这小小的灵宠居然敢扑腾着翅膀要我给它洗澡,简单是胆大得很呐!

思及此,孤九卿“嗖”的一声,如谪仙般的身影瞬间消失。

看着又是空无一人的地方,穆千喜吓得哇哇大哭:“别,别走,我害怕,呜......”

随着穆千喜的哭喊,下一秒,那道高大的身影又突然回来了,穆千喜再见到他,高兴的不顾一切的跳进了他的怀里。

孤九卿搂着那不住颤抖的小身子,眼中出现疑惑:他怎么又回来了?他本来在秘室打坐,结果听到有人喊救命声,然后就“嗖”的一下自己飞过来了,然后他刚刚明明已经又回到了秘室中,结果还没开始打坐,一听到声音,怎么又自己跑了过来?

孤九卿看向穆千喜,绝美的脸上闪着不解。难道是因为它?

孤九卿看了半晌:罢了,既然找不到原因那就先解决了眼前的再说吧。

于是,他抱着穆千喜靠近溪水边,然后提着她的脚丫子,直接就往水里按:不就是洗澡么,洗就洗,就当本尊今天日行一善,便宜这只宠物了。

穆千喜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神情一滞,扑腾着翅膀惊慌不已:

糟了,他这该不会是被自己弄烦了,想要杀鸡灭口吧。

啊,噗,喝到水了啊。

啊,停,我不缠着你了还不成么。

此刻,穆千喜正在心里各种哀嚎,可却不知为何就是没有说出话来,按道理她是只会说人话的小鸡呀,只要开口一叫,说出来,那孤九卿不就知道她想干嘛了吗。

孤九卿看着在水中扑腾着翅膀的穆千喜,再望一眼自己那已经被溅湿的白衫,眉头皱略,手指朝着穆千喜的小脑袋一点,说道:“安分点。”

然后穆千喜就惊喜的发现,自己动不了了,整个身体就像一具木偶一样,任凭孤九卿怎样折腾。

孤九卿一只手拉开她的一边鸡翅膀,然后另一只手伸进去搓洗,急得穆千喜在心中大叫:

喂喂喂!你不能摸那,那个位置好痒的啊,别碰别碰。

孤九卿洗完一边洗另一边,穆千喜:人渣,放开人家的胳肢窝!!!

...................

整个洗澡的过程简单而粗暴,孤九卿给穆千喜洗完后,将她从水里提了出来,然后再贴心的为她掐了一个干爽咒,下一秒,穆千喜身上的水滴就全被他给烘干了。

也许是干净后的穆千喜看起来顺眼多了吧,孤九卿竟好心的把她抱到了八角亭里,然后还温柔的给她顺了顺身上的羽毛。

漫不经心的问:“你是哪家的灵宠?”

穆千喜淡看他一眼:“我不是灵宠。”

“哦?那就是野生的咯。”

穆千喜:......你是不是对那话有所误解?!

穆千喜抬起小鸡眼,很是郑重的说:“我是灵兽,灵兽!不是灵宠。”

孤九卿好看的眸子微扬,修长的指尖抚了抚她的下巴:“有区别吗?”

此刻,穆千喜只觉得那抚摸她下巴的举动让她很是舒服,一脸享受的眯起了眼睛,却在几秒过后猛地回过神来:如果她没记错,她以前养过的猫猫狗狗就是喜欢这样的举动,因为她每次那样摸它们的时候它们也总是露出那种很享受的表情。

说到底......这货还是把自己当宠物。

于是,穆千喜颇有骨气的扭开头,扑腾着小翅膀跳开他的怀里,然后爬在了石桌子上,将小脑袋埋进翅膀中,不一会竟是睡了过去。

孤九卿冰冷的眼眸落到穆千喜的身上,看了几秒后,伸出手,缓缓地从她身上拂了过去,手中一道淡淡的白光照遍她的全身,闪烁几下后消失不见。

孤九卿收回手,竟也没走,直接就在亭中修炼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察觉到一些异样,这才睁开眼睛瞧了穆千喜一眼,然后化作一道白光消失不见。

远处,几道焦急的身影朝着穆千喜所在的亭子寻了过来。

“小师妹......”昔无正在呼唤着她的名字。

“小师妹,你在哪......”清璇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你们看,前面有光。”这次是紫拙的声音。

然后一行人朝着光源而来,当看到爬在亭中呼呼大睡的穆千喜后,总算是松了口气。

“呼!吓死我了!这小师妹可真能跑,这里离逍遥峰几百里路,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在一夜之间跑过来的。”三师兄乐汜说道。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中秋佳节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9月19日到9月2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小逗比修仙记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