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觉醒超能力后成了团宠 第23章 一不小心收了个师父

幻境空间里的环境终年不变,依旧是一潭碧绿池水,不远处的瀑布哗哗地垂泄而下,温度适宜,鸟语花香。

就连玄谷上神瀛昭,也还是穿着那身飘逸的白袍,发丝在微风中轻轻拂动,目光温润,嘴角带着一丝春风化雨般的笑意。

“大佬,叫我来有何吩咐?”月淼笑嘻嘻地问。

“本座把你叫来,是想传授你一招保命的功法。”瀛昭脸上的笑意没变,但语气却透着一丝担忧。

“大佬你太好了!”月淼十分狗腿地凑上前,抱住医神的胳膊,像个孩童似的晃了晃,“那我们快开始吧。”

这简直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自己正缺一个苟活神功呢。

“不急,让我先看看你的左手。”瀛昭安抚地摸了摸她的头,眼中充满了宠溺。

笑起来甜甜的,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透着机灵的小姑娘,让他想起了自己曾经的小徒,顽皮可爱,可惜遭逢神魔大战,年纪轻轻便陨落了。

既然自己与眼前这个小姑娘有缘,那便将一身本事都传授与她吧,也算是圆了自己的思徒之念。

月淼没有一丝犹豫,快速伸出左手。

大佬肯教她功法,让她做什么那便乖乖照做,就算让她叫爸爸都行,反正自己从小就没见过爸爸,从未感受过父爱。

她曾经问过月博士,爸爸去哪了,结果月博士十分傲娇地说:“别问,问就是爱过。”

月淼小时候不懂,长大后觉得自己老妈要么是个戏精,要么就是被人甩了,还故作坚强,她比较倾向于前者。

月淼看着面前的真男神,瀛昭虽说长的年轻,但真实年龄已经几千岁了,都足够做她曾曾曾曾……祖父了,叫爸爸还是自己占便宜了呢。

月淼美滋滋地想着,等自己学有所成,到时候就算来十个八个窦哥,都能一套秒了。

她似乎忘记医神只会救人和保命,并没有攻击能力。

瀛昭仔细观察着她的左手,见手心处的魔气已经聚成了一小团。

这才一天不到,恐怕过不了多久,这只手就要被魔气全部包裹,到时就会变成能够轻易夺取恶人魂魄的恶念之手,魔神郁荼就能通过不断吸收恶人魂魄中的恶念,来恢复神力。

一旦让他冲破封印,到时必定会生灵涂炭。

瀛昭的目光紧了紧,好在还来得及,等小姑娘学会了他独创的功法,便能克制恶念之手了,至少在想到其他办法重新封印魔神之前,能拖一段时日。

“大佬,是有什么不妥吗?”月淼注意到医神情绪的变化,有些担心地问。

今天自己差点就被洗脑了,在一拳打断窦哥鼻梁时,她都想剁手一劳永逸,再也不受制于魔。

身体不受大脑控制的感觉实在太糟糕了,所以当看到瀛昭眼中透着一丝晦暗,她真怕自己要完。

“暂时无需多虑,本座现在就教你功法。”瀛昭担心说出实情她会害怕,便没有多说。

“好哒,大佬,我准备好了。”月淼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本座今日要传授与你的功法叫春风化雨掌,你听好……”

随着瀛昭嘴唇一开一合,月淼闭上眼睛,用心感受他说的摒弃杂念,在心中默念他口中的功法心经。

瀛昭念完,月淼也同时睁开眼睛,眼神带着一丝迷惑:“大佬,为什么我有种看破红尘的感觉?”连甜甜的恋爱都不想谈了呢!

“首先摒弃杂念,就是让你无欲无求,做到六根清净,而心经便是加深这样的感念,并将心中的善念转化为济世救人,普渡众生的无悔意志。”瀛昭解释道。

“济世救人,普渡众生,这不就是菩萨吗?我可不是圣母!”月淼自认完全没有菩萨那种圣洁情操。

“本座不是让你对谁都宽容,大慈大悲,而是让你用医者的善念净化治疗别人心中的恶念。”瀛昭轻轻摇头。

为了让她能够理解的更通透,瀛昭举了个例子,“比如有人恶意攻击你,你对他使出春风化雨掌,内力越深,越能将他心中的恶念赶出体内,以此净化他的心神,功法越深厚,甚至可以影响一定范围内的多个敌人。”

“那挨了春风化雨掌的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月淼好奇地问。

“被击中的人会激发心底留存的一切美好感念,停止攻击。”

“哦,我懂了!”月淼激动地说,“就像游戏里的法控技能嘛!被控住的人会晕眩片刻,无法对我打出伤害。”

因为已经跟月淼种下了血契,所以现在瀛昭能感知到她的所感所想,通过观察她所生活的这个世界,他学会了不少新鲜词汇,比如她打游戏时说的一些话。

瀛昭点头,微微一笑:“确是如此,春风化雨掌与法控技能相类似,却也不同。此功法越精深,对方心中的恶念便会越少,如若发挥到极致,那便会彻底摒除他心中的恶念,令他变成一个平和充满善意的人。”

“也就是给反派洗脑,让他变成一个好人咯?”月淼眼睛一亮,有些兴奋地说,“那岂不是说,我可以让犯罪率大大降低?”

“然也。”瀛昭甚是欣慰地看着自己新收的小徒,也许她心中的善念能够遏制魔神的力量呢?

“哇,这个技能也太帅了!”月淼乐得眼睛都眯起来了,“不用拼的你死我活,就能轻松秒对手,简直是懒人福音啊!”

瀛昭:……我好像误会了什么了。

罢了,好不容易在千年后再收了个小徒,哪怕顽劣,也要坚定不移的宠着。

“下次你若是再受到魔神的影响,记得多念几遍心经。”见她点头,瀛昭又道,“还有为师给你的那枚玉佩,你要记得时刻带在身上,必要时,为师可以现身助你。”

“大佬,你要收我为徒?”月淼注意到他改了称谓,不再说本座了,顿时喜上眉梢。

“你是不是也该改口了?”瀛昭难得摆起了架子,一脸严肃。

“师父~”月淼十分狗腿地抱着医神的胳膊摇晃起来。

“以后不要随便对人撒娇,有辱师门。”瀛昭嘴上训着话,内心却是十分受用,嘴角勾起含蓄的笑意。

“徒儿只对师父撒娇,其他人不配。”月淼嘴甜如蜜地给新收的师父捶肩。

享受着小徒的按摩,听着小徒在耳边吹着彩虹屁,瀛昭发现自己竟然生不出一丝反感。若是以前,他对那些奉承自己的,向来不屑一顾,只觉虚伪。

也许是自神魔之战后,再次醒来,自己的心境变了吧。

月淼的话并不见得是发自肺腑,多少有点讨好的意味,但她并无恶意,心思纯粹,只想让自己更宠她罢了。

这个世界突发异变,而她现在实力太弱,自保都成问题,能仰仗的也只有他这个便宜师父了。

也许是守着结界,孤寂了千年,瀛昭十分享受跟她互动的乐趣。

即便把她宠坏又怎样,他玄谷上神的徒弟,有资格恃宠而骄。

师徒二人倚着翠竹坐在竹席上,说说笑笑。

大部分时间是月淼在讲话,瀛昭只是静静听着关于这个世界古今中外发生的奇人异事,时而提问两句,任时间轻轻划过。

聊了许久,见小徒开始打哈欠了,瀛昭便让她回去休息,明天再来修习功法,并告诉她如何进入幻境,以后她随时想来,自己就可以进来了。

月淼睁开眼睛,回到宿舍了,还躺在沙发上,姿势没变过。

看了眼时间,才过了五分钟,看来幻境中的时间比现实里的时间慢很多。

为了能早日练成洗脑神功,呃,练成春风化雨掌,她决定以后每天都进入幻境修习,不会影响学业,又可以多出几倍的时间练功,而且有师父的指导,一定会事半功倍。

月淼确实累了,经历过这一系列事情,她很快便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茶几上的手机亮了,没有发出声音,之前怕手机响会被窦哥发现,就静音了。

片刻后,手机暗了下去。

沙发上的月淼翻个身,一下滚到了地板上,惊醒后,迷迷糊糊地走了几步,一头倒在床上,往身上扯了扯被子,再次沉沉睡去。

似乎所有的罪恶都发生在深夜,并且与雨天绑定。

夏夜的闷热没有持续多久,就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黑压压的云好似要吞噬掉整座城市一般。

一个男人从曲折阴暗的小巷中走出来,衣服上有喷洒的血迹,昏暗的路灯隐约照出他消瘦的轮廓,仔细看会发现,他脸上带着肆意的笑容。

男人伸出舌尖舔了舔嘴角上残留的血迹,仿佛是在品尝什么珍馐美味,甚至还回味似的发出一声喟叹。

就在他眯着眼回味刚才的血色盛宴时,一个高大的人影挡住了投在他脸上的光线,男人的笑容顿时一凝,眼神也变得阴鸷起来。

“别挡路。”一双上挑的丹凤眼轻轻瞥在面前魁梧的人影上。

“老板找你,有任务。”那人低低说了一句,嗓音暗哑难听,像是声带受过伤。

男人嫌弃地掏了掏耳朵:“以后少跟我说话,我还是更爱听女人临死前美妙的尖叫声。”

人影便不再说话,转身走到一辆黑色车旁,打开车门坐进驾驶位。

男人低头整理身上那件满是血迹的衣服,像是在面对一件艺术品,慢条斯理地整理完才上车。

上车后,他张了张嘴,原本想问去哪,可又不想听到难听的声音,便没问出口。

反正去哪都一样,只要完成老板安排的任务就行了。

街道两旁的路灯映出车窗上一张病态且惨白的脸,嘴角隐隐勾着一抹嗜血的笑意。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觉醒超能力后成了团宠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