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不许拒绝我 初吻(下)(求收藏)

洛小舞的脸慢慢向裴子渝的脸靠近,只听“嘟”的一声,俩人的嘴唇碰在了一起,时间仿佛静止一般,俩人互瞪着对方,感觉很不可思议

裴子渝用右手把洛小舞的头推开:“洛小舞,你还要占我便宜占多久?嗯?”他摸了摸被撞到的嘴唇,一股甜腥味充满了牙腔,该死的,怪不得牙齿那么痛

洛小舞木讷的站起来,脑海里一片空白,她的初吻??她的初吻,啊啊啊啊啊!!!!该死的裴子渝,她摸了摸因用力撞在一起导致嘴唇都撕破了点皮,不对,他刚刚说什么

占他便宜??她还不嫌气就算不错了,懒得与小人争论,她整理好衣服,想着时间也不早了,宿舍阿姨等下别关门了,又有点怕对视到裴子渝的眼睛,主要是太尴尬了

她转身匆匆的跑走了,可这个在裴子渝的眼里就是,洛小舞娇羞的跑走了,他站起身,想到刚刚碰撞在一起的嘴唇,嘴角抑制不住的微笑起来

第二天,洛小舞拽住罗丽丽,俩人“慢悠悠”地走着...走着....

罗丽丽有些忍不住说话:“小舞,我们确定要走这么慢去教室。”只见她俩旁边经过的慢走女孩都比她们还要快

洛小舞捂头,她实在是不愿意去想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但又不好意思跟罗丽丽说。她嘟起嘴开始卖萌:“丽丽,这么慢好消化。”

罗丽丽想了想,还是很直白的说道:“早餐也就吃个面包加牛奶???这个也要消化吗?”她低头看了看时间,说道“小舞,第一节课事大魔王的课,你确定??哎!!等等下....”

罗丽丽还没有说完,洛小舞就拉起她一溜烟的跑起来,大魔王的课还是最重要的

下课时间

洛小舞更加不敢头往后转,她的头只敢往前面看,就算后面有人叫她,她也不回头,坚决不回头

“洛小舞,你的语文作业还没有教。”语文课代表在后面叫道,洛小舞从桌上找出语文作业本你,也不转身直接手伸后面递给语文课代表

“小舞,你昨晚睡觉落枕了吗?”闻静有点好奇,她故意把音量提高点,想吸引后面的某个人看过来,余光见那人看过来了,她故作关心的样子:“那不是很不舒服吗?要不要我帮你揉一吓,嗯?

洛小舞刚想说她没有落枕,但闻静的手已经在开始帮她在揉脖子,算了,就这样吧!也有一些女生跑过来关心洛小舞,但只有罗丽丽知道,洛小舞没有落枕,她心里还想着:不是早上挺好的吗?怎么,脖子不小心扭到了?

裴子渝有点想笑,一下子就猜出了洛小舞是不想回头看见他而已,他打了个哈欠,开始闷头休息一下,前几天在实验室弄得那一个研究让他累得够呛,几天不眠不休,事情终于有点盼头了

闻静见裴子渝趴头休息,略有些失望,正在按摩的手也停了下来,她微笑道:“小舞,你这个光是按摩是没有用的,还是要好好睡一觉把它纠正过来,我也是无能为力。”

洛小舞点点头,也没有当回事,继续自己手头上的事情,刚刚上大魔头的笔记还没有登记号,省的到时候大魔王要来检查就麻烦了

她们说的大魔王就是数学老师,长着一副扑克脸,做事苛刻严厉,稍有没有对上话的同学,就要在讲台上看着大魔王一笔一划的讲解,最后罚站的同学还要在黑板写出为什么答不出?然后出一题相似的让那人答出来,否则中午饭就不用吃了,你说恐怖不恐怖

但这种严厉也是给一些同学带来了好的“果实”,期中考试的时候,她们班的数学排整个年级第一,分数第一的当然是裴子渝,洛小舞还是老二,这个是从小改变不了的顺序

洛小舞没事的时候,拿着笔记本认认真真的写着什么,一下嘟嘴,一下严肃,一下笑,总之很怪异

其实主要是,洛小舞想到了在开学典礼只有一面之严路西,想着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写个情书,想着高中的时候要不要像《恶作剧之吻》一样,写个情书给自己喜欢的那个人

但她比袁湘琴聪明的不止是半点,她想偷偷送到严路西的手里,但这个想法一出现,又被她狠狠地扼杀在摇篮里

万一人家拒绝怎么办,干脆落尾处不要写上自己的姓名?洛小舞正想的入迷,突然听到了罗丽丽的声音:“小舞,要不要一起上个厕所?”

哎呀,不说这事都忘了,她急匆匆的站起来,挽着罗丽丽的手往学校厕所走去

因走得太快,那张纸飘落在正走过来的人的脚边,她停了下来,仔细看了看,把地上的纸拾起来,拿起桌上的笔,见周围没有什么人看过来,迅速写下几个字...

洛小舞和罗丽丽上完厕所回来就各回各的位置上,她翻了翻书,发现那张纸突然不翼而飞,一着急,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找了一遍,最后她问闻静:”你有没有看到什么东西?”

闻静摇摇头,她抬起头说道:“怎么了,丢什么东西了吗?”

洛小舞不敢直接说丢了,毕竟这个是她第一次写情书,一定要亲自交到他手中,随着上课铃声响起,她想着上面也没有留下自己的名字,就算被别人捡去也没有关系,还是好好上课,争取下一次一定要第一

严路西,你等我再写一封给你,刚刚那封信是铺垫,等我哈

男宿舍

严路西重重的打了一个喷嚏,他拿纸擦了擦鼻涕,然后继续敲打着键盘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不许拒绝我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