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寻万灵 第五章

小说:寻万灵  作者:邵七  回目录  举报

当刘若再次醒来的时候,巨大的绝望笼罩着她。双脚好像失去了知觉,只能僵立在原地,她脑子一片混沌,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

“哇,丑姑娘在这儿!”背后传来小孩子兴奋的声音,随即刘若后背便传来被石子击中的疼痛。他们哼一声,转过身想喝斥他们。

话还没说出口,一个石子准确无误地砸在她的额头上,血液顺着暗红色的胎记流下,模糊了右眼的视线。

看见出血了,几个小家伙非但没有害怕,反而更加兴奋,砸中的人眼里闪着得意的光,其他的几个手中拿着石子跃跃欲试,刘若突然就不想挣扎了,抱着头蹲坐在地上,像之前那样保护自己。

“没关系的”刘若低声安慰自己。之前没有小少爷,自己不也撑过来了吗。石子不断的落在身上,小家伙们围成圈包围着刘若,一边扔石子,一边念念有词:“丑姑娘,丑姑娘,刘家生了个丑姑娘,不会绣花不梳妆,还当自己俏娇娘,臭姑娘,丑姑娘,刘家生个丑姑娘,瞎子见了庆幸瞎,老怪见了要喊娘”刘若的头埋得更紧了,眼睛涩的生疼。

有人从一旁经过,也只是带着嫌弃的神情快步走过,伺候没有上前阻止的意思。

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刘若的双腿早已没有知觉。一群小孩子早就已经回家。他放松力道,任由自己倒到地上。

天上只有寥寥几颗星星,在无边际的夜空中显得渺小又无助。她试探性的动了动双腿,一股酥麻直冲脚底。脸上的血早已凝固,用手一碰掉下些许血块。

……

“呼……”陈婉儿长呼一口气压下心中异样的情绪,眼神复杂地看着店长。

店长盯着屋外,轻轻地拍着遇邪的头,似在安抚。

“喝口茶吧,故事还很长,慢慢听。”店长将茶杯续上热茶递给陈婉儿,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

“店长,小少爷再也没有回去找过刘若吗?”陈婉儿捧着茶杯,浅饮一口,稍稍驱散了些许压抑。

“小少爷当然回去了,只不过有些人错过就是错过了。”店长停下手中的动作,目光移向陈婉儿,腿上的遇邪不满的用尾巴勾向店长的手。

陈婉而莫名觉得鼻头有点发酸,视线也渐渐变得模糊,情不自禁的唤了一声小少爷。

店长摇了摇头,继续讲述着遇邪的故事。

……

时间过得很快,距离小少爷离开已三月有余,二妹妹整日在屋中闭门不出家人对刘若的态度也越来越恶劣,刘若只得每日更努力的劳作才能换来一小会儿带嫌恶的目光,但老天爷似乎就是不想让刘若好好过,在她以为一切都尘埃落定,时间会治愈一切的时候,二妹妹发现自己怀孕了。

一家人再次聚在堂屋里,二妹妹这次不哭也不闹,目光呆滞,手放在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上。

“这孩子不能打掉。”刘天赐说话了,一家人都震惊的看着他,不打掉,难道生下来!?生下来谁养?

“玲儿也不能在家住了,明天你姑姑会来把你接走,刘若你跟着照顾你二妹妹。”

刘若皱着眉头想起姑姑嫌恶的眼神,内心有些抗拒,但他确实没有勇气去拒绝爹的决定。

刘玲此刻大梦初醒一般,一脸茫然的问她爹“爹,那孩子生下来以后怎么办呢?”

刘天赐沉默良久才侧过脸低声答到“扔了吧”

窗外突然狂风大作,带动着树枝飞舞,豆大的雨滴不断的砸落在地上,形成一个个小水洼,小土路变得泥泞,田蛙四处跳动着,躲避着这突然的大雨。

夏季的余热在此刻消散,只穿着一件薄布衫的刘若,不禁打了个寒颤,心里为那个未出世的孩子感到悲哀,但那又怎么样呢?她自己都自身难保。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刘若的姑姑刘善巧没等到第二天,凌晨时就开着车到了这里,天才微微亮。

她甚至根本没下车,穿着精致的旗袍,肩上披着一件羊毛衫不悦的催促着刘家人。

“大哥,你怎么这样糊涂!玲儿这娃长的俊,将来随我到城里,那随便一嫁也是个豪门夫人。现在你看看,孩子一生啥都没了,一辈子灶台小孩灰头土脸的生活。”

刘善巧翘着腿,红色的高跟鞋一下又一下的晃动,30多岁的年纪,却打扮得比18岁的姑娘俏,画着烟熏妆,小卷毛被发胶固定,手指甲上都涂了红色的指甲油,只不过和她嗑瓜子数落刘天赐的行为有些不搭。

嗑完的瓜子皮被她随手扔在地上,不一会儿就聚成了一座小山,不小心溅出的吐沫星子有几滴落在刘天慈的脸上,他也不敢去擦,鹌鹑一样杵在那里,他是怕自己妹妹的。

“行了行了,赶紧走吧,等孩子生下来了再让玲儿回来,只要我们不说,没人会知道的。”她拍拍手上的渣子,再次催促着刘玲,但看到刘若拎着东西也想上车时,话锋一转,语调变得尖锐,“你也去?!”

刘若吓的缩了缩脖子,刘天赐看到这样,没有办法,上前一步安抚着刘善桥:“善巧啊,这灵儿身边也要跟个人照顾啊,全家就属她最闲,只能让她去了。”

刘善桥冷哼一声,失意他们两个上车,刘玲紧挨着她姑姑,刘若缩在角落里努力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汽车在泥泞的道路上驰行,驶入远方的浓雾里。

城里的生活并没有刘若想象中的差劲,她整个人都像是被无视了一样,刘玲的肚子也一天天大了起来,干脆也不出门了,整日呆在屋里等待生产。

4月4日这天,天空阴沉沉的,但空气却很闷。一点风也没有。刘玲正如往常一样,绣绣花,肚子就突然疼起来。刘善桥急忙带她往医院赶,临走前也不忘拽着刘若。

“哗”的一声,雨落下来了,产房里也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

刘若跟着姑姑进去看,是个男孩,刚出生的小孩,皱巴巴的,非常丑,一双小手胡乱地挥舞着,感受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刘玲躺在一边,头发被汗水浸湿,整个人都有点虚脱。

“行了,你休息休息,等会我们回家路上,趁夜把这孩子给扔了。”刘善巧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把一旁红糖水煮的荷包蛋递给刘玲。

刘玲听了这姑姑的话,脸变得煞白,虽然早就决定把这孩子给扔了,可毕竟是自己怀胎十月生下来的,自己的亲骨肉,哪能说不要就不要啊。她紧咬着下唇,也不去接姑姑手中的东西。

刘善巧一挑眉,把碗重重的放在桌上,少许的红糖水溅出落在桌面上:“怎么?不乐意?你还想养着这个小杂种?”

“姑姑……”留着弱弱的叫了一声,也不敢多说,抱起小外甥走到刘玲的面前。

刘玲伸手接过自己的孩子,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他停止了哭泣,小手也安分了些。

刘玲掀起上衣给孩子喂奶,她胸口胀得发疼,好一会儿才舒服了些。

刘善巧气得头疼,用手指着刘玲气得说不出话,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给自己顺气。

“这孩子,你要是养着,你这辈子都完了,没有爹的东西,别人怎么看你?”

刘玲想要反驳,却找不到反驳的话语。

刘若看这吃饱以后乖乖睡觉的,小外甥心里有股暖流涌过,这孩子和自己也算是有缘分,也是因为自己,二妹妹才会有今天。孩子是没有错的,可却要被丢弃。

“姑姑,我养叭”刘若低声说道。

刘善桥这回确实被气笑了:“你养,你用什么养呀?自己都是个拖油瓶,还要再带一个小拖油瓶?”

“姑姑,你就让姐姐养吧。对外就说是姐姐生的孩子。是个男娃,养大了也能干活。”刘玲眼巴巴的看着她姑姑,哀求道。

刘善巧沉思了一会儿:“我不管了,等你休息好,便回家,看你爹怎么说”

刘若如释重负的笑了,她拉着小外甥的手,目光柔和:他以后就是我儿子了,总得有个名字,我曾经听小少爷也说过,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我没什么文化,我也不希望他有什么大成就。”说到这儿,刘若顿了顿,看着刘玲继续说道:“就叫平乐吧,平安喜乐。”

刘玲点点头表示同意,平乐也啊啊的叫了几声,可能是喜欢这个名字。

刘善桥不屑的撇撇嘴,转过头去不看她们。

刘玲养好身体后,她们便启程回家。看到孩子,刘天赐虽然不喜,但还是接受了她们的说法。

但是却不允许刘若和孩子继续住在家里,干脆让她们搬去了在田边的茅草屋里,那是夏季的时候,怕有人偷东西住的。

刘若也没有什么怨言,除了村中人嫌弃的眼神更甚,和平乐住在茅草屋里,倒是落得清净。但是生活就是想和刘若开玩笑,在她以为一切都可以慢慢变好的时候,小少爷来了。

他来的很突然,小平乐三个月了,刘若在屋里教他翻身,看着小平乐侧着身子,小胖腿不住的乱蹬,但就是翻不过去,逗的刘若哈哈大笑。卫叔伯就在门口,眼神复杂地看着她。

刘若不经意的一扭头,看见他,僵住了身子,小平乐此刻正好翻了过来,“啊,啊”的朝刘若示意。

“小少爷……”刘若有些哽咽的叫到,眼底有些发酸,眼泪争先恐后地涌上。

“阿若……”小少爷走进屋内,与刘若对视。

小平乐也看见了卫叔伯,伸着手想抓住他身上的衣角。

卫叔伯看了看小平乐又把视线移向刘若。

“这是?”

刘若压下心底的酸涩,向小少爷讲述了平乐的来历,和他走后发生的事情。

卫叔伯先是震惊又愤怒,到最后都转化成了对刘若的心疼:“阿如,我并非有意抛弃你。父亲病重,我急忙赶回,却被逼婚,我不愿他们就以死相逼,甚至将我与那姑娘关在同一个屋内”卫叔伯缓缓说到道。

刘若心猛的一疼,强扯一抹笑容“然后呢?”

卫叔伯眼中带着歉意,拉过刘若的手,刘若不动声色地把手收回,面上带着拒绝。卫叔伯眼神暗了下来:“我虽自认清白,并未对那姑娘有过分之举。可在外人眼中,那姑娘确却是与我有肌肤之亲。无奈之下,我同意娶她为妻,可父亲还是不放过我,直至今天,才对我看管松了一些,我便得空来寻你。”

“你既然已经娶妻了,还来找我干什么?”刘若抱起小平乐,替他擦拭口水。

“我……阿若,你可愿随我回家,与那姑娘做平妻?”卫叔伯1满怀期待的看着刘若。

刘若几乎都要答应了,能够离开这个地方,还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多好啊!和小平乐却突然拽了几下她的头发,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小平乐什么都不懂,只能望着刘若,眼底带着笑意,口水又顺着嘴角淌下来。

她和小少爷回去,可小平乐呢?一起吗?然后遭受别人的恶意长大。不!不行!刘若抬起头,正视小少爷的眼睛:“小少爷,有些人错过便错过了,我没那个福分嫁给你,希望小少爷以后好好和自己的妻子生活,我和平落也会好好的。”

卫叔伯还想再说些什么,可刘若却转过身去,不再看他。卫叔伯只能离开。

日子似乎又回归了平静,除了小少爷,偶尔会来看看他们,送些有趣的小玩意和好吃的。

小平乐也如刘若想的那样,平安喜乐地长到了一岁。一岁生日这一天,按照习俗要抓阄。刘若早早的起床,留小平乐一人睡觉,她准备了书本,钢笔,钱币和酒瓶等等。

小平乐睁开迷糊的睡眼,没有看见娘亲,翻身趴在床上,小腿一蹬,小手一撑,起身站起来。

晃晃悠悠地站着,不等站稳就想走,结果一屁股跌坐在床上,愣了几秒,屁股上的疼痛把瞌睡赶走的一干二净,嘴巴一撇,就大哭起来,还用肉乎乎的手掌心拍打着床上的被褥,表示自己不满。

刘月急忙放下手中的东西,进屋,小平乐口齿不清地叫着“娘”。好一会儿才把人哄好。

用热毛巾给他擦了擦脸,把他往桌上一放,示意他去抓自己喜欢的东西。小平乐一眼就被书本吸引了,拿起来放嘴里咬了咬,苦着脸呸了好几下,口水喷了刘若一脸,她也不恼,反倒被逗得乐得不行。

而此刻城里一位穿着洋装的姑娘,狠狠地把手中的茶杯扔在地上。“啪”的一声,茶杯四分五裂:“你说卫叔伯这么长时间都去乡下看那个村姑,甚至可能有个孩子?!”

在她对面的男人吓得不轻,也不敢拾起碎片,声音颤抖地答道:“是,是的,夫人。”

“我呸”姑娘瞪圆了眼睛:“他卫叔伯算个什么东西!娶了我是他的福分,他还敢在外面养小贱人。”姑娘姣好的面容,此则有些狰狞,她呼吸加重,修长的手指用力的攥住椅子的扶手。

半响,她忽然笑了,眯着眼睛:“去,把她和那个小杂种带回来,就说是卫叔伯找他们。”

那人应了一声“是”就往刘若那里赶,到了的时候,刘若正在教小平乐站立。

“刘姑娘,我家小少爷让你跟我一起去找他。”

管家!?刘若看着眼前的人,一眼就认出这是当时将她关在门外的管家:“小少爷找我有事吗?”

“这……小少爷没说,我也不清楚。”

“好”刘若心里有些慌,她皱着眉头,怕小少爷有什么要紧事。给小平乐加了件衣服,就抱着他随管家一起出发,他们前脚刚走,卫叔伯就到了,手里还拿着给小平乐准备的蛋糕,看屋里没人,干脆就在门口等着。

管家将刘若带到大厅里:“刘姑娘您先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去通报小少爷。”说完不等刘若回答就离开了。

没过多久,便有脚步声传来,可来人却不是小少爷,而是一个带着怒火的姑娘。

“你是?”刘若不解。

那姑娘上下打量了刘若一番,不屑的笑了:“呵,卫叔伯就瞧上了这么个东西,就因为这样的货色,不跟我圆房。”

刘若察觉到有些不对:“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就想离开,却被突然进来的几个壮汉拦住了,小平乐被强行抱走,自己也被一块黑布蒙住了头,她听见那姑娘说了声“带走”自己就被人抬起来,小瓶的哭声一直在耳边,刘若虽然心疼,但她好歹知道了小平乐在自己身边。

再见到光线的时候,他们被带到了一处僻静的河边,刘若被反手压在地上,看着那姑娘抱着小平乐,手里还拿着一把刀。

“刘若是吧?瞧瞧你儿子多可爱啊,这小脸多嫩。你说我这一刀下去割了他一只耳朵,他还会很可爱吗?”

说着她用刀背在小平乐耳朵上比划着。小平乐哭的直打嗝,不停的叫着“娘”。

“你想干什么?”刘若艰难的扬起头看着她。

“我想要干什么?”那姑娘做沉思状。,下一秒就对几个壮汉下了命令:“给我打!刘若,你若是敢躲一下,我便在你儿身上划一刀。”

“唔……”如若闷哼一声,她感到有人在她背上踹了一脚,接着更多的疼痛降临,有人拎着她的头发,把她狠狠地砸在地上,甚至有人踹她的小腹,可她不敢躲。

小平乐吓坏了,他想要挣脱抱着自己的人,过去救自己的娘亲,可他太小了,力气不够,只能看着他们打娘亲。

刘若血流了一地,那姑娘有些嫌弃的用手帕捂住口鼻:“行了,停下吧!”

刘若掀开眼皮,看着小平稳乐,伸手想去摸摸他:“平乐乖,娘没事。”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

那姑娘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眼中带着兴奋:“诶,刘若你是不是特别喜欢你儿子?”

问完,她抱着小平乐朝刘若走去。

“来,你再好好看看他,一会你就见不到了。”

刘若听到他的话,不顾疼痛,想要起身抱过小平乐,可只能看着她抱着小平乐往河边走,然后一抛,小平乐被抛到了河里。

那小小的身子很快就被河水吞噬,只留下河面上的小气泡。

“平乐!”刘若撕心裂肺的叫到。努力的朝河边爬去,想要救小平乐,在地上留下一道血痕。

“想找你儿子?我帮你呀。把她扔下去!”

刘若被人揪着头发扔在了河里,她的小平乐再也不能平安喜乐地长大了。

姑娘解决了心头大患,开心地往家走,可从那以后姑娘开始变得神志不清,每天疯疯癫癫的嚷嚷“别杀我”,人们都说她遇邪了。

再后来有人在河里发现了姑娘泡的发胀的尸体。

……

“故事讲完了,遇邪的名字就是这样来的。”店长看着眼前泪流满面而不自知的陈婉儿,递给了她一条手帕。

“小平乐……”生儿并未接过手帕,一生又一生的叫着“小平乐”遇邪从店长腿上跳下来,走到陈婉儿脚边“喵喵”叫了几声,将陈婉儿从故事中拉出来。

店长将桌上的玫瑰酥用纸包好递给她。:“天晴了,你该走了。”

陈婉儿向外看去。天空不知何时已经放晴。长安街又恢复了热闹,她昏昏噩噩的和店长告别,向外走。

等完全看不见陈婉儿的身影后,万灵馆的大门突然自己关闭。遇邪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约四五岁的男童,他双目全白,没有眼珠。脸上泛着诡异的红纹。

“满意了?你由怨气凝聚而成,世间法则制不住你,本可逍遥快活,却替她负罪孽,洗去脸上的印记,落得双目失明,用自己为奴500年换她一辈子健康快乐,值得吗?”

“值得”男童笑着答。

空中浮现出一本书,封面上映着万灵册,整体散发着微弱的光芒,书页自己翻动,直至空白的一页。

男童化作一道光飞入书中,空白的页面上渐渐有了内容,是男童的模样,旁边写着:遇邪;原名平乐。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寻万灵书评:
暂无读者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