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寻万灵 第四章

小说:寻万灵  作者:邵七  回目录  举报

“你说什么?!”

刘玲坐在床边,一手拿着瓜子,满脸不敢置信的盯着刘若。

“二妹妹,小少爷,小少爷说他不乱收姑娘的东西,让我给你拿回来了。”

刘若低声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将手中的荷包递给二妹妹。

刘玲伸手夺过荷包,又狠狠的扔在地上,仍不解气又从床上下来,用力踩了几脚,边踩边愤怒的咒骂:“好一个卫叔伯,我呸,多少人抢着要我的荷包,你却不识好歹,什么东西!”

刘若在一旁看着,一张脸都皱到了一起,多好看的荷包啊,怪可惜的。她连个荷包都没有,二妹妹却把那么好的荷包肆意践踏。

“你看什么!丑八怪!我丢掉都不给你,你不配!”刘玲这才注意到刘若一直盯着地上的荷包看,没由来的,心里觉得羞恼,这丑八怪一定是在嘲笑自己!想到这,刘玲只觉得满腔怒火,上前一步就给了刘若一巴掌。

刘若捂着自己被打疼的脸颊,不敢相信的看着二妹妹,自己可是她的姐姐啊!她怎么可以动手!

“怎么?打一下还委屈上了,我告诉你,别用那种眼神看我,不然让娘知道你吓到我了,看她不打死你!”

说完这话,刘玲突然表情从得意变成了惊慌,眼神也变得楚楚可怜,眼底蓄满了泪水,要落不落,看起来楚楚可怜。

“娘,大姐她吓我!还把我辛苦绣好的荷包扔在地上!”

闻言刘若急忙转身向后看去,还没来得及反驳,她娘抄起门后的扫把就往她身上招呼,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满脸狠毒,是真的想打死她!

小弟弟就跟在娘后边,见大姐要挨打,急忙抱住他娘的腿。

“姐,姐姐,跑!”

而此时她娘正在气头上,完全不顾小弟弟,拖着他继续往前要打刘若,刘若不愿浪费小弟弟的心意,腰一弯,便从她娘身边溜走,她娘到底是年纪大了,身体大不如从前,根本追不上她。

走到大门口还能听到她骂骂咧咧的声音:“你个白眼狼,有本事别回来”其中还参杂着小弟弟的哭声:“娘,布,布僧气”

刘若根本不敢回头,一股脑的往前跑去。待到她实在扛不住停下来,却发现竟然不经意间到了卫叔伯家门口。

刘若犹豫片刻,在心里决定赌一把,她敲三下门,如果小少爷听见了而且开门,那她就进去,三下之后还没开门,她就回家,回家承受母亲的毒打与二妹妹的针锋相对。

一下,两下,响声似乎就盘旋在刘若脑海里,可门丝毫没有动静,到第三下的时候,刘若拉门环的手在半空中停留好久,想收回又不想就此放弃。

最后她还是敲了最后一下,“咚”的一声,划破四周的寂静,打碎刘若的希望。她拖着沉重的脚步往回走。

“刘若!”

身后的门忽然被拉开,伴随着小少爷气喘吁吁的叫喊声。

刘若猛地顿住脚步,回头看见小少爷就站在门口,发梢上还有水珠在往下滴落,老管家阴沉着脸站在一旁,紧盯着刘若,可刘若哪还顾得了那些,刚刚强忍下去的委屈与眼泪在这一刻一起爆发,她扑进卫叔伯还带着些湿气的怀中,嚎啕大哭。

吓得卫叔伯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她,帮助她平复情绪

“怎么了刘若,你先别哭,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没事我帮你去教训他们好不好?”

刘若张嘴想回答,却只打了几个哭嗝,根本说不出完整的话,只能一只摇头,示意小少爷没人欺负自己。

门口虽然冷清,但还是怕被人瞧去看了笑话,卫叔伯到是不在意,可刘若到底是个姑娘,两人又没有确定关系,让人看见传了闲话也不好。

揽着刘若的肩往屋内走去,待刘若坐下后,自己端起茶杯,给她倒了一杯茶,放在她手里。

“怎么了啊,刘若,别哭了啊,乖”

刘若深吸几口气,平复着自己的呼吸,偶尔还止不住的打几个哭嗝,嘴里说着不成句的话:“我,我没,嗝,事”

卫叔伯哑然失笑,无奈的继续拍刘若的肩膀,示意她暂时不用说话,就一直陪着她在屋里坐着。

谁都没有注意到,老管家悄悄的出了门,去到城里卫家,找卫老爷报信。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点的流逝,明亮强势的太阳光也渐渐的柔和,铺洒在刘若的和卫叔伯身上,为两人渡上一层光。

两人谁都没有言语,空间好像被静止,卫叔伯就那样盯着刘若的侧脸,刚哭过的鼻头染上红色,翘长的眼睫上还挂着小泪珠,看起来煞是可爱。

“刘若”

卫叔伯突然低声唤到。

声音带着些许沙哑。

“嗯?”刘若不解的望过去。却被卫叔伯突然放大的俊脸夺了心神。

唇上柔软的触觉告诉她这一切都不是梦。卫叔伯身上的气息如雨后的林木,清新又让人觉得宁静,使刘若沉溺其中。

不知是谁先主动,两人渐渐加深了这个吻,双唇相贴,辗转厮磨。

待到分开时,在空中拉出一条暧昧的银丝。

刘若早已气喘吁吁,她甚至觉得,再多亲一会,自己就要升天了。她羞涩的依偎在小少爷怀里,不敢抬头与小少爷对视。

耳边传来小少爷有力的心跳声,“扑通”“扑通”敲打在刘若的心脏上,带着她的一起跳动,两人的心跳慢慢变得一致。

窗外传来蝉的鸣叫声,一片静谧。

而刘家此时却不太安静,刘玲哭哭啼啼的给她爹讲了自己送荷包而小少爷推辞的事,又添油加醋的把错都强加到刘若身上,说刘若一定是在背后说了她的坏话,小少爷才不要这个荷包的。

气的她爹吹胡子瞪眼,要等刘若回来好好揍她一顿。

见时机差不多,刘玲停止哭泣,装模作样的用手帕擦擦眼角的眼泪,带着哭腔跟她爹商量。

“爹,过几天要过乞巧节了,到时候好多小少爷都会去街上玩,到时候也让我去吧,凭我的样貌,难不成还找不到一个比卫叔伯好的!”

她爹犹豫了片刻,想着城里面乱,刘玲又是个小姑娘,人生地不熟的,出事了咋办。

看到她爹犹豫,刘玲又带着哭腔喊了一声爹,给一旁小弟弟刘石吓得抱紧了他娘的脖子。

“爹,您要是不放心,就让大姐陪着我去好了!”刘玲晃着她爹的胳膊,撒娇到。

“行!”看到最疼爱的女儿苦苦哀求,刘天赐哪还能不同意,当即就决定让刘若带着她去。

可怜刘若现在还一脸幸福的躺在卫叔伯怀里,还不知道自己几天后要带着二妹妹去城里,不知道有什么诡计等着她呢。

见到目的达成,刘玲就不想在陪着他爹在这聊天,说自己眼睛疼就要回房休息。在转过身的那一刻,眼中浮现出浓浓的算计。

“怎么样,姐姐,这街上漂亮吧!”县城两旁街道上摆满了孔明灯与各种各样的小吃,还有各种新奇玩意,刘玲走在刘若前面,身上穿着藕粉色衣衫,手里还拿着一个孙悟空样式的糖人。

刘若跟在她后面,新奇的左右看,五颜六色的孔明灯争先恐后的闯进她的眼睛里,一只手紧紧的拽着二妹妹,生怕这人来人往的自己跟丢了去。

“漂亮!谢谢二妹妹,要不是你,爹肯定不让我出来!”

“呵,瞧你那土包子样,离我远点”刘玲拍开自己的身上刘若的手,不耐烦的说到。

闻言,刘若的眼中的光亮暗了几分,手也不自觉的松开。再回神时,二妹妹早已随着人流往前走了好远。

急忙想去追上,可人实在是太多,四周飘散着女子身上各种各样的脂粉气,与男人身上的汗味,蹂躏着刘若的嗅觉,她只好捂着鼻子低头向前走去。

待好不容易追到二妹妹,她却是站在桥上,旁边还围着几个男子,穿着讲究,几个人有说有笑好不热闹。

看到刘若过来,刘玲眼中闪过不耐烦,但架不住旁边几个人好奇的眼神,只得介绍。

“这是我姐姐,刘若。姐,这是我刚认识的朋友,你没事自己去逛逛吧,晚会我们在到这边集合”

其中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男人看着刘若,面带嘲笑:“呦,这妹妹长的跟天仙一样,姐姐怎么这么丑啊!哈哈哈”

旁边几个人也跟着一起笑,就连刘玲也掩住嘴轻声笑了起来,笑得刘若一时间羞得脸红耳燥,转身就走,一直跑到人少了,才停下,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游荡,想着如果小少爷这时候在这里多好啊。

再过一会回家就能见到小少爷了。想到这,刘若不自觉的笑了起来,这时候天也渐渐的黑了,空中已经有了几个孔明灯。孤零零的飘荡在半空中,承载着放灯人的愿望。

摸摸自己的口袋,发现自己并没有带钱,只得打消了买一个的想法。也许,有的人只是为了好看,没有写愿望呢!这个想法刚冒出来,刘若就紧盯着天上的孔明灯,结果,还真让她找到了一个没有写愿望的。

她急忙双手合十许愿。

“儿时听说这孔明灯能许三个愿望,这第一个,我希望的家人都能安康快乐一辈子,第二个,我希望能和小少爷好好在一起。第三个,嘿嘿,我都这么丑了,我希望将来我的孩子要漂漂亮亮的,让人们喜欢啊”

刘若闭着眼睛许完愿,又觉得自己太过贪心,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却没注意到她身后一群人神色匆匆的走过。

又在街上游走了一会,看着许多小姑娘把自己亲手绣的荷包送给心仪的人,两个人亲密的走在一起,刘若就会想起小少爷,想起他带着宠溺的眼神,刘若的表情就不自觉的柔和下来。

不经意间,又晃回了二妹妹那个桥,可桥上哪还有二妹妹的身影!刘若的心中有些不安,但眼下又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安慰自己二妹妹说不定一会就回来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刘若心里越发焦躁,街上的人群越来越少,刘若强压着心里的不安,往家的方向跑去。

到家的时候,汗水早已打湿了刘海,背上的汗水将衣服浸湿粘在身上。可刘若来不及喘气,急忙喊二妹妹的名字,家里人基本都已睡下了,听到刘若的喊声,都推开各自的屋门出来张望。

“你叫什么呢!你二妹妹不是跟你在一起呢嘛!”刘若爹扣着衣衫上的扣子,生气的吼刘若。

“就是,明天一早还要干活呢!”刘若大哥也附和道。

小弟弟躲在她娘的怀里,怯生生的看着刘若。

“爹,二妹妹还没回来吗?!”

她爹这时候也意识到了不对,一脸严肃的看着刘若。

“怎么回事?你二妹妹不是跟你一起的吗?”

“二妹妹说让我先逛,她和刚认识的几个朋友玩,到时候再汇合,可我等了好久都没看见她”意识到二妹妹是真的不见了之后,刘若只觉得心上压着一块大石头,她鼻头一酸,开始埋怨自己。

旁的刘若爹可不听她解释,拎着她的耳朵,巴掌就开始往身上招呼,刘若力气小,拗不过他,只能认命的挨打。

过了好一会,他们才反应过来急忙收拾东西,去找刘玲,可一直找到快天亮,也没看见刘玲的影子。

一大家子就坐在客厅里,个个阴沉着脸,小弟弟困的一直打哈欠,可还是坚持要等二姐姐。刘若看到心里更觉得愧疚。

“咚咚”突然传来敲门声,刘若离门比较近,立马起身去开门。

门外站的是二妹妹!不过她看起来狼狈极了,头发乱糟糟的,右脸高高肿起,上面还有鲜明的手指印。身上的衣衫也破烂不堪。

看到开门的是刘若,她一把推开她,就往屋里跑。一把扑进了她娘的怀里。就开始哭泣。

她娘看到二女儿这样,什么责怪的心思都没有了,也抱着人跟着哭。

刘天赐看到二女儿这样,心里一惊,拉开哭成一团的母女。

“玲儿,爹问你,你可还是清白之身!”

刘玲紧紧的咬着下唇,眼里闪过被阴狠的情绪,良久,她才轻轻摇了摇头。

见状,刘天赐像是被夺去了全身力气,跌坐在后边的板凳上,她娘也被惊的忘了哭泣。

刘若如遭受了晴天霹雳,铺天盖地的愧疚把她整个人都淹没,她身子止不住的颤抖。

“是谁!”她大哥满脸愤怒,盯着刘玲,似乎下一秒就要冲出门去为自己心爱的二妹妹报仇。

可刘玲只是不住的摇头,死活不开口。最后被逼问的受不了了。瘫坐在地上。

“不是谁!是好几个人!满意了吧!啊!你是不是要逼疯我啊!”

刘若疯狂的撕扯自己的头发和衣衫,又猛地给了自己一耳光,她根本无法面对这样的自己!她应该是骄傲的!可那群人侮辱她的话,丑陋不堪的面孔,自己无力的挣扎,被碾碎的希望全部回荡在她脑海里,压迫着她的神经。

都怪刘若!如果不是她走了,那自己也不会被人带走玷污了清白。她猛地站起身,拿起一旁的凳子就往刘若身上砸去,刘若躲闪不及,凳子正好砸在脑袋上,砸的她头脑发懵。无助的捂着头站在原地,

血液从手指缝隙中不断的渗透出来。看起来狰狞无比。

“你给我滚!”刘玲被她大哥拉住,夺过她手里的板凳,不让她再有所动作。刘玲只能改为朝刘若吼叫。

“你先出去吧。明天早上你二妹妹情绪稳定了你再回来。”

什么?!听到她爹的话,刘若鼻头猛地一酸,不愿在家人前落泪扭头就往外跑去,身后是一家人安慰二妹妹的声音,身前是无边的黑暗。

月光幽幽的铺满小路,四周的树木借着月光在地上投下张牙舞爪的身影,不是传来几声娃叫声,夏季的夜风有些湿冷,往刘若的脖子里钻。

她没地方去,只能去小少爷家,站在这个熟悉的门口。她收回泪意,拍打着眼前的门,过了好久,门终于被打开,可开门的却是老管家!

“冯,冯叔,我来找小少爷”

猛地看见刘若着实把管家吓了一跳,大半夜的她顶着头上的血迹,手上也有,与脸上的胎记相映衬,就像从地狱里出来锁魂的恶鬼。

“小少爷走了,回家准备娶亲去了”他不耐烦的回答。

刘若不相信,她强撑着嘴角的笑意:“冯叔,您别骗我了,小少爷怎么可能不跟我说一声就走呢!”

“说一声,你以为你是谁啊!”管家说完咣当一声就把门关上了,震的刘若脑袋嗡嗡响,她满脑子都是小少爷已经离开的消息。

她再也支撑不住,眼前一黑就晕倒在地上。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寻万灵书评:
暂无读者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