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驸马 你别跑 琴瑟和鸣

不出一会儿,阿菊很快的把笛子拿来,孟静雅接过笛子,走到沈絮一旁。

两人相视而笑,还好多年来的默契这时倒是用上了用场。

众人见状,见公主难得要弹奏一曲,都显得十分惊讶。毕竟这些年来,公主从未在这样的场合下奏曲,就算是国宴之上,实在是难得啊。

沈絮摆正身姿,手指轻拂琴弦,悠扬的琴声顿时响彻了整个御花园。而孟静雅一听此曲,会心一笑立马反应过来,笛子声也跟随其后。

古琴的余音悠远和竹笛的清脆悦耳,两声交汇,音律灵动。这无疑是春日里最动听、最美妙的声音。

“这曲子倒是不错,轻快悠长,灵动快活。”皇后听着小女儿脸上洋溢的笑脸,已经很久没见到了。

“是啊,絮儿这些年技法可是精进了不少。这首赞春曲,流畅清悠,琴声与笛声相互交融,放在当下也难得能有人胜过于此。”

赞春曲是首迎春之曲,在琉璃国广为流传。清新流畅的旋律、活泼轻快的节奏,生动地表现了冬去春来,大地复苏,万物向荣,生机勃勃的初春景象。与今日的赏花之意,倒是十分契合。

唐夫人越听越喜欢,满心欢喜的看着弹琴的人儿,这么可人的人儿自己盼了这么多年,始终没如愿啊,心里不禁有些失落。

“呵呵~她这是在你面前班门弄斧了。”皇后笑道。

这话说的不假,唐夫人是琉璃国出了名的琴师,如今她虽已隐匿,可名气也不减当年。

后来她厌倦了做一成不变的护国夫人,私自带着还尚在年幼的唐凌潇出走。

也不知唐天明用了什么法子,回来后平心静气的呆在护国府中。

絮儿也曾有幸拜学于她,不过自唐凌潇出战后,絮儿就很少再去护国府,也就没了下文。

“絮儿年纪尚小,如今能有这番技法,已经是非常不错了。想当年我这年纪的时候,可还不如她。”

“你这话对别人说我还信,你别忘了你和我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以前这璃城里可有不少男子为了听你一曲,日思夜想着了魔。偏偏你心里只有唐天明一人,那时候可是羡煞旁人。”皇后掩面而笑,她们相识多年,可是十分了解她。

“都这把年纪了,你还拿以前的事调笑我。”

“唉……是啊,我们都老了,这些孩子都长大了。”

“我时不时在想,看着他们,仿佛看到了从前的我们。不免心有遗憾,只能感叹时间过的真快。”

“罢了罢了,我们如今也过的不错。你这遗憾之说哪来的?小心我跟唐天明告你小状。”

“别别……我可受不住他的冷空气,到是冻不死人,就是难受的紧。”

两人你一言我一句,伴着琴声渐渐的没了声响。

沈絮奏了最后一个音,一曲终了。

众人拍手叫好,今日惊鸿一见,还以为这个事事淡漠的公主就是个笼里的金丝雀,竟然还有这样的才能技艺。不免想为自家争取些好感,心里都暗自决心。

沈絮淡定的拉着孟静雅走回亭子里,无视她们热切如火的目光。当然,也看不到不远处射过来的一到凛冽的目光。

“絮儿,静雅啊。你们两个人真似母后与唐夫人年轻时的模样,看着你们仿佛看到年轻时候的我们。”

皇后笑脸相迎的看着两人,这个从前还会跟她撒娇的小女儿,如今已经成为落落大方的小大人了。

“母后……这话说的,您现在也很年轻啊。絮儿永远都是您的小棉袄,永远在您身边。”沈絮拉着母后的手,想来这两年确实是疏忽了一些。

“你母后说的对,看着你们就看到了当初年轻气盛的我们。现下公主的琴艺增进了不少,不知这里头有没有点我的功劳。”唐夫人接着说道。

“这自然有唐姨的功劳啊,若不是唐姨耐心的教导,絮儿怕是早就受不得这学琴之苦,早放弃了。”沈絮嫣然笑道。

虽然还是不能接受妲娜的身份,可唐姨自小就看着她长大的,就算妲娜再怎么样,也比不上她这么多年的感情。

“静雅,前阵子听你娘说,你外出游访去了。本宫心里一惊,你这个年纪怎么有如此大的魄力,实在是难得啊。”

“让皇后娘娘夸奖了。臣女是前往远在南方的外家,想来已经许久没去看望他老人家了,正好有些时间,便走了一趟。”

话不假,孟静雅去看望外公是真的,但不想待在璃城也是真的。她一想到那人,心里跟针扎了一样,所以就想出去散散心。

“那也实属难得,女孩子家已经很少有你这般心思了。想来本宫也已经很久没有出这宫城了,待在这里似乎是久了一些。”皇后感慨。

想当年她行走于江湖之中,独自一人习惯了逍遥自在的快意生活。若不是遇上了这当今的皇上沈不复,她或许还是会选择自由。

只是很多事都没有一个绝对的方向,上天让他们相遇相知相爱,自然是早已经注定了的事。如今有这么几个帅气美丽可爱动人的孩子,也算是弥补了这些年的遗憾了。

“母后,若是您想出去,儿臣去和父皇告个假。让儿臣好好陪您去游遍天下。”

沈絮见母后有些惆怅,想起哥哥曾说过母后以前很喜欢到处游玩,自母后生下她以后,就再也没有出宫过。

“我看你是想自己出去玩玩,哪里是陪母后啊。”皇后听女儿这番话,突然心生一念,是真的想出去看看了。

想着等会回去讨好讨好皇帝,反正孩子们都长大了,他们也可以适当的放个假了。

“你啊你,好好坐着吧。”皇后让她回位置坐好,别失了体面。

“静雅,你也好好休息一会儿,喝喝这花茶,这可是本宫特地自己晒的。”

“静雅谢过娘娘。”孟静雅看了一眼沈絮,对她做了一个示意眼神,便回到了母亲身边。

“各位卿家们,可还有哪位愿意为大家助助兴?听闻城中女子皆有才有艺,今日让本宫好好见识见识一番。”

语毕,皇后让阿菊给女儿添上新茶,外头的花开的娇艳欲滴,阳光正好,此景可难得一遇。

“皇后娘娘,不知民女可否献艺一曲?”说这话的人是一直不出声的妲娜。她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向皇后打了个手势。

一旁的唐夫人没想到她回起身,本想阻止她,可她已经引起了皇后的注意。

不知她心里打了什么算盘,她也只能护着她不让别人发现。毕竟那孩子自己都承认了,她这个做娘的也只能接受了。

“嗯?这可是唐将军伸手相助的那位姑娘?”皇后抬眼仔细瞧了瞧,北国盛出美女,果不其然。

这姑娘面孔生的极好,艳丽似火,那眼目是北国独有颜色。与琉璃国女子温柔娴静不同,更像是冬日里的一朵梅花。上次的宴会还未看的清楚,这唐凌潇倒是救的不错啊,唯一可惜的是这孩子说不了话。

“回娘娘,正是。若不是唐将军的相救,民女恐怕已经随着父母而去了。”妲娜继续比着手语说道。

“唉~也是苦了你这孩子。”这妲娜和絮儿年纪相仿,却遭遇了这些磨难,她倒是生起了怜悯之心。

“不知妲娜姑娘想为大家展示什么?”

“回娘娘,刚才听了公主弹奏的一曲,犹如天外之音,甚是佩服。妲娜不才,在琴艺这方面也略懂些皮毛,不知可否献曲一首?”

“哦……这倒是少见,那自然是可以。来人啊,给妲娜姑娘准备好琴。”皇后也没想到这姑娘会要求弹琴,还以为会是些北国的乐器。

妲娜款款走向方才沈絮弹曲的台子,好在月份不大,衣服宽松,旁人都看不出来她已有身孕。

现下她还未真正成为唐凌潇的人,若是被人知道了,怕是会被有心之人利用。

沈絮不解,为什么她会这么积极的要去表现自己,在她面前这般的让人心生不爽。

不过倒是能知道些理由,不就是仗着自己现在有护国府撑腰,有恃无恐。

沈絮慢慢品着花茶,装作不在意的看着妲娜坐在刚才她的位置上。

妲娜嘴角上扬,古琴在北国并不是惯用的乐器,甚少人因为感兴趣自己私下学艺。妲娜还未被掳去当人质时,兴趣使然让她学了许多年,还以为这辈子都用不到。

手指轻拂琴弦,悠扬的琴声再次响彻整个御花园。清悠慢调的旋律让人以为这是一首静心曲,殊不知手指快速的在琴弦上拨动,刚才沉闷悠扬的音律,变得铿锵有力,似是两军在战场上厮杀的场面,鼓舞人心。

琴声此起彼伏,不同于刚才沈絮轻快的曲子,这更像是一曲战歌。

沈絮看着台上的妲娜,以勇猛野蛮之称的北国,还以为妲娜爽朗勇敢之下,都是些骑马射箭的粗人之计,却没料到她有这等技艺。

很快,妲娜结束了一曲。众人看的是目瞪口呆,正如沈絮所说,野蛮之地的北国,居然有人能把古琴弹奏得如此,虽还是显得稚嫩,但能到这种程度,实属难见。

“不错不错~没想到妲娜姑娘琴艺如此之高,真是让本宫刮目相看啊。”皇后拍手叫好,这北国女子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她心中不免有些惊叹。

看了一眼好友,只见她也是一脸震惊,想必也是才知道。

“娘娘缪赞。妲娜不才,比不得公主那般技艺,只是会一点琴艺之道。”

“呵呵……此言差矣。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人才辈出啊,本宫心中甚是欣慰啊。”

琴后,便歇了表演之事。待妲娜就座后,皇后便吩咐让各位女眷们自行寒暄赏花,她也很久没同好友闲扯些家常了。

沈絮看了一眼坐在唐夫人身边的妲娜,而正好妲娜也看了过来,两目相对。

妲娜轻轻地对沈絮笑了一笑,可这笑却让沈絮觉得是在向她炫耀些什么胜利品。

她还从未有过这样的压迫感,心里顿时觉得把唐凌潇拱手让人真的是件难以接受的事情。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中秋佳节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9月19日到9月2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驸马 你别跑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