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驸马 你别跑 君臣之别

“公主~臣不值得你这样做。”说罢,唐凌潇转身让小厮把船划回去。

“唐凌潇,难道就不能给我机会吗?还是说~”沈絮犹豫了一会儿。

“还是说你已经有了心上人?”用手死死地抓紧衣袖。

“公主,何必执着于我。”

沈絮见唐凌潇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走过去,拉住唐凌潇的衣袖。用力的扯着他,非要听到答案。

“不行,你不说,我不会放弃你。是你先让我动了情,是你先让我念念不忘。如果你连这点知情权都不给我,你对我就太残忍了。”

沈絮不甘心。

自己都已经这样低三下四,已经把自己的底线都抛出来来,为什么他还是选择避着她。

“公主你还小,还分不清感情的界限。”

“我已经过了及笈之年!可以嫁人了!”

“公主,臣自始自终只是把你当做妹妹看待,不值得你这般心许。”

语毕,唐凌潇毫不留情的甩开沈絮的手,离岸边还有段距离,唐凌潇借着荷叶,飞身上了岸,只留给沈絮一个冷漠的背影。

“唐凌潇!你若是执意如此,我会恨你!”沈絮朝着唐凌潇离去的背影狠狠地说道。

没想到他连一个可能的机会都不愿给她,没想到他对她这么的残忍。

唐凌潇离去时听到她说的那句“我恨你”,脚步凌乱不堪。心里隐隐作痛,痛的有些喘不上气。可还是忍住,没有再回头。

心想:恨吧,总比受到伤害好。

湖上的其他游人听到沈絮的声音,都侧目看了过来。听到“唐凌潇”三个字,还以为是那位名震天下的护国将军。

可听说那名将军,性情冷淡,不喜近人。虽说那同乘游湖的女子长得也是美丽动人,不知是哪位大户人家的姑娘。

可再怎么样也不会是那位将军,应该是同名同姓的人吧。

待船靠岸,沈絮还站船上没有下船的动静。小厮也不敢提醒,毕竟刚才他听的是一清二楚。

这美丽的小姐拒绝被人给拒绝了。这么貌美的姑娘,那男子是瞎了眼吧。

唉,自古感情多伤人啊。

半夏自然也是看到了刚才那一幕,看着公主落寞的一个人站在船上,差点跳下船,游过去安慰公主。

奈何湖上都是荷叶,看了一旁不嫌事大还在欣赏风景的唐一,没忍住气愤的大脑,一脚把他踹下了湖中。然后催促小厮赶紧靠岸。

“卧槽!你!脑子有毛病吧!”

唐一还在思索着等会怎么帮少爷挽回点形象,一个不留神就被半夏给踹进湖中。在水里扑通乱划,止住了下沉的身体,就看到那死丫头已经自己坐船回去了。

“自作孽不可活!”朝着湖中湿透了的唐一吐了吐舌头,半夏才没心情理会他。

待船靠近岸边,半夏快步跳到岸上。

“小姐,你没事吧?”半夏伸手扶住公主,先把她带下船来。

沈絮一言不发,神情恍惚,一点生气都没有。

“小姐!小姐!你可别吓我。”半夏喊了好几声,公主都没回应。吓得眼泪都快飙出来了。

“唉~我耳朵都快被你喊聋了。”沈絮抬起手捂住半边耳朵,真的是服了她了。

“小姐~你难过的话,待会上了马车就使劲的哭出来吧。我一定不会和别人说的。”毕竟光天化日之下,还是忍住先。

“你这丫头,你就不能盼我好一点吗?”哭?心里都已经流淌了,可眼泪就是流不出来。

这可能就是伤心至极,已经到了境界了吧。

“小姐,我明明看到~”看到唐凌潇丢下你一个人离去,说明是被拒绝了。

“嗯。我知道。是不是很惨啊?”沈絮往马车那边走,苦笑连连。

“本公主人生第一个喜欢的人,就这么当着所有人的面,拒绝我。你说还有谁比我还惨?”

“小姐~是他有眼无珠!以后咱们不惦记他了好不好?老爷一定会替小姐选一个对你最好的人。你别难过好不好?”

唐凌潇居然敢这样,他以为他是谁?就因为是护国将军就敢这样对公主。

“夏儿,你知道我这里已经空了吗?因为他我填满了心,也因为他我空了心。真是活该啊。”

沈絮摸了摸胸口处,总感觉刚才唐凌潇走时顺带也把她的心带走了。

“小姐~你要是难受,就哭吧。”半夏红着眼睛看着上了马车的公主,不哭也不闹,只是丢了魂一样。

真是不该答应二殿下这该死的计划,这摆明就是在害公主。如果他们今日没有相见,也许也不会连余地也不剩。

天突然黑了下来,许是将要下一场大雨。

回去的路上,沈絮仍旧没有任何反应。路途行进到一半,天降大雨。

还好今日出门时特地挑了一辆结实遮雨的马车,半夏放慢了速度,慢慢的赶车。

沈絮听见外边呼呼作响,撩开窗帘。出来时艳阳高照,现在确是滂泼大雨。

这老天似乎是真的能知道她的心,她难过的流不出眼泪,它就替她流了。

“夏儿,把车先靠在路边。雨太大,你先进来避避雨。”大风作起,雨水不断飘进来。沈絮怕半夏淋湿了,容易风寒。

“公主,没事,我怕这马不听话。还好今日我挑了辆遮雨的马车,现在在官道上。再过一刻钟就到宫门了。”

半夏现在后悔极了,早知道找个马夫一起。谁让她没事干非要自己来赶车,现在也只能忍着了。

“你把这披上,能遮点算一点。”沈絮从车座下拿出了一件她的披风,平时都是备着,现在正好能用上。

“谢谢公主~驾!”半夏披好衣服,专心的赶着马车。

过了一刻钟,马车顺利的抵达宫门。亮出玉牌,守卫仔细查看。确认是公主后,连忙打开宫门放行。

“吁~”半夏把车驾到安和殿门口,停住。“紫苑,快来接公主!”

“啊?你们回来了!”紫苑早就在门口候着。

紫苑撑着伞走到马车边,沈絮撩开车帘走出马车。

“公主,你慢点,小心被淋湿了。”紫苑将伞撑过公主头上,扶着她慢慢下车。

待公主下了车,进了院。半夏才多拿了一把伞,将马车赶回马厩中。

沈絮进了厢房,坐在软榻上。突然看到因为大雨,而落了一地的梨花。还真的是什么都留不住了,连这梨花也要随她一起。

“公主,喝点姜茶。奴婢刚才特地吩咐厨娘准备好,别在伤了风寒。”紫苑从厨房端来热乎的姜茶,放在矮桌上。

“公主,你在看什么啊?”紫苑顺着公主看的方向望了去,许是心疼那落了一地的梨花。

“公主,别难过。我听我阿娘说,这些植物的规律就是这样的,随季节生机,随季节败落。它们可坚强了,明日一定还是花开繁茂。”紫苑以为公主只是因为那梨花难过,殊不知她心里难过的不止这件事。

“我没事,这梨花落了也好。剩得我看的眼烦心乱。”言罢,端起姜茶吹了吹,一口气喝了下去。温热的姜茶,穿过喉道,有些许炙热疼痛感。

“公主,你别喝这么急。小心被烫着。”紫苑不知道今天公主发生了什么事,公主刚才的那番话却听出了失落。

待半夏回来,再好好问问她。

“我有些累了,你让人准备一下。我沐浴会儿,休息一下。”沈絮进了内室,躺在床上。

“好的,奴婢这就去准备。”紫苑没再多问,退了出去。

半夏停好车走回来,正碰到从厢房出来的芍药。

“公主怎么样了?”半夏收起伞问道。

“没什么事。怎么了?是不是今天发生了什么事?刚才公主说了些话,我愣是没怎么听懂。”紫苑着急询问。

“唉~我待会再和你详说吧。”

说罢,半夏回去换身干净的衣服,虽然披了厚实的斗篷,可还是湿了一大半。

“公主?你睡着了吗?热水已经准备好了。”紫苑走进内室,只见着公主闭目躺在床上。

“嗯,我没睡着。”用手撑起身子,感觉自己明明没被雨淋着,头却有些晕乎。

沈絮泡在浴池里,看着飘在水上的花瓣。随手捡了一片盖在眼睛上,眼里透着粉色的光,她突然想起了那个离开的背影。

过了半个时辰,紫苑在门口候着有些久。怕公主又昏睡过去,着了凉。推门进去,公主已然穿好了衣服。

“公主,你怎么不唤奴婢?”

“没事,我有手有脚。穿个衣服还是能行的。”套上外套,沈絮把半湿的长发甩到身后。

紫苑从架子上拿出干净的毛巾,温柔的帮公主擦拭着湿发。

“本公主好累啊。”沈絮现在全身心都乏累,什么都不想去想。

“公主,饿不饿?奴婢让厨娘准备了晚餐。”

“我不是很饿,先不吃了。待会谁来找我,都说不见。”说罢,沈絮自行走回厢房,把门锁上,好似要把外面的所有纷纷扰扰都锁在外面。

半夏和紫苑看着公主郁郁寡欢的锁上门,不知该怎么办才能让她开心起来。

两人看了眼门口,叹了口气,回了住所。

“说吧,今天发生了什么事?公主这才好几天,现在怎么又是这副模样。”紫苑给半夏端来姜茶,正色问道。

“我只能说,公主的所有悲欢喜乐只因为那个人而变化。”半夏把姜茶放在嘴边出神,没再说话。

紫苑自然懂了。唐将军自幼伴着公主,公主喜欢他,紫苑都看在眼里。

公主这般好的人,不知为何唐将军一而再再而三的逃避着。

爱情啊,总是这么让人陷入自己的世界里,怎么走也走不出来。

两人看着窗外的雨,不停的在下。

只愿明日天晴了,公主的心也能好起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中秋佳节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9月19日到9月2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驸马 你别跑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