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驸马 你别跑 江湖郎中

沈风领着这“江湖郎中”过来见妹妹,还未进到安和殿,就见到妹妹打着哈欠,毫无大家闺秀该有的样子。

“二哥哥,你怎么来了?昨日我听夏儿说你回来了,正想去风华殿看看是不是真的,你倒是先来我这里了。”

沈絮见到有外人,立马装作温柔可人的模样,殊不知刚才她伸懒腰、打哈欠的样子早就被来人看的一清二楚了。

“哥哥为了你,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终于把这人找了出来。马不停蹄的赶紧赶回来。你啊你,以后可对你哥哥我好一点。”沈风走到梨花树下,走时这花还没开,现下却开得极旺盛。

三人坐在梨花树下边,便让婢女们去拿点茶水过来。

“这位就是你说的神医——赛神仙?”

沈絮把他的话当耳旁风,待那人走近,才发现长得尤为阴柔俊美。

原以为哥哥所说的乡野神医,应该是个已经白发苍苍、年逾半百之人。毕竟医术高明的都是依靠长年累月的积累,实在是想不到这人这般年轻,还这般好看。

“哦,忘了和你介绍。他叫欧阳逸,就是我所说的江湖神医。”

沈风这番为了找他,可是花费了不少人力物力和财力。这人为了躲他,也是想尽了办法。

“不敢当,我只是个普通的乡野郎中,实在是称不得这”神医“之名。”

欧阳逸对着沈絮作揖,神医之名只是民间的流传。

他只是喜欢给乡野百姓、穷苦人家的人看病,所以一传十十传百,就成了这莫须有的诨名。

“欧阳公子,客气了。你既是哥哥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这些繁缛礼节就免了,我本来就不喜欢这些俗礼。”

沈絮听完欧阳逸的话,确实也看不出他的能耐有多少。

仔细瞧瞧,长得确实是好看,与唐凌潇的清冷不同,这人不能用帅气来形容。应该用漂亮,那双桃花眼在配上这容貌,显得有些阴柔之气。

“妹妹,你可别被这人的外表给迷惑了。”沈风坐在凳子上,捏起桌子上掉落的梨花,好生提醒妹妹。

自己一开始见到这人时,也是被他这外貌给欺骗了。

想到两人的第一次见面,沈风看着头戴纱帽给病人治病的欧阳逸,还以为是一个女子。看到他的脸,一直认为他是个女人,还心生佩服这女人有这么大的魄力。待两人熟络了以后,沈风才发现这人同他一样是男子。

“你猜猜他年方几岁?”沈风看着妹妹,想来好久没逗她了。

“嗯~看欧阳公子这般,应该才二十出头。没错吧?”沈絮一脸期待的看向欧阳逸,最多也就二十二岁。

感觉他比二哥还要年轻一些,都能感觉到他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瑕疵。

“哈哈哈~咱们两个真的是如假包换的亲兄妹。我第一次见这人的时候,也是这么认为。不过你猜错了。”沈风看了一眼坐在他旁边欧阳逸,若不是那次自己的怜悯之心,想来也不会认识他。

“难道还未满二十?这也太~”沈絮惊呼,欧阳逸不及哥哥那般高大,看着确实年轻。

“公主殿下,您莫听二殿下的话。在下只是显得年轻罢了。”欧阳逸认识沈风也有两年之久,对这人的性子早就知根知底了。

“絮儿,你肯定猜不到,他已经二十有八了。”沈风喝着茶,等着妹妹的惊讶之声。

“啊~不可能吧?”沈絮冲着欧阳逸再看看,就差点贴在他脸上。

愣是看不出有岁月的痕迹。这人比她大哥还大上几岁,这脸实在是让人这么猜逗猜不出来啊。

“只是有些不显老,公主莫见笑。”欧阳逸看着有些得意的沈风,有些无奈的说道。这人就喜欢拿他年纪来说事,也就二十八岁,很老吗?

“不笑不笑。欧阳公子是怎么保养的啊?”沈絮兴奋极了,却没注意到她这话问错了对象。

“额~公主真有趣。在下天生就长这样,可能上天比较怜悯。可从未有过什么保养之说。”欧阳逸都被这公主逗笑了,没想到这么平易近人。

“二哥哥,你看看你。才多大啊,现在这么沧桑,好好学学人家。”沈絮不放过一个能吐槽她那腹黑的哥哥。

“我这样沧桑是为了谁,你不会不清楚吧?”沈风瞥了一眼妹妹。

“那只能说你长的就容易显老,怪不得谁。”

“喂喂喂~你别忘了咱们俩是一娘胎生的。你说我,不就是在说你?”

欧阳逸看着眼前两个老大不小的人在斗嘴,活脱脱的亲兄妹。

品着茶,不参与战局也不提醒某人今日来此的目的,就让他们两兄妹先升温一下感情。

“不说了,不说了。你这丫头这么还是这么伶牙俐齿,我算是说不过你了。”沈风自动投降,说的嘴巴都干了,端起茶水一饮而尽。

而沈絮也歇了继续说的嘴,还好哥哥比她快一秒认输,要不然认输的人就是她了。

“我这记性,都被你给绕晕了。今天来是有正事。”沈风突然想起来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和重要的事,正色道。

“我费了老大劲才把他给找出来,就是为了给你看伤。过了这么些日子,伤口怎么样?”

“好了差不多,已经脱珈了。只是现在在长新肉,微微有些痒。”沈絮端坐,老实回答。

“欧阳公子,麻烦你这么大老远跑来。我原本对这伤没有多在意,留些疤也没关系。奈何哥哥一定要去寻你,真是劳累你了。”沈絮一改刚才的语气,想来哥哥也是好意,可不能这么不认真。

“公主客气了。若是公主不介意,唤我欧阳就好。”

欧阳逸被沈风寻到时,正在一偏远小城镇替人看病。没想到他会找来,毕竟之前两人闹得不欢而散。与他置气,不想再搭理他。谁知他二话不说直接把他绑上了马车,在路上才知道他妹妹受了伤。

原本是不想来的,宫廷之事他不想过多的参与。可是这人就是有办法让他投降,两人连赶夜赶,终是花了最快的时间赶了回来。

还以为是有多大的伤,危呼生命安全。询问下,听来只是受了些皮外之伤。想来这妹妹应该是个蛮横任性的公主,毕竟一国公主怎么会闲着无聊去和熊瞎子玩。

今日一见,确实有些不一样。身穿白衣如雪,面带笑意如春。加上刚才的那一番话,没想到这公主会看得这么开阔。

若是寻常女子,小磕小碰小伤都要哭上个几天,更何况还是被黑熊袭击。沈风这妹妹,看来是有些不简单。

不过这和他也没多大关系,看完伤他也就继续他的江湖游。

“公主方便的话,让在下看看伤口可好。你这个哥哥和我叨念了一路。”欧阳逸想快点离宫,所以时间不等人。

“方便方便。”说完,沈絮起身领着两人去了厢房。人家大老远就为了她,不方便也得方便。

进了内室,沈絮纠结了。这伤口的位置是在左臂之上,这男女有别,这伤该怎么看啊。

沈风看出了妹妹的犹豫,想了个办法。让半夏去拿件普通的衣服,将左边的袖子给剪开,这样也不用脱下其他衣服。

沈絮将衣服换上,感激的看了一眼哥哥。还是二哥最靠谱,要是换成大哥,指不定现在自己已经半裸着被人家看光,好歹还是女孩子家。

欧阳逸端详了一下伤口,也没有用手去触碰。他自是知道男女有别,更何况这还是公主。

“嗯,伤口恢复的挺好。只是随着新肉,怕是真的会留些疤痕。”欧阳逸沉声说道。这伤口极深,虽然现在已经好的差不多,但可以看得出有多严重。

听沈风所说,治疗时公主都没有哭出声,这公主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你说的这是废话吗?要不然我干嘛掘地三尺也要把你找出来。”

沈风违心的说着这番话,他去找欧阳逸其一是因为妹妹的伤,其二则是为了他自己。妹妹的伤倒像是去找他的借口。

“欧阳哥哥,没事。这伤不外露,穿着衣服别人也看不到。你别听我二哥胡扯,这点小伤不碍事。”

沈絮当然说的假话,哪个女子不爱美。

若是能治好最好,若是治不好那也没办法。总不能让人家一定要给她想把那办法,她又不是蛮横无知之人。

“公主别担心。这伤在下能治。”欧阳逸看着沈絮有些失落的神情,安慰说道。

这是他的强项,沈风也是知道所以才去寻他。让这小姑娘这样失望可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

欧阳逸拿出随身携带的小药箱,打开里面装着些瓶瓶罐罐。看了一会,拿出一个白瓷瓶。

“公主,这是在下家中独有的冰肌凝脂膏,可以有效的恢复伤口和去除疤痕。每日两次,不出一个月就可消掉疤痕。”欧阳逸将瓷瓶递给沈絮,想来这药也是第一次给他人。

因为是家中秘传,一般情况下不会拿出来给人用。算是还了沈风的情,省的下次他又拿那件事来“威胁他”。

“太谢谢你了。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沈絮听到能消掉疤痕,表面故作冷静,实则心里乐开了花。

“公主不用和我客气。这是我该做的,行医之人,医需要之人。”

“不枉费我这一个月来的奔波啊,阿逸谢谢你了。”沈风深深的看了一眼欧阳逸。

“你还懂得和我说客气话。这声“谢谢”算是报酬了。”说完。欧阳逸和沈风退出了内室,好让沈絮换好衣服。

沈絮换好之前的衣服,走了出去。见二哥看欧阳逸的眼神有些不一样,似是有些眷恋和缠绵。

摇了摇头,哥哥平时就是一副吊儿郎当,准是自己看花眼了。

“既然你好不容易来京城一次,我这几天带你四处转转。正好之前答应了别人一件事,你也顺便帮帮忙。”沈风笑的一副开心。

“也好,那我也正好休息一阵子。是什么事?”欧阳逸感觉自己现在身不由己,都成了这人的随身之物了。

“我之前答应了一个人,要替她看病。既然你都在这里了,那也替她瞧瞧吧。”

“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医官了?”欧阳逸皱着眉头,有些生气。

“就算是换我欠你的行不行?”沈风卖笑道。

欧阳逸无奈,他当年是瞎了眼怎么会觉得这家伙是只无害的小羔羊,这两年被他坑的事十个手指头都不够数。

“哥哥你何时答应了谁看病?”沈絮听哥哥说的话,云里雾里。

“你忘了?上次庆祝北边战事胜利的宴会,我可是当着大家的面开了金口。答应帮妲娜看病,你这记性怎么越来越差。”

“哦~记得。”经哥哥提醒,沈絮算是记起来了。

“你怎么了?怎么提起这件事脸色这么差,是不是我走的这些日子里你又干了什么好事。”沈风见妹妹脸色突变,没了刚才的笑脸,想必又是关于唐凌潇之事。还以为这两人会有什么进展,看妹妹神情,没什么好事。

沈絮不愿与别人再提起关于唐凌潇的事情,事已成定局,似乎没什么好再惦记着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中秋佳节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9月19日到9月2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驸马 你别跑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