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驸马 你别跑 感染风寒

翌日清晨。

半夏端着洗漱清水早早的站在公主门前,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推了门进去。轻手轻脚的走进内室,把水盆放下。

漫步走过去将帐幔打开,发现公主还穿着昨日回来时的衣服。

看来是直接睡了过去,也没有盖好被子。

半夏走近一看,见公主脸色不佳,想来应该是挺晚才睡着的,所以还是没有叫醒她。

待日上三竿,沈絮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窗外明亮阳光照的有些刺眼。

昨天半夜下了一场大暴雨,沈絮还在想是不是上天也在替她难过。

真是可笑,现在自己都开始有些不正常了。

“夏儿,我要沐浴。让人准备准备。”

沈絮张开嘴说话,感觉喉咙有些疼痛。躺在床上想要起身,都使不上劲。

想必是昨夜着了凉,还真是赔了夫人又折了兵。

“公主,你醒啦?奴婢已经让人去备水了。你先洗把脸,吃点东西。现在都下午了,你整整睡了一早上。”

半夏听到公主有气无力的声音,赶紧把之前的温水换成了热水。肯定是昨夜没盖好被子,着了凉。

“啊啾~我头好晕啊。”沈絮打了一个喷嚏,把被子裹住自己。

“我的天……公主你怎么这么热?奴婢这就去叫太医来。”半夏拧干毛巾水,帮公主擦脸,用手摸了摸额头,有些发烫。

“苑儿,你快来。”唤来紫苑看好公主,半夏马不停蹄就跑去太医院找太医。

“苑儿~我想喝水。”沈絮用手撑在床上起身,靠在床头。

“公主,你慢点。奴婢这就去拿水,你等一会儿。”紫苑拿来软枕,放在公主身后,倒了杯热水递给公主。

“公主,有没有哪里难受?”

“苑儿啊~我好饿,想吃甜的~”沈絮喝了口热水,可是喉咙好痛。

“公主,你再等等。半夏已经去叫太医了,等太医看了,咱们再吃好不好?奴婢刚才已经让厨娘再准备了。”

紫苑忍不住想笑,这都什么时候了,自家公主还是惦记着吃的。

“唉~你说,本公主怎么这么难啊。自他回来以后,就没过过安生日子。先是为了他受了重伤,又是因为他被人家绑架,现在身上的伤还没痊愈,就又生了病。你说他是不是上天派来的折磨我的啊。”沈絮握着杯子,苦笑说道。

自己信誓旦旦的和二哥说着怎么俘获唐凌潇的心,现在真是丢脸丢大了。

心没俘获到,自己倒是遍体鳞伤。

“公主,我把陈太医请来了。”半夏满头大汗的跑了回来,而陈太医被她一路拉了过来,也是气喘吁吁的模样。

陈太医想,还好自己现在还尚在年轻。上一次因为公主受伤,让他提心跳胆过了好些日子。

现在刚放松下来,又被狂拉了一路。他这个太医,怕是哪一天该自己医自己了,小心脏受不住啊。

“陈太医,真是辛苦你了。我们才多久没见,现在又见着了。”沈絮看着官服有些凌乱的陈太医,有时候真是佩服半夏。

陈太医将医箱放下,坐在床边的软凳上,替公主把脉。

“没什么大问题,公主只是受了些凉。加上上次受的伤,所以身子比较虚弱。待臣开个药方,喝个两三天就会好了。”

半夏机灵的早就把纸笔备好,陈太医写下药方交给半夏,叮嘱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情。

“多谢陈太医,夏儿你去送送陈太医。下次可别这么莽撞,陈太医怕是经不起你的折腾。”沈絮笑道。

“公主好生休息,臣先行告退。”陈太医拿好药箱,离开了安和殿。而半夏听话的,也跟了上去,正好去抓药。

沈絮让紫苑出去给她准备好洗澡水,大概是出了身冷汗,全身黏黏糊糊。

望着窗外的梨花树,正是梨花开的最旺的时候。

想来,这棵树还是之前唐凌潇帮她一起种的。因为她实在是很喜欢那洁白的梨花,感觉像极了春天里的雪花。所以央求了许久,他才拿了树种栽在院里。

现在可真的是物是人非,只有这树还依然如初。看着花瓣随风飘散,景色甚是撩人。之前想和他一起去桃林的愿望,算是再也没有机会了吧。

“公主,热水备好了。”

“好,苑儿你过来扶我,我现在感觉脚下生云,踩得好不真实。”沈絮掀开被子,费劲了力气才挪到床边。

“要不,奴婢让他们简单弄个浴桶,搬到这里来?公主你现在还是不要走动太多。”紫苑连忙走过去扶住公主,公主靠在她身上。见她脸色通红,但是唇色苍白。

“没事。我想好好泡个热水澡,心许可能好的快一些。”说罢,沈絮被紫苑扶着往浴室那边走了去。

紫苑替公主解下衣服,让她安坐在浴池里。为了防止她受力不支而滑倒,所以特地在池低放了能防滑的垫子。水位也只是正好到腰部,坐下时刚好没过肩头。

“公主,紫苑就在门口外。泡好了就唤奴婢一声哦。”

“好,你出去吧。我好了就叫你。”

紫苑退了出去,沈絮坐在浴池里想起了昨天在暮栩阁发生的事。唐凌潇脸红耳赤的模样,仿佛还在眼前浮现。

他明明对她还是心存在意,为什么却对她这样避之不及。沈絮把脸埋在水中,似是想把一些不高兴的烦恼事也一起洗掉。

过了两刻钟,沈絮泡了一身热水,感觉恢复了些力气。轻声唤了紫苑进来替她穿衣。门外的紫苑怕公主出什么事,所以一直没挪过地方。

“公主,泡好了是吗?有没有好一点?”紫苑用干净的大毛巾包住公主,怕她一冷一热,感冒会更加严重。

“我好多了,待会让厨娘做点吃的。拿到厢房,我都快一天没吃东西了。”沈絮穿上干净的里衣,套上厚实的外衣。

“这衣服也太厚了吧?现在都三月下旬了,外面天气这么好,没这么冷的。”

“不行,公主一定要穿暖和了。现在都生病了,更要注意保暖。”半夏不容公主拒绝,自家公主最近有些遭罪受,还是多注意注意。

“唉~我又不是小孩子,这点小感冒靠我自己调节都能好起来。你们担心的有些过头了,我好好睡一两天就好了。”

沈絮的这两个小宫女,一个做事急躁,一个做事稳重,真的是绝配了。

“穿好啦,公主。咱们回房里好好休息,奴婢已经让他们拿吃食去厢房放好了。”紫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公主刚才脱下来的衣服。

“那衣服,你让人洗好收好。”沈絮将头发撩到身后,正瞧见紫苑将衣服碰到一旁的篮子里。想了想,还是收好吧。

“好的,公主。”芍药以为这只是普通的衣裳,仔细一看发现并不是公主的衣裳。

沈絮泡完热水澡,感觉身子舒服了许多。走路也没有刚才那样轻飘飘,想想练武还是有很多好处的,自我调节就是之一。

回到厢房,就看到半夏已经回来。手里拿了几包药。沈絮看见药就头痛,自己最讨厌的莫过于就是这吃药。

“我现在怎么变成一个药罐子了,隔三差五就得吃药。真的是托了唐凌潇啊,只可惜无福消受。”摇摇头,让半夏下去煎药。

桌子上已经布好了菜食,只是都是些白粥青菜,和一些清淡的菜食。

“我又不是兔子,干嘛都是素菜啊。我想吃肉啊~”沈絮看着一桌的菜,第一次没有食欲。

“公主,太医特地吩咐,还是清淡些为好。你先忍忍,等病好了。想吃啥就吃啥。”

紫苑早就料到公主会是这样的反应,毕竟公主是食肉主义者。

“好吧,我投降。”沈絮为了她那有些发炎的喉咙着想,还是先把肉欲给放下吧。

因为感冒,食欲也受了不小影响。沈絮很努力的吃完了一碗白粥,实在是吃不下去了。让紫苑把剩下的菜撤了下去,然后回到内室继续躺着。

躺在柔软的床上,发现紫苑已经把昨天的被褥和垫子都换了。满满都是阳光晒过的味道,让人舒心极了。

“公主公主~药熬好了,你快趁热喝了。”半夏端了一晚乌黑的药水进来,公主正要睡下。还好来的及时,要不然公主睡着了又得等她醒了才能喝。

“这味道也太冲了吧~”沈絮还没喝,就已经被味道给吓到了。

“陈太医说良药苦口利于病,一口下去就好了。奴婢已经备好了蜜饯,公主忍一忍。”半夏最是知道公主什么都不怕,最怕的就是吃药。

“好好好~”语毕,接过碗,捏着鼻子一口气把药都喝了。

“快,给我蜜饯。”沈絮被这苦味弄得差点把刚喝下的药吐出来。

用蜜饯压了压嘴里的苦味,沈絮发誓一定不要再受伤生病。

疼一点不要紧,这药是真的难喝。

许是药起了作用,沈絮躺在床上昏昏欲睡。不出一会儿就沉睡了过去。

半夏看公主已经熟睡,将被子盖好后,关上门退了出去。

半夏突然想起一件事,原本想和公主说。现在公主已经休息了,那就晚一点再和她说。反正她不说,公主也会知道。

而陷入睡梦中的沈絮,把所有事都抛到了九霄云外。梦里的她和唐凌潇还是如幼时那样,开心快乐的在一起……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中秋佳节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9月19日到9月2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驸马 你别跑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