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驸马 你别跑 三人一戏

清歌觉得两个人在竹林里一定会有进展,所以在暮栩阁焦急的走来走去。

而唐一在一旁看着清歌,实在是有些晃眼。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眼睛都快被你弄花了。”

唐一烦躁的冲着有好动症的清歌坚强的说出心里话。

“那你可以一边去,地方这么大,你就不会自己挑个角落好好窝着吗?”清歌不耐烦的撇了一眼唐一。

“你说让我挪我就挪吗?我干嘛听你的话。”唐一翻了翻白眼,不屑的回道。

“那你说些废话给空气听吗?”

“你一女的怎么这么无理取闹,没个姑娘样,我看以后谁敢要你。”

唐一敢肯定,清歌一定是上天派来折磨他的。

唐一自小就跟在少爷身边,而清歌是在少爷十岁时,被夫人带回来保护少爷的。一开始觉得这小姑娘柔柔弱弱,时不时就喜欢以逗她为乐。

可是后来被她以非常手段给反击了以后,就开始了惨绝人寰的生活。

唐一现在后悔当年为什么要作贱,现在真的是自食其果。

“反正是谁也不是你。”清歌走出

“你~你~气死我了!”唐一知道他是说不过她,干脆走到她前面站着不动。

“喂,你什么意思?你挡我视线了!”清歌暴怒,冲上去将唐一踹到一边。本来就一直盯着门口,还敢给她挡住,这是在找打。

“你这臭丫头,你敢踹我!”唐一捂着被清歌喘过的地方,从地上爬起来疯牛一样的冲过去。

当沈絮和唐凌潇两个人回到暮栩阁时,就看到这两人在庭园里,扭打在一块。

两个人头发凌乱,衣冠不整,让人浮想连连。知道的是在打架,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做什么不堪入目的事。

唐一不服气的和清歌打了起来,发现少爷和公主站在一边看着他们两人时,愣了一会儿才放开对方。

“啊~公主,你们回来了啊。”清歌见两人回来,连忙放开抓住唐一头发的手,起身跑到沈絮身边。

“你们两个,还真是一点都没变。一见面就会吵个不停,我都服了你们了。”沈絮对着清歌莞尔一笑。

沈絮自认识唐一和清歌开始,两个人就没消停过。打打闹闹的反而像对小冤家,只是这么大了,还是这样,真的不知还说什么好。

可是沈絮却羡慕极了,应该说是羡慕嫉妒恨啊。

她和唐凌潇从后山竹林回来的路上,没有再说任何一句话。原本心里难过的要死,却被这两个人这一折腾,瞬间感觉心里放松了一些。

妲娜走过来时,就见到正在笑着的沈絮。她在踏雪阁看见两人一前一后回了暮栩阁,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见沈絮脸色不佳。

所以她想在炭中取栗,铤而走险一次。心生一念,便也装作听见响声过来瞧瞧。

“公主,还未回去吗?”妲娜比着手势笑着问沈絮。

“嗯,快回去了。”沈絮没什么好心情对妲娜寒暄,随口回了她的话。

“唐一,你让人去备马车。待会我送公主回宫。”唐凌潇没想到妲娜会过来,许是听到这边有动静,只是她不是一个好奇心强烈的人。

没再多想,让唐一赶紧去备车,他今天遇到的事已经足够让他慢慢消化了,再多一个妲娜怕是没这份心了。

“唉~若是妲娜身子骨好一些,就能随将军一起去送公主。只是现在妲娜不是一个人了,需要谨慎一些。”妲娜似是失落的比着手势。

但沈絮却有些不解,她听说妲娜的病是只会在睡梦中才会发作。在清醒的情况下都送不了她,这身体是得有多虚弱。

还有她站在唐凌潇身边对她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是在向她炫耀吗?

如此居心不良,真是看不出她出落大方的姑娘,还有这一手。

“啊~大家别光站着。公主,站着太累了,我们快进去坐一坐。”

清歌见情势有些尴尬,唐一那家伙做事又磨蹭。她还是先打破一下这样的局面,扶着公主先进了正厅坐着等。

清歌原本对妲娜还是心存怜悯之心,少爷带回来时,她也没多问。

毕竟主子的事,他们做下属的不敢多嘴。只是经过上次那件事后,清歌对她好感全无。

也不知少爷到底怎么想,若是让公主知道了,两人一定是没戏了。

唐凌潇也往正厅里面走,而妲娜没有要走的意思,也跟在唐凌潇后面。待唐凌潇坐好后,她才在最靠近他的位置坐了下来,这司马昭之心,众人皆知啊。

“将军,妲娜最近身子好了许多,也有在好好的吃药。妲娜如今有了寄托,不会再胡思乱想了。”妲娜羞涩的比划手势,引起了沈絮的注意。

三人干坐着都没说话,只是这样的情况没有维持多久就被妲娜打破了。

沈絮听她话里有话,只是想不出她到底说的是谁。

却见妲娜比着手势时,一直看着唐凌潇,时不时还会有些小动作。沈絮想不到这个妲娜现在都敢光明正大的宣示她的感情,果真是北国人直率爽朗的好性格啊。

“那就好。如今你的身子最重要,听好郎中说的话,好好养着。”

唐凌潇本来是不打算接话。只是这无疑是一个新的机会,一个让沈絮远离他的机会。

沈絮听着两人的对话,实在没听懂。她倒是听懂了唐凌潇原来会这么样关心别人的身体状况,虽说妲娜患病,但也不至于两个人在她面前一搭一合的说些令人生厌的话。

沈絮仔细看了看妲娜,才几日不见。妲娜面色红润,唇红齿白,早没了第一次见她时那样毫无生气。

果然护国府将人照顾的很好,就算是一个外人,也能把她当做家里人看待。反观她,只能是君臣之分。

清歌看着这三个人的这一场戏,实在是旁人看得有些窒息。第一次盼着唐一快点把马车备好,打破现在让人全身不适的气氛。显然,唐一很适时的出现了。

“少爷,马车已经备好了。”

“好,时间也不早了。臣现在送公主回去吧。莫让半夏等急了。”说完,唐凌潇起身就出了门口。

妲娜连忙跟在唐凌潇身后,许是走的比较快,快踏出门口时,就被门槛绊住了脚。

因为惯性没有能站住脚,整个身子直接往前面到了下去。而站在她身后的沈絮,快速伸出手要去拉住她。

只是,晚了一些,只碰到了她的衣裳。

沈絮以为没法救了,却没想到五步开外的唐凌潇迅速冲了过来,抱住了妲娜。待两个人向后退了几步,才稳住了脚。

沈絮看到眼前这一幕,刚才伸出去的手还没来得及伸回来,愣愣的看着那拥抱在一块的两人。

真的不知该夸唐凌潇功夫好,还是真的太在意妲娜了。

这是第二次,两个人在沈絮眼前抱在一块。

沈絮以为一次是偶然,但第二次就是必然。没想到还有人能让唐凌潇这么紧张,自己原来已经是个外人了。

“来人,把妲娜送回踏雪阁好生照看。快去请来郎中,仔细看看有什么问题。”唐凌潇扶稳妲娜,将她交给婢女。

转过身看见面无血色,脸色怏怏得沈絮。明明这是他决定去做的事,怎么心里看到她这样难过会这么痛。

唐凌潇时常在想,在伤害她和保护她两者间存在明显的矛盾。

但护她平安却是最为重要。

他不能再让她陷入昨夜那样的危险之中,也不会在给那些人机会。

就算心中不忍,也要让她此生平安快乐,做个纯洁无暇的小公主。只是心里这么痛,是为何?

他却不知,沈絮的幸福快乐是建立在有他的基础之上。

两个人坐在回宫的马车上,一言不发。沈絮还是如刚才那样,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盯着窗外看。

唐凌潇不知该怎么让她开心起来,他本意是为了她,可现在让她不开心的人也是他。苦笑自责,却不能做任何表示,只能看着她心痛纷纷。

马车行驶了一段时间,就来到了南华宫门。守卫们见着是护国府标志的马车,没有过多询问,直接放行。

过了半刻钟,马车安稳停在了安和殿门口。院里焦急等待的半夏,看到护国府的马车。连忙跑了出来,看到马车里的公主,开心不已。

“公主,你回来了!”半夏忍住了眼泪,除了落雨轩的众人,可不能让别人发现公主消失了一夜。

沈絮听到半夏的声音,出了马车。没有牵住唐凌潇伸手扶她下马车,她直接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没有说道别话,也没有再看一眼唐凌潇,径直走进了安和殿。

“多谢将军,将军慢走。”半夏见公主情绪不对,明明好不容易和唐凌潇待在一块,怎么会是这样的反应。两人一定是出了什么事,还不是小事。

“好生照顾公主。”言罢,唐凌潇看了一眼沈絮的背影,心里苦笑,真的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半夏送走唐凌潇,关上安和殿大门。

唐凌潇本想去看看公主是什么情况,却被挡在了门外。只好作罢,离宫而去。

夜幕降临,微风吹拂着院中的梨花树。半夏端着吃食站在公主厢房许久,里头的人仍是没有任何回应。

“公主,你一定饿了。奴婢让厨娘做了你最喜欢吃的五色糕,你快开开门呀。”

里头依然静默,自回来后就把自己关在房中,既没有哭闹,也没有过激行为。公主这是受了多大的刺激,还以为她能和唐凌潇有什么发展。

而在房中的沈絮抱膝坐在床上,不哭不语,只是心口疼得厉害。

她自认为能够获得母亲所说的“一生只许一人”的美好爱情,如今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她自认识唐凌潇起,就对他一见钟情。虽说那时年纪尚小,什么情爱都不懂。但就是对唐凌潇有着独一无二的情感,长大后才知道这就是喜欢。

只是她不知,原来他的身边也许早已经有人稳稳当当的坐着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中秋佳节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9月19日到9月2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驸马 你别跑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