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驸马 你别跑 采花贼

唐凌潇看沈絮熟睡,想来应该是昨夜躲避时花了太多精力。现在没了防备之心,所以睡得有些沉。便让马夫慢点赶车,怕惊扰她。

出了万树岭,城门已开。

做生意的人们进进出出,根本没人注意到他们。

马车驶在石板路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外头的叫卖声也开始喧闹了起来。

“等会不要从正门回去,直接从暮栩阁那边的侧门进去。”唐凌潇将车窗关好,小心翼翼的拉好盖在沈絮身上的薄被,对外头的马夫说道。

“是,少爷。”

过了一刻钟,马车从护国府侧边的小路驶了进去。

“少爷,到了。”马夫停在了侧门,只是这侧门只能让人通过,所以马车进不去,只能停在门口处。

唐凌潇看着还是没有醒过来的沈絮,不忍心将她叫醒。抱起她下了马车,直接进了暮栩阁。

这个时辰,侍从们都忙着做事,都没人注意到自家少爷抱着一位公子进了暮栩阁。

唐凌潇将沈絮放在内室的床上,替她盖好被子,唤清歌打一盆温水进来。

清歌将水端进来时,就看见少爷坐在床边,温情脉脉的看着公主。

“少爷,属下把水放这里,需要属下替公主收拾一下吗?”清歌轻声说道。

“不用了,你出去吧。”

“是。”清歌退出了房间,顺带把门给关严实,并清走了正要过来打扫卫生的婢女们。

唐凌潇将干净的毛巾浸在温水中,拧干后轻轻的擦拭沈絮有些挂彩的脸。

“你这小丫头,年纪虽小,胆子倒是挺大的。我不在的这几年,你都已经成为能够独当一面的人。不知是该开心还是苦笑。”唐凌潇从被子里抓出沈絮的手,细细的擦干净指缝间的脏东西。

沈絮睡得很沉,梦里梦到唐凌潇对她温柔极了。不仅对她轻声细语,还帮她擦手。

梦着梦着就自己笑出来了,唐凌潇看见嘴角上扬的沈絮,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她白皙的脸。自幼就把她当妹妹,可现在心里却不知有些矛盾了起来。

“连在睡觉都能笑出来,你是做了什么美梦。”将擦干净的手放进被子里,唐凌潇看了一眼熟睡的沈絮,起身退出了内室。

“来人,去备些热水。我要沐浴。”说完,唐凌潇拉好房门,还没褪下昨夜的黑衣,直径走向了书房。

沈絮大概是真的累了,足足睡到了未时才醒了过来。

“呼~睡得真舒服。”还没睁开眼就坐起身,伸了个懒腰。

“夏儿~夏儿~本公主饿了,你快那些吃食进来。”沈絮以为自己这是安和殿,但没听到半夏回应。睁开看向外边,这一看,她差点没昏过去,这根本就不是她那花里胡哨的安和殿。

沈絮环视了房内,主人应该是个素雅之人。极简的装饰,除了必备的床桌,就只有床前这巨大的网纱屏风。

床上雪白的软被,也不是她那少女气息的粉被。还以为又被谁给掳走了,就看到唐凌潇坐在屏风后面。屏住气,懊恼的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然后把头埋进被子里。

“公主,可是醒了?”唐凌潇沐浴后,在书房看了一个时辰的书。不放心沈絮,就回来看看。见她还没醒,就让人拿书进来,他就坐在房中看了起来。

听到沈絮神清气爽的喊饿,唐凌潇忍不住笑了出来,还好有屏风挡着。

“唔~嗯~我醒了。”沈絮脸红耳热的将半个头伸出被子外头。

“公主,这一觉睡得可真久。我已经让人去备吃食,你先去沐浴一下。”唐凌潇没有打算要走的意思,一直拿着书在看着。

沈絮看了看身上的衣服,还是昨天的男装。虽然也不是特别脏,但都被划破了好几个地方。显得有些狼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遭遇了别人调戏。

“清歌,带公主去浴清室沐浴。”言罢,清歌推门进来,走到床边服侍沈絮。

“公主,您随我来。”待沈絮穿好鞋子,低着头从屏后走出来。

只见唐凌潇身穿白衣端坐在桌子边,认真的看着手里的书。沈絮出来,他也没有抬起头看她一眼。

跟在清歌后面,来到浴清室。以前沈絮倒是常来暮栩阁,却不知还有这样的地方。走进去,门口处用一个巨大的屏风遮挡住。绕过屏风后,就是一个精致的人造浴池。不大,但是足够七八个人一起泡澡。

“清歌,我怎么不知暮栩阁还有这样的地方。”沈絮四处张望,水池边用鹅卵石铺了一圈,水池一头有两个出水口,而水池四周用白色薄纱围住。除此之外,没有过多的装饰,跟刚才唐凌潇的厢房一样。

“回公主,这是少爷从北国回来后,才建造的。”清歌唤来侍女,调节好水温,在水里头滴了滴香精,撒了一些花瓣。因为水温有些高,烟雾缭绕,看上去像一个仙境。

将洗浴能用到的东西,都放置在池边。待布置好以后,清退了侍女。

“公主,您在此好好沐浴。若是有什么需要,就唤清歌。”言罢,清歌退出了浴清室,只剩沈絮一个人。

“呼~想不到暮栩阁还有这样的好地方。唐凌潇不是一向都去后山竹林的小屋沐浴的吗,为什么会特地在暮栩阁里头整一个洗浴的地方。”沈絮一边不解一边褪下已经破烂的衣服,看着池上的飘着的花瓣,早已按耐不住。还穿着亵衣,伸就出脚试了试水温。

水雾飘荡在浴清室内,空气里弥漫着一阵阵茉莉花香气。水池被花瓣遮盖住,所以看不清水池有多深。水温刚好,沈絮一个扑通就沉进水中。

以为只是像平常浴桶那样的高度,谁知扑通到水里时,脚踩不到地。扑通的在水里划了几下,站住脚,水深高度刚好淹到脖子根。

在水里划拉了两下,靠在池边,发现靠近池壁有障碍物类似阶梯。沈絮用手摸了摸,猜想这时特意设计的,可以让人安坐在水中。

沈絮泡了一会儿,见没有外人,在池中解了亵衣,丢到水池边上。

“啊~还是泡澡最舒服。”将花瓣捧在手心里,往脸上淋。经历了昨夜的逃难,才知道平时觉得麻烦的事情,会让人这么心旷神怡。

室里点了安神的香,加上水温让人放松了下来,沈絮双手趴在池边,昏昏沉沉的又犯了困意。

唐凌潇在房中坐等了半个时辰,还是没见人回来。唤清歌过来,却也不见人。

“莫不是又在里头睡着了?”说完,唐凌潇起身走向浴清室。正想让人去里头看看,才发现暮栩阁现在一个婢女都没有。

这也要乖怪他自己,喜静,平时除了必要的打扫和事情,让侍从们尽量不要来打扰他。清歌作为暗卫,所以时常在阁里,只是现在人也不知去哪里了。

“公主?絮儿?”怕她真的睡过去,滑进水里。唐凌潇把以往的冷静收了起来,厚着脸皮在门口问道。

等了片刻,还是一直没有声音。唐凌潇害怕她倒在水中,要了她的小命。再也不管什么沉着冷静,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站在屏风前,光透着屏风照到了那个趴在水池边酣睡的人儿。唐凌潇突然有些头疼,这人在这种情况下都能睡着,这真的是服气了。

“唔~清歌?”沈絮听到门口被推开的声响,打了个哈欠,向来人问道。

当仔细看到屏风后高大的身影,沈絮不淡定了。哪个采花贼敢彩到护国府!还是在唐凌潇范围之内。

许是睡得太久,脑子缺氧。没有分辨出那个人就是这里的主人,只是第一反应就开始大叫。

“抓人啦!有采花贼!快来抓人啊。”沈絮抓来一旁的浴巾,发现没有新的换洗衣物,只能裹紧浴巾大叫。

唐凌潇一听她大叫,还把他当采花贼。顿时大脑叫嚣,想去阻止她大叫,以免让别人引起误会。

“你不要叫了,是我!”唐凌潇穿过屏风后,才发现自己这个行为有多危险。他平时的沉稳都去哪了,现在活脱脱的不就是个采花贼吗。

只见屏风后的沈絮还在水里,只是因为害怕将浴巾裹住了上半身。可能有些慌乱,所以没有全部遮住。

而唐凌潇看到沈絮粉嫩的香肩外露,双手捂住胸前,白皙无暇的后背对着他,脸上不知何时挂上了红色的云彩。

“采花贼?在哪里?公主不要害怕,我来了!”清歌刚进暮栩阁就听见公主的叫喊,手里抱着换洗衣物冲进了浴清室。刚进来就看到了自家少爷站在里头,背对着沈絮。

“我~这是怎么回事??”清歌不解的看着两人。

因为暮栩阁没有备有女装,少爷的男装又太大。总不能让公主穿着他们的粗衣麻布,想着公主应该会泡挺久,所以清歌特地出去买了新的衣服。

着急赶回来就看到了眼前这一幕,公主凌乱的把浴巾裹在身上,少爷满脸通红的背对浴池。

清歌顿时明白,原来公主说的采花贼就是少爷啊!

唐凌潇看到清歌回来,一句话没说。脚步凌乱的走出了浴清室,而沈絮因为知道采花贼是唐凌潇,就站在原处一动也不动。

只顾站着不动的沈絮只觉得:丢大脸了,羞死人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中秋佳节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9月19日到9月2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驸马 你别跑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