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驸马 你别跑 意外被掳

沈絮醒来时,全身无力,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很黑的地方。伸出手,想看看能不能碰着什么东西,有没有什么线索能判断。可手还没伸直,就已经被什么东西给挡住了。

仔细摸了摸,是块木板,双手继续摸索,四处都是木板,猜想自己应该是置身在一个箱子里。

沈絮苦恼的只想哭,好不容易有机会和唐凌潇同游。还想着,马戏结束后,能和他去逛一下集市、散一下步、沟通一下感情。

若不是他那一频一笑一语,自己也不至于没了防备之心。现在倒好了,莫名其妙就被人给抓了。

原本想敲打喊救命,但转念一想若是有人有意把她给抓来,那样子做只会激怒他,倒是给自己惹来麻烦。镇静下来,仔细去观察周围的动静。

只听见马车轮子滚动的声响,听这地板的声音,应该是在出城的路上。因为只有出城的大路都用青石板铺好的,沈絮坐马车早就听习惯了,所以能听的很清楚。只是这个时辰,现在城门早已关闭,掳她的人到底是想把她带去哪。

沈絮闭着眼靠在木箱里,回忆刚才马戏团里发生的一切。还沉浸在唐凌潇的笑脸中,她就被邀请一起合作表演。

好奇心驱使,她自己主动下台来参与大变活人的表演。可刚进到木箱里就晕了过去,等到醒来自己已经是这个状况。

想来一定是那马戏团里有人故意,早已谋划好要将她掳走。要不然,为什么在这么多人里,偏偏就选了她。

突然,马车停了下来。沈絮还以为到了目的地,可马车再次动了起来,只是不再是石板路,而是土路。

沈絮努力的从木箱里的小缝隙看出去,只能看到有一人身披黑衣,头戴黑帽,坐在马车上赶路。

那身形,不就是那个带着面具的魔术师!

沈絮惊呼,是北国之人。岂不是知道她是琉璃国公主,所以才将她掳走。莫非如今北琅国仍有暗流涌动之人,表面休兵谈和,实际上仍旧居心不良。

莫约过了一柱香的时间,马车总算是停了下来。沈絮心想,这回完了,要是他们真的知道她是公主,肯定会被带去北国,以此拿来要挟父皇妥协。

沈絮摇了摇头,不能再乱想,等下一定要想办法脱离,决不能让他们得逞。

“如何?可有把人带来?”沈絮一听,这北国男子原来还有同谋。顿时紧张了起来,若是只有他一人,她兴许还有点胜算。可现在,怕不仅仅是他一人了。

“拜见大人,属下已经把人带回来了。我见他同唐凌潇一块,说明和唐凌潇关系匪浅。我相信唐凌潇一定会来救他的。”那魔术师回答那神秘人的话。

“哈哈哈~唐凌潇,你再怎么防我,还不是被我找到机会。你确信唐凌潇一定会就救他吗?”神秘人大笑,听他口音,应该也是北国之人。

沈絮我听着两人的对话,莫约猜的出这神秘人和唐凌潇是在北边战事之中结下了仇怨。他们应该还没有发现她是女儿身,以为他只是唐凌潇的相识之人。掳走她,也只是想引出唐凌潇。

“唐凌潇发现这人不见,差点要了我的命。我猜想,这人对他极为重要。”魔术师肯定的说道。

沈絮一听不淡定了,原来自己消失,唐凌潇这么着急。果然还是在意她,担心着她。转念又想,若只是因为自己是公主,他这般着急好像也情理之中。

“快把人带出来,我倒是要看看有谁这么有本事让唐凌潇这么担心的。”神秘人说罢,又朗声大笑。

沈絮听到悉悉索索的抬箱子的声音,连忙装作没有苏醒的样子,倒在箱子里。

魔术师听了听木箱里面的动静,见人好像还没有苏醒。让人把箱子抬进去放好,把木箱打开来。

“这~不是个男子吗?!你这是觉得我好糊弄!”神秘人一看箱子里的人,活脱脱的一男子。虽然身材瘦弱了些,但眉目里还是一副男子相。

沈絮回去得好好感谢半夏,她的化妆手艺常人根本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堪称易容术。

“大人,你别看这是男子。属下见唐凌潇对他甚是关心,一定是有些不寻常的关系。”魔术师就是看准了这人和唐凌潇谈声说笑,才会确信他一定有用处。

“照你这么说,这唐凌潇莫不是有断袖之好?哈哈哈~我同他认识五年,确实从未见他同女子相处。莫不是真的是断袖。”神秘人大笑,不敢相信的盯着躺在木箱里的沈絮。

从这人的话里,沈絮判断这人唐凌潇一定认得。北疆战事,唐凌潇带领琉璃国军队抵挡北琅国的入侵。能潜入琉璃国,只为报复唐凌潇,那这人定是北国战事中的重要人物。

听魔术师称他为“大人”,要么是同为带兵将军,要么就是北琅国某一位不服战事结果的皇家之人。

沈絮平时闲来无事就喜欢看些其他国家的趣事,而北琅国是其他国家中最为复杂的。

因为北琅国现任国君有七位皇子,这七位皇子都不是出自一妃子。所以皇子间明争暗斗了许多年,如今这人怕是反对讲和的一方。痛恨唐凌潇击退北国,而误了他的谋国大计。

“来人,把这人给我严加看管,要是人给我看跑了,我让你们人头落地。明日天亮,我们就出城。”神秘人说完,拂身而去,只留下魔术师和一些守卫。

守卫都退了出去,在门口架起了火,喝起了小酒。沈絮听到守卫嬉笑谈话的声音,再仔细听自己周围还有没有人,发现没有了什么动静。

许是守卫看久了,发现她没有醒,放松了警惕,都出去喝酒了。沈絮睁开眼,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这好像是一个破落的老庙,屋顶都已经空了几处,应该是城中哪处不起眼的地方。稍微将头伸出木箱,望了望窗外,只见一片漆黑,树叶随着风吹和悉悉索索的响着。

树林?老庙?偏远?

这是城西的万树岭!

因为这里是城中为数不多的平地森林,百姓就称之为万树岭。

沈絮之所以知道,这还得多亏了喜欢到处乱跑的性子。有一次偷跑出宫游玩,不小心走错了路,误入其中。因为树木太多,而容易让人分不清方向,这老庙自己之前迷路时也曾见过,难怪这尊佛像看的这么熟悉。

他们选在万树岭,应该是见这里少有人出没,而且离城门不远。每日清晨都有大量的人进出城做生意,所以早上出去,是最不容易被人察觉。

沈絮有个好脑袋,就是能过目不忘。之前曾在万树岭中迷路,虽然只走过一遍,但还是能记得起一些出到大路的小道。只是自己一个人,武功再高强也敌不过他们这多人。

双手缠绕抱胸,继续躺在木箱里假寐。明日卯时城门才会开放,自己还有时间。先想好对策,自己至少比他们熟悉这里的地形。

“唐凌潇怎么还没找到我啊~”沈絮看着头顶的佛像,轻声感叹。

若不是因为他,自己也不会被他们抓来。还被他们误以为唐凌潇喜欢自己,有断袖之癖。

一想到这,沈絮就忍不住想笑出声。他那样清冷的人,怎么会喜欢男子。他连她这么漂亮的姑娘都不喜欢,难道自己连男子都不如。

正当沈絮还在思索着怎么逃出来了时,唐凌潇也得到了一些消息。

“少爷,确实是那名魔术师把公主掳走了。属下刚才问了道上的人,有人曾看到他连夜赶车似是要出城门。”许放得到消息赶紧回来禀报。

“城门早已关闭,他们一定还在城中的某个角落躲藏。应该是想等明早天一亮,再混在人群里出城。”

许放看着一直不说话的少爷,不知该怎么说下去。毕竟他们还未发现马车在哪里消失不见的,相当于没有任何的进展。

“大概是在什么地方消失,可曾有人见过?若还在城中~”唐凌潇沉吟,继续说道。

“客栈,他们决然不敢住。夜已深,又要隐蔽,又要趁早出城。那只能在人烟稀少,又靠近城门的地方。许放,你让人查查看,在城门附近,是否有偏僻之地。”唐凌潇看着乌云已经散去,夜深天凉,不能再耽误下去了。

“遵命,属下这就去查。”许放连忙去查,不愧是少爷,只凭他这点消息,都能推测出大致的方向。

想他随军五年,要不是唐凌潇作战有谋,以北琅国那些人的胡搅蛮缠,怕现在还在与他们斗争。

被乌云遮住的月亮,露出了脸。唐凌潇坐在亭中,继续等待许放的消息。

“絮儿,你一定要等我。我定会护你一世周全。”望着月亮,唐凌潇轻声说道。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中秋佳节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9月19日到9月2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驸马 你别跑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