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驸马 你别跑 煎熬的宴会

意识飘忽之际,坐在首座的皇帝让宫人示意大家安静,随即说道:“众爱卿,今日将大家召集到此,主要是有件喜事想跟各位分享。”皇帝端起酒杯站了起来,其众人见状,也端起酒杯。

这所谓的“喜事”,众人皆心知肚明,而一些官家早已暗自决心,好好把握这颗大树。谁不想要这新晋的大红人,若能招贤纳婿是最好不过。

“长达五年的北疆战事终于取得了胜利,如今边塞得以收复和稳固,都是靠着将领士兵们的长期奋战,才得到了如今的好消息。在此,朕要向英勇无畏的他们敬一杯,向那些战死于沙场无法归乡的士兵敬一杯。”皇帝说罢,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皇帝曾许诺不希望让更多的子民陷于战争之中,如今事态变化,自己也只能想尽办法护着这国家。

琉璃国位于澜沧大陆的中部,而澜沧大陆又分割成了五大国。分别是中部的琉璃国,南部的南海国,西部的云疆国,东部的月昭国以及北部的北琅国。

这澜沧大陆的五国各有神通,南海国富有神秘丰富的海上资源,传说还存有人鱼一族;云疆国的蛊毒巫术尤为鼎盛,盛产各类珍稀草药;雪域北琅国以畜牧为主,但擅于驯服动物,故而北琅国天生野性,被称之为野蛮一族;月皓国一直都是神秘的存在,至今还未有人能进入月皓国一探究竟。

而剩下的琉璃国自然资源丰沛,盛产琉璃,众所周知,在这澜沧大陆,琉璃的价值等同于货币,所以琉璃国无疑就是个大金库,故而周边国家都想把这块肥肉吃下来。

琉璃国皇帝沈不复,当年推翻暴政的前朝,为了稳固战局和加强民心,决心不让战事伤害更多的子民,进而同意与周围四个国家签订协议,琉璃可成为进行友好外交的通货之物。

虽然当时很多旧朝大臣反对,但奈何都没能说服沈不复。如今看来成效很好,各国之间和平相处了数十年。

只是这五年前,北琅国希望能提高琉璃的出口量,被沈不复拒绝后,狼子野心不改,挑起了北疆战事。才不得不派人出兵,前往边塞驻守防卫。

年轻的琉璃国能有如今的国泰民安,都是因为皇帝沈不复的正确作为。如果守着财富而忽视了臣民们的保障,那国家将不再是一个国,而是当权者的附属品。也正因为有这样英明的皇帝,琉璃国的子民都十分和谐相处,附属国也都相安无事。

“除此之外,北疆战事的胜利,有一个人功不可没。若是当年没有他重振将士雄风,带兵出征,在军中出谋划策。朕怕是没法好好向众子民们有个交代,取一人之苦,换了我国未来数十年的安稳,虽难为了他,却值得!”皇帝再端起酒杯,看向台下的唐凌潇。

“凌潇啊,走时你领携数万将士出战,连个正经身份都没有,如今你带着将士们胜利归来。朕也没什么好东西可赏赐,那朕便赐予你护国大将军名号,执掌一半虎符,赏万两黄金,良田千亩,良铺百间!”皇帝朗声赏赐。

台下众人一听,都不免低声议论。执掌一半虎符意味着琉璃国有一半的将士听命于唐凌潇,年纪轻轻却受此殊荣,实在是难得。

赞扬之声鼎沸,这其中,有人真心赞道,而有人却暗自眼红……

“臣多谢皇上的赏赐,为护国家之安全,臣赴荡蹈火,也在所不辞。”唐凌潇单膝跪地,领了公公呈上来的圣旨。

“来来来,干了这杯酒。”皇帝高兴的又一饮而尽。

而沈絮这边早已思绪飘到对面,看着唐凌潇接旨、喝酒一连贯的操作,身旁的妲娜一直不让宫女备酒,她自己端着酒壶,给唐凌潇斟酒。

红急了眼的沈絮一口闷了桌上的酒,狠狠的瞪着对面的两人。五哥沈如一边应和着前头父皇的喜悦之情,一边还要看住妹妹不让她失了分寸,稍不留神,怎知她一个人已经干了半壶酒。

扶额摇了摇头,把酒壶抢了过来,这才发现沈絮原本打了腮红的脸颊,酒后通红的像颗熟透的水蜜桃。

“絮儿,你可别再喝了,这酒度数虽不高,也不可贪杯。”沈如微声的说教着,可这边的沈絮什么也没听进去。

“各位爱卿,今夜乾坤殿不眠,大家好好狂欢一番。来来来,赶紧把酒杯满上,男官们喝酒,女眷们品菜。”皇帝招呼完后,台下众人便开始各自寒暄。

宫里请了京城最有名的舞姬们来助兴,歌舞升平,宴会好生热闹。

不知是否是酒的作用,沈絮安静的坐在位置上,幽怨地看着对面“般配”的两个人。而这时二哥沈风走了过来,看着静坐的妹妹还算正常的模样,实则内心早已怒火攻心,快要喷口而出。

“絮儿,你再怎么看,也看不出个花样来。若是心里烦闷,倒不如表现的自然一些,你现在这张脸,恐怖的吓人。印堂发黑,乃不祥之兆哦。”沈风卖力施展嘴欠的技能,却只是想让妹妹放开一点,不至于自己伤了自己。

沈絮是知道的,可是自从她开始知道对唐凌潇的感情不仅仅是玩伴以后,便使出了全身心去爱慕这个人,这五年的等待她是如何笑着走了过来。怎可想到,现在这承载了自己多年的爱慕可能只是一厢情愿。

“二哥哥,你可不要在这里打趣我,我现在真的好想冲到他面前质问他,为什么走的那么潇洒,连封信都不舍得捎给我。虽说吧,那女子处境艰难,但他都能把人一起带来宴席,这还不能说明什么吗?我这么些年恐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倒不是心生放弃,只是沈絮心里想着自己这么些年若是错付了,现在可还来得及回头?可是真的能那么轻易地放他和别的女人淡笑风声吗?

“要不这样,哥哥我近些日子还呆在宫中,哥哥替你好好去打探一番,若是真如你所说,他从未惦念着你。你可要做好准备放弃。”沈风看着如今显得沉静乖巧的妹妹,觉得唐凌潇的作用还真不小。这妹夫虽然冷了一些,到也还是个不错的人选。

“哥哥,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你确信你是在帮我,而不是想着让我怎么放下他。”

沈絮显然是不怎么相信自己的二哥,要知道五位哥哥中,就属沈风最风流,还是那种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类型。

看着妹妹如此这般鄙视,沈风笑了笑说道:“那可由着妹妹咯,反正我也正好休个十天半个月。到时候可别哭红了鼻子来找我。”说完转身走回了位置。

沈絮真的好想把那盆装着水果的盘子扣在沈风脸上,随即将一颗葡萄,直接丢进嘴里。

她不知道,从沈风过来同她说话时,对面桌的唐凌潇一直在看着她。唐凌潇看见生气的沈絮把几个葡萄连着丢进嘴里,脸鼓起来的模样,真是像极了小时候偷吃甜心的模样。当看见沈絮抬头,他快速的收回眼目,拿起桌上的酒杯一口饮尽。

身侧的妲娜一边斟酒一边看着唐凌潇,原白皙的脸上,多了两团红晕。若是旁人仔细一看,准是能发现这异国女子对护国将军不仅仅是救命之情。

宴会过半,唐凌潇一直在应付前来道喜的官家,待松了一口气时,却发现对面的沈絮已经不在位置之上。

张望了整个宴会,正好瞧见她从侧门走了出去。起身刚要出去,又被几位过来敬酒的大臣们拦住了步伐。漫不经心的喝了几杯,便借口说有些不舒服,想出殿透一下气。

见唐凌潇面部通红,许是喝了太多,大臣们也就不再拉着他一起。

而后,唐凌潇安抚好妲娜,命人多加关照后,趁着人们在认真看表演的时候,从侧门溜了出去。

本想着该去哪里假装和沈絮“偶遇”,发现人就在不远处的凉亭里,趴在扶手边上,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

而凉亭里的沈絮这时因为酒劲上来了,只想吹一会儿风,再回殿中。主要还是不想看见唐凌潇和妲娜越发靠近的身躯。

今夜正是十五,明亮的月光打在湖面上,洒在沈絮的脸上,透亮得出奇好看。

唐凌潇轻声走近,望着闭上眼睛吹着冷风的沈絮,开口道:“公主喝了酒,这般吹风,明日怕是会头晕脑胀。”

沈絮吓了一跳,听到熟悉清冷的声音,转过头来,差点没扭歪纤细的脖子。

看见身后站着的唐凌潇,沈絮顿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随口便说道:“这便不由将军担心,本公主习惯了。”

说完这句话,沈絮真想抽自己两耳光,死鸭子嘴硬,活该你难过!

“担心公主的身体,是臣分内之事。”这小公主还真是和以前一模一样,想炸了毛的刺猬。

而沈絮听完此话,真想冲上去撕下他这张冷漠的脸,从以前总装着大人的口气,现在却开始和沈絮分君臣之礼。

明明知道沈絮最讨厌他在她面前这样区分身份,还非要一口一口的喊她“公主”,时间果真是检验感情的好东西。

沈絮看着那张脸,熟悉却也不再熟悉。以前唐凌潇虽然清冷,但是对她总是格外的亲切。从不在众人面前露出小情绪,私下却对沈絮温声轻笑。

就连哥哥们也说,唐凌潇也就只有在她沈絮面前,才算个正常的人。可如今这家伙从清冷晋升成了冷漠,眼眸里只剩下深邃摄人,如深不见底的死水一般。

“将军是出来透气的吗?那本公主给你挪个地方。你便好好吹吹风,散散这该死的酒气。”说罢,沈絮便起身从唐凌潇身侧绕过。既然他想分君臣,那沈絮就跟他分的清楚。

五年里,沈絮夜夜思念着他,不知道多少次深夜一个人呆在庭园中,对着月亮喝了一杯又一杯的酒。如今他如此冷漠作态,沈絮看在眼里却痛在心里。

看着沈絮从身边走过,唐凌潇还是没能继续装出冷漠的样子,轻声的喊了一声“絮儿”。而已经走出凉亭的沈絮听到唐凌潇喊她名字,脚怎么也抬不起来了。

“絮儿,你这是在怨我吗?”唐凌潇向前走了几步,站在沈絮身后。

“将军此话怎讲?如今你功成名就,又守护了琉璃国,成了护国大将军,我要替琉璃国百姓感谢你还来不及,怎可能怨你。”沈絮没有回头。

怨?如何不怨?自己巴巴等了他五年,现在等来的却是他带了另外一名女子来见她。

唐凌潇五年前刚走时,沈絮哭闹了许久,父皇说以天下大任为己任自古就是男子该做的事,沈絮才接受了他的不辞而别。

但他们都不知道,对于沈絮而言,唐凌潇就是她的天下。

足足盼了五年之久,如今他平安而归,还以为自己仍是他的唯一小公主,现在却不知还是不是他心中唯一……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中秋佳节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9月19日到9月2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驸马 你别跑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