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驸马 你别跑 相邀看戏

踏青回来后,沈絮哪也没去,一直待在安和殿。望着窗外阴雨绵绵,连那梨花树上的花被淋湿得没了生气。

天气实在是让人提不起劲来,手里的笔顿顿停停的画着窗外的景象,思绪也早就飘到别的地方去了。

“公主,前两天碰见的北国马戏团,今日就要开演了,去看看吗??”半夏见公主怏怏不乐,突然想起来刚才听宫人们提起来的事,想来公主应该会感兴趣。

“嗯?真的?”沈絮把手里的笔放下,一脸高兴的看着在研磨的半夏。

“是啊,刚才我也是听宫人们在不停的说。应该是热闹极了,奴婢知道公主喜欢凑热闹,便记了下来。”

“这样吧,你帮我去办件事。”灵机一动,沈絮快笔在纸上不知道写什么东西。

“你去一趟护国府,把这封信交给唐凌潇。一定要亲自交到他手上。”沈絮将信折好放进信封里交给半夏。

“公主是想邀请唐将军一起去看马戏?”半夏接过信,有些疑惑,公主还是打算去啃这块大肉啊。

“自然。那日所见,是正常人都会做出来的反应。即使是我,我也会做。那只能说是他心地善良,更何况妲娜孤身一人,唐凌潇还是她救命恩人。这些都不能代表什么,本公主要是第一战就低头认输了,那我这几年的等待,既不是白等了。”

沈絮望着窗外的梨花树,即使经历了一夜的暴雨,花虽落,但花苞却一直挂在枝头上,待第二日绽放。自己若是连花都不如,那这么多年的辛苦不就白搭了。

“就是!这才是我认识的公主。不管公主做什么,半夏一定会全力支持你。”半夏一脸欣慰的看着自家公主,说完拿了信,要了玉牌便出宫去了。

半夏下了马车,撑着伞走到护国府门口。又被侍卫给拦住了,正想掏出公主的玉牌,就看见了唐管家。

“唐管家~唐管家~我是半夏啊。”半夏踮着脚冲着路过的唐管家喊道。

“莫言在护国府门前嚷嚷!”侍卫见半夏叫嚷,拿起手里的矛,作出警告的动作。

“呀!是夏儿姑娘啊。”唐管家听到有人喊他,走过来近瞧,来者是公主贴身侍女半夏。连忙制止护卫们。“还不快收起武器!这是安和公主的贴身侍女,你们这些有眼无珠之人。”

“多谢唐管家,我还以为今天又得被拦住。”半夏蹬了一眼那拦住她的侍卫,收起伞跟在唐管家的身后。

“夏儿姑娘莫客气。这些侍卫们都是少爷带回来的,所以都识不得人。老奴之后会一一告诫他们的。”唐管家含笑说道。

“夏儿姑娘今日怎么独自一人前来府中,是公主有什么事吗?”

“公主吩咐我给唐将军带封信,你们家少爷人呢?”半夏直接说出来意。

“哦~原来如此,夏儿姑娘随老奴来。今日下雨,少爷没出门,此时正在暮栩轩看书。”说完,领着半夏走去暮栩阁。

走了一刻钟的时间,到了暮栩阁。还好护国府都是用廊亭连接着各个地方,也省了打伞的功夫。

“夏儿姑娘到了,老奴去禀报一下少爷。你先在此处等候一会儿。”唐管家侍女上了热茶,便走了出去。

“夏儿姑娘?今日怎么得空过来呢?”清歌看见唐管家寻少爷,想来应该是有人来访。过来一看,发现是半夏。还以为公主也来了,可就她一人。

“清歌,好久不见啊。我替公主过来给你家少爷送个东西。”话刚说完,唐凌潇就出现在门口。

“是什么东西?”唐凌潇听唐管家说半夏来了,走到门口就听见半夏说有东西要给他。不知那丫头准备又要做什么事,有些奇怪

“唐将军,公主听北国来的马戏团要开演了,让奴婢来邀请唐将军一同去看。”说着拿出公主的信,递给唐凌潇。

唐凌潇接过信,仔细一看,似乎还能闻到一丝丝梨花的味道。打开信,信中只写了两句话。

明日酉时,马戏团。

君不见吾,吾去见君。

唐凌潇看着信上的话,嘴角微微上扬。这丫头是还没打算放弃,还以为她已经消了这份心。若是不去,怕是真的会像上次那样。可去了不就是给了她机会的意思?心里犹豫不决。

半夏见唐凌潇一直看着信,脸色看不出有什么变化。却也不说到底去不去,所以也一直站在厅中不走。

“你回去回你家公主,本将军会去赴约的。”

马戏团?前些日子安排了暗卫去调查。结果都是普通的商队,因为两国建好,所以就来做做生意。

一想到暗卫带回来的消息,唐凌潇心里仍旧不放心,毕竟从北国回来时,那人说的话还言犹在耳。对这个马戏团的来意,仍旧不确定是否存在危险。还是以防万一随她一同前去,也好保她的安全。

“那奴婢这就回去回报。将军安好。”说完,半夏就离开了暮栩阁。

唐凌潇将手里的信收好,走进内室,将信放到床边的暗格里。暗格里面已经满满的放了上百封书信,都是这几年沈絮写来的信。

他抚摸着信,似是宝贵的宝物一样。想起收到这些信时,一开始尽是些埋怨他,斥骂他的话。可后来全都是她每日的生活常态,虽没有直接说出来,字里行间却看得出她在想念着他。

与她认识多年,算是看着她长大。说没有任何感情,是不可能的事。只是他也分不清到底是哪一种。

选择替父亲出战,原本是解了父亲的困扰,实际上也是想去挑战自己,让自己有能力有资格站在她身边,护她一世平安。

这五年的军中之苦,全都靠着这些信撑了过来。从一开始的梦中惊醒,到后来的习惯,他都一直忍耐着,只想着变得更强大。但事情来的猝不及防,以至于如今的他,只能躲在远处。

“絮儿,若是能护你周全,就算再也不能同你相伴,我也算是安心了。”唐凌潇叹了一口气,关上了暗格。

半夏回到安和殿,没有瞧见公主在房中。问了紫苑,说公主拿着琴去了芳华亭。半夏赶紧穿过后院,就看到公主拿着琴,正往芳华亭的方向走去,连忙跟了上去。

“公主公主……你等会儿。”半夏喘着气走到沈絮身后。

“回来了?怎么样?是不是他?”沈絮看到半夏回来,着急的抓住她的肩膀问道。

“公主,唐将军看了信,思索一番之后……”半夏喘着气,一句话断断续续的说着。

“你快说啊!”沈絮话听到一半,真怕她下一句说唐凌潇拒绝了。

“唐将军说,他会准时赴约的。”半夏咽下一口气,把后半句给说完。

“呼~你这是要吓我半条命。”沈絮拍了拍胸口,心里却躁动不安。还以为唐凌潇会借口不去,信中虽然是在恐吓他,但心里却忐忑极了。

“哎呀,奴婢一离开护国府,就快马加鞭的赶回来了。”半夏也想一口气说完,奈何气息跟不上自己的嘴巴。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辛苦啦,我让厨娘做了你喜欢吃的,你等会回去好好休息。”言罢,退了半夏下去。手抚上琴弦,轻快的琴音伴着细雨,绵延悠长。

沈絮一听到唐凌潇答应了自己的邀约,手指不停的在琴弦上挥动着,连琴声都在透露着她的欣喜若狂。

明明是阴雨连绵,却好像是云层后面露出了点阳光,让沈絮的心一下子欢悦了起来。

一想到能和他单独的去看马戏团,仿佛就像回到了从前一样,只有他们两个人的世界。已经足足有五年的时间,没有再和唐凌潇一同出行。就算是他现在回来,两个人却各自走着自己的路。

唐凌潇的答应,无疑是给了她最好的机会。重新燃起来的信心,就像是一把火,将她整个心房都燃烧了起来。

此时安和殿的众人们不知公主是发生了什么事,只知公主的琴声和前几日苦凄哀怨不同,轻快的让人心情愉悦。

而只有半夏知道,公主现在怕是开心的快要飞起来了,大概只有唐将军能够让公主这样又是悲又是喜了吧。

两个人各自安着不同的心思,定然不会有好结果。沈絮以为这是机会,却不知这仅仅只是唐凌潇的为了护她周全而做的决定。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中秋佳节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9月19日到9月2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驸马 你别跑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