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驸马 你别跑 陷入回忆

望着远处两人携步走来,沈絮这才瞧清女子的模样。

女子长得美艳,双目尤其好看,仔细一瞧才发现眼瞳是淡淡的蓝色,及腰的海藻般长卷发散开在身后。一身淡黄色的衣裳在她身上反而凸显出玲珑有致的身材。

而唐凌潇一身素衣如白雪,腰间挂着圆形玉牌挂坠,不做多余的修饰。长发用简单的淡蓝色金丝绣边缎带随意扎起来。若不是知道他是征战沙场的将军,普通人未识他,这般模样实在不似在战场上冲阵杀敌的将军。

旁人观,两人站在一起,是如此的般配。

各官家见到唐凌潇到场,连忙上前祝贺道喜,恭维着这位即将新任的大将军。

但只有沈絮觉得十分扎眼,心里更加难受,手不自觉的抓紧大哥的衣袖。怎知这大哥一点都不会看脸色,冲着不远处的唐凌潇喊道:“凌潇,凌潇,你快过来。”

唐凌潇听到沈清的声音,随意应和过来道贺的各家官员,作揖告谢后,唤身旁的女子与自己一同过去。

还未来到沈清几位兄弟前,转眼便看见了站在沈清身侧的人儿,自己已经又五年未曾见到。

看见唐凌潇和那名女子漫步走来,沈絮突然想找个洞钻进去,手指在背后缠在一块。

另一侧的二哥沈风见妹妹这般举动,伸手牵住她的手,低头在她耳边说:“妹妹,莫紧张,许不是你见的就是真相。”

忽而,沈絮抬头看向走近的二人,瞬间反应过来,多年来培养的知书达礼可不能在这种场合丢了。

就算唐凌潇有了心上了人,那又如何,堂堂一国公主还能只取这一瓢水不成?!

“微臣参见太子殿下,参见二皇子,三皇子,四皇子,五皇子。”唐凌潇顿了顿话,转向沈絮的方向,沉沉的声音说了句:“参见公主。”

沈絮听唐凌潇淡淡的说着请礼之话,似乎已经五年没听到过他的声音,瞬间陷进回忆之中。

那时的公主刚出生,皇帝龙颜大悦。虽然已有了四位皇子,但皇帝多想要一个贴心的小棉袄,奈何不舍得让爱妻再受生育之苦,谁知许是上天就是想给沈家一个小宝贝。

所以让皇后娘娘最后一胎怀了双生子,故而皇帝天天盼着一定要是女儿。在满心不安的等了十个月以后,皇后顺利的迎来了生子之日。

皇帝守在侧殿坐立不安,经过了一个时辰煎熬的等待,第一个孩子顺利的出世。稳婆兴高采烈的过来报喜说是个健康的小皇子,这可让皇帝郁闷了,怎么还是个带把的?

贴身侍从李公公连忙倒了一杯茶水,让皇帝稳一稳。刚要喝一口,第二声啼哭声响彻了整个凤钰殿。

随即,稳婆再来道贺:“恭喜皇上,贺喜皇上,是个漂亮的小公主!”

皇帝一听,手里的茶杯一不留神的摔在了侧殿的地板上,高兴的不知该做何反应。

皇帝不顾阻拦,连忙冲进产房里,紧紧的握着皇后的手,眼泪却流了下来。

这得来不易的小公主,让整个皇宫连连庆祝了三天。

自打有了小公主,皇帝巴不得把全天下所有的宝贝都给自家女儿,而皇后看着每日都有奇珍异宝送进风钰殿,堆满了一个侧房,实在受不了,勒令皇帝不能再送过来。

这也让沈家小宝贝从此开启了能横着走绝不让步的性子。

但三岁那年,沈絮遇到了也才八岁的唐凌潇,从此陷入了一个连她也不能控制的局里。

众所周知,唐凌潇的母亲和皇后是深交多年的好友。当年还未婚配的两人曾许诺,若未来生子,生男结兄弟,生女则结亲家。可惜皇后连生了四个男孩,也断了结亲家的念头好些年头。

而沈絮的降生,似乎是要打破这个结不成的姻缘。就在她三岁生辰那年,第一次见到唐凌潇。

但唐凌潇却不是第一次见到沈絮。沈絮出生后百日宴,他随父亲母亲入宫道喜,见到沈絮第一眼,粉嘟嘟的小脸蛋,三岁的唐凌潇说了句“果然妹妹比较好看”,让睡在沈絮身侧的孪生哥哥哭了老半天。

后来唐凌潇随母亲云游四方增长见识,就再也没见过。如今过了三年再见,粉嘟嘟的小婴儿,果然长的十分可爱俏皮。

那时的沈絮想,明明唐凌潇也才八岁,也是个小屁孩,为什么挂着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一点都不可爱。

其实唐凌潇只是受父母的影响,年纪虽小,但多年随母亲在外修习,早已学会了许多人情世故。

这也就和沈絮不一样,沈絮可谓是从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叱咤宫里许久。奈何几位哥哥也对这妹妹喜欢的不得了,上山下海捉山鸡,只要是妹妹想要的,就没有办不到的。

所以看着那些人对她畏惧的模样,沈絮乏了。这也让沈絮对一脸漠视的唐凌潇倍感兴趣。

在第一次见到唐凌潇,才三岁的沈絮第一次知道心跳会加快,脸会红。别以为年纪小就不会知晓心动,毕竟唐凌潇真的是长得很好看。

唐凌潇长相随母亲,明明很温和的脸,却显得很冷清。那时的沈絮觉得唐凌潇和别人不一样,至少长的很好看。

但听到他学着大人的口气叫她“公主”,沈絮第一次感觉难受。还以为这个人和别人不一样。

自三岁那年相遇,唐凌潇便一直伴在沈絮身边。沈絮从那句“公主”问候以后,就没对唐凌潇有过好脸色。

一开始张牙舞爪的讨厌排斥唐凌潇,平时也总和他对着干。但唐凌潇每每都让着她,这让沈絮更加卖力的给唐凌潇使绊。

不过,让两个人关系的转机很快就来了。

五岁那年,沈絮故意将唐凌潇推进湖中,看着救上来脸色发青的唐凌潇,沈絮第一次发自内心的大哭。

从那以后,沈絮不再耍小性子,凡是做什么都认真的对待,曾经叱咤风云的小魔头,突然消了焰气,众人都被小公主的改变给吓到了。

而只有唐凌潇知道这小公主虽然平时总是喜欢找自己麻烦,但实际是一个披着狼皮的羊。所以便处处留意让着她,想把这小公主好好的保护着。

只可惜,唐凌潇这样的想法在沈絮十岁那年被打破了。

因北国战事纷扰,皇帝希望护国府能够前往北疆,稳固战况。而唐凌潇的父亲因前朝战事,伤了身体。虽还能坐镇领兵,但不能亲自上前线。

所以在犹豫万分之后,唐凌潇毅然决然的选择替父带兵出征。那时候他害怕怎么和小公主解释,便选了最不该选的方式。

沈絮从二哥那得知唐凌潇代父出征,偷偷溜出宫去护国府见唐凌潇,可吃了个闭门羹。

沈絮在护国府门口等了足足有两个时辰,只等来了管家的一句“少爷说不见,公主您赶紧回宫去吧。”

沈絮回到安和殿,躲在房问里埋声大哭。待到第二日,当沈絮赶到城楼上时,也只看了队伍的末尾,人早已走远。

依稀只记得,唐凌潇还有些稚嫩的模样,但头发高高束起,戴着头盔,身披盔甲,骑着马儿走在队伍的最前端。

那时候的沈絮从未见过这样的唐凌潇,这个只对自己笑的男孩,凡事都顺着自己的男孩,如今正在离开自己,而且连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走了,这一点都不像唐凌潇。

许久没听过唐凌潇的声音,沈絮陷入了过去的回忆中,沈风见她一直没反应,连忙在一旁推了推她,才让沈絮从记忆中抽回意识。

一时没反应过来,抬头看了看站在她对面的唐凌潇,笑了笑示意,并不说话。

这时,大哥沈清看着妹妹不正常的表现,心想应该是太久不见生疏了。为了缓和气氛,便开始和唐凌潇寒暄起来。

“凌潇,北疆战事的胜利,多亏了你,这么些年辛苦你了。如今边塞稳固,你也能好好的留在城中,同我一起协助父皇。”沈清拍了拍唐凌潇的肩膀,朗声说道。

“殿下,国家之大事,臣必将竭尽全力。”唐凌潇作揖。

沈絮看到站在他身侧的女子,连忙示意二哥。沈风大概才是和沈絮是双生子,立马意会。

“凌潇,你身旁这位美丽的姑娘该怎么称呼?虽然我也游离四方多年,见过不少的漂亮女子。能和我这妹妹相貌不相上下的人,却是极少见啊。”沈风装着十分好奇疑惑的样子,演技堪称一流。

“回二殿下,她名唤妲娜。妲娜原是北部一小国的公主,因边塞战事,被北琅皇室俘去当人质。臣攻下边塞领地,才将她救了出来。”

唐凌潇轻声介绍,沉思了一会儿,才继续道:“不过,她亲眼目睹了家人被残害,国家被灭。受了些打击,如今患了失语症,也忘记了一些事情。”

听完唐凌潇说的话,沈絮看着对面那姑娘,顿时心生同情,原本充满敌意,现下消了大半。

沈絮有父皇母后哥哥们的疼爱,从未经历过那些事,往日受点伤都被呵护得紧。这亲眼目睹家人被残害,该怎么承受的了?况且这姑娘年纪与她相仿,实在想象不出该怎么面对那些事。

“我偶然认识一位乡野郎中,自有一门巧技,医术也不错。只是这人喜欢四处游荡,若是我寻到了他,托他给姑娘看一看。”

沈风突然想起了那个躲起来的那个人,而认识的这位乡野太夫,还得从前几年出宫游历时说起,他偶然路过一村子,发现整个村子的人都得一种怪病。

原本不想掺和,但见那人一个人背着医箱,穿梭在村子里,心生可怜。沈风便留下来帮他,以为只是乡野太夫没指望有什么高明医术,怎知过了五天,村民们都好了。

因此两人结了好友,而沈风后来才知道,这人是坊间出了名的神医——赛神仙,庆幸那时候的自己选择了多管闲事。

“那我替妲娜先谢谢二殿下。”说着后,冲个身旁的女子轻声的解释,女子听完笑的想极了正午的太阳,明媚亮眼

然而,这笑容让沈絮更加慌张了起来,不知为何总觉得这女子让她心生不安,虽可怜却占了这不该占的位置。

宫人前来提醒,宴会即将开始。文武百官及各家眷均已坐好了位置,见此,他们兄妹几人和唐凌潇告了好后,也相互分开找了自己的位置坐着等宴会开始。

“皇上、皇后娘娘驾到!”李公公在乾坤殿前朗声传令。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众官家们起身作揖,恭迎皇帝皇后的到来。

“众爱卿平身,入座吧。”皇帝扶着皇后坐在龙椅旁的凤座上,挥手让官家们就坐。

沈絮同她五哥哥沈如坐在第三张桌子上,而作为主角的唐凌潇则坐在对面的第一桌,自然他身侧之人是与他而来的妲娜。

沈絮顿时有些气愤,不知该看哪里是好,自己什么时候受过这样委屈,但仅仅是这一天就为了唐凌潇,受了这些让人窒息的委屈。

明明以前他身侧的位置只有她一个人,如今看着另一个人坐在她的位置上,喝着她的酒,吃着她的点心!

沈絮一时忍不住在桌子下掐了身旁五哥哥的手。沈如差点失声叫了出来。侧目看向妹妹,抽回自己的手,还以为她是饿了,给她碗里放了一块她最喜欢吃的点心。

沈絮看着碗里的五色糕,拿起筷子把糕点分成两半。就像她和他现在这样,被分成了两半,相隔一方。

记忆中的唐凌潇知道她喜欢吃甜腻腻的五色糕,所以每次都会记得把自己的那份分一半给她,而过去的她也总是毫不掩饰的让别人知道,这是她重要之人。

而如今物是人非事事休,再也没人分一半的五色糕给她了,顿时口里的糕点味同嚼蜡一般……难吃。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中秋佳节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9月19日到9月2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驸马 你别跑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