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驸马 你别跑 失落心海

沈絮望着已经远行的队伍,茫然失措。五年不见的唐凌潇,如今意气风发,身着盔甲,但他还是记忆中的模样,虽越发成熟,仍是她的那个他。

就在这时,队伍的尾巴也驶入了城门口,还在恍惚中的沈絮听到半夏的惊呼“小姐小姐,你看,怎么会有轿子跟在队伍后头。”

沈絮转过眼眸,正好看见因风吹起帘子,而那坐在轿子里头的是名女子。

虽带着面纱,但穿着艳丽,服饰也从未见过,确定那不是琉璃国之人,想来该是北国女子吧。

沈絮设想过唐凌潇可能不会再想从前那样对她百般呵护,却从未想过真的会有人在他身边伴着他。看到女子的那一刻,沈絮的心紧紧的被抓着,难以呼吸。

若不是带了纱幔帽,自己止不住的眼泪就成为了明天璃城的笑话……

过了半响,见自家主子没反应,半夏着急的扯着沈絮的衣袖,却见衣袖下的手不停的在抖,而昨日因断弦划破的指腹,又开始流血。

半夏不知公主看见了什么,若是因为轿子,可也不知那是男是女还不清楚。难不成是太激动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半夏连忙拉着公主的手,赶忙绕了小道回了皇宫。

一进安和殿,沈絮便进了房间,关上门,痛痛快快的哭了出来。半夏在门口一听不对劲,公主从未这般失声痛哭。难不成刚才看见了什么?要不然才不会这般失了心。

因皇上皇后正忙着筹办宴会,不敢去通报,半夏只能坐在门边不停的安慰着小主子。怎料公主足足哭了半个时辰才消停。

“公主,刚才皇后来话,说让你好生打扮,刚刚送来了新的衣服和首饰。你打开门让奴婢进去伺候好吗”半夏带着两位宫女敲了敲房门。

“不想去了,可不可以不去?”沈絮哭的太久,一抽一抽吸着鼻涕回复自己不想去。不想看到他身边有另外一个人,更害怕他对她已经冷漠的态度。

“公主大人别闹行不行?照奴婢的话来说,让自己漂漂亮亮的出现,才是对他人最好的伤害。如果他真的惹你难过伤心,你躲在这不见人,不就是告诉他,你投降认输了吗别忘了你可是大名鼎鼎的琉璃国公主,谁让你这么难过,奴婢第一个冲上去踹他两脚。”半夏边说边动脚。房内的沈絮听了这一番话,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米。

沈絮细想了半夏说的那句话“让自己漂漂亮亮出现,是对他人最好的伤害”。

话粗理不粗。

她和唐凌潇至今已认识有十五载,分开五载,这样的开场实在是有些悲凉。父皇母后虽常说人的一生要为自己而活,但好歹也是一国公主,也不能丢了沈家的面。

见公主不再拒绝,好在半夏早已命人准备好热水,让小主子好好的先泡个澡。

待到沈絮出浴后,便给她穿上皇后特地让人裁制好的新衣。

穿好里衣,里三层外三层后,再套上了淡粉色的外衫,仔细一瞧淡粉色上用金丝和粉线绣出了一朵朵栩栩如生的桃花。最后再套上同色系薄纱外衣,儒雅的衣衫倒是勾勒出了沈絮的好身材。

只着了衣衫的公主就已经美的不像话,半夏把首饰盒打开,发现里头仅桃花形状的发饰,灵机一动。

半夏把柔顺的黑发分成上下两半,上边简单的盘了发髻,将桃花发饰插在盘发中,剩下的一半头发洒在身后。带上桃花样式的耳饰,简单却不失清雅。

脸部妆容为了呼应皇后娘娘给的桃花主题,半夏简单的打了个底,画好眉毛,便着重在眼妆上下功夫。粉色的眼影,在眼尾出加点红色点缀,扑上淡淡的腮红。最后再抿一个粉嘟嘟的口红,完事!

看着打扮好的靓丽公主,半夏算是完美搞定皇后娘娘交给的任务。

沈絮被半夏和宫女们摆弄了半个多时辰,眼睛都快打不开,昏昏欲睡之下就被半夏叫醒。睁开眼,确认这是自己后,感叹道:母后是多想给我招桃花,全是桃花……

“公主,你看,论天下第一美人是谁你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半夏看着自己的成品,满眼都是骄傲,像极了看见好学生的老师。

“是是是,我家夏儿的手艺敢说第一,没人敢说第二。”沈絮笑着应和。但还是心有畏怯,不知道宴会自己该如何作态。

就在这时,皇后让人来催,让沈絮收拾后便去凤钰殿。

上了前往凤钰殿的轿子,手里的手帕早就揉成不像样。宫城之大,为何此时这般小,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便到了。

下了轿子,就看到了五位哥哥早已在风钰殿里头坐着。看见妹妹身着淡雅却犹如花仙子一般的缓步又来,大哥沈清连忙起身过去迎接。

“六妹妹怎么一个人自己来,唤人去我那叫我去接你才对啊。”大哥沈清宠妹妹是天下皆知的事,这个小他七岁的小妹,是他盼了好久才盼来的。

想到母后接连生的都是弟弟时,沈清的脸就没天晴过。好在六妹妹还是来了。自那以后,巴不得能整天都看着她,不让她搁着碰着疼着。

奈何父皇为了能够花更多的时间陪伴母后,早已暗自把皇权的事交给他处理,让他分身乏力,只能嘱托剩下的四个弟弟好好替他照看。

沈风,沈明,沈月看着大哥那股腻歪劲,早就习惯的麻木了。

沈絮刚进来,便被一头熊抱住。抬头一看,是她的孪生哥哥沈如。

虽说是孪生,外貌上也相近,只是沈如力大无穷,脑袋瓜却比较迟钝。幼时倒也常常被沈絮欺负。

想来,沈如十岁那年,就随高人隐居在外修习武学。虽很久不见,每次却格外亲切。

皇后从里屋出来,正好瞧见几个孩子闹在一块,自孩子们长大了以后,就已经许久没见着他们这般模样了。

“絮儿,快过来,让母后看看”沈絮快步走到母后跟前,撒娇的说“母后,这怎么都是桃花,我这么缺桃花的么”

看着小女儿的打扮,皇后着实满意,决定好好奖励奖励半夏这丫头。

“这不,天气越发暖和,御花园的桃树都结了花苞,不出时日便满园春色。以此得来了灵感,果然好看极了。若是这就能给你招桃花,母后就不用天天给你烧香祈福了。”皇后用手指点了点沈絮的鼻头,宠爱的看着小女儿。

就在几个人聊的正欢的时候,皇上派人来传。俨然时辰已到,皇后便携着一众子女,一同前往设宴的乾坤殿。

这时担忧的沈絮,却还未料到再次见到那名让她失了心的神秘女子。

前往乾坤殿的路上,因为路途不远,故而众人便漫步而去。

原本是挽着大哥的手的沈絮,转而走向步伐潇洒的二哥沈风。与他平排相走,似是要说点什么话。

沈风见妹妹欲言又止,忍不住开口问“妹妹是怎么了,有什么能让为见替你解忧的吗”

“二哥哥,我的好二哥哥。你明知道我心里想着什么,絮儿现在着实有些小紧张。”沈絮一脸苦闷的低着头,手中的手帕早已被蹂躏得皱巴巴。

想到一会儿就再次见到唐凌潇,沈絮还是没能够调整好状态。那名女子是谁?为何会随他回城?是心上人还是已经婚配?满脑子都是对今天所遇的疑惑。

“其他人知不知道也就罢了,哥哥我当然知道妹妹的小心思。他回来你不高兴吗?想起五年前他走了以后,你天天往我那里跑,哭的梨花带雨的模样,哥哥还记忆犹新。那时候真想把那小子打残,让我这心爱的六妹妹这般难过。”

沈风想起五年前,唐凌潇出征北伐后。自家妹妹每日都跑来风华殿找他哭诉,整个人郁郁寡欢的过了一年。

那时年纪尚小,以为妹妹会忘了,如今看来这几年都是装给别人看的。

唐凌潇这家伙不知为何,临走前也不愿和絮儿道别,五年里连封报安信都没有。也难怪絮儿如此紧张失措,怕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哥哥,我是说如果,如果他已经有了心上人,又或者他已经娶妻生子。到时我是不是还要祝福他我的心好乱,明明知道他回来我有多开心。”沈絮低着头一脸失落,不知该如何平复繁杂的心潮。

那名女子随军回城,这说明对他有着不一般的意义。唐凌潇原本就长着一张祸害人间的脸,不知是多少女子的梦中情人,五年都呆在军营中,又是个正常的男子,难免不会招蜂引蝶……

绞着手绢的手不知该何处安放,沈絮越想越懊恼,若是当年他没有去北伐,现在可能就已经是自己的驸马爷了!

“傻姑娘,他若是已经许了其他人,那只能说他没有这福气。你还有哥哥们,以后咱们碰到这小子,就横着走,我们人多还怕他不成?”沈风扬了扬手里的折扇,恶狠狠的说。

絮儿如此这般心思不宁,到也不是无中生有。唐凌潇走时年过十五,如今也已长成二十大男儿,论是哪家男子都早有一些红颜知己。

话音落,夜幕悄然降临。一行人看着不远处的乾坤殿早已灯火通明,宫人们忙碌的布置着案食,陆陆续续有官家携着家眷入殿就坐。

待他们走进乾坤殿,被涌上来的官家们围住,说了些许客套话。

但是躲在大哥沈清身后的沈絮,眼神被漫步走向乾坤殿的清隽男子给吸引住,却也看见了他身旁已换上琉璃国服饰的曼妙女子。

沈絮轻声呼吸,胸口阵阵发麻。原来要接受他已有了相伴之人如此之难啊……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中秋佳节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9月19日到9月2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驸马 你别跑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