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驸马 你别跑 打探护国府

“是啊,昨日见那女子生的甚为貌美,我见过不少女子,见她那样的容貌,心生赞赏。发现还是跟着凌潇而来,更加好奇。凌潇这小子那张万年冰块脸,突然带了个姑娘回来,我怎能不好奇呢。唐叔,莫不是凌潇在北国许了婚事,是心上人?”

沈风不想绕弯子,要是每个人都如他那傻妹妹一样,那太难了。

“殿下您还是如以前一样,好奇心旺盛啊。”唐天明朗声大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接着说。

“具体的事,臣也不了解。只知道是救下来的小国公主,她的国家成为了这场战争的消亡品,而她也受了不小的打击。凌潇带回府的时候,我和他娘也都感到奇怪。我这孩子,从小就不喜与人亲近,唯一亲近的还是安和公主。在他娘各种威逼利诱之下,凌潇还是没说什么,只说这女子先安置在府里,好生照看。”

唐天明看着沈风托着腮在思考什么,不会是看上了这女子?倒也不是不可能,这女子长得艳丽,放在琉璃国可谓是牡丹众中艳丽的玫瑰花。

刚说完,唐凌潇便从庭园门口走了进来。今日不似昨夜的一身素衣,着了一身黑衣,衣袖被束起,头发也高高的绑了起来。看来是刚练武出来,还没来得及换衣服。

“拜见太子殿下,二殿下。臣来迟了。”唐凌潇刚在后山竹林练剑,看见管家寻来说太子和二皇子到府做客。唐凌潇收了剑,赶了过来。

“凌潇莫和我们生疏了,今日只是来同你叙叙旧,顺便商谈边塞之事。没什么打紧之事,倒是我们来得突然了。”沈清为了防止沈风再继续追问下去,连忙将今日出宫要办的正事说了。

“殿下派人来与臣传令即可,怎的劳烦您亲自过来。”唐凌潇正襟危坐,还是那副公事公办的作风。

“凌潇,你带两位殿下去书房好好商谈要事,为父去看看府里筹办家宴进行的如何。”唐天明看了一眼沈风,觉得年轻人的事情年轻人自己解决。赶紧携着管家和众仆去了前院。

“是,父亲。您慢走。”唐凌潇目送父亲,领着沈清和沈风去了书房。

路上沈清和唐凌潇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沈清虽年长唐凌潇五岁,因为幼时一起长大,倒像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样聊着雄心壮志。而跟在身后的沈风则细细的在观察什么,跟不存在似的。

仔细分析了刚才唐天明的话,沈风心想没什么可用消息。但至少知道这姑娘现住在护国府中,刚才便偷偷让侍从先去打探,唐凌潇将人安置在哪?

侍从问了府里的家丁,得知住在一个名叫“踏雪阁”的地方。沈风在脑里搜索一下,印象中护国府并没有踏雪阁。莫不是为了那女子专门修缮的?

这时,一行人刚走进唐凌潇的住所——暮栩阁,就被不远处的吵闹声惊扰。沈风侧目,终于找到了自己寻了一路的踏雪阁。原来是把人安置在自己身边,看来,妹妹的担忧是对的。

唐凌潇快步走去踏雪阁,阁中的侍女看着躺在床上睡着的女子,突然发了疯一样发出痛苦嘶哑的声音。连忙跟在唐凌潇身后的两兄弟,看到这一幕,也吓到了。

女子想是在梦中被什么困住,满头大汗的发出嘶哑的声音。唐凌潇坐在床边,用北琅国特有的语言唤了妲娜,妲娜转而睁开眼看见唐凌潇,用力的抱住了他大声哭了出来。沈清和沈风见此,退了出来。

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唐凌潇从踏雪阁出来,嘱咐侍女好生照看妲娜,便看见两兄弟倚在墙边看着他。

“让两位殿下久等了,惊扰了殿下。”唐凌潇也料不到妲娜今日突然发作,昨夜自己私下去见沈絮说了那一番话,现在又被她两个哥哥看见此事。

唐凌潇转而想这不就是原本他想要达到的效果吗?自己和絮儿终归不能如过去那样了。

“凌潇,妲娜姑娘好点了吗?若是需要,我令人回宫去请太医院的太医们过来看看。”沈清看着唐凌潇出来,对那姑娘的遭遇心生同情,那么美丽的女子,却深受梦魇的折磨,许是被俘期间受了不少伤害。

“谢太子殿下替妲娜操心。臣已让郎中来看过,郎中说药石无医,这是心病,只能慢慢的开解。”

唐凌潇看向踏雪阁,心想心病需心药医,而这心药恐怕是寻不到了,若是让她记起在北琅国的遭遇,恐怕会更加严重。被俘的恐惧和失去家人的惨痛,恐是成为了妲娜一生的伤。

然而,唐凌潇不知道,对于失忆的妲娜来说,那日救她出来的男子如重现的太阳一般,照亮了她的世界……

唐凌潇这一番话,倒是引起了沈清的共鸣。连忙说道:“这样啊,也是苦了这孩子。她和絮儿年纪一般大小,却承受了这么多。实属让人不免感到惋惜。”

沈清想到他疼爱了十五年的妹妹,实在是无法想象若是要妹妹经历这些,她该怎么办。转念就想抽自己一耳光,绝对不能让她经历,定要护着她一辈子周全。

然而沈风听着两人的对话,一言不发,托着腮在想着什么。

唐凌潇唤了两人进了暮栩阁,命人上了热茶。沈风见已经没自己什么事,漫不经心的听着大哥和唐凌潇说着关于边塞之事。

过了一个时辰,沈风实在是听不下那些国家大事,借口要去解手,便留了两人在书房中继续议事。

沈风出来后,随意的漫步在护国府中思绪着。好巧不巧,突然看见不远处的亭子里坐着一个人,那不是刚才失心疯的妲娜吗?

妲娜穿着淡黄色的长裙,端坐在亭子中的圆椅上,亭外站着两个侍女。沈风想,这倒是个好机会,便走向了亭子。

虽天气渐渐暖和起来,二月的风还是很冷冽。沈风走近,看见妲娜原本就白皙的脸,被冷风吹的发青了。

而妲娜看见不断走近的沈风,一开始还有点害怕,但见侍女们恭敬的向他行礼,想起昨夜随唐凌潇赴宴,似乎见过此人。而自己现在身在护国府,没有人敢对她做什么,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你,就是你。怎的如此不懂事,天气这般冷,去给姑娘拿个暖炉来,莫要让姑娘冻出病来。”沈风指着一位随身侍女,示意让她回阁中拿手炉。其实是想支开一人,好让自己的侍从去打听一些事。

那名侍女听了沈风的话,不敢多说一句,应了一句,就向妲娜示意,转身回了踏雪阁。而沈风其中的一名侍从也紧跟其后。

这一波操作,让妲娜不由得疑惑。其实妲娜不冷,自己自小生活在北域,再冷的天气她都见过。何况这琉璃国的天气相比北琅,暖和了不少。可是眼前这男子擅自做主,自己现在说不出话,也只好由着他。

“妲娜公主在这护国府可还习惯?”沈风看着端坐的妲娜,才发现,这女子生的确实好看。与絮儿的美完全不同,如冬日里傲立在白雪中的梅花。

妲娜很想翻个白眼给他,这人难道不知道自己说不了话吗?随即冲着沈风笑一笑点头。

“啊~不好意思,我都忘了妲娜姑娘患了失语症。”

沈风继而说道:“凌潇待你肯定是不错的,他那人从以前做事就特认真。”妲娜听到关于唐凌潇,连忙点头示意他待她很好。

沈风见妲娜连忙点头,一听到自己说到唐凌潇,那眼神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看来这姑娘是心许唐凌潇了,也难怪,若他是女子,保不准也会被唐凌潇给惹得心花怒放,英伦多金谁不喜欢。只是不知唐凌潇是不是也心许于她,依他对唐凌潇的了解,应该是不会的吧……?

过了一会儿,侍女带了暖炉过来。沈风看见侍从对他点了点头。

“怎么这么慢?你看看姑娘鼻子都冻红了。”沈风轻声呵斥了那名侍女,只是想替自家侍从掩饰。

“回禀殿下,因为踏雪阁没有手炉,奴婢只能去管事那里领取。这才晚了,殿下莫要怪罪。”那婢女以为沈风生气,连忙解释道,害怕得一直抖着身子。

妲娜见状,赶紧走到婢女面前,替她说话:“殿下,妲娜不冷,平时阁中不备有这些取暖之物,若是要怪罪,您就怪罪我吧。”

沈风看着挡在婢女前的妲娜,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姑娘莫紧张。”挥手退了刚才那婢女。

“多谢殿下。”见沈风没有刁难侍女,妲娜连忙表示谢意。

“姑娘好生休息,我还有些事要于凌潇商议,就不打扰你休息了。”言罢,沈风领着侍从离开了亭子。

“殿下,慢走。”妲娜起身目送,看着桌子上的手炉,不晓得这二殿下葫芦里装了什么。妲娜拿起手炉仔细端详,如今自己只身一人在这琉璃国,没有任何庇护,好在还有唐凌潇,所以还是要多加小心才行。

“殿下,奴才刚才小心与那侍女打探。得知唐将军似是挺看重妲娜姑娘,回府后第一件事就是命人在暮栩阁旁边修缮出住所,好安置妲娜姑娘。”

见殿下不说话,侍从继续说道:“不过,唐将军倒是不常来踏雪阁,只是各个方面都安排最好的东西,不像是有什么其他关系的样子。听那侍女说,原本老将军和唐夫人都反对,想将那姑娘安置在外头。但被唐将军拒绝了,所以也就留在了府中。”

沈风冷笑道:“若不是与他相识多年,还真不知道这唐凌潇这般待人甚好。”

“奴才还听闻,也不知是为何,这妲娜姑娘这梦魇的毛病,别人都安抚不来,但只要唐将军在身侧,便会安静下来……”

沈风听完侍从打探来的消息,估摸着唐凌潇如此这般重视,虽不能确定是心许与她,但至少说明唐凌潇对她不一般。

这就很不正常了,印象中唐凌潇这样重视一个对象的只有絮儿,现在他却这样对待另一个女子。

纵横情场多年的沈风也猜不透了,原以为只是因为他怜悯这女子可怜,但现在这么看只是怜悯而已吗?为何把她安置在府中,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明明放置在外头才是最好的方式。

沈风现在担心的不是唐凌潇到底在想什么,他担心自己回去该如何和絮儿说。自己打包票说一定会替她处理好,现下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真该把这嘴巴缝起来。

沈风苦恼的回了暮栩阁,正好沈清和唐凌潇也谈完了事。

拒绝了唐天明的盛情邀请,沈风一心只想怎么回去同沈絮说道,便借口说宫中还有事,回绝了。

回去的路上,沈清看着一言不发的二弟,问道:“今日你怎么会想着去询问妲娜姑娘的事?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有啊,我这不是好奇嘛。唐凌潇带着如此貌美如花的姑娘回来,那小子曾几何时做过这样的事。”沈风可不能同大哥说自己是特地在打探的,会被这个道理一堆又一堆的大哥给训死。

看着弟弟那张打趣的模样,沈清消了疑虑。这还真有可能是他会做的事,便差人赶紧回宫。

沈风此时此刻在想着,该如何更好的措辞跟妹妹说,还是假装骗她?若之后她自己发觉,怕是会要了他的命。

望着车窗外,天色渐暗。一想到今日妲娜对唐凌潇那番模样,对唐凌潇的定是真心倾慕。而唐凌潇那样护着她,自己那个喜欢断章取义的妹妹非得乱想不可。

“唉……活该。”

站在护国府门前的唐凌潇看着远去的马车,转身进了府。

“少爷,这二殿下今日怎么这般积极?若说太子殿下来找您商事倒也不奇怪,只是这二殿下……”跟在唐凌潇身后的侍卫许放提出疑问。

“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日在这护国府的所见所闻,许是他有意而为。那散漫的二殿下今日过来,许是想来打探我和妲娜的关系。”言罢,唐凌潇胸口突然发闷,虽知道他来的目的,只是这样子做那小公主定然会难过吧。

也罢了,这也省得他特地再去做什么疏远之事……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驸马 你别跑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