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驸马 你别跑 密室练箭

继续往前走的沈月见那人站着不动,催声道:“还不走?你若是敢窥窃我的这些宝贝,以后我可是再也不帮你了!”

“嘻嘻……送我一个也行嘛?”沈絮眼里发光的盯着一柄短剑,垂涎欲滴的模样怕不是在看美食。她虽不好兵器,却也喜欢那些精致好看的东西,拿来做收藏好像也不错。

“打住!我送你的还少吗?快过来,我带你去个好地方。”沈月头疼,连忙拉着走不动道的妹妹往另一个门口走了去,他乐经不起妹妹的这般摧残,要知道为了寻这些宝贝,他得多费多少心力。所以,决定不能答应她!

不一会儿,一个半露天式的小型弓箭场。说是弓箭场,更像是一个全能的校场。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除了必有的弓箭家伙,其他什么刀剑木桩都有。

沈絮仔细端详,发现远处并排三个靶子,空间完全够,并且墙上还挂了不少从各处搜寻来的精致弓箭,惹得沈絮又开始心动不已。

“你这地方不错啊,话说这露天的你不怕被人发现?”沈絮提出疑问,宫中哪个地方有这么一大个坑?

“在我殿内。”沈月挑了一把合手的弓箭,骄傲的看着一脸诧异的妹妹。

“什么!?”沈絮一听确实被吓到了,转念一想,这倒是也有可能。

沈月的皓月殿就离校场不远,而且皓月殿占地面积大,有两个落雨轩那么大。况且沈絮平时也甚少去沈月那里,所以这么一想,这倒也不奇怪。

“哈哈……不错吧,为了整这个地方,可是费了我不少人力物力财力。”

沈月摆出一副“快来夸夸我”的模样,让沈絮不得不回应一点什么,要不然少了一个打击他的机会。

“那你之前干嘛不告诉我?害我每日都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去校场练习。有时候为了躲那些巡逻的侍卫,练就了如今的好轻功。”沈絮装作生气的叉着腰,实际确实有些上火,毕竟有这么好的地方居然藏着掖着!

“这么说你还得感谢我才对。”沈月拾了一支箭,“嗖”的一声,箭矢快速出弓,稳当的射进了靶心。

“快些练吧,其实哥哥也甚少用到这里。若不是你提起来,我倒是忘了还有这个地方。平时都是空着,今日到是派上了用场。”

沈月说的大实话,他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类型,感兴趣的时候卯足了劲去做,过了劲头也就忘了。

“那是不是说,以后我就可以随意使用了吗?”这样以后就不用等到人都走了才能练习,整个皇宫都是她家,反而每晚都整的像个贼一样。

“可以,你只要不动我那些宝贝的念头,随意使用。”

言罢,弓上的两支箭飞速射向靶子,不出意料的还是中了靶心。

沈絮也不在多说,背好箭筒拿出弓箭。站在离靶子十米开外,做好了射箭的准备。

稳住气息的瞄准了靶心,箭矢脱手而出,正中靶心。

“妹妹的箭技进步了不少嘛,可是有偷偷背着哥哥练习?”沈月不吝啬的赞道,这妹妹的技艺还真是不能低估,怕是再过几年就会超过他这个做哥哥的。

“自那日经历了生死之战,妹妹深知只有比敌人更强大,才有决定生命的权利。”话语一落,箭矢又脱弓而去。

“……”这哪里像十五岁的闺中姑娘会说的话,看来那只黑熊给了她不小的阴影。

“我的小公主,这些事不用你挂心,那日是哥哥没看好你,才让你发生意外。以后哥哥定不会再让你有这样痛苦的遭遇。”沈月沉声说道。

“四哥,我知道,只是絮儿也希望有一天能保护你们,不想总做被你们保护的娇嫩花朵。”沈絮知道那不是意外,所以才更加害怕,害怕柔弱的自己会害了周围深爱自己的人。

“罢了罢了,我是说不过你,你只要不折腾那些有的没的,我就烧高香了。”

沈月将射中靶心的箭收了回来,放置在原来的位置。随后,坐在场外安置的软榻上,时不时出声指导一番。

过了半个时辰有余,沈月经不住困意,连打了几个哈欠,抬头看了看天上,月亮早已挂在上头。

“絮儿,你刚痊愈不久,莫要太过劳累,反而伤了筋骨。早点回去休息为好。”拿了一块干净的毛巾,扔向还在举弓的人。

沈絮放下弓箭,伸手接住了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将毛巾随意挂在脖子上。

“四哥,你先回去休息吧。趁着今日月光喜人,我再练一会儿。”

“好吧,待会麻烦你直接从皓月殿‘正大光明’的离开,可别又飞檐走壁,大晚上的你可别和禁卫军玩猫抓老鼠的游戏。”沈月离开时,指了指通往皓月殿的门口,还多番提醒她走“正道”。

寂静的夜晚,只有箭矢脱弓而出的声音,沈絮以前常常在睡不着的夜晚,拿着弓箭跑到校场射箭,似乎箭矢中靶的感觉,消除了她内心所有的烦恼。

脑海里突然闪过那人的面孔,心神不宁的沈絮今晚第一次……脱靶了。

“唉……沈絮啊沈絮,你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吗?非要剖开心来,血淋淋的模样才罢休吧。”自嘲的看着高挂夜空的月亮,多么像那遥不可及的人儿。

五月初五,春猎之日。

此次春猎不同上次,皇上皇后以及文武百官都到场,除了参加狩猎的各家子弟,连女眷们也能来凑凑热闹,算得上是宫里的一大盛事。

天色微微亮,春猎队伍浩浩汤汤的从皇城出发,前往万兽山。凡是参加围猎的官家子弟,无论男女都可,但要求必须骑马前往,故而可以看到队伍中有不少女眷骑马而行。

这是难得的能与皇子亲密接触的机会,保不准能拉个红线也说不定,所以其实射艺不佳的女眷,也硬着头皮也要上。

当然,这其中可没沈絮的身影,毕竟作为皇家子女,还须得把这公主的表面功夫做好,老老实实的乘车前去。

而沈家那几位皇子走在队伍的最前头,跟在皇上皇后马车后面,惹得一众女子的倾心。不过大半的人许是冲着那清冷将军去的。

唐凌潇随沈家兄弟一行,对周围的怒放的鲜花似乎不感兴趣。只是不经意的看了看身后的马车,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而这马车的主人在瞧见他之后,略有些愤怒的放下车帘。既然拒绝了,那干脆不见!

多日不见的唐凌潇,今日一改往日的素雅雪衣。头发半披身后,而衣裳则是玄色窄袖,方便骑射。刚才偷瞄的时候,沈絮才知道原来那么温柔的人也会变得清冷难近人。

胡思乱想的沈絮被摇晃的马车弄得有些犯困,撩开另一边的帘子却发现护国府的马车与之并排而行。这唐凌潇还真够行的,连春猎这等大事都要带上那姑娘不成?

摇了摇头,不想再去想那人。眼睛一瞟,倒是瞟到了好玩的事情。

“诶?我说,那不是孟小姐吗?”坐在靠窗位置的半夏率先发出疑惑。

沈絮看着那个骑在马上一点都不般配的好友,忍不住笑出了声。孟静雅是璃城里出了名的大家闺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独独射艺和骑技尤为不佳。

往年都是同那些不参加的女眷一样,悠哉的坐着马车。难不成还真是被那件事刺激到了?

半个时辰后,春猎队伍顺利抵达目的地。趁着侍卫们去布置围猎范围的空隙,众人在万兽山脚下就地休息。

“今日天气甚好,实在是个适合围猎的好日子。”皇帝携皇后坐在刚搭建好的营帐里,看着四处忙活的官家们,倒也激起了兴致。

“不若今年这第一场猎宴,做点新花样?”皇帝兴致勃勃的对着身侧的皇后说道。

“怎么个新花样?”皇后打了个哈欠,似是没睡好,语气奄奄的问道。

“来福,你去把太子给朕叫过来。”皇帝倒也不直说,心里估摸合计着。

“嗻,奴才这就去。”李公公正要前去寻那太子,又被皇上给叫住。

“对了,把安和公主也带过来。”

“嗻。”

李公公走后,皇帝开始捣鼓着自己的计划,甚为好奇的皇后也只能定定的待着,等他同她说。只是这人,以前就是这样喜欢戏弄人,她也就不主动开口问了。

皇后看着一脸高兴的皇帝不由得嘴角上扬,果真和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若不是被这皇权所制,他们兴许只是这山林之中打猎为生的寻常人家吧。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中秋佳节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9月19日到9月2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驸马 你别跑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