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驸马 你别跑 校场遇难

“医者不自医,定要沉心静气,莫要利用医术伤人害己。秉持善意,施术救人。”欧阳逸转而说道。

“是,絮儿明白。”沈絮正色回道。师傅格外提醒,也是希望她能重视生命,原本她学习医术除了兴趣使然,更多的是能保护自己周身之人。

“不过,用来防身应该可以吧?”沈絮收了半夏脑袋上的针,转头对那个也在收书的人说道。

欧阳逸身子一顿,随即回道:“可以。”

游历在外这么些年,他这身医术除了治病救人,最大的用处应该是保护他自己。师傅曾说过:生命的重量是不能去衡量的,无论是医人还是保己,都是为了尊重生命。故而,医者救人也救己。

两人各自收拾好,便离开了芳华亭,还未走到前院,就被风华殿的宫人拦住了脚步。

“欧阳先生,二殿下让小的来寻您回去。”

“……知道了。”欧阳逸扶额,沈风这家伙每每这个时辰都让人来寻他回去,怕他跑了不成?这诺大的皇城,要是能跑他还用待到这时。

“你家二殿下,也太准点了,本公主都怀疑他是不是藏在哪个地方偷偷盯着我们。”沈絮最近常见的除了师傅,恐怕就是这风华殿的宫人了。

“回公主话,二殿下今日一直都在殿中,未曾离开。”这宫人倒也诚实。

沈风确实离不开风华殿,好歹作为皇子,还是需要完成自己的职责。

至于为何每日让宫人准点来接欧阳逸,是因为这快奔三的人有个毛病:路痴。

皇城之大,他笃定欧阳逸记不清路。所以才命人来接他,防止他走丢了。

“师傅,别忘了两天后的春猎。我等你哦!”沈絮冲着离开的欧阳逸喊道。

欧阳逸转过身看了她一眼,点头回应,便随着宫人回了风华殿。

待人看不到影后,沈絮回到房中,坐在软榻之上琢磨着确实该为春猎做些准备,这一大盛事,怎么能少了她。

夜深,吃过晚饭,沈絮便换了一身轻便的衣裳,不顾半夏的劝阻,拿了专属自己的弓箭前往四哥沈月驻扎的校场。

半夏目送着飞身上了房檐离去的公主,不忍有些头疼,这伤刚好就忘了痛啊。

平时这晚饭时间,校场之内鲜少有人。但是今日不知为何,靶无虚席。

虽说是自家地盘,沈絮只能偷偷摸摸的来练习。所以看着这一幕,她这怕是白来一趟。转念一想,四哥绝对有办法!

夜幕深,校场内的人都在认真的射箭,所以没有注意到夜幕中有一个影子般的东西窜了过去。

“四哥……”趴在屋顶上的沈絮可算是累慌了,为了躲避巡逻的士兵和暗中保护的影卫,可是花了不少功夫。

屋中的沈月一听这声音,抬头一看,正瞧见自家妹妹的大脸盘卡在瓦片之中。

这是校场内,专门给沈月休息的房间。其实这用处方便的倒不是他,而是刚才趴在屋顶上的人儿。

“我说你,就不能走正门吗?”沈月哭笑不得,这自家小妹平时就不喜欢有寻常路,他倒也是习惯了。

“我这不是怕被别人发现嘛……”沈絮轻身飞下房檐,推开门走了进去。

“嗯……”沈月扶额,欲盖弥彰,反而更引人注目。

“无事不登三宝殿,妹妹近日可不常来找我,今日有何事?”沈月瞥见她身后的弓箭,算是知道了个大概。

“过两日不是春猎嘛……妹妹心想,能帮上哥哥的忙该多好,所以还是想着多加练习才行。”沈絮眨巴眼睛,谄媚说道。

“你别给我说好话,上次的事情都忘了?不行。”沈月上次不止心惊还肉疼,心惊自己丢了妹妹,害她受伤。肉疼……是被大哥打的,这种经历还是能少就少。

“那是意外~况且若不是我箭技好,就不仅仅是受了点伤这么简单。这不是还得感谢四哥你嘛,所以得让自己多加练习才行。”

“你吧啦吧啦说了一堆,话虽中听,但是哥哥我还是防患于未然,不行。”沈月这次才不会被她的花言巧语蒙蔽了双眼,这妹妹费好好管束才是上计。

“哎呀,你就帮帮我啦,我保证!保证这次绝对绝对不会再犯那样的错误!”沈絮抱住哥哥的大腿,声泪俱下的哀求。

“……”

沈月这辈子算是搭给亲妹妹了,当年就不该听她的话,女孩家家练什么武,书香闺秀不好吗?还真是活该了……

“就算今日我答应了你,你有几成把握说服大哥呢?你可是了解他脾气的,那可是比登天还难的事。”沈月看着还抱着自己大腿的妹妹,泪眼汪汪的模样还真是有些可怜,虽然知道这只是演技。

“我自有我的办法。那这么说,四哥你这是答应我了??”

“行吧,你要是有那能耐,我还能说什么。起来吧。”

“嘻嘻……我就知道四哥最疼我。”言罢,在沈月裤腿上蹭了几下,吸了几下鼻涕赶紧起身。

沈月眉头一皱,看着刚才被她噌了噌的地方,她定是把他的衣服当擦脸巾了!

“今日校场为何这般多人,往日这个时辰早就没人了才对。”沈絮把弓箭放在桌子上,赶紧倒了杯茶水,一饮而尽,刚才撕心裂肺的下场就是喉咙干而疼。

“春猎将至,和你一样,都是来练习的。”沈月将毛巾浸湿拧干,递给坐没坐相的妹妹。

“说来也是,那哥哥还有什么好地方吗?絮儿来找你就是想问你可还有什么地方能练箭。”沈絮接过,胡乱擦了几下,一个巧劲将毛巾丢进刚才的水盆之中。

从沈月面前一跃而过的毛巾,好在踏踏实实的落在了该落的地方。妹妹学武自带些天赋,所以这么些年他到只是跟在她后面,收拾收拾烂摊子。

“地方嘛,倒是有。不过以你现在的箭技,不练也罢。”拾起桌上的弓箭,仔细端详,俨然上面雕刻的图样都被她磨的有些光滑,足以看出来她曾经有多努力。

妹妹这弓箭还是当年他命人量身打造,他从没问过她为何要练武,只是顺着她的兴趣。以为只是小孩子过家家,过段日子累了就放弃,谁知竟然硬生生的坚持到了现在。

想起这些年风雨无阻的同他一起,有时候辛苦到就连他也忍不住喊累,而她却从未示弱。这一点,倒是把沈家的风气都传承得一览无遗。

“勤能补拙,方为人上人。坚持才能对得起这么些年的努力,你说是吧?”其实,她是因为知晓春猎那日,他一定会来。不想在他面前再表现出自己最不堪的一面,所以一定要胜过他不可!

“你心里的小算盘我也懒得猜了,只是可别闹出上次那样的事情。春猎那日,父皇母后都会去,若是再出事,以后你连出落雨轩都难。”沈月好心提醒道。

“安啦,我都保证了,绝对不会再发生那样的事。”沈絮又不傻,难道同一个坑自己还要跳两次?虽然感情不顺,也不至于都这么倒霉。

“你随我来吧。”

言罢,沈月走到屏风后,在房中一侧,不知在墙上捣鼓什么,突然墙上出现了一个暗门。

“……为什么还有这样的地方?”沈絮跟在后头,惊讶的在墙上摸了摸,没发现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要是让你知道了,那还了得。”指不定还给他添麻烦,妹妹的性子是出了名的窝里横,他可惹不起。

从暗门而过,走了一段路,沈絮总感觉一直在往下走,只是在黑暗之中靠着墙上昏暗的烛光,倒也分不清身在何处。

过了一会儿,当沈絮站在空地四处张望,这里面是一个密闭的……兵器房?

原来,这是沈月特地命人“挖”出了一个让他放置心爱兵器的密室。之所以特地造一个地室,就是因为他的这些宝贝比什么都重要,放在那里都觉得不安全。

沈家这几兄妹都略有一些个人癖好,说是癖好似乎也不够贴切,许是个性所为吧。

沈清喜欢天下,爱江山不爱美人这是重所周知的事;

沈风喜欢风流,当然这里的风流不是指风俗之事,而是喜欢不安现状,风流天下;

沈明喜欢书,最爱的莫过于藏书阁这种地方;

沈月喜欢兵器,故而总喜欢往操练场跑,也就有了这个兵器室;

沈如喜欢练武,所以待在山上的时间比在宫里的时间还多;

而剩下的沈絮,喜欢一切感兴趣的,却独独最喜欢唐凌潇这个男子,可惜如今这种癖好怕是要道别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中秋佳节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9月19日到9月2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驸马 你别跑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