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驸马 你别跑 醉酒失忆

宴会次日。

沈絮捂着脑袋,头痛得看着帐幔顶,眼睛似是在不停的打转,惹得头晕眼花。唤来半夏,才知昨晚自己喝大了,被二哥哥送了回来。

拍了拍额头,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只隐隐约约记得月光下的凉亭……

半夏见不得主子自虐行为,拿出准备好的热毛巾和解酒汤。

努力撑着起身的沈絮喝完解酒汤,继续躺在床上假寐。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只记得一些小片段……记得她喝了酒以后,便出了乾坤殿。

坐在凉亭里吹了吹风,想清醒一些,然后……然后发生了什么??耳边好似有人在叫她名字。沈絮“噌”的坐了起来,在床边收拾的半夏吓了一跳。

“公主,你这是做什么?吓死奴婢了,跟诈了尸一样。”半夏拍拍胸口,缓了口气。自家公主从小就倍受宠爱,行为不受管束,有时候总喜欢做些奇怪的举动,倒是也习惯了。

“夏儿,我昨晚是二哥哥送回来的?还有其他人么?”沈絮着急的问。

“奴婢只见二殿下送你回来,那时你已然醉了过去,被二殿下背了回来,我着急给你收拾,也没注意还有没有其他人。”半夏如实回答。

沈絮刚才突然想起那声音的主人,昨夜自己本是一个人呆在凉亭,后来唐凌潇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沈絮借着酒劲和唐凌潇说了些话,但具体是什么话却想不起来,只记得自己临走之际,唐凌潇喊了她名字,随后……就记得自己现在这狼狈的模样。

“啊!完了完了……”看着公主在薅着自己头发,半夏决定退出房间,让她自己慢慢薅去。刚要偷偷出去的半夏却被沈絮叫住。

“夏儿,我昨晚似乎做了什么疯狂的事,好像是关于唐凌潇的事。”沈絮说完,全身无力的倒在松软的被褥上,一脸生无可恋。

“公主,这有什么好怕的。你之前不是天天念着要压倒唐将军吗?怎么现在人回来了,就怂啦?”半夏逗趣的看着躺在床上不成睡相的公主。

“宴会上,唐凌潇带了那天轿子里的女子。我之前还骗自己,也许是随行其他将领的。可见他一直将女子带在身侧,心里慌了。虽听见他同大哥说的那番话,那女子是他救的,全家都遭遇了残害,如今还患了失语症。我却又开始同情了起来,现下心里好难受……”

沈絮哑着喉咙继续说:“我自小就没经历过苦难,唐凌潇出征的这五年里肯定吃了不少苦,与这女子许是心生了怜悯的同理之心?”

半夏听着公主说完这些话,气不打一处来,站在床边对着双眼紧闭的沈絮说:“我家公主什么时候变得畏畏缩缩,准是看了太多小话本被影响了。就算感同身受又怎么样?总得讲个先来后到吧。那女子要是识相点,给她在城中安置好,也算尽了人情。难不成你还要看着他们成双成对?”

“夏儿,感情的事从来不讲先来后到。况且也许这么些年只是我一个人单相思罢了,唐凌潇也许只是一直把我当妹妹看。”沈絮坐起身,靠在床头,看着半夏继续说着道:“前阵子父皇给我挑了些驸马之人,我本想着等唐凌潇回来,便告于他我的心意。现在有点后悔,早知道就先留下来备着。”

沈絮苦笑,自己这么多年也长了不少见识,见到唐凌潇那一刻,发现还是离得很远。幼时想赶紧追上他的步伐,认真学习。琴棋书画,十八般武艺自己都有在修习,虽称不上高手,但也能拿的出手,想着总有一天自己能够与他并步谈笑。

“公主,你别笑了,比哭还难看。”

“你这丫头,就不能不损我吗??”沈絮拿起枕头,想顺势扔过去,便听见外头有人在喊她。

“絮儿,可已起身?”沈风步伐轻快的走进沈絮厢房中,只见到妹妹还躺在床上,一脸茫然失神。

“日上三竿,怎还躺着。昨晚背你回来,重死了,许多不见,你倒是长了不少肉。”沈风打趣笑着看床上的沈絮。

“我哪里重了!?哥哥你这是污蔑!”沈絮坐起来,想下床冲过去踹一脚正喝着茶的沈风,奈何头疼欲裂。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昨夜醉酒的厉害,今日可好一些。我这里有些治醉酒的药,你吃些,会好得快一点。”

沈风拿出一个小瓷瓶放在沈絮手中,唤来半夏,让她倒杯清水来。沈絮将瓶子打开,倒出了一颗黄豆大小的黑色药丸,就着一大口清水吃了下去。

“哥哥,这是专门给我来送药而已?昨夜宴会后面发生了什么,絮儿今日头昏欲裂,怎么都想不起来。哥哥可知道些什么?”

沈絮吃下后,不过一会儿,头痛感减弱了不少。便想打听打听自己回了宴席上后发生了什么,沈絮犹记自己的酒品还不错,喝醉后不会有什么过激行为,只会一个人呆呆的坐着。所以她想知道的只是关于唐凌潇的事。

“絮儿,你这是想问些什么?我还想问你,昨夜宴席中途,你溜去了哪里?还以为你回了安和殿,但想想唐凌潇还在场,你怎可回去的这么早。正想起身去寻你,你却自己红着眼睛回来了。回来后便一个人坐在位置上,闷声喝酒,论我们怎么拦都拦不住。好在父皇陪母后退了宴席去休息,若是看到你那副模样,怕是吓得不轻。”

沈风想起昨夜宴席上,妹妹回到位置上后,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静静的喝着酒。再看看对面的唐凌潇也刚从殿外回来,脸上阴气沉沉。猜想莫不是两个人刚才单独见了面,说了些什么话。可看看现在妹妹这样子,怕是自己也忘了说了什么话。

“我也记不太清,只是隐约记得唐凌潇站在月光下的模样,很帅气。”沈絮避重就轻的回了哥哥,哥哥说自己是红着眼睛回来,那怕是他说了让她难过的话。懊恼的想把自己的脑瓜打开,看看能不能找到点回忆。

但想起来又如何,唐凌潇定了说了沈絮不想听到的话。

“絮儿,我看你是眼睛出了问题。你哥哥我长着人神共愤的脸,京城里有多少女子倾慕于我,我倒从没听你夸过我,这小子刚回来就迷得你乱了套。我看你昨夜是被下药了吧,还是瞎了眼。”沈风挥了挥折扇,看着靠在床头的妹妹,说那番话定是在诓自己。

“哥哥昨晚说的话了还能不能作数?絮儿欢喜着他多年,如今他身侧已有相伴。絮儿死也要死的明白。若那两人是相互倾慕,那絮儿便放弃。”

沈絮想起昨夜哥哥说帮她打探的事情,虽拒绝了,但昨夜唐凌潇喊了她名字,和她说了些话。说明唐凌潇是记着自己的。沈絮不甘心,机会还是有的。

“我就知道你会反悔,所以今日才特地过来跟你商量这件事。待会,大哥要前往护国府同唐凌潇商议要事。我会随同大哥前去,也是图去试探之意。”沈风知道妹妹不到黄河心不死,所以还是决定好好帮她打探一下对方。

“哥哥,你真是太好了!”沈絮一听,高兴的从床榻上跳起来,给了沈风一个大大的拥抱。

“你快松手,这是要憋死我啊。你就好好待着,等我的好消息。”言罢,沈风叮嘱了些缓解醉酒之法,便离开了安和殿,走时还不忘给沈絮打气。

看着哥哥的背影远去,一想到唐凌潇,沈絮的心七上八下的乱跳,唤来半夏,帮她着衣。不知哥哥这一行能成与否……

沈风与妹妹道别后,便同大哥沈清一同前去护国府。

轿子停在门口,只见护国府张灯结彩,家丁们忙碌的走来走去。而护国府的唐管家见到门口停着的轿子,一眼认出是太子的轿子,连忙领了几个人过来迎接,顺势让人去通知老爷和夫人。

“拜见太子殿下,二殿下。”

“免礼,唐管家莫这般客气。”沈清轻声说道。

唐管家是唐家最为年长,他们自小也常到护国府来玩,也算看着他们长大,所以繁琐的君臣礼仪就免了。

“唐管家,护国府是有什么大事吗?如此这般热闹。”沈风秉着答应妹妹的事,要出十分的力,自然要从最开始打探。

“二殿下,倒不是什么大事。我家老爷和夫人多年不见少爷,只是想办点家宴冲冲喜,让府里人替少爷庆祝庆祝。”唐管家笑颜回了沈风。

“那今日我们倒来的是时候。唐管家,你家少爷在哪?快带我们去找他。”沈风抓紧时间,毕竟自己也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业务还不熟悉。

这引得身旁的沈清眯了眯眼,好奇的看着老二,今日一听自己要来找唐凌潇,平日散漫的二弟积极的说也要跟过来,莫不是他还另外有其他事?

“二位殿下随老奴来,大少爷昨夜回府后,便一个人呆在房中。二位殿下先在清律阁坐着喝杯茶,老爷夫人也好久没见到二位殿下,现下正在阁中,等着想和殿下们说说话呢。”管家领着沈清和沈风去了清律阁。

刚进院子,护国府老将军唐天明便赶忙起身出来迎接。

“臣,拜见太子殿下,二殿下。臣不知殿下们过来,没能迎接,实属不该啊。”唐天明半跪作揖,愧声说道。

“唐叔莫怪,我们兄弟俩也只是来找凌潇叙叙旧,故而没有让人通报。许久未见唐叔,可是生疏了些?莫把宫里那些礼搬出来,就当是如往常那般就好。”沈清轻笑的扶起半跪在地的唐天明。

因自小两家便走的近,唐凌潇又同他们一块长大,沈氏兄妹每每来护国府,就当是出游,宫里那些繁琐的礼节,暂时都被丢到一边。

“谢殿下。”唐天明起身,领着两人坐下,让人奉上新茶。

沈清和沈风坐下,品着茶和唐天明寒暄着。沈风想着,若不趁着这个机会,先从老将军这边入手,毕竟是亲爹,应该是知道些事。

“唐叔,昨夜宫里设宴,凌潇带了名女子一同前往。我好生好奇,那女子跟凌潇是什么关系?”沈风单枪直入,做事就要利落一些。

身旁的沈清不淡定了,刚喝一口茶,差点被噎住。敢情这小子这么积极跟他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咦,二殿下说的可是那北国女子?”唐天明也愣了,没想到二皇子会问这件事。

沈风看唐天明的反应,应该是知道些事情。拿起桌子上的茶杯,放在嘴边吹了吹,心里打的算盘稳了稳。

妹妹啊,为了你的感情大事可是卯足了劲,你等着为兄的好消息!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中秋佳节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9月19日到9月2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驸马 你别跑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