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凡仙记 第十八回入小天境

小说:凡仙记  作者:陆子贵  回目录  举报

此时此际,忽有白光出现,数息而灭,塔门自开。众弟子及出塔。片时,皆悉出。长老候着众弟子到齐,便道:“试炼已结束,交出你们的妖丹核实数量,按秩序上交”。众弟子应喏。遂引至坐办处。众弟子当即排列起来,逐一上交。林兰音望见张轻云在其后,挥一下手道:“师姐,我们在此”。张轻云抬首看时,却是林兰音等人,近前道:“林师妹,姜师妹,姚师妹”。林兰音道:“看师姐从容自若,必是胸有成竹”。张轻云道:“我倒想不到师妹们也有这等厉害,定能拿到名额”。林兰音道:“借师姐之言,我们定入四百名之内”。张轻云闻此,取出一锦囊,递与林兰音,道:“这些你们分了”。林兰音接下一看,满是妖丹,欢喜道:“谢师姐”。张轻云道:“些须小事,何足言谢”。林兰音说声:“承情了”。几个女弟子看了,忙忙谢讫。于是花费了半时上交妖丹,果然林兰音等人也拿到了名额,且张轻云取得一百之内的名额。

“不可能”众人转首看去,却是一个女弟子。张轻云正暗思,不知她是何意。紫衣长老道:“有何疑义,依答辩解”。这女弟子正是上一届入门的外门弟子,当日在东田挑事的女弟子之一,此女名叫徐梦瑶。道:“吾并无别意,据闻她是新弟子,怎能得了一百名额,恐是越货得来”。众弟子闻言,一片议论。紫衣长老环顾徒众,向张轻云道:“你,前来”!张轻云趋前,拜了一礼。紫衣长老道:“争相迎降,她并不伤害一命,亦未抢一丹,塔内光景,吾等俱共睹也”。众弟子哗然,皆生疑虑。紫衣长老:“休要疑虑,你且解说”。张轻云道:“弟子善摄神术,有修己制人之功。修己则藏神术,制人则摄心术”。紫衣长老道:“祈望你万变而不离其宗”。张轻云喏然。众弟子则羡慕居多。紫衣长老当下便大声喊道:“你等听着,不念你们一门同气,但残害同门者,不论何人,可莫怪宗门处治”。“然”众弟子齐应。

哪知张轻云归去之后,徐梦瑶愈想愈眼热,不得不老羞成怒:“今后我便与她势不两立”。旁则的女弟子知道她的心思,百般劝慰。徐梦瑶咬牙切齿道:“我若不诛她,势不为人”!一女弟子道:“若要诛她,恐难了”。徐梦瑶不屑道:“自有法子可以诛她来”。另一女弟子道:“莫要胡言!残害同门者,不止废除修为,亦逐出宗门”。徐梦瑶道:“怕什么,我自有计策,叫她死而无怨,看我的手段”。说罢,恨恨不已。这时李为适值在后面,听到这番话,知道是为张轻云而发的,眸中闪过狠光。

后一旬,便时天高气爽。紫衣长老率众弟子及至小天境,乃是宗门秘境,位于东极西山脉中,属太玄宗管辖区域。各大宗派都有秘境,俱是始祖创立宗门之初,以规则之力,莫大的神通,开辟出的一个独立空间。太玄宗亦不例外,位于西有小天境,位于东有天元境,其秘境每十年开启一次,作为练气期、筑基期弟子的历练场所。

“徒众听令,限期为五日,然逾期者不候,挨等三年之后,此境方启”紫衣长老言讫,持令牌开启小天境。众弟子不分先后,悉入。小天境内地势广阔无垠,奇山异水,相互萦绕,奇珍异石数不尽,参天古树多如牛毛,妖类种种繁繁。及入,但见许多巨蚁,排列成队形,并未发出攻击。一弟子因问:“此是何妖兽”。一弟子则讪笑,道:“果然新弟子也,此为巨蚁,虽无攻击力,若聚众成群,将被吞噬成骨头”。众弟子闻言,纷纷四散而去。

却说张轻云向西而去,行不到十里,举目遥望,迂回曲折的小溪,水皆缥碧,千丈见底。四望无人迹,遂把玄元与玄宝放出,觉得玄宝太过招摇,于是让玄宝伪装一下。径往水浅树稀处徒涉,时见妖兽乱撺梭。行约五里,遥见林竹千竿,走了片时,林子尽处,抬头一望,前面竟是无边荒野。所经之处,颇多灵植。看到认识的灵植就採收起来,所採的灵植俱是淬体、炼丹所用。行了有二十余里,还望不到尽头,不觉已是日暮时分,只得在此荒野宿一宿。

次早,天清气爽。走了半日,出了荒野,遇一山陂。顺陂而上,不料陂度较陡,一脚蹉了个空,掉入一巨洞里,此洞稍大,洞里有水流。只见巨蝎如琵琶,形如钱,八足而长尾。阴湿之地,此物甚多。张轻云观此,一动不敢动,巨蝎虽是至毒的东西,却是解毒丹的原料,欢喜道:“果然是好东西”。便拾了小石头,对准巨蝎一掷,可掷准了。巨蝎豁刺一下跑了。张轻云见此情形,下令玄宝收集巨蝎。玄宝一听,在巨蝎周围走过一圈。那巨蝎一尾钩螫着,即忙退缩回去。玄宝立马辗转号叫,不觉失声道:“好疼”。斯时,便满身红肿,疼痛难当。张轻云见此劝之:“好了,我予你解毒丹,先治愈你身上的毒”。玄宝闻此,方才住声。张轻云取出丹药,举手一扬,把丹掷向玄宝。后者张开口,以舌受丹,吞入腹中。不久,玄宝立马转愈。玄元道:“巨蝎其毒在尾”。张轻云转念一想,何不试试利用神识来控制其蝎,思罢,便把神识外放,向着四周扩散开去,覆盖住巨蝎群,逐一收入宝囊中,得了五斗。收回神识,她虽自负神识强大,然而十分消耗自身元气,使她现在露出有点疲乏的神色,就地趺坐调息。

半日之后,离却巨洞,沿溪而走。行约五里,忽见有弟子与妖兽在搏斗,施了隐身术,悄然竟去。来至一长岭,丛林密箐,妖类甚众。行了隐身术,一步步捱上岭来。约走八九里,却又青松丛簇,不辨东西。张轻云道:“切须仔细,恐有妖兽”。这时玄宝道:“主人,快看”。张轻云一望,好不欢喜,看是青松下多五色芝、天剑草、百草之类,不能枚举。遂忙忙採下灵植。採毕,及至岭脚,遥见树上菁菁亮光,吊有百十个果子。

张轻云忙至树下,摘取灵果,因问:“此是何果”!玄宝乐滋滋的摘下一枚果子而咬,道:“主人,此是百灵果,食之补元气”。张轻云闻说,摘下一枚食之,果有增强元气之功。甚喜,笑迎道:“玄宝,赶紧帮我摘取”。玄元道“不须贪,摘些即可,古语有云:酒为恶基,色为祸资,唯贪招愆”。张轻云听了这话内有因,只好道:“我生性太愚笨,你的话猜不透”。玄元乜斜她,道:“你是故意装笨”。张轻云只得笑嘻嘻的望着玄宝,道:“既玄元如此说,且住罢了”。言已,她望了望天色,叫暂歇一歇,夜间不敢走,心恐妖兽又至,暗暗坐于树上,以待天晓。

未几,启明星出,天已发白。向北竟去。不若多时,及至北谷,越过山坳,渐走五六里,抵达峡谷中,有片白茫茫的湖泊,那湖的地势,曲折连环,十分开阔。举目四望,显然有人迹,此时却人迹杳了。只见岸上多玄石,其色黑。镂符文以成阵柱。那灵植数不尽,俱是一阶灵植。但见火丹草,茎色黄赤,可炼解毒丹;紫芝,形色环异,可炼驻颜丹;空青,圆如铁珠,色白,可炼灵窍丹,许些灵植可炼丹药。正在这当儿,忽闻有杂沓的脚步声,由远渐近。玄元立马警觉,忙道:“有人来了,于此相离不远”。张轻云道:“且避之”。玄元取出一珠,通体碧蓝,其一寸五分,宛如宝石一般晶莹剔透。玄宝因问:“这是什么宝贝”。玄元道:“此是避水珠,一珠在手,万水避让”。张轻云细看,果然是传说中的避水珠。玄宝把避水珠存在身上。

及入湖中。张轻云身有法则之力,行走自如。玄元乃玄武后裔,自带避水之功。玄宝身上的避水珠放出光来,可照一里,在光罩的保护下,一点不沾,信步而行。远望湖底满是沙淤,长满苔藓等物,景物隐约不清。行约片时,但见云母石堆积重叠,其大小不一,且映着黄色,发出光亮。估算有百余斗。张轻云甚喜,尽纳入空间。忽然阴风一阵,颇多鱼妖袭击。俱起头一看。鱼妖长尺许,口在腹下,目在额上,状如盘。张轻云不敢怠慢,掣剑迎击。那鱼妖身上中了几击,要想避开。张轻云早给它抓住。鱼妖见不得脱,忙将大口一张欲咬人。

玄元见此,急道:“不可相近,近则螫人甚毒,尾有大毒”。张轻云闻此,将鱼妖仔细观瞧,便将它放了,道:“这鱼妖齿如石”。玄元道:“其齿可炼避瘴丹,其肉脆软可食,俱同鱼类”。张轻云与玄宝闻言,按耐不住了。转瞬之际,已将一个个鱼妖尽收入空间。玄元看得翻白眼望青天。少一时,鱼妖呆呆掙掙,纷纷逃离。得此鱼,自然甫入空间,乃拣数鱼略杀之,去毒刺。虽破费工夫,但成美味佳肴。少顷,悉出空间,但见数个弟子相斗鱼妖。而鱼妖竟能展翅,飞跃而起欲螫人。又见有弟子被刺毒。张轻云忙忙道:“不可相近,其尾有大毒,以网覆之”。言已,以丹解之。弟子乃起谢讫。张轻云叹息,果然是新弟子,不懂世风险恶。

事已,竟往南转。行不多时。忽见有几个弟子在相互搏斗,且酣战多时,恰遇张轻云来至此。弟子们两两对决,来来往往,争强论弱,愈战愈厉,弄得半空中全是金红之光,闪闪烁烁。张轻云与二妖俱行了隐身术观战。弟子们的法术颇可。但见天斧与铁戟相斗,七宝双鞭同双雄宝刀交战,持金枪与紫花棍相对,鱼鳞刀接住飞龙长剑,拳法迎住拳术交斗,各逞法力争胜负,恨不得你要我死,我要你亡。

两边弟子刀来剑往,只是不能取胜,恰好杀个平手。一弟子出其不意,手一扬,一枚太乙针打了出去,使得弟子不及躲闪。这弟子为太乙针所伤,将身闪在一旁,立而视之,因问:“你们逐我们是何意”?此弟子变色道:“只为前番将韩冯重责无数,受了欺辱,访请我等特来替他教训你们”。这弟子听了,哼道:“韩冯屡次勾串弟子诬陷同门,还敢无知,找上我等”。另一弟子喝道:“你们今日倚势欺人”。此弟子接道:“目下多说无益”。弟子道:“今日之辱,来日吾誓必诛你们”。言已,怒不可遏。两边各执法宝并力。

久之,这边弟子力怯,步步退后。张轻云停待多时,见弟子战力甚微,恐有差池。眼看弟子力不能支,各有所伤,忙高声道:“胆敢在此扰害同门,何必这等争斗,同门自残,还不速速离去”!众弟子忽闻此言,皆倒吃了一惊。此人不见其影,但闻其声,好利害的隐术。一弟子喝道:“是何人到此,敢与吾等作梗,倘若不速现形,必诛你命”!张轻云道:“与你这外门弟子不屑耳,今日遇着我,叫你胡言不得”!言已,怒气勃勃,忙将纸人化为人。登时与弟子力斗之。数个弟子博战。战良久,方得他们心服。力斗甫停,那几个弟子御风竟向东奔。一弟子拜谢道:“多谢师姐来助我等,得以无恙”。“不过举手之劳,何堪挂齿”。言讫,及遂离。行约半里,但见西壁逐渐开阔,中间坠下去一个大坑,十分陡,坑口已经倾塌。往外突的都是石坡。其时,正是星光闪冷,霜气凝寒,满地月明,万山风紧。只得在坑口布下阵势,趺坐至天明。

次日晨至,沿山往南转,遥见一山,重重迭嶂。及至半山,但见黑虎妖舞爪以搏大蛇,黑虎举爪以击大蛇,奋力争斗,各逞雄威。酣斗良久,大蛇退却,而黑虎步步紧随。两妖相追逐,竟望山尾而去。张轻云施了隐身术,追至山尾。那黑虎妖与大蛇俱不见其影形。忽见一巨洞,被重重的山冈包围挟持,因此远远无法看见。向洞内遥观,只见绝壁旋绕,洞然而深,洞底和水相通。于是俯视着洞而下,蓄水澄洁,莫测其底。洞底之水自西南流来,又向东流去。估量洞的大小,高四余丈。周围多五色蕈,此蕈乃湿热之地所结,最毒之物。

正往前走,见有一窟小火赤蛇,长有寸余,浑身犹如火炭一般,盘盘曲曲,聚作一堆,结作一块。玄元往视,告细道:“此是火赤蛇,幼也,感气而生,凝而为体,非常可宝”。张轻云因问:“有何用处”!玄元道:“其用甚广,然内丹可炼小还丹、大还丹、九转还丹”。张轻云闻言,甚喜,道:“当真”。玄元点首:“然也”。于是取出绦子捆绑了火赤蛇。却也奇怪,这火赤蛇不敢作动。急取收妖袋,出一道毫光,一窟的蛇即进收妖袋中去了。

事已,往洞而下,见积水无穷,水中有石径,渐行渐豁,斗见天光。不下百步,辄有岩滴。取出夜明珠,登时放出光来,可照十丈之遥。只见洞底有泉穴南壁下,水从中出,色如胭脂。下有一池,深五尺,流入丝毫不泄,而池亦弗见其盈。张轻云掬而饮之,味甜若蜜,欢喜道:“这是天然白石池,碧沉沉的一池清水”。玄宝道:“主人,这是灵泉水”。张轻云闻说,笑了笑,道:“这正好拿我的葫芦来盛一瓯子”。言讫,取出葫芦揭开,口中念念有词,但见灵泉水流入葫芦之中。葫芦之外一点儿不见水渍。不数刻,葫芦盈满,就把葫芦盖一盖收起来。又见池底有丹砂百斗。

越往里走,越是云气缭绕。正走间,一袭清香扑鼻,往视,乃石钟乳,且滴且凝。滴者如冰,凝者如脂膏。往那一闻,更是清香无比。这长滴石髓,其状其色都和乳相仿。玄元看此光景,道:“真是可惜!只是百年石髓”。张轻云道:“有这些,我就知足了”。玄元道:“吾学人蒙昧了”。张轻云道:“我对这些更多不懂,唯望你对我多多教化呢”。未得回应,扭头一看,这厮正闭目养神。又见玄宝转回,道:“主人,路已到尽头,前面无路可走”。张轻云道了句不妨事,无思身外事,盘膝打坐,以炼其功。但此时星光灿灿,月色溶溶,趺坐一日。

迟明,及出洞转向东,又往上走了五里。遥见飞泉长百余丈,直至山足。往下俯视,有沟涧从北伸来,沟中有小水流,往南注入往西坠的峡谷中。进入峡谷,二里往东转,就到了一处山坳,十分开阔。这一带马缨花盛开,十多朵小花簇成一丛,殷红夺目,在阳光下映,托得分外鲜明,清香不时地飘来。亦有旋花,忘优之类,不能枚举。姚望无人,亦无人声,时有妖兔、妖鸡、妖鸟出没。于是横贯过去,又顺着峡谷越过栈道而上,走不了多久,转出峡谷。行约五里,望见有二个女弟子来,却是何玉凤与杨月素,与徐梦瑶本是一伙人。

正遂行,俄见张轻云,何玉凤面目一沉,道:“原来是她”。杨月素道:“师姐,此时不下手,更待何时”!何玉凤闻言默然,又说:“是矣!今若不下手,往后恐难找到对她下手的机会”。杨月素望着何玉凤道:“一齐动手”!言毕,即仗剑前来,挡住去路。张轻云见势来不好,难以脱去,喝道:“你们两次犯我,本应杀却你们,且念是同门,你们可速去,不然的话,休怪刀剑无眼”。何玉凤与杨月素听后脸色骤变,各起剑光。张轻云不慌不忙,将剑一迎。登时,三人便斗在一起。只见剑光,不见人影。三人你来我往,战在一处不分上下。张轻云力敌而人,全无惧怕。直战了有二三十回合。张轻云急望后一退。何玉凤一刀落空,用力过猛,便向前一倾,险些儿跌下。张轻云并不想伤人,只是一味退让。

斗够有半个时辰,何玉凤暗思:不如先将她治死。思罢,跳出圈外,竟能悄没声儿从张轻云身后暗袭。玄元及时用护罩法把张轻云护定,遂后传音:轻云,小心。张轻云投去轻蔑的眼光,这何玉凤竟不知好歹,下起杀意来了。她初无心思与她们交手,一直退让,无如她们不知好歹,竟要下杀手。便两足一蹬,飞身腾空,起个玄冰斩之势,剑上的霜花凝而不落,将二人的宝剑打落在地。何玉凤与杨月素见手中宝剑被打落,俱心慌,哪里还敢恋战,此回见张轻云是何等利害,便借遁术往后逃去了。

张轻云也不追赶,收起宝剑,施了隐身术,就换路往北去。此时离出小天境,尚有半日功夫,待时机一到,此境将会再次开启。不久,小天境开启,众弟子纷纷离境。归宗之后,至任务阁交付任务,但见来来往往,不少领取或交付宗门任务的同门弟子。过了好一会,张轻云把不需要的灵植通通交了出去,换取贡献积分。数量虽多,但都是一、二阶的灵植。事已,看着贡献积分,终露出笑意。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凡仙记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