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霹雳之玉辞心新传 第一百九十九章:逃亡的恶道、算计下佈局(一)

一卷冰雪,玉辞心:

「当然,这是你我之协议不是吗?既成允若那麽就该先索讨报酬,」

一卷冰雪,玉辞心:

「至于断你一臂也只不过先行取下利息而已,再来便要取下你的性命,」

一卷冰雪,玉辞心:「这样咱们之协议自能达成当然在取下另一半报酬时,」

一卷冰雪,玉辞心:

「相对的你也能向吾提出条件,这样一来才能达成互利互惠的交易内容。」

迅掌速快游移,边阻边档,尽将一人勐烈极端攻势全档下来,纵使疯狂心性如他,此刻面对着她也是束手无策,半分难越雷池,久攻不下魔者更加盛怒,怒吼震天地,响彻幽深地脉,尽宣洩满腔忿怒。

然而面对这样调皮孩儿,玉辞心仍是不似为意,只是拍掌迅快倾泻他之邪力,而她此行不再自己孩儿,而是放在另一个人,凌厉目光一瞬稍变,

恢復一丝平静,接着停止戏谑他人动作,凝气一收,本该四处飞旋的利剑,当空直落不偏不倚插立在恶道面前,惊得一人直冒冷汗,彷彿感觉一瞬间真正要归于西天,看着她这样不明举止。

贪秽更加盛怒,就感觉自己是一隻被困在这侷限范围内,任凭他人玩弄掌心中,这种莫大下耻的行为,怎甘吞下这口恶气,接着那人面露轻鬆神情惬意戏谑说道,这一说阿,差点吓得他肝胆险些破裂,青筋直冒,既惊又怕,

而这一刻他才明白,自己不是将他人玩弄于股掌之中,而是至此到尾皆落入他人所设好圈套,而佈下这一局的人,不是别人而是眼前这名高深莫测,剑艺超群的女剑者。

泽之厉,贪秽:「原来妳早已做好这样打算?」

听着她娓娓说出隐藏于背后的真相时,贪秽不由得勃然大怒,从一开始交涉到论友之交,再演变成合作交易,而在合作交易下,便是重重算计,而藉口拖延时间也只不过是她一种缓兵之策罢了,而她真正目的,正是取下自己的性命,想到这残废断臂老道便心惊胆破,欲走是无路,欲退更是困难重重。

贪秽一脸惊谎失措,转身欲逃离此地时,却是濒濒受阻难以前进,再摧邪能,一掌倾动抗衡着倾雪阻道,迅掌便攻。

一卷冰雪,玉辞心:「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话既说出哪有收回道理呢?」

一卷冰雪,玉辞心:「你说是吗?道者?」

心思叵测,峰迴几转之间,指轻挑,挡路倾雪已然拔地飞起伴随着指上主人操控,璇空倒飞,飞回主人腰上剑鞘之中。

玉辞心似语似笑,不明举止,着实让人看不透,更猜不明,嘴角微扬轻然一笑,一个眼神微微闪烁暗藏不明,这番举止似是暗示着另一个人,眼色一使,眉目轻挑一闭,似是要藉由这样行为来让一个人明白,不管你跑到哪裡,始终都逃不出这因果循环的果报。

“在吾为改变主意前,离开吾的视线要不然,待吾改变主意,你便逃不了。”

一卷冰雪,玉辞心:「来吧,将你条件说出,然后静待着迎接死亡一刻来到。」

口裡不一,藉由此话来警惕着狂徒在吾面前,你终究无所遁形,是轻藐,是自信,更是对敌的挑衅,更是最后通牒,只要一踏出此地,那麽接下来等待阁下面前将是无尽劫难。

而一卷冰雪、玉辞心这个名字,将会让你永远记住此后便会如影随形,让人毕生难忘成为一生噩梦,而当吾背后这口剑再拔出,将是你偿还一切罪孽之时,

贪秽看着她那深邃且冰冷眼神时,彷彿明白了什麽,眼露惊异,赶紧转身抱伤离开,急忙狂奔欲远离她之视线,而她却是不似为意,眼露一丝不明,语带悬疑看着那慌乱而逃人影时,便开口自言几句,这些话彷彿是对着他说道。

善恶到头终有报,而当果报来临时,便是偿还一身罪孽之时,趁现在你便尽情逃吧,待心念收敛过后,玉辞心便闻声不语,再次迴身拍掌来面对自己孩儿的极端攻击。

单掌力挡魔者狂招连袭,另手收锋入鞘,眉目稍歛,静静等待即将而来答案。

槐破梦双爪不停往一卷冰雪周身扫荡,而她自是不以为意,快掌连绵力挡魔者之威,随即收掌一瞬,收肩跨步,侧身闪击,肩一动气一散,当场将暴乱之人震退数步,然后再以半开玩笑语气说道。

一卷冰雪,玉辞心:「看来为娘离开这段时日,你也是毫无半点精进…」

一卷冰雪,玉辞心:「是该说今日你会沦落成这般模样..」

一卷冰雪,玉辞心:「为娘也该负一半责任,吾儿,现在就让为娘将你打醒吧!喝啊!」

玉辞心看着孩儿模样变得如次狰狞且脾气暴躁无比,而且嗜血如狂,心中不由得感慨,阔别数日不见,母子再见竟是这样光景,想来也是讽刺,但为了阻止他继续极端暴行,唯有设法阻止,暂时将他压制,想至此,她便按下凝重心绪,眼色陡然一冷,眼色再添三分凌厉,转守为攻,选择先发制人,

抢得先机,一迅步,一迅影,倏掌步快,快速来回打在孩儿身上,看似勐狠,其实内劲暗而不吐,似打又似探,想要藉由奇快攻势,来遍寻他身上异状,正面力拍,反面再补,正反迅击!

另指倏气一运,边攻边牵制,指尖迅移,指点五大要穴,一点灵气贯体,流窜在魔者体内,欲寻他体内的奇诡暗劲,然而就在流窜灵气逐渐接近他之筋脉深处时,突然筋脉暗处一道暗芒射出,当场将灵气打碎,阻止了她之动作,随即一道暗影浮现过后便消逝,致使魔者脸色痛苦万分,再添三分狂性。

疯狂魔者,槐破梦:「唔吼啊啊啊阿!!!」

难以压制体内狂乱邪力,疯狂魔者更添杀性,扬天嘶吼,力震天地,迸地爆碎,掀丈百起,邪风席捲再度重创幽深地脉,更显无比忿怒,狂风、邪气、怒震、山河地脉、一蹴步力一重踏,双臂张狂倏爪飞身一奔,定要将眼前目标撕裂殆尽,双掌凝聚邪气,十指勐动扣爪,要当场将敌人头骨击碎。

旋掌沉,穿身缠臂,掌形扣爪,云袖旋,旋风力搅,将槐破梦整个人当空腾空旋起,倾掌洩力,力掌透身破邪功,随即沉掌打落,硬生生将魔者压制在地。

疯狂魔者,槐破梦:「唔吼啊啊啊———」

一再落败,一再落空,一再被压制,让他难以压抑体内暴乱的邪力,虽被力量压制,但仍是不愿败得屈膝,硬是提高邪元要以身为饵,将敌人全然消灭,纵使牺牲也绝不让自己尊严受损,更不让允许仇敌猖狂,不停聚集浑身邪力于气海之中,顿时从足下窜起邪火紫焰,似有侵袭他人功体之作用,由下盘至中身然后再一路窜升至天灵,然而当灼热感窜起足下之时,已然引起一人注意。

一卷冰雪,玉辞心:「好了,好了,你就安份点,不要再给为娘添麻烦了。」

玉辞心将暴躁乱了心性的孩儿压制在地上时,突然感觉定身双足下,莫非多了一分灼热感,分秒侵袭着下半身筋脉,察觉情况有异,一卷冰雪即刻气守身,身守元,真元内藏,遏止诡异紫焰持续伤身,随即眼一冷,身一动,足一沉,体内寒气一散强势将周身窜起紫焰全数扑灭。

玉辞心(话说回来,破梦怎突然变成这般狰狞的模样?)

玉辞心(彷彿失心忘情丧失理智,全然丕变成恶魔的模样。)

玉辞心(看来我只能设法将他唤回理智了,但要如何着手呢?)

玉辞心边压制急躁难安的孩儿,一面又思考着异变原因,想要藉此了解这其中是何原因,虽然先前那名老道曾有跟她提及过关于圣魔双方恩怨情仇,还有他特别针对魔城的原因,但这其中却有一点令人纳闷的是,因何他们要特别针对他口中所谓的胤天皇朝,是魔城残存的馀孽。

而槐破梦更是带领这群人的岭首者,也就是一朝之君,还有另一人名为殊十二,更甚还有暗藏在这背后的高手存在,但因何要这样特别针对他们俩个人呢?这其中是否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还有让他们心性扭曲成这般狰狞嗜血模样,又是出自何人之手?其目的又是什麽?

一切一切尽显未明,一时之间也让她难以判定,是谁才是造成这般幕后推手,而真凶又是使用何种方法?将一个正常人改变成这种六亲不认人的模样?

越想越感纳闷,满腹疑惑间一时分神,让掌下压制狂乱的魔者为之挣脱,挣脱一瞬便是长啸怒掌连攻,扫石裂破,邪芒气扫憾杀天地,狂步一踏,低身利爪横扫,五指留石瞬间,削壁成半,半壁当空坠落,崩然飞沙掩天尘,幽深地脉再添数分疮痍。

疯狂魔者,槐破梦:「唔吼啊啊啊!?」

正当魔者欲再度提高邪元时,突然一道迅捷身影,速快如风,掌如电噼,横空一噼,一记手刀落颈,不及反应,不及哀嚎,纷乱的魔者崩然一声倒地不起。

玉辞心眼露一丝复杂,只是冷眼看着倒卧在地上的孩儿,沉默而不语,念头走闪之间,已然有了下一步动作,心念一转,覆指抵背,当下一掌掠空,将人当空抛起,抛起瞬间,指气一贯体,顿时身陷昏迷魔者,浑然不知觉,任凭寒气入体也不知所谓,随即寒气穿筋越脉,一路窜腾来到心脉深处时。

突然一道邪芒从中射出,顿时两股截然不同力量相互交击,不停往彼此撞击,似要抢夺控制此身主权其外,只见一卷冰雪仰望半空不语,沉闷肩背后腰上倾雪已然飞离剑鞘之中。

飞旋数圈过后便回到主人手上,剑指半空另指施能贯气,剑锋凛透寒光剑芒,一剑数连划,剑气入邪体霎那,牵引着魔者体内两股正邪之力的冲击,随即寒芒尽纳疾来剑气,两者合之归一,一气倾动千万洩,瞬间寒气破邪,牵制着体内纷乱气絮,同时寒气越过心脉来到心脉最深处。

随即窜入魔者心窝与之合一,顿时黯然无光灵气隐隐而发,牵引着树灵王气,顿时王气导引迅速封住周遭血管,致使心血难以疏通,然后再释放出强大寒息,将整颗活心全然冻结,冻结一瞬!

浑身筋脉伴随着心脏被困瞬间,全然受滞四肢僵硬如树,血色全数已失,六脉失去原有之能,变得极为黯然失色,接着胸前浮现出一点寒光往四肢百骸蔓延,霎那间已成一具人形冰柱,随即当空坠落,坠空霎那,只见一人翻掌一接,摊掌轻握一推送,将手上冰柱送至地脉之外。

...待续...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霹雳之玉辞心新传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