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霹雳之玉辞心新传 第八十八章:漫长的夜、沉働的心(七)

  

  抚掌纳劲!拔刀连砍!拔剑连虹扫!魔军似蝼蚁一拥蜂涌!而凌空盘坐抚琴女仙者,凛眉未动分毫,

  脸色更不见任何一丝从容,依旧是仙灵脱俗,静若止水,冷静应对,玉指轻抚,抚琴弦拨,藉由音律波动将音墙构筑更加坚韧,绝不让魔类突破最后防线,

  因此倾力相搏,尽展仙术玄妙,而脑中思绪亦是同样而辗转。

  “看这样情形,音墙被突破是早晚的事情!必须在那之前护全众人安然撤离此地,但前路被魔军占据……

  “后路更是逢绝,这样甚为不妙矣,虽然能藉由元神化灵护持众人撤离,但这样只是缓敌之策!并无法根绝魔祸蔓延……

  “这样到最后只有放弃仙灵界一途,难道已经无法挽回局势了吗?只能选择放弃途径了吗?没办法了!只有这样做了...”

  正当蝶舞仙梦,思绪甫定时,欲在展现出神功时!

  蓦然一股无形压迫感袭向心头,周围气氛骤然起了变化,心头一紧缩,顿感压迫袭身而来,而此时被破坏缺口的裂缝,三尊联诀,所向披靡,甫降临那一刻!

  便是强掌凝气而出,汇流纳气,随即扑袭攻向音墙。

  「小小壁墙!能挡得住魔的脚步吗!?」

  雄语甫落,魔掌煞天纳气,暗流激掌即刻重击音墙,魔掌抵墙一瞬!身后两口双剑即刻飞旋而出,武藏双刀流,左右交叉划下刀痕,音墙即刻龟裂痕迹掌破,刀狂瞬间!

  音墙竟尔如镜面破裂,裂破殆尽,然后左右双尊,各自运招而攻,左边地狱牟尼,右边魔狱观音,各自运功出招而攻。

  「仙灵余孽!!!这一次!」

  「你们在劫难逃!!!杀!!!」

  「将仙灵天书交出!!引颈自戮!!!」

  「完纳尔等劫数!!!三界便能恢复和平!!!」

  三尊联手齐同攻向抚琴的女仙者,厉掌,魔掌,魔杵,连绵而快攻,攻破音墙霎那,qun魔齐涌杀向仙灵一脉!仙魔即可发生极端冲突!!!

  而蝶舞仙梦面对三尊围杀,竟也感到莫名紧逼。

  「魔物妖邪!仙灵界内不容尔等放肆!!!~喝阿~」

  错指纷拨,力挡双掌紧逼,回身似燕飞,舞似蝶飞,轻盈而连避,闪身,错影,移步,幻步避开连绵掌袭

  「嗯...」

  「女人!束手就戮吧!!!」

  「仙灵一脉!终该覆亡!!!」

  「单凭一人!亦妄想力抗魔狱三尊吗!?」

  「呃...就算如此!!吾也不会让你们在迈向前一步!!!喝阿~~」

  「小小蝶仙!也妄想与天抗衡吗!?」

  厉掌连绵攻向前,魔掌后方紧逼,魔杵快速游移周身,寸寸步步皆是危机重重。

  掌似拳,拳似掌,掌腿交迸,招招狠戾,拳拳紧逼,前后包抄断绝生路,身形游-走。

  琴座抗衡拉弦抵锋芒,蝶舞仙梦虽然应瑕有余,但仍是陷入步步之险「呃阿...」

  “想不到...他们竟然能将吾逼至这种地步……

  “究竟他们是何来历……!?”

  诧异惊色霎那,刀锋左右交叉而缠斗,缠住琴座难以摆脱,一缠之后。

  接隀袭至竟是邪掌腹背重击!一招打乱应瑕步调,后掌袭身未尽。

  另外雄沉一掌便是直掌重xiong而落。

  双掌伤筋错脉之下!唯有血溅朱红。

  「呃噗……」

  双拳难敌四手纵然遭受围杀,负伤连连亦要护全族民安危,蝶舞仙梦仍是隐忍体内伤势,步步移,步步危,而连招拨弦退敌,不让qun魔接近峰巅半分,拉弦抵掌,缠腿震敌。

  「喝阿——!!!!」

  云蝶似飞舞,弦音拨扫而除邪,牟尼魔音贯仙脑,七孔流血而猝死,观音凝掌尽骨摧,仙灵转眼尽成血水,武藏运刀而连斩,万首齐飞尽喷丈,仙魔对立恒千古,正邪斗争断不休。

  沙破连绵丈,血流飘杵,头颅断首连喷丈,爆体,断肢,虐杀,各种死状惨不忍睹,惨嚎不间断,回荡于天际,似是宣告着这漫长之夜,如噩梦般漫长,

  两军兵马交击越来越是激烈,倒下的人数也是越渐越多,纵然如此但仍是不见魔军攻势稍缓,兵马不减反而越增越多,仙与魔的兵马差距越来越多,

  而虫族残余兵马,蜂族雄兵,也通通被杀害殆尽,三族精锐剩下唯有蝶族一脉,而蝶舞仙梦,蝶翼雄兵,

  力抗魔军进逼,然而魔军狠戾凶残终也被逼至绝路,而遭受三尊围杀的女仙者,步步溅血,步步而负伤,,仙琴虽能抗敌,但仍是相差一着!

  掌、拳、魔鞭双魔刀、紧逼在身,刀落弦接,鞭如腾蛇游移而穿梭,云袖抗鞭而ChanRao,力掌煞风而逼,旋身避敌而踏步,以足抗掌而缠斗,一人斗三人缠。

  「交出天书!否则只有死!!!」

  「你以为有命离开此地吗!?」

  「仙灵余孽!!!消失于世上吧!!!」

  「呃阿....我绝不会让你们....yin谋得逞....天书...你们休想得到....喝阿——七弦音诀、万蝶飞舞!!!」

  「魔刀飞斩噬血极!!!」

  「血掌染河、魂判极终!!!」

  「佛亦魔、魔亦佛、佛魔并立,邪魔杵!!!」

  四招交迸一瞬!轰雷电掣,崩山裂地,海倾半壁,排山亦倒海,万尘滚浪涛,冲劲横扫蔓延,双方兵马即刻爆体而亡,重创飓风谷。

  人伴随手中仙琴而动,翻空拨弦,拉弦弹击,运功对敌,尽展超凡仙术,然而四招交迸一瞬!

  余劲冲击四散,仍是劣于拙退于步,双掌难敌四手威,渐显劣势,双方交手刻不容缓,紧逼在身,而消耗的体力也渐渐流失,喘息而连连……

  「呼呼呼....」

  而随着激战越演越激烈,意识也逐渐而模煳,视线随着汗水滴答,溅血沥沫,zui角亦血流,衣襟染血衣而踱步「呃噗……」

  血渐渐而滴落,流落的血,模煳的人,一点一滴而失落,内心的意念伴随护族之人,勇挑狱魔三尊者。

  然而仍是吞败不敌,双方拉距越来越远,就好像魔高一尺,道衰一丈、步步而倾危,拉弦抗鞭霎那,鞭骨袭身而重落,琴弦应声而断,仙琴断弦。

  蝶舞倾危,仙梦险,蝶族难,一鞭落下袭身,魔杵突刺重落,邪掌挫骨,三招联诀要尽断仙者生路。

  「呃噗——」

  「你末日已至!!乖乖赴死吧!!!」

  「死来!!可恨的仙灵余孽!!!」

  「这一招定要你葬送黄泉路!!!喝阿———」

  左右夹击,迎面袭击,肆虐袭身,蝶舞亦倾危。

  「呼呼...吾绝不让你们跨越此地一步....」

  「哼!负伤这样,也妄想护全尔等族民吗!」

  「垂死挣扎!并不能改变仙灵覆灭的命运!!!」

  「绝路逢至,只有迈向死亡一途!!!」

  「呃阿...就算这样,吾也不会让你们这样肆虐而为,残杀仙灵一脉!!!」

  「穷途末路!还妄想逞强!!这是垂死挣扎吗!?」

  强敌围杀在前,哪能容得分神,接连受创血溅五步的她,仍是不改心中的那份坚韧的护全之心,

  依旧是面不改色,勇敢而抗敌,琴弦虽断一弦,但仍是选择抗衡魔军威胁,三尊各自逞能邪学尽展,不留敌人半纷喘息空间。

  蝶舞仙梦搭琴一震!琴座飙尘乱舞迸射起,周围魔兵纷纷被仙气震散,丈起沙浪,倒树纷落而掩埋,

  意识随着坚决之心而力抗魔狱三尊,染血五指潸潸流淌,滴落的血液,负伤的人随着运功而蒸腾。

  「呀阿———!!!」

  「就算粉身碎骨!吾也不让你....在前进一步.....」

  云袖飘扬起,琴座盘旋于空而旋绕,以血殊引而牵动,血珠织如丝,丝如弦,以血替弦,十弦拨动时,周身仙气散发而出,全身昊光冲霄而绽放,流淌的血迹随着昊光而蒸腾而化力,就在她运力至极限时。

  突来一幕!竟尔让她措手不及反应,激战许久的蝶后,虫帝,几番重创,被腐蚀的蝶翼再也无法支撑而坠峰而崩塌,虫帝也被蝶翼刀刃刻画出错乱血痕,而齐同坠落另一侧峰岳。

  巨蝶、巨虫坠峰霎那,交兵中的两军纷纷被狂扫震飞,整个战况被打乱,蝶舞仙梦,魔狱三尊、魔罗天煞,各自移形转步而避,而来不及逃走的魔军,蝶卫,纷纷被狂劲震爆粉碎而亡。

  「呜阿———」

  「哇————」

  「呜哇—————」

  飓风谷因冲击而一夕崩毁,而负伤的女仙者,为了护持残余族民承受巨力冲击,仍是豁命以挡方才那股未运行的功力,全然运行而出,以血殊隐而拨弦,

  登时浑身仙气围绕而连结断弦上,血弦拨动而横扫,削峰悬空而倾接,飓风之巅部分保留,全然将仙灵残存余脉,全部承接而不损而坠空的速度,

  只有稍缓不增而缓落,血弦拨动而构筑成一道坚韧音墙,抵御在颠峰下,缓下急速而落的速度。

  而承受莫大冲击的蝶舞仙梦,受创的伤躯在添上错乱血痕。

  「喝阿——」

  顿时崩然一声!万丈沙浪起,掩埋枝树残叶,吞掩万物而躁动,指尖抵山峰那人,缓而将双指抵地!悬岛崩然而降。

  乍现一方漩涡起,魔之裂缝,邪氛笼罩,狂风,暴流,璇走而席卷!突然三道雄霸身影,从缺口中而降现魔狱三尊。

  “狱天武藏”

  “地狱牟尼”

  “魔狱观音”

  号称魔狱三尊!雄沉巍峨而降现,再次现身于飓风谷!

  ……待续……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霹雳之玉辞心新传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