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式微 第四卷 风云起,故人齐

小说:式微  作者:15517611821  回目录  举报
  雾蒙蒙的天气更适合秘密行事,昨夜青羽峰门生来商讨事宜,带下了陆明源的口信,“卯时巫神顶,愿与徐将军一见。”徐凌霄很熟悉陆津遥父子,他与陆津遥共事这些年,对这个王爷的性子了如指掌,他很欣赏陆津遥的心性,他也很相信他以后能成为一个很好的君主。所以,无论千廉王曾经给他施加了多大的压力,在明在暗,他都是临煌王最坚实的后盾。

  但是陆津遥的这个儿子,他却看不透,小小年纪能进入太学学习,绝对不是一般人能轻易比下去的天才,但同时也意味着,他的脾性,也与平常贵族子弟不同。陆明源,从小旁听他父亲的书房辩论,大多数时候都是一言不发,然总是一鸣惊人。聪慧过人,然而过慧易折。徐凌霄每次见到陆明源,都惊讶于他的成长,只是,他越来越看不清这个世子的内心,他的眼睛总是仿佛有一层浓雾笼罩,把他的内心厚厚的包裹起来。

  徐凌霄叹了一口气,望了望头顶上的峰顶,雾气缭绕的山林,略微有那么点瘆人。他没有带随从,吩咐了亲信在寅时一刻上山准备册封典礼,对他们也只说是先上山让世子试穿新做的新品冠服,没有透露一点风声。这样的关口,就算是亲信,也是能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张zui要去担心。

  山路曲折,浓密的枝杈总是挡着路,要用手拨开阻碍,这萧青羽还真是怪癖,连上山的路都这么考验求学的人,徐凌霄这么想着,只觉自己年纪真是大了,看看自己身边的儿子,到底是年轻啊,只是额头微微渗出了点汗,大气都未曾喘一声。

  “子玺……”被唤名姓的少年抬起头看着父亲,后者却再没了后话,他又低下头只顾着赶路。许久,听得轻轻的一声叹息。徐凌霄看着徐子玺,他又何尝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幼时的玩伴,年少时的牵绊,一生的羁绊。想起夫人那年许下的一世安稳的心愿,徐凌霄只觉如此遥远,再也回不去了,即使再希望他永世安乐不受牵扯,到底还是要遵循他自己的选择,让他去护他所爱。

  自从兄长告诉陆明汐,徐家父子卯时上山,她便整宿都睡不着,一直存着期盼,不自觉的落泪。记忆中晴朗的少年,那个走丢了总会找到她的少年,那个笑意盈盈说长大之后会让她入他族谱冠他姓氏的少年,那个总能让她安心的少年,好像只要他在,所有的事情都不需要担心。自从离开帝京,她再无他的音讯,直到帝君命他父子两人为册封使那一日,连日来的担忧和恐惧都随着他渐渐临近的路程一点点消除。闻讯他要上山的前夜,可想而知她有多么激动。

  可是眼前的一切都在提醒她,和以前不一样了,她不能再任性妄为的声声唤他,不能再喜怒哀乐形于色,不能让自己的错处成为兄长的绊脚石。

  按照青羽峰的规矩,门生当属半个外人,因此他们只能进入前厅,没有资格去后院入室弟子和萧青羽修行的地方,自然引路也只能引到前厅。正值深秋,卯时又是破晓前最冷的时候,四面透风的青羽峰前厅让静静等候的两人有些将受不住。徐子玺倒还能承受,身上有旧伤的徐凌霄可就没那么的好运了,秋日寒风清冷,徐凌霄只感觉身上的旧伤隐隐作痛,不过军中之人,也算是隐忍惯了,直到听见后院传来的脚步声才略微松了口气。

  来人不是萧青羽也不是陆氏兄妹,是个看着已经及冠的少年,眉宇间有些熟悉,徐凌霄却想不起来是谁了,罢了,这些都可暂且放一放,日后再论也不迟。少年长揖一礼,“见过徐将军,徐公子,师父已在巫神顶上备下茶水,请两位移步。”少年礼数周全,俯身指引着他们向巫神顶上走去,明明颔首躬身,却并未有一丝的卑微之感,却愈发让他身上带有一种贵族气质。

  青羽峰好教养,徐凌霄这样想着,未曾放在心上。

  巫神顶上,香炉里烟雾袅袅而上,很明显萧青羽用了结界将巫神顶和外界隔开来,室内已然坐着萧青羽和陆氏兄妹,还有两人,无尽和红姑。看见这二人,徐凌霄略显惊讶,无尽和红姑都是临煌旧人,按理也应该和小主人在一起,可徐凌霄不知怎么的,就是觉得有哪里不太舒服。

  抿了一口茶,萧青羽轻咳一声,示意谈话可以开始了。“现在的局势,想必徐将军很清楚了,我们兄妹二人虽然活了下来,可到底还是危机四伏性命堪忧。徐将军也是聪明人,可想好以后的路了?”徐凌霄刚坐下,陆明源就直奔话题,丝毫没有给徐凌霄喘息的机会,果然,陆明源不是陆津遥,不同的人对待下属,自然也是不同。当下这种情况,比起徐凌霄的能力,陆明源更看重他的忠心。若是不能始终如一,只怕日后,比开始的敌人更可怕。

  “既然世子如此说了,我也有一问,烦请世子先行回答。”徐凌霄好歹也在朝局中沉浮了这许多年,看得清,也猜得透,“世子今后的目的,到底只是为了复仇,还是……”徐凌霄指了指天,暗示陆明源,他看得懂。

  后者微微一笑,拿起茶杯轻抿,随后重重放在徐凌霄和他之间的当中位置,杯盏和榆木小几相碰,发出一声闷响。“男儿,当志在四方。父亲没有完成的,作为子女,自当应该了却他的心愿。”

  “几成胜算?”

  “五成。”

  “前路可凶险。”

  “我明白。”

  寥寥数语,一问一答间,无论是为君的还是为臣的,都渐渐有了自己的决定。

  “世子有此志向,当属王爷之幸,既然世子选择这条路,臣必当尽心竭力为世子效忠。哦,现在,应该是王爷了。还请王爷,不要拒绝臣的一番忠心。”徐凌霄从不拐弯抹角,这是他的好处,陆明源也从未怀疑过他的忠心,只是他背后还有整个徐家和整个龙族,有些时候,一人之心总是抵不过万人之心。

  “只是,臣下年纪大了,有些事情帝君也不会多倚重我,渐渐地我也会把军中大小事宜交接给子玺,王爷尽管放心,子玺与臣下一般,绝无二心。”闻言,原本跪侍西向的徐子玺转向陆明源,微一低头以示清楚。后者也颔首,只是目光看向一直坐在一旁的陆明汐,眸中有些异样的神色令人捉摸不透。

  陆明汐原本一直盯着徐子玺,感受到兄长的目光,便看向他,目光交接,陆明汐却发觉自己突然不懂兄长的表情,他们原是那样心意相通,如今竟已是匪然。刚刚的问答间,她听得清楚,她知道兄长志向并不仅仅只是扳倒杀父仇人,他还有更远大的目标,也就意味着,今后他们要承起的担子会更重。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她只觉愈发看不透自己的兄长,脑子里还回想着今天徐家父子上山之前兄长和无尽红姑他们商讨的事情。

  原来,无尽因为送陆氏兄妹上山因此逃过了那场屠杀,红姑也因为被谴出办事躲过一劫得以苟且,临煌王府下葬之后,红姑偷偷打听过没有无尽的尸首,于是利用多方消息找到无尽,集结了一众残活的旧部,随时准备听候差遣。

  半月后,浩浩荡荡的落葬仪典结束,世子和郡主不见的消息在京中掀起一阵巨浪,直到萧青羽一纸公告了结此事,与此同时,无尽和红姑也收到了青羽峰的千里传音,“联络徐将军府。”于是无尽带着信物在半夜偷偷面见徐凌霄,将世子和郡主的消息传给他们,并请求册封典礼由徐将军执掌。

  不出所料,徐凌霄被任命前往青羽峰,在这期间,无尽和红姑趁着陆承元的注意力都放在如此防备这个徐将军和陆明源串通一气反扑他一口,无暇顾及其他的时候,在各府安cha眼线人手,为今后大计做准备。一切安排都是听从萧青羽和陆明源的指挥,萧青羽不涉朝局,但每次陆津遥来青羽峰总会提及那么一点,他的门生里也不乏朝廷重臣子弟,陆明源更是亲涉过朝堂,二人齐心,不久就将原本的旧部悄无声息地尽可能用得其所。

  今夜,除了要和徐凌霄开门见山之外,他们也是要来汇报一下这些时日的成果。

  陆明汐还记得无尽那句话“一切都已妥当,只是不知道徐将军最后的选择,和徐公子的选择。”说这话的时候,无尽有意无意的看向陆明汐,彼时她还不知道自己当时应该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地位,她只知道,徐家的选择对他们而言很重要。而她,当是这个局里最重要的一步棋。走好了,皆大欢喜,落子一差错,满盘皆输。

  那他呢?陆明汐看着那个人的背影那么近,又好像那么遥远。他今日着了一袭青衫,记忆中他极少会穿如此书生气的颜色。见过他最好看的样子,就是一身戎装披甲持剑,却从不知他如此,也叫人倾心。青衫长袍,和记忆中一身铠甲英气勃发的少年身影重合,那样不真实,不真实地,她都快觉得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梦,梦醒后,她还是处在一个危险重重的境地,没有依靠,无法安心。

  他的家族选择了她的兄长为首,自然会效命于她,可是她想知道他的想法,他才是最重要的。今后他会接手他们家中和军中的所有,君主的信任和倚重才是他们家族能否继续繁盛下去的关键,那么,他会不会也把她当成进阶之路上的一颗棋子?真心又为几何呢?虽是相信着记忆中的少年,可这么多的变故让她对这一切有了执念,她经不起更大的打击了,倒不如开始便不留希望。

  陆明汐的视线未曾离开过徐子玺的后背,后者自然也不会一点感觉都没有,陆明汐的视线倏忽撞上徐子玺的视线,看见他眼中的关切,那一刻,陆明汐为自己刚才的猜疑后悔愧疚。

  那样护着她的少年,又怎会为了权欲牺牲她。

  她还记得那年,陆承元的儿子陆优桓出言不逊,说她是庶出之女,根本不配在太学上课,连宫宴上也不配有她的位置,就算是彼时不知世事的年纪也被那些伤人的刺耳言语气的抽噎,却不知该如何还击,却是身后少年冲上去就给了陆优桓此生难忘的教训。

  他是半步堂最优秀的学生,却也还是打不过那么多家丁,陆优桓娇生惯养惯了,那些家丁也只知道听从主人吩咐,下手也从不知轻重。最后她看着他满身的伤痕哇哇大哭,他手足无措的安慰她,“不疼,真的不疼。”一遍一遍帮她擦眼泪。

  从此他即使受伤也再不敢让她知道,唯恐她哭,怕她担心。

  鸠年竹马的年纪,到现在,却好似上辈子那么久远。

  徐子玺看着她的眼睛,那双好像从不知忧伤为何物的瞳孔,此刻也充满悲伤和恐惧,可他不知该怎么安慰她,只求今后余生能在她左右,护她周全。

  只可惜人事总是不能如愿。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式微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