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黄泉碧落 碧落cut219-棋手

小说:黄泉碧落  作者:小辣椒  回目录  举报

我记得,其实牛头并非一无是处,也不是真的痴傻,他只是心大,不在意。你绝对想不到,少儿时期,在月老阁,他都是名列前茅且常常霸着榜首,曾经也被奉为天才孩童,被破格提拔。不然以他的身份背景,月老阁的门都摸不着,甚至做暗卫的资格都没有。

他曾经棋艺天下无双,天君的棋艺也是极好的,有段时间,把他唤去陪着下棋,他小小年纪大杀四方,非要把帝君的棋子吃的一个不剩才肯罢休。

每每有残余,还当着帝君的面吐槽,要不是他手下留情,肯定杀的帝君片甲不留。

所以,他被外派冥界,合情合理。他和月牙儿交换抽签条再合适不过,因为哪怕没被战魂委派,也会被帝君或是想讨好帝君的人找个理由驱逐。好好的天才少年,学业未成便折了,这恐怕是他今生的遗憾。

可他总是理直气壮的认为自己没错,错的是别人,小气,格局不够,愿赌就应该服输。只是不知道现在的他是否想通里头的弯弯绕绕。

看着他离去,我开口问道“他这些年,一直这样吗?”

马面喝茶的手顿了顿,看向他的背影,摇了摇头,笑着回复“是啊!一点没有长进”

我拍了拍马面的肩膀,“这些年辛苦你了,还好你罩着他,否则,就凭他,难以坐到今天这个位置”

牛头比马面早到冥界多年又如何,他们现在还不是平起平坐,牛头的地位也是马面出现后与他搭档才平步青云。当然,这与马面高学历,背景强脱不了干系,与牛头靠自己,这种根深蒂固的想法背道而驰。马面不得不时时刻刻关照他的自尊心,尊他一声哥哥。

马面叹了口气“是我要感谢他,他是这个世上对我最好的人!”

我点了点头,马面他总是滴水之恩便涌泉相报,是他们家传统了,否则他们家没理由出人给我挑选暗卫。如果他不是我的暗卫,现在应该耀眼的位居神位。大隐隐于市。

反而是牛头早期父母双全,有爹疼,但娘不爱,可惜他爹在他小时候就早逝了,战死沙场。他娘偏爱其他孩子,把他的一切都理所应当给了别人。战魂是他生命中为数不多的温暖。

不过那个傻子,家人虐他千百遍,他待家人如初恋。要不是马面替他撑腰,他混的很惨,他真的被他的家人欺辱到一无所有。

战魂是暗线,不能明着帮助他,只有马面不顾一切,明着把自己和他绑定一起,把他捧到自己救命恩人的位置,让马家罩着他,只为替他守护一片天地。马氏一族,驱魔望族,天下名动,看在马家份上,他俩也算风生水起。

这样的兄弟情义胜过亲生,也难怪我们怀疑他们是断袖。他们相辅相成,形影不离。

至今为止,帝君应该不知道我的暗卫有哪些。只要云梦不说。哪怕有一天帝君知道了,要不是他观察出来的,要么也一定是别人告的密。

“我们很久没聚了!”

“是很久了。”

“12暗卫折损过半,我曾经以为你们死了,没想到跑到洪荒来了。”

马面踌躇片刻,说道“是殿下救了我们,把我们藏了起来”

“嗯,我知道,我想明白了,你们身上的衣服还是我给他挑的,每件服饰的袖口我都留下印记。我那时候拽着他全副身家,也是在洪荒,才发现如果他离了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就大发慈悲给他空间戒指里置办了很多很多东西,生怕他离了我,不能活。”说着说着就哽咽了。

马面伸手想摸摸我的头,到底还是放下了。他说“这个客栈,这里一切都多亏了你的置办,否则我们真的活不成。洪荒之中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们确实差点殁了”

马面从不在这样的事上开玩笑,我拍了拍他的手安慰道“你们受苦了!”

马面扯出一抹笑意,想说些什么?到底没有说出口,马面随即拉着我,说道“出去走走,这里有别样的风景!”

我不想去,浑身都在拒绝,可是这次马面难得的坚持。

我只好如同行尸走肉般跟着。黄沙漫漫,模糊人双眼,不知道有啥好看的。偶尔遇到几个邪祟,都在马面的威压下离得老远就跑开了。

不知多久,在我耐心即将耗完之际,我看见此生最大的沙尘暴,不是吧,要折在这里了?

马面这个家伙也是一惊,不过也见怪不怪,拉着我往沙尘暴方向冲,我心底开始骂脏话了。

我虽然信任他,但是生死攸关,说不害怕是骗人的,毕竟这里根本不能动用半点法力,只能靠肉搏。我以为的奇迹和转机完全没出现。被沙尘暴吞没那一刻,我心底确实骂他了。

要不是张不开口,我绝对骂出声,他松开了我的手,我简直要被气死。这时候的我顾不得什么伤心和骂人了,一门心思想要自救,我儿子还在等我回家呢。

我极力运气想稳住身影,奈何洪荒比天山的禁制不同而语,这里可是能力者的监狱,专门作为放逐的地方。哪怕我现在神级也无计可施。

可是总不能什么都不做等死吧?我现在两眼一抹黑,眼睛睁不开,也不知道马面哪去了,孤身一人的无力感席卷全身。我迅速思考解决办法,想起无边地狱那会,如果能御风,是不是也能御沙。

我不再维持站立的身形,一松劲,便跟着风沙漂浮起来,搞得我晕头转向的。

风沙过大连调整呼吸都做不到,我掩面呼吸,调整身体的气运与之运行方向同步,张开手臂感受,忽然我好像有了点感觉,电光火石之间,我极力抓住那一闪而过的气运,终于在摸索中,龙鳞发出耀眼的光芒,它和红绫将我包裹起来,风沙被隔绝外边,我额间的战魂印记也显现出来。

耳边传来马面的指导,哪怕他丢下我,心底到底是信他的,故没有多想,照着他的话做。越做越觉得不对劲,直到我破了这风暴。

待风沙散尽,我才睁开眼,一脸疑惑,“马家密法,绝不外传!”我有一种该不会他想娶我的错觉。

马面走过来给我弹灰,问道“心情,可好些了!”

我想了想,点了点头,生死存亡之际,半点也不伤感,甚至激发了我强大的求生欲望。

马面接着道“既然,不想死了,就好好的活着,难过是一天,开心也是一天,你有孩子,有我们!未来还有更多美男一字排开给你挑。”

我好感动,默默收了这毒鸡汤。一字排开,供我挑?我的暗卫们,平时嫌他们丑,可是打扮起来穿上红装的那刻谁看了,不心动?

他们跳舞的样子还印在我脑子里,历历在目,连带着拉高了我的择偶标准,如果我的夫君不是从他们中间出,能比过他们,让他们服气的确实没有几个,所以我的择偶范围小到不行,可当时怎么就挑了阿洛,大抵是除了他,其他人更不合适,最合适的还是我的亲哥哥,我又是被暗卫轮流养大的,一时下不了手。

好吧,还有一点,他对我当时复仇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若我不复仇,按理来说我的夫君应出在我的暗卫里,他,我动过心思的。阿爹就是暗卫上位的,自己人,什么都好说。

当然了,阿洛长在我审美上,不过这不重要,暗卫里长得比他好的也是有的,不过不管他长什么样,只要能看我可能都会选择他。

“虽然,你哭,我不嫌弃你丑,虽然,本来你就爱哭,但是师傅说的没错,眼泪只能让爱你的人伤心,却也是最无用的东西。”

他将我的发丝理好别在耳后,抬起我的脸“我还是不喜欢你哭的样子,丑死了,而且显老!”

忽然,我委屈的小表情变成了愤恨,那升起的一丝感动都荡然无存了。老这个词,最见不得从他口中听到,毕竟当年就是因为我比他老才突然放弃他的。我拍开他的手,拿出我的镜子,正准备整理一下仪容,才发现,幽魂镜已经碎了。

哪怕勉强拼好,但破镜难以重圆,那一道道裂痕触目惊心,根本看不清我的容貌。

都是女孩子,哪有不在乎容貌的。真不敢想象这些裂缝影射在灵儿身上,她该多绝望啊!

幽魂镜出,似乎身上的碎片爆发出惊人的力量,自个从荷包中出来,冲进幽魂镜里,幽魂镜的碎片瞬间消失,形成漩涡。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副模样,也是不知所措,真不知道该不该出手阻止。

幽魂镜脱离我的手,悬在空中,然后像黑洞般呼唤着什么。不多时,出现异景,绿洲的水形成一条天河,被幽魂镜吸纳。

侧耳倾听,很多在绿洲喝水的人骂骂咧咧的赶过来。

“不好,快速隐蔽”

说完带着我一头扎进一个洞里。可是幽魂镜认主,跟着我下来了。

马面也是一脸抽搐,叹了口气,认了命。在大批人马赶来前,幽魂镜停止吸水,渐渐化为人形。

血咒,就这么解开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兔年春节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1月21日到2月5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黄泉碧落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