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黄泉碧落 碧落cut171-菩提

小说:黄泉碧落  作者:小辣椒  回目录  举报

但是也说不准,他吊儿郎当的模样,实力却一直是暗卫中上水平,如果联系阿姐的情况,他绝对藏拙了。仔细分析,每千年的对决,他总能与阿姐潜在竞争对手不相上下,可他和阿姐对战,场面看起来一边倒的样子,让阿姐轻松拿到很高的分数,所以阿姐总能拿第一,让我一直有一种阿姐武力值最高的错觉。

如果他的功力在阿姐之上,那他真实实力说是碾压我也不过分,如果这一切都成立,我倒是小瞧了他。

以前,从未想过他们并肩的情形,现在看来,他等这一天很久了。老实说,浩然哥哥算是女生心中的理想伴侣,默默深情,悄悄努力,只为有一天能与之并肩。而且,幽默有趣,永远有新鲜感,比清风哥哥好太多,阿姐,这样的幸福,你应该满意吧?

我默默看了眼阿洛,老实说,我不喜欢太闷的人,跟我的理想型不一样,可是没想到兜兜转转,人对了,好像条条框框都没那么重要了。

皇城外的大街上,张灯结彩,本应该在家瑟瑟发抖的人们,居然化身“鬼怪”的样子,在街头游行,这是浩然哥哥想出来的幺蛾子,希望大家不再害怕鬼节,也不要害怕亲人的探望,这本该是件值得欢庆的日子。

有一个小女孩,手指明月,说着“阿爹,那是娘亲么?”抬眼望去,那应该是她心目中娘亲的样子,在人间,若是家人不幸离世,大人总会编织善意的谎言,告诉孩子,他们变成星辰,圆月在天上守护着他们。即使是作为神仙的我,也曾相信过,在遥远的月宫,我的父母在那里幸福的活着。

直到有一天,谎言被拆穿。

那年,我问刚从月宫回来的阿泽,“阿泽,阿泽,你在月宫有看见我的阿爹阿娘么?”

阿泽是个实在人,他想也不想的回道“那里冷冰冰的,只有一座孤零零的广寒宫,还有被放逐的罪人,未曾见到阿落的爹娘”

有那么一瞬间,我是不信的,虽然我知道阿泽不会骗我,可我就是不信。我费劲心力去了月宫2次,原来那里真的没有阿爹阿娘。我知道,惊伯伯骗了我,我承了这份好心,但对他的隔阂却无法过去。

我们乔装一番,也融入游街的队伍,里面真的什么鬼怪都有,一股寒凉瞬间扑面而来,要不是时值盛夏,这些肉体凡胎恐怕受不住。

人群中,有一个“人”异常显眼,她停住脚步,任凭人流涌动,眼里只有那个坐在父亲肩头的孩子。

那个孩子,在父亲的指导下,脆生生唤着另外一个女子“母亲”,被唤的女子错愕中,嫣然一笑,摸了摸孩子的脸。[space]

也许,她该放下了。[space]

停下脚步的鬼怪,身上怨气散去,变得透明雪白,然后离去。纵然万般不舍,但她确定了,那个女子,会疼爱她的孩子。[space]

后来,到了游街的尽头,那个男人向身旁的女子致谢,女子福了福身子,悄然离去。而那男人牵着孩子放着天灯,他说“孩子她娘,放心归去,我会把我们的孩儿扶养长大”[space]

这是和阿爹不一样的选择,我爱你,所以继承你的意愿,将我们的爱抚养长大。[space]

那“魂魄”最终还是来到游街的终点,可能是因为不舍吧!看到这一幕,也明白男子的良苦用心。她伸出手,最终却穿过他们的身体。[space]

虽然鬼,没有眼泪。可我总觉得,她在哭。“阿洛,她在哭么?”[space]

洛“大概是吧!”[space]

我的眼泪瞬间爆发“阿洛,我不要这种死别,答应我,永远别像这般残忍的对我”[space]

洛“傻瓜,神是不会死的,除非自戕”[space]

“我不管,你一定要答应过,哪怕是生离,也好过死别”[space]

洛“我不会死的”[space]

“阿洛,每次你都跟我文字游戏,我要的只是一句答应”[space]

阿洛很严肃的看着我,然后叹息,他抱着我说“好,我答应你”[space]

“你说过,答应我的事,都会做到”[space]

洛“自然,娘子,为夫也舍不得”[space]

一阵响亮的哭泣声传来,牛头老泪纵横,这个糙汉子,也有柔情的一面。就差没上去让那女子复阳了,可是,人死复生,天道大忌。[space]

马面最是了解他,拉着他去往烟花之地。我没有想到原来我随意造的解乏之地,已成了著名的寻花问柳之地,一切都变了味道。[space]

还是二楼的包厢,格局不变,只是环境大不相同,翻新后的装饰,让它看起来更加富丽堂皇,却没了初建的味道。[space]

不管你信不信,这木头建的的房子,能存活上千年,有一句老化,干千年,湿千年,干干湿湿三五年。如果保养得当,说不准这里能存活上千年。[space]

不久,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是她?那个让牛头流泪的女子。原以为牛头在冥界多年,早已看惯了生死,变得冷漠,没想到他还是如此多愁善感。[space]

那女子,成功挑起了我的兴趣,拿着夫君孩子烧给她的首饰舞衣,钱财,琵琶,她想干嘛?[space]

她落落大方的上台,身上系满铃铛一样的亮片,她是关外女子?不对,这是什么?我分明在哪里见过,佛家舞蹈,飞天舞?异域风情的舞蹈,搭配令人心旷神怡的音乐,这里的情欲也被冲淡。[space]

让很多看客不自觉投去钱财和随身外物,毕竟,这是为数不多的表演。场面一度火爆。[space]

原以为一舞过后,会识趣的离开,没成想,她收拾台上的钱财,便径直上了二楼,方才,她捡钱的样子,多少掉了点身段,但看客的热情一时之间还难以消退。[space]

敲门声起,大家都无动于衷,第二声,唯有牛头站起身去。大家多少觉得这女子不识好歹,人间的事自有安排,我们不得过问。[space]

可偏偏事情找上门。她很自觉的行了礼,摘下面纱才发现,似乎哪里见过。[space]

那女子说,几十年前,她在皇家寺庙与我和子非哥哥有一面之缘。我才想起来,她是那个渴望变成人的小菩提,那年,我在菩提树下,看着众生投去祈福条,我觉着甚是有趣,便也写了一条,挂在树上,可我早已忘了,我当时的祈祷,因为,我不信命。[space]

那年听着佛寺的靡靡之音,心情复杂,折断了菩提树的枝叶。菩提树在佛家是圣树,实属大不敬,我不想多一个敌人,于是为其开了灵识,赔了罪。没成想它竟修炼成人。[space]

“为什么?”[space]

菩提“我记得,你触碰我时,是我开灵识以来第一个接触的人,你将所求挂于树上,名曰幸福。可幸福是什么呢?在来来往往的人中,我读懂,幸福是一生一世一双人”[space]

阿洛牵着我的手,给我温暖,可我回想当初,那时,我还陷入失去阿泽的痛苦中和再见父母的喜悦中,着实没想过情情爱爱。[space]

可此情此景,我也不好反驳,只能沉默。可这女的着实拎不清,拿起“断肢”,“你说过,会补偿我的”[space]

“我为你开灵识,助你修炼,再大的过错都已弥补”[space]

她有些不甘心,但她知道,我是认真的,多说无益,她把菩提枝叶留下,她说,我不帮她,没关系,可是,留着她的枝叶,有一天我会用上,算是报答我为其开灵识。[space]

她识趣的离开,可到门口,她抓住牛头示意有话要说。[space]

本就心慈手软的牛头还是应了下来,随她离开包厢。[space]

浩然“这小子,又要被骗了”[space]

马面“其实他很聪明”[space]

“谁说不是呢”[space]

非“只是他看得清楚,做不明白”[space]

半晌,牛头回来,带着笑意,他兴奋的分享“这次,我没有失望”[space]

这句话,倒是勾起我们的兴趣。他絮絮叨叨的说着。总结一下,就是那女的,把冥钱都给了他,把真金白银托牛头送去给她的相公和孩子,那个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在给那女子烧物后,更是雪上加霜。[space]

牛头还说,那女的本来想还阳的,但我是那么好糊弄的人么?后来退而求其次,让我送钱过去。[space]

我们都被他的傻震惊,鬼挣来的钱,本就是不能给活人用的,现在经过牛头的手,倒是堂堂正正送了出去。这女的不简单。[space]

而牛头呢,不仅打乱秩序,更是贪污受贿,这种事可大可小,弄得不好要被天道责罚。况且,靠冥币能娶到老婆么?冥界什么都没有,就算有,对鬼差都是免费的,除了打点鬼差,冥钱谁要啊,这种钱只能娶一只不会传宗接代的鬼。他一天天想什么呢?[space]

现在想来一阵后怕,这牛头,在我看不见的时候做了多少蠢事,我脑海里忽然涌现一幅我去给他送牢饭的即视感,他就是为他的助人为乐,上了天罚台。[space]

我准备让阿洛赦免牛头的罪过,可是,若是如此,赦免之人会替其受罚,所以我犹豫了。[space]

“马面,还得拜托你了”[space]

马面拱了拱手,离开,牛头追过去“你去哪?”[space]

马面“帮你擦屁股,一刻不见都不省心”[space]

牛头“谢谢,可我没如厕”[space]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中秋佳节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9月19日到9月2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黄泉碧落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