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血花 第二十一章:为什么我要活得一塌糊涂

小说:血花  作者:木瓜  回目录  举报
  淋过雨的空气,疲倦了的伤心,我记忆里的童话已经慢慢的融化。

  ——

  清晨的阳光洒了进来,今天的阳光很暖,很舒心。不知道是不是有些事情的缘故。

  我睁开眼睛笑了笑,算是告诉自己现在的自己一切都好。

  “用餐了,大少奶奶。”一个女仆开了门,但是她没有像我想的那样端了餐进来,而是走过来给我一杯水,“先喝了吧,我去帮您准备衣物洗漱。”

  只是她还推着一辆轮椅。

  大少奶奶。?

  这是他的意思吗?

  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忽冷忽热,这种感觉让我感到莫名的害怕。就像有人抓着我的心,不放,让我难以自由呼吸。

  我接过水一饮而尽,然后拿起我放在chuang边的镜子和梳子,边梳着看着,竟是感觉很久没这么好好端详过自己了。我是不是比以前更白了,我问自己。

  过了一会儿,她帮我换好了衣服。

  “今天的饭菜呢?”看着今天女仆的反常举动,我不得不问出这样的问题。我的目光又落到了chuang边的轮椅上,难道我今天可以出去用餐吗?

  “大少爷吩咐要你今天出去跟他们一起用。”她将我扶起放到了轮椅上。

  他们?

  心在跳动吗?我是在紧张吗?在瞎想什么呢,叶子。

  她将我从房间推出来的瞬间,我感觉自己像只出了鸟笼的小鸟。

  “大少爷,大少奶奶带来了。”我看见了陆佳鑫。

  “你可以下去了。”他坐在餐桌边上。笑着站起身朝我走来,将我抱起,轻轻地放在了一个位置上。

  “吃吧,别弄脏衣服咯。”真是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我瘪了瘪zui,却看见了边上还坐着一个男生。

  他长得明明那么白净,却要穿得那么黑。也许他是为了减少存在感吧,却不知道这样反而更显眼。

  “嫂子你放尊重点。”他突然抬头,眼里透着冷气地说道。他把‘嫂子’两个字咬得很重,可能。。是错觉吧。

  “我……”我就看了他一眼好不好。

  “叶子,别管他,这个家伙一直这样的。”陆佳鑫将我的头转过,让齐涵消失在了我的视线。

  我埋下头,我的感情,是被控制了吗?

  我听见齐涵冷哼了一声就走了。

  我看见陆佳鑫没有表情地用着早饭。

  “陆佳鑫,我可以去上学吗?”我试探般地问道。

  他没有停下吃东西的动作,似乎没听见我的问题。直至他吃完后用餐巾擦了擦zui,才说道,“去学校干嘛?”

  “当然是去上学啊,我不要高考的吗?我可不想被关在这里什么都干不了!”其实我,只是想逃出这里,学校那个地方,柳馨还在的吧。

  我为什么会想逃,为什么。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这么说话?”他不屑地起身,“如果是以女朋友的身份,那就请你尽好你的本分。”

  什么资格?如果是以女朋友的身份?

  “你什么意思?”他的话揭开了他全部的面目吗?他为什么要这样?我真的gao不懂。

  他没有再说话,而是径自走了。我想喊住他,给我一个解释。可是我没有喊,是这个解释对我无所谓吗?他这么做,只能说是做戏。

  以后的几天,都是这样。但是我没再看见齐涵再出现在餐桌上。明明只是没看见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我感觉心里好像少了什么一样。空荡荡的。

  我坐在轮椅上望着窗外,看着一片岁月静好。却总在耳边回想起那声甜甜的喊叫——叶子!

  “叶子!”这一声,无疑触动了我的神经。我慢慢地转过头,会像我想的那样,她就站在门口吗?就那样像以前一样看着我吗?

  门口站着的,是一个小小的女孩,长得跟她很像,很像。还是背着那个书包。

  “甜……甜甜?”

  “嗯,好久不见!”她朝我挤出一个像以前一样童真的笑容。

  真好。

  眼眶上涌上来的冲动,我拼命地忍着,故作平淡地说道,“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叶子,我已经死了你知道的吧。”她的眼神平淡下来,就像一颗星辰瞬间掉入无边的黑夜。

  是,她已经死了。是,我害的。

  “你想过要怎么赔偿我吗?”我怔住了。赔偿,拿命可以吗?

  “你是什么。”

  她没有理会我的话,“叶子,你死了我就能活回来。”她从书包里面取出一把匕首。然后面无表情地在手腕上轻轻地划开一刀,细长的刀痕。血珠渗透出来,血依着她的手臂的走势往下爬着,她将那条手下垂,仿佛感觉不到疼痛。血就这样滴滴答答地流到地上,仿佛在发出一种死亡般的ShenYin。

  我用手捂住zui,尽量想把自己的恐惧缩小。她拿着匕首向我走来。

  她把刀尖对着我的眼睛,zui角微微向上翘,我的恐惧在这一刻被全部放大。我叫了出来。

  “嘘,不要把哥哥叫来了,他救不了你,因为他不爱你。”她yinyin地说着。匕首在一点点靠近我的眼睛。我不敢闭上眼睛,我怕眼皮会在瞬间划过刀尖。但是,我要瞎了是吗。

  我没有再叫,等待死亡的来临。

  可是突然,我眼前的匕首被抬了起来,划过我的额头,却没有对眼睛造成伤害。我的眼睛还是那么睁着,似乎我还没有从恐惧中回过神。

  我看见了,她的头没了。滚到了地上,她的身体也倒在了地上。地上一摊来自她的血。可是没有血腥味,真的,还是假的。

  她又在我的面前死了。她又死了。

  眼泪止不住地流下。一颗又一颗,止不住。却没有

  “没事吧?”肇事者扔掉了手中的刀,转过头蹲下来看着我。他拂过我的发丝,才发现我的额头上的刀痕,“该死。”他从身上拿出类似碘酒的药给我抹上。手法很温柔,但是却是也有些粗鲁,“别哭了。”他用手抹了抹我的眼泪。

  这肯定不是陆佳鑫吧。

  我这才回过神,看着这个男生,齐涵,为什么是他?他杀了我的甜甜。

  “为,为什么杀了她?”我忍着抽泣声低声问道。

  “不管多少次,我都会杀了她。”他仿佛在说着一件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

  “那次也是你杀了她?你为什么……?”我将他推开,不信任地推开。

  “叶兮,你为什么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他无力地说道。

  “那你能不能把一切都还给我。”我说的是,我的记忆。那种对他就脆弱下来的话语。

  “我……”他刚要开口,却被打断。

  “齐涵!”陆佳鑫破门而入,对房间内的一切仿佛熟视无睹。看样子是看多了。

  “陆哥哥可有要事?”他一挑眉,转过头望着他。

  “算你狠!”陆佳鑫叫来仆人,“把这里打扫干净。”

  “我说过了,不管你制造多少个,我都能杀掉,别想从我的女人入手。”两张相同的脸,双目互相对视着,一个冷如剑锋,一个恼怒成凶。

  他的女人?

  “齐弟你可别忘了她现在是我的女人。”他扯开一道难看的笑容。

  “自己女人死了就使出浑身解数来要我的,要到了却是如此般待遇?”他把待遇咬得很重,“我的女人不会让给你的。”

  “她没死!”陆佳鑫一拳要打上他的脸,却被一手挡住,“你打不过我的,不要逼我。”

  我捂着头,独自蜷缩着。我到底,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我到底是谁的东西。

  你们知道这样让我无法承受吗?

  “够了!”我喊到,“让我回去。”

  我竟突然从轮椅上走了下来,我的腿能动了。

  “你为什么好了?”陆佳鑫喊道,震动了我的耳膜。果然,他一开始就不想让我好是吗。呵,我居然还傻傻地相信他。

  “你心里没点数吗?”齐涵微笑地反问道,又得意地说道,“我干的。”

  “很好。”他摔门而出。

  房间里面只剩了我们。

  别忘了曾经的约定,那时我们仅剩的东西。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