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汝不懂生死 第三章 危月浔

小说:汝不懂生死  作者:叶锌无  回目录  举报
  “你说的……可是真的”白发老者迟疑,虽然那邪术可以提高丹药的质量但那毕竟是仅限制于二品丹药,它和三品丹药完全没有可比性。能够制造三品丹药的方子那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三品丹药的方子他不是没有找过,但这一年来也没有任何消息,反而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若是能求得两张三品丹药的方子,别说给白漓炼一年的丹药,就算是十年他也愿意。

  “这是自然,你觉得难道我会骗你不成?”白漓收起匕首扶起白发老者,眸子中全是镇定仿佛对自己充满自信,坚信白发老者会答应自己的要求似的。不过,白漓倒是赌对了。

  “好,我同意”果不其然,白发老者答应了白漓,因为丹方是一个丹药师的命。

  “这是一张三品丹药的方子,有提高一段灵力之效,质量越好它所维持的时间就越长,怎样,不错吧!想要另外一张方子那就请苏丹师先拿出一些城意了。”白漓手中拿方子嘴上也没停过,甚至到了最后更是意有所指。她都如此意味深长了,这苏丹师应当是懂了吧!

  “现在我就回丹房,把所有丹药全给你”苏丹师一听白漓这口气,立马明白了过来,不就是丹药嘛,光是他炼的就不少更别说他门下的弟子。

  苏丹师火急火燎的向殿外走去,最后嫌太慢直接运用灵力招来坐骑‘火云榷’向丹

  房飞去。‘火云榷’是三级灵兽最善常火与速,以火为功击之力,以速为逃命本事,成年的火云榷灵轮境中期以下之人皆不是它的对手,也就是说成年的火云榷有灵轮境中期的实力。“有时间我也整个灵兽玩玩……”“年龄不大野心还挺多,看上什么了和父王说说!”闺房内,身穿明黄色袍服的男子出现在白漓的视线内。

  “父王”白漓惊喜的跑向男子,用纤细的手抱住了眼前的人,虽然她知道自己重生了但真正亲眼看见了,却是感觉做梦一样。“小心点,你的伤!”一个女子的声音也传入了白漓耳中。那声音让白漓有些恍惚,那声音她太熟悉了。“母后”那是全世界最爱她的人,白漓红肿了眼、眸子中的泪水像是决堤了般不争气的落了下来。

  “怎么了,漓儿,不过生了场病便学哭鼻子了。”女子满脸宠爱的看着白漓,她就是之前床前的宫妇。这都是真的,一切的灾难都还没有降临,她重生了,补救都还来得及,她不会再让历史重演,她要逆天改命,从现在起只有成为人上人才能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

  “对了,父王伤我之人现在在何处。”她检查过自己的伤口,那绝对是他人所伤,那个伤口段不可能是自己所弄,虽然自己重生过来和那人所弄的伤有些关系,但是伤了她白漓就别想……活命。她的性子一向如此。

  “伤你之人是一名少年目测年仅十八,现在被关在死牢里,审了半天也审不出什么反而一直吵嚷要见你还拿出了你的玉坠所以我们没动他。”淩王看着自家女儿,他自己女儿的性格他可是清楚得很。白漓好美男之色,但对人却从未真心过,也从未送出过什么自己的东西,也许对于白漓来说那少年也许是特别的。再说那少年确实不错,不仅品貌端正实力还超强,若是能成为他的女婿……

  “不会又是我的风流债吧!”白漓有些后怕,她喜爱男色之事人人知晓,但又不能怪她好不好,爱美男之心人皆有之,她只不过敢说敢做罢,又没有四处留情,她长得如此倾国倾城,若是不好好利用自己的容貌怎么对得起自己。

  “我觉得你还是去看一下比较好”宫妇也开口道,她的女儿她怎会不知说到底还是遗传她。

  “也好”我到要看看是谁如此这般。打定好主意的白漓运用步步生莲这道三阶中品小神术极快的向死牢跃去。每道小神术都有品阶之分且都具有稳定性,但这道步步生莲却是异者,它能够不断升级、从三阶中品达到五阶圆满境界从而突破到真正的下品神术,若是能不断满足这道神术的需求甚至还能够升级,而它的极限无人能知。但这可不是白漓现在所关心的。转眼间白漓便到达死牢,不用白漓拿出令牌侍卫们便将白漓放了进,白漓的美貌可是无人能比的存在所以不可能有人冒充,在这里每人心中、白漓的身份可比淩王高多了不仅是因为容颜还有天赋。

  于是不费吹灰之力便来到了那个少年所在的死牢。

  眼前的景象当真是应死牢这一词汗臭、腐臭迎面而来,到处漆黑一片,只有一点点烛光微微发亮。微弱的烛光下,一道身影正不断被烛光拉长。很快少年便出现在白漓的视线里。少年身穿一身锦绣绿衣,如墨似的头发以玉簪竖起,身上有着一股不同于兰麝的木头的香味,站姿姿态闲雅,尚余孤瘦雪霜姿,眸中瞳仁灵动,似能洞穿一切般震人心神,良久开口道,“漓儿你终于来看我了你没事了吧!他们说你受伤了,但我没有下重手的。”牢中的少年见到白漓来到死牢里便使用灵力将牢门掀开,把白漓娇小的身子拉入杯里。“放开,危月浔你有病啊!”白漓想从少年怀中挣脱,但身体却怎么也使不上力连灵力也有混乱的状态。美眸之中泪水不断流下心中的苦恼也全数发泄出来。

  “你死哪去了,前世的我被人追杀数十年结果你却一直消失,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害怕我有多担心你,一直以来我连你是生是死都不知道……”白漓心中委屈但为了不让少年担心自己,只说了一些较轻的事。

  “我知道关于你的一切事情……”“不对前世现在的我不可能遇到你,所以你到底是谁?”白漓突然反映过来前世的自己怎可能现在遇到危月浔。

  “别怕,真的是我,我比你先重生到这里,我己经在这里等了你七年了,我算到你会重生但我是魔帝,境界又太高所以就只得先重生过来等你,对不起,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没有陪伴你。”少年坦白着、面露惭愧,因为白漓在最困难的时候他没在她身边。

  “没事,那你的魔帝之心……”白漓看着少年试探着,虽然魔帝之心带给她不少好处但也是前世害她惨死的罪魁祸首。“还在你身上,魔帝之心一旦选择一个人便不会易主,除非我死。不过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前世的事情再次发生”危月浔再次将白漓拉入怀中。白漓这次没有挣扎反而反手抱紧危月浔的腰。

  “但心脏是你的”“但它能保护你”危月浔态度强硬,若是将心脏从白漓身上剥离的话,白漓就一定会死,所以心脏没有白漓重要,哪怕自己失去心脏会有一些不适。

  “以你的能力是可以杀出死牢的啊!”“我想等漓儿来接我”

  “……”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汝不懂生死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