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综时空之旅 叽萝现,会剑神

小说:综时空之旅  作者:冷玉尘  回目录  举报
  陆小凤在心中为自己逝去的节操不太诚心的哀悼一下。╮(╯▽╰)╭没办法,他本来就没什么节操嘛……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花满楼暗暗忍下心中的笑意,上前为好友解下围,并友情赞助治愈系微笑一个。果然花哥什么的,切开都是黑的-_-

  “我打算去找帮手。”陆小凤是谁?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就一蹶不振,被花满楼的温柔一笑轻松治愈的他很快就精神抖擞了!

  “西门吹雪?”花满楼了然。

  “西门吹雪肯定要找,不过我要先找另一个人。”

  “哦?是谁?”

  “龟孙子。”

  “……”毫无疑问,这是兰雪的反应…….这异世的人都这么奇葩!:-

  “兰雪,你怎么了?”花满楼察觉到兰雪的迟疑。

  “那句…好像是悔辱人的话?”兰雪想了一下,还是无法将那三个字说出口。虽然在她们大唐有蠢咩,哈士奇等称呼,但从没有人用此侮辱人的话作为名字,还广为人知。

  “侮辱人?龟孙子?哦~没事儿,那是他的名字,他姓孙,全名是龟孙子大老爷。”陆小凤很奇怪,连侮辱的话都不习惯说,难道藏剑是某个隐世门派?想起花满楼说兰雪有礼宛若君子而又带着时人君子不曾有的潇洒大气,陆小凤摸摸胡子,开始不靠谱的猜测。当然,也不是完全不靠谱,某种程度上,他真相了……

  “……”怎么会有人叫这种名字?真奇怪。

  “龟孙子是天底下最大的大混蛋!他常常说自己有钱时是孙大老爷,没钱时就是龟孙子了。他总是混迹于青楼赌坊,花钱花的很凶,不过他有一门别人没有的本事,就是能找到大智大通那两个老怪物。没钱时就等人去赎他,一个人能这样活好几十年也是一种本事。”

  “大智大通?”

  “他们是两兄弟,一个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古往今来所有奇奇怪怪的事,他都知道一点,另一个本事更大,无论你提出多奇怪困难的问题来,他都有法子替你解决。”

  听起来好像大唐的隐元会……

  “……!”兰芷瞬间想到些事,眼睛略微放光看着陆小凤。

  “!!!”陆小凤抖了一下,迟疑的问:“…怎么了?”

  “他们真的什么都知道吗?”

  “目前还没有什么事情能问得住他们。”

  “那我们即刻动身!”

  心情瞬间变好的兰芷眼中划过丝丝笑意,额间红花越发鲜艳,恍若神仙妃子,可惜花满楼看不见,不过这不耽误他感受兰雪的喜悦,至于陆小凤…他被秒杀了…

  考虑到兰雪是女子,“不如坐马车去吧?反正见到孙大老爷也要用马车载他去找大智大通。”陆小凤建议道。

  花满楼自然答应。

  付钱人当然是花满楼了,陆小凤对此表示:谁让他比我帅,还比我有钱╭(╯^╰)╮

  付完钱上了车,兰雪再次帅新陆小凤和花满楼对她们的认识。

  “花满楼,你刚才给那个人的纸一样的东西是什么?”

  “纸???”两人同时迷茫一小下,然后又同时恍然大悟。

  “!!!你是说银票?”陆小凤惊讶道。

  “兰雪…你不知道银票?”花满楼也有点不可思议,毕竟在小楼时需要什么自有人准备好,他用钱的地方不多,自然没在兰雪面前用过银票。

  “银票?是和银子有关吗?”兰芷努力回忆,以前都是用金子的啊,看来花满楼家真不富裕,待会一定要把这段时间待在百花楼的花销补给他。

  “简单的说,银票是银子的一种便于携带和使用的形式,可以在钱庄兑换银两。”花满楼解释道。

  “花满楼家就是最大的钱庄东家,你不知道吗?”陆小凤若有所思的看着兰雪:看她的样子真是不懂,一个连银票都不知道的小姑娘,看来,不是为了花家而来的,那她到底是什么人?难道真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可是那双眼睛可不是懵懂无知啊……

  不得不说,陆小凤虽然对花满楼说他没有怀疑兰雪,但也没信任兰雪。他这个人经常被女人骗,他也不是很在意。可若是花满楼可就不行了,花满楼不是他,一旦动心就会全心全意,一心一意,和他这种浪子可是不同的。陆小凤这个人或许会让自己栽在女人身上,但是涉及到花满楼这样的生死之交,他还是很有脑子的,只不过他这次是真想多了……

  “现在知道也不晚。”兰雪弄清楚想知道的事,也就不问了,只一心想到补偿花满楼。

  “兰雪,你以前都用什么付钱的?”花满楼似是不经意的问,他想多了解这个浑身是谜的女孩儿,无关猜疑,只是出于好奇。

  “以前…我只出过一次山庄,有二师兄在路打点,在山庄内,我不用买,有份例,还有师父,师兄师姐的补贴,恨少用到银钱,就是师弟们买糖葫芦,用的也是金子。”好像看到庄内叽太叽萝围着她吵闹的样子,兰芷又浅浅的笑了,真是想他们了,想我的家――藏剑山庄

  花满楼抓住机会了解叶兰雪,连忙问道“你有很多师兄?”

  “于我而言,最重要的只有一位……”兰雪不知道花满楼何来此问,不过还是回答了他。

  听到后来兰芷的声音变小,花满楼心知有异,体贴的转移话题:“我们好像快到了,兰雪可有问题要问大智大通?可是为了你那还未找到的小师妹?”

  “…正是。”兰芷想到隐元会,又问:“大智大通,可要收钱?”

  终于可以cha话的陆小凤积极的回答:“一个问题五十两。”

  “……!”居然比隐元会便宜了几十倍!默默的查看下自己的梨绒落绢包,幸好师尊给的零花钱多,加上师兄给她的零花钱,足够了。偷偷的从梨绒落绢包里拿出一百两黄金(注个人将黄金与银的比例设为1:5),兰雪悠然的下了车。

  “花满楼,你和兰雪姑娘先到茶馆里等我一下,我去将孙大老爷找出来。”如果没有兰雪,陆小凤肯定会捉弄一下花满楼带他到青楼楚馆里走一遭,现在嘛,(o__)他还是把碎掉的节操捡一捡吧……

  兰雪和花满楼在茶馆品茗聊天的时候,陆小凤也风风火火的将没钱付账被吊在半空即将被活剐的孙大老爷从老鸨子手中救了下来。

  两方人马会合之后上了马车去找大智大通。

  看见兰雪的时候,孙大老爷猥琐的笑着:

  “嘿嘿嘿,陆小凤,你现在的眼光是越来越高也越来越好了,这次的红颜知己简直比以前的加起来还要好啊,要是这样的女人还不能把你的心拴住,你活该打一辈子光棍呦~”

  叶兰雪冰冷的“目光”扫了孙大老爷一眼,

  “啊!开玩笑开玩笑,我开玩笑的,是小的zui贱,陆小凤那个花心FengLiu大混蛋大傻蛋大笨蛋怎么配得上你家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倾国倾城的主人呐,我是喝多了一时zui贱,少侠你不要在意呐!”孙大老爷心颤了颤,在危急时刻赶紧用上了他这辈子的文采来求饶。

  “喂喂喂!我没那么差劲吧。”陆小凤虽然觉得在花满楼面前被认为和兰雪是一对有些尴尬,但是被人这么一说也觉得很掉面子。

  到了地方之后,孙大老爷一脸小媳妇儿似的委屈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禀报大智大通,记住老规矩:每个问题五十两银子。”

  然后,就用他短小的身子钻了进去,洞口真的很小,刚能容下他的脑袋,不过他的头奇大无比,脑袋能进去,身子也就进的去了。

  好一会儿,一个苍老的声音才不紧不慢的响起:“好了,你们问吧,老规矩:一个问题五十两。”

  陆小凤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五十两一个的银子,一个一个往里扔,确定了大金鹏王说的事情基本属实。最后他问道:“要是想请西门吹雪出手有什么法子?”

  里面沉默了好久才说:“没有法子。”

  兰雪看陆小凤问完,她也拿出了金子问:

  “叶明菲现在身处向处?”

  花满楼和陆小凤微微侧目,

  苍老的声音比之前沉默的更久了,还一会儿才响起。”不知道”复又将金子扔出。

  陆小凤带着二人来到一家豪华的酒楼,点了满满一桌子的菜,喃喃道:“这一桌上好的酒菜才五两银子,那个见鬼的问题就要五十两!这次我一定要请出西门吹雪,看那龟孙子如何号称无所不知。”

  “可是你要怎么让他出手呢?”花满楼一针见血的问。

  “大不了我用火烧了他的房子……”没等陆小凤说完,酒楼就闯进来一个人打断了他。

  这是一个血人,夕阳的余晖本来格外美丽,可是照在这个血人身上却发出一种红光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他的头顶上、鼻子里、耳朵里、眼睛里、zuiba里、喉咙上、xiong膛上、双肩上、膝盖上、手腕上都在流着血!

  他的喉咙已经被割开一半,可是他却还没死!几个人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花满楼虽然看不见,可是浓浓的血腥味却告诉了他一切!

  血人直冲着陆小凤来了!zui里发出‘咯咯’的响声,却无法说出一个准确的字符。沾满鲜血的双手紧紧的抓住陆小凤的衣服!

  陆小凤仔细的辨认着眼前人狰狞的脸,失声道:“萧秋雨!”

  兰雪迅速的上前将内力灌入他的体内,轻柔的缓解着他的痛楚。

  萧秋雨用乞求的表情指着自己的zui,他要说话!他要说出一个天大的秘密!

  兰雪摇摇头:“我只能暂时延续他的命,别的无能为力。”

  萧秋雨失望的‘咯咯’两声,然后好像想到了什么,挣扎着到桌子旁沾了酒水,耗尽所有的生命写着:小心…后面只写了一横就咽气了。

  陆小凤‘噌’的一下冲了出去,过一会儿拿回了一块黄麻布,上面写着:“以血还血!”

  “这就是多管闲事的下场!”

  陆小凤愤愤道:“这次我非把西门吹雪拉出来不可,要不然我就烧了他的万梅山庄!”

  陆小凤:“走!去万梅山庄。”

  一行人驾着马车匆匆来到万梅山庄的外面,途中听到卖糖葫芦的吆喝声,叶兰雪想到小师妹,便他二人先行,她买些东西随后跟上。如今已是四月,孟夏,万梅山庄已经没有梅花,但是桃花、杜鹃漫山遍野,景致同样优美。花满楼站在山坡上,闻着花香,几乎不愿意离开。

  “……为什么不能躺着功夫就变强。清早就要起chuang实在太可怕,师父让我再睡一刻钟吧!可是一闭眼就不想再醒来啊,练功练功真的好讨厌啊!师父声声催徒儿在流泪,求求师父能不能让我再多睡一会……打破幻想的沉迷师父已经快动气,再不起chuang我真的就要变成悲剧。”

  陆小凤本来是要催促花满楼赶路的,只是听到可爱的歌声,自己也忍不住停下了脚步,摸了摸两撇小胡子,笑道:“这一定是个非常可爱的小姑娘!”

  “我也这么想!”花满楼微笑着点了点头。

  花满楼是个热爱生活的人,他爱鲜花、爱生命,爱一切美好的东西。当然可爱的小孩子,他也是喜欢的。

  “啊,啊~闪开,闪开!”细嫩的童音响起,前方的花丛中飞起无数hua瓣和绿色的树叶。

  那些飞舞的hua瓣和树叶中却包裹着一个huang色的小身影。一个小姑娘挥舞着一把大剑,转着圈从花丛中飞了出来。

  那把剑应该是木制的吧?还真是逼真呢!陆小凤情不自禁地想到。

  正在陆小凤思考是否要接住那个小姑娘,小姑娘已经平安落地,手中的剑已经背在背上,一脸心有余悸拍了拍小xiong脯。

  “小姑娘,刚才发生了什么事?”花满楼温声问道。

  “有蛇!”小姑娘望着花满楼,辩解道,“我不是怕蛇,可是我现在太小,要是一剑没有杀死它,被蛇咬到会中毒的。”

  四月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冬眠刚醒的蛇最毒不过了。

  花满楼微笑着弯腰摸摸小姑娘可爱的双马尾:“你做的对!真是个聪明的小姑娘!”

  那两把剑看起来比小姑娘的身高还要长一些!还有这身金灿灿的衣服——就是轻剑貌似和兰雪所负之剑有些像

  陆小凤摸了摸胡子:听说南王世子拜了剑仙叶孤城为师,难道这也是哪个想要学剑的皇族子弟?

  不过她那一身小裙子也不像皇室装束啊!

  “咦~大哥哥眼睛看不见吗?”小姑娘纯净地不带一丝杂质的黑色瞳眸好奇地看着花满楼,“那大哥哥会武功吗?”

  花满楼并不生气:“是啊,大哥哥的眼睛看不见,武功也会一点。”

  “骗人!大哥哥的武功一定很厉害!”小萝莉眼睛闪闪发光的看着花满楼道。

  “哈?”陆小凤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花满楼的武功不错,可是小姑娘如何肯定花满楼的武功很厉害的。

  觉察到陆小凤的诧异,小姑娘有些不高兴地ting了tingxiong:“师父和我最崇拜的小师姐眼睛瞎了以后,武功就更加厉害了”

  这是什么神逻辑?陆小凤郁卒!

  “还有还有,玄甲苍云的军师风夜北,眼睛看不见,可是也是个很厉害的人!”小姑娘认真地补充道。

  他们厉害应该不是因为看不见吧?→陆小凤深深为小姑娘的神逻辑折服!

  “大哥哥你眼睛看不见也是因为修炼心剑吗?”

  陆小凤不太明白小姑娘的逻辑,花满楼却明白了几分。

  “你的师父和小师姐是因为领悟一种叫做心剑的高深武功,所以眼睛瞎了?”

  “对啊对啊!”小姑娘如小鸡啄米般点点头,笑起来露出一排整齐的小rǔ牙。

  这会儿陆小凤也明白了,估计小姑娘家中长辈因为练功瞎了双眼,便误以为天底下所有瞎子都该是武林高手。

  只是陆小凤交友满天下却从不知道江湖中还有个瞎眼的高手,因而问道:“你的师父和小师姐是?”

  “我的师父就是我的大爹啊!我家有大爹、二爹、三伯和爹爹、五叔,小师姐是我大爹师父门下除我哥哥外最小的弟子”小姑娘回头答了陆小凤一眼,便只看向花满楼:“哥哥,我叫叶明菲,你呢?”

  “花满楼!”花满楼温柔地回答,并没有因为对方是个五六岁的小姑娘儿随意敷衍,并且觉得叶明菲这个明字在哪儿听过。

  被冷落的陆小凤摸了摸鼻子,一直知道两人在一起的时候,花满楼总是更讨女孩子喜欢。只是没想到这么年幼的小姑娘也是如此么?

  不过,姓叶——该不会是白云城主叶孤城的亲戚吧?他也没有听说过白云城有瞎眼的高手啊!

  “哥哥是来找西门叔叔的吗?我可以带你进去哦!”叶明菲不客气地拉着花满楼道。

  满楼本是不想进山庄的,只是陪陆小凤来,现在却不知道如何拒绝这个热情的小姑娘。

  陆小凤此时才想到,这附近方圆十里都是万梅山庄的范围,根本没有其他人家。叶明菲看起来不过五六岁的样子,又穿的富贵,不可能独自一人离家太远。那么,是不是说叶明菲原来就住在万梅山庄?

  只是西门吹雪没有什么亲人朋友,这个小姑娘又是哪里来的?

  不容多想,叶明菲已经蹦蹦跳跳地拉着花满楼向庄子里走去。

  “小菲跑到哪去玩了,福妈可是做了新的小点心等着小菲回来吃哦!”来迎接他们的是西门吹雪的管家梅伯,福妈则是万梅山庄厨娘。

  西门吹雪喜欢清静,万梅山庄的仆人并不太多。且因为西门吹雪的性格使然,万梅山庄的仆人平日里也极为克制,避免一切嘈杂,以免西门吹雪不高兴。

  几个月前,西门吹雪在后院练剑,却不知从何处带回了一个受伤的小姑娘,可把梅伯吓坏了。

  小姑娘的伤势以一种梅伯无法理解的速度恢复,每天在万梅山庄玩闹,给清冷的万梅山庄带来了些许人气。

  而西门吹雪对这个小姑娘也有着非同一般的忍耐,一度让梅伯怀疑小姑娘其实是庄主在外面的私生女。甚至,脑补了一个女人在与庄主春风一度,最后因为种种误会分离,却坚强地生下了小姑娘养大。无奈遭遇江湖仇杀,临终前拼死将女儿送到庄主身边的凄美爱情故事。

  当然,梅伯脑补的凄美爱情在小姑娘恢复不久,西门吹雪下令帮小姑娘寻找家人后,怦然碎裂了!

  不过老人家总是喜欢热闹的,梅伯虽然很失望叶明菲不是庄主的女儿,但是这个能够让西门吹雪不因为她太闹腾而丢出去的小姑娘,还是很得梅伯等万梅山庄老仆喜欢的。

  其中就有掌管着厨房的福妈。

  或许是因为除了那个许久才来一次的陆小凤之外,最欣赏福妈手艺的人,叶明菲受到了福妈最大程度的喜爱。每日除了准备庄主的膳食,福妈最喜欢的就是制作各种点心和美味投喂小姑娘。

  “哥哥,哥哥,你和我一起去吃点心吧?福妈做的点心可好吃了!”

  叶明菲是藏剑的嫡系弟子,年龄小,又长得可爱,一向很得宠爱。藏剑山庄的小吃商是叶家旁系子弟,因此也很喜欢拿吃的投喂小姑娘。不过,无论是父亲叶蒙还是师父兼大爹叶英,小师姐叶兰雪,因为她年纪小,对她的饮食很控制。

  而西门吹雪显然不会是个会养小孩的人,加上福妈的宠爱,小叽萝隐性吃货属性暴露无遗。也亏得她每日练剑,又是长身体的小姑娘,消耗大,基本没有积食这个问题。

  当然这也不排除,小姑娘刚来不久时,因为吃太多拉肚子,被西门吹雪灌了一大碗药,让她终于懂得自己节制的原因。

  相较于和陆小凤去见西门吹雪,花满楼显然更愿意陪小姑娘去品尝一下万梅山庄的点心。只是到了厨房,却被告知庄主来了客人,福妈请小明菲将点心送去与客人一道品尝。

  叶明菲在万梅山庄住了两个月,大家都知道小姑娘虽然年纪小,却有一身好武功,力气很大,送个点心什么小意思。何况,花满楼与叶明菲在一起,自然不会让叶明菲端着点心过去。

  梅伯和福妈一直认为西门吹雪多看看可爱的小明菲,迟早会对成家有兴趣的。可怜的老人家一定不会知道爱闹的叶明菲只会让喜欢清冷的西门吹雪更怕成亲这回事。

  花满楼端着福妈准备的点心,被叶明菲牵着衣服去了西门吹雪招待陆小凤的院子。

  花满楼与叶明菲进去的时候,正好听到陆小凤为了请西门吹雪帮忙威胁他要烧房子。

  西门吹雪却道:“你并不是完全没有法子打动我!”

  陆小凤奇道:“我有什么法子?”

  西门吹雪微笑着指了指牵着花满楼一蹦一跳走进来的叶明菲:“找到她的家人,把她送回家。”

  “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西门吹雪回答道。

  愚蠢的陆小凤,要是这么简单做到,万梅山庄难道不能送,还要麻烦你么?→_→

  花满楼和叶明菲已经走到了两人面前,花满楼放下点心盘子。

  叶明菲捏起一块点心,望向了注视着自己的陆小凤露出一抹甜笑:“大叔,你要吃点心吗?”

  为什么花满楼是大哥哥,他就是大叔?→略觉心塞的陆小凤点了点头。

  然后,就看到小姑娘迅速地将手上的点心塞进花满楼zui里,自己拿了一块,将托盘推到了陆小凤面前。

  虽然小姑娘将整盘都推到了面前,陆小凤却觉得更加心塞了。差别待遇什么不要太明显了!

  “你叫叶明菲,那么叔叔可以知道你家住哪里,你的父母是谁吗?”

  “恩~”叶明菲微微歪过头看向西门吹雪,见他点头,才道,“我家住在杭州西湖藏剑山庄,我爹爹是叶蒙。听哥哥们说,外面的人喜欢叫爹爹‘血麒麟’,我小的时候,娘亲就不在了,不过我娘亲是千岛湖长歌门杨家人。”

  “血麒麟”叶蒙?陆小凤摸了摸胡子,能够叫“血麒麟”的人定然不会是籍籍无名之辈,他该听说过才是。

  “那你家中可还有其他什么人?”花满楼柔声道,“比如说你师父的名讳?”

  “我大爹师父叫叶英,是我爹爹的大哥。二爹叫叶晖,平时家里都是二爹管事的。三伯无双剑叶炜,如今隐居梅庄很少出门了。五叔叫叶凡,还有个姑姑叶婧衣不过失踪很多年了!还有还有小师姐九天剑仙叶兰雪”

  “叶兰雪?”花满楼和陆小风同时出声道,“是藏剑正阳门下叶兰雪?”“对啊,对啊,藏剑正阳门下叶兰雪正是我小师姐,怎么啦?难道你们认识她吗?”“我们确实认织叶兰雪,就是不知是不是你的小师姐了”

  正在此时,叶兰雪骑马赶到万梅山庄,被迎入陆小风们所一位的庭院。

  刚入庭院就感到了十分熟悉的气息……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