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天苍茫,雁何往 第13章、无比震撼

  次日早晨,安睡一夜的肖钢神清气爽,想到怀远寺不可思议的静云法师和她新近收的那个很传奇的女徒马上激起再登青龙山的兴致。吃过早饭他向江顺风作了道别,兴致勃勃地奔赴青龙山。

  轻车熟路,在肖钢的感觉中这曲折的山路似乎比昨日短了许多。没多时,他就到了怀远寺的门前。

  “怀远寺,”肖钢望了望头上的匾额,觉得此名很有深意,“哪位大师起的呢?”

  苍松翠柏掩映下的庙宇再次出现在他的视野里,这是他第二次来怀远寺,也是他寻找尸身以来未曾有过的“重返”。

  说来也巧,肖钢此来正赶上怀远寺的教诫日。早餐过后稍事休息,朴罗大师就为庙中的女尼作教诫,教诫活动是在霞飞阁的一楼法事大厅举行。

  “不喝酒、不邪淫、不妄语……”

  女尼们在背戒律,她们背戒律时用的是唱歌的语调,那些从远古就被固定下来的戒律,经过虔诚的女性之口吟出,别有一番韵味。

  肖钢循声而去,发现几名女尼正在大雄宝殿后面的霞飞阁一楼吟唱。看过一眼他匆匆离去,躲在一棵百年老松下平息心跳:“女尼们不会老在这一楼做法事,总会出来的。到那时,他定会看到江顺风所说的“骨瘦如柴”与那位非凡的静云法师。

  过了一个时辰,教诫结束,肖钢看到一名着huang色法衣披红色袈裟的老者白髯颤颤地走出来,后面则跟着一位年青人,此人身穿黑衣,样子很飘逸。肖钢不敢直视来者,马上从老松下躲到霞飞阁东面的山墙处,在这里他既可以看到女尼出现还能避开她们的视线。

  肖钢的目力所在是搜寻四十多岁的静云法师,但在老者的后面出现的三名女尼都很年青,没有四十多岁的中年女尼,肖钢顿感失望。

  三名女尼嘻笑着向后面的凌霄阁走去,在霞飞阁的山墙处她们看到了肖钢。已没退路的肖刚不得不红着脸向走在最前面的那个女尼打听厕所位置。那名女尼回答说:“在后面。”声音刚落,肖钢惊骇不已:“这声音咋这么熟?”他立即睁大眼睛仔细地察看眼前的这名女尼,她的样貌竟然酷似已经死去沈春雁!那名女尼被他看得很不好意思,马上转身匆匆离去。肖钢觉得这名女尼不但声音像沈春雁,长得也很像沈春雁。

  他楞在那里足有半个时辰,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这半个时辰里他的心猛烈的跳动着:“难道沈春雁又活了?”

  这个酷似沈春雁的女子是不是江掌柜所说的“骨瘦如柴”?是不是静云法师新收的徒弟?

  缓过神来,他望着凌霄阁灰色的砖墙红色的窗框痴痴地发呆。沈春雁真如他梦中那样来到了寺院?她是如何爬出棺材的?她五日没有进食怎么爬得出来?哪来的力气?是老天不让她死吗?

  过了一会儿,他鼓足了勇气朝凌霄阁的大门走去。

  门是虚掩着的,他轻轻地推开半扇门向楼上走去。过来时,他发现凌霄阁的一楼门窗紧闭。他知道一楼是女尼们用餐、储存物品堆放杂物的地方,所以他决定上二楼。

  他蹑手蹑脚地从楼梯口上来后从东向西一间一间地巡视过来,他既细心地听每一间小屋发出的声音,又用眼睛仔细地窥视门缝里的人。最终,他在最西面的那个房间发现了“骨瘦如柴”。

  门缝中他发现屋内的“骨瘦如柴”正朝着西墙跪拜,口中还默念着什么。如果他即刻推门而入,意境中的“骨瘦如柴”一定会吓一跳。在这么静谧的庙舍内,哪有什么人会打扰一个默默念佛的人呢?所以,肖钢没有轻举妄动。

  此时,“骨瘦如柴”一定在她的“拜忏”中得到修整,她一定在对未来的憧憬中忘掉了身边的一切。肖钢决定等一会儿,等“骨瘦如柴”念完经后再推门进去。

  此时的廊内很静,毫无声息。望着眼前的这扇紧闭的房门,他不敢想像里面的人就是沈春雁。难道生命就是这么不可捉摸,不可思议吗?

  江掌柜说“骨瘦如柴”是风水师霍常生引荐来的,那么这个“骨瘦如柴”与霍常生一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若无重要关系霍常生何以动这么大的气力将她引荐到此?由此看来,这“骨瘦如柴”也决不是平凡人家的孩子……

  肖钢在墙角处默默地沉思,耐着性子等待着。他的脑中不断地飞出一个又一个问号,这些问号堆积到一起,让他一时间无法疏理,无法解答。也许在见过“骨瘦如柴”与她有一番谈话后,他脑中的问号就会全部消失。

  正在他暇想之际,一个轻微的声音传来:“请问施主有何事?”

  原来最东面的那间屋子出来了一位年青的女尼,此女胖乎乎的个子很矮但声音很细。

  肖钢很是尴尬不好意思地说:“我是来找一个叫南云的师太,不知你处可有?”

  “南云……”年青的女尼摇了摇头,“没有。”

  “新来的有没有?”

  年青的女尼点了点头。”

  “叫什么名字?”

  “白小鹅。”

  “白小鹅?”肖钢愣怔一下,这个名字听起来咋那么随意和俗气,像不经意的父亲临时起的。“她在哪儿?”

  “那边!”年青女尼一呶zui,指肖钢所在之处。

  在确定自己所站位置的对面就是“骨瘦如柴”的居室,肖钢竟然犹豫起来。因为这名女尼说“骨瘦如柴”名叫白小鹅。如果“骨瘦如柴”不是沈春雁只是酷似而已,他怎么办?假如“骨瘦如柴”真的是沈春雁她能承认吗?她既然改了姓名就是不想让人知道她的过去。

  正在犹豫不决之时,屋内那个叫白小鹅的人听到了外面的说话声,马上问道:“谁呀?”随着这一声询问,门开了,“骨瘦如柴”站在了门口。

  如此近距离地面对白小鹅肖钢的心又开始狂跳起来:细细的柳眉,深邃的大眼,高ting的鼻梁,小巧的zui……再听到那一声“谁呀?”他断定站在门口的就是沈春雁而不是什么白小鹅:“请问你是白小鹅吗?”肖钢不想直呼其名是因他不想打破此时沈春雁的心境。

  “是的。”白小鹅十分镇静地站在门边,没有问这位不速之客有什么事也没有让肖钢进去的意思。

  肖钢心凉了半截,这个白小鹅冷漠的脸木然的样子似乎在向他声明她不是沈春雁。

  “你……你是……”

  眼见肖钢就要说出“沈春雁”三个字,白小鹅连忙说道:“施主请到里边来。”

  肖钢被引到南窗下的一个圆桌旁,坐稳后他只是不断地喘在粗气毫无言语。他深知沈春雁根本就不想认他这个大哥,或者她已经不认识她的这个大哥了。两个人面面相觑,相互望着谁都不说一句话。想到自己多日来的苦思冥想,早出晚归,辛辛苦苦,肖钢不想沉默下去。他说明了来意:“白师太,恕我冒昧,你认识沈春雁吗?”

  沈春雁神情一凛,十分平静地说:“不认识。”,

  “沈春雁郁郁而亡后埋在了苍山脚下,下葬后的第二日她的尸身就不见了。她的家人知道这个消息后非常痛心。犹其是她的父母更是雪上加霜,好几日没有进食。”

  肖钢故意将尸身不翼而飞之后所发生的事情说得很严重,她要刺激一下沈春雁的神经,她要看看沈春雁有什么反应。

  沈春雁并没有像肖钢想的那样悲痛万分,涕泪横流。而是平静得无波无澜:“人死了,灵魂就不存在了,尸身要不要有何用?”

  肖钢万没料到沈春雁竟说出这样无痛无痒的话来,难道她心中已经没有了父母?或者她已经忘记了父母?

  “对于死去子女的家长来说,尸身的丢失是他们最悲痛的一件事。我估计,沈春雁的父母不能就此放弃,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们一定会下大力气寻找的。”

  “找与不找是家长们的认识问题,人都没了还要尸体做什么?”

  “白师太也许不知,老年人最在意的就是死后有无全尸,只有这样,他们死去的子女才能转世,否则就不会有来生。”

  “即便有来生,又有何用?他们还会是一家人吗?”沈春雁淡淡地说道。

  “白师太酷似沈春雁,不知何因?”肖钢不想绕来绕去单刀直入,“难道世上竟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吗?”

  “长得像不等于就是,世上相似的人多得很。”沈春雁显得十分镇静,好像沈春雁与她没有任何关系,她是货真价实的白小鹅。“施主不必多疑,我不是沈春雁,沈春雁与我毫无瓜葛。”

  毕竟肖钢不是沈春雁的亲大哥,是沈春雁的父亲从难民中解救出来的孤儿,他哪有资格逼迫沈春雁承认自己的身份,让她回到府中去看望父母呢。

  “既然如此,白师太好好保重!”说完,肖钢向白小鹅告辞。

  白小鹅呢,望着肖钢离去,默言无语。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暂无读者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