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世代为臣 第二章 少年忆惊思语成谶【求收藏!】

小说:世代为臣  作者:喵先生  回目录  举报
  穆云六岁时第一次入宫,是皇后寿辰被申屠翊带着给皇后殿下请安。皇后简朴,虽不大摆寿宴,但礼不可废,一大早申屠翊便带她进了宫。

  宫规森严,繁文缛节,枯燥无味,她见那万人敬仰母仪天下的萧皇后,孤零零端坐在后位之上,接受众人跪拜,虽服饰华贵艳丽,却神色呆滞,甚觉索然无味。

  好不容易熬到从椒房殿出来,没两步又碰上了穆夫人,申屠翊自然是带着穆云又去了披香殿。

  穆雨晴虽贵为夫人,算起来却是穆云姑母,彼此间便也没那么多拘束,顺手便将她抱到膝上坐,爱不释手似得摸摸她的头,掐掐她的小脸蛋。

  “云儿长得像她娘,小脸水灵灵的,连我见了都喜欢的紧,咱们穆家算是后继有人了。”她含笑称赞穆云道,一双眼睛却是瞧着申屠翊的,讨好却不谄媚,情绪拿捏的恰到好处,“妹妹今天既然来了,不如中午就在披香殿用膳吧,咱们姐妹两个也有好久没说过体己话了。午后荣瑜、荣瑾也该下课回了,便叫他们两个带着云儿妹妹在宫中走走看看。”

  “刚好我宫里还有几枚陛下赏的西域进贡的穹窿瓜,从冰室里取来,午后食用最沁心爽口,咱们二人就在这儿品瓜闲聊,也解一解宫里乏闷。”

  申屠翊不如她那般巧言健谈,只微笑得听着,而后也微笑着一一应诺。

  午膳之后,在穆雨晴的喋喋不休中,穆云倍感困倦,伏在她膝头便睡了,比教书先生念经还要管用。

  荣瑜、荣瑾兴冲冲迈进殿门便一眼瞧见缩在穆雨晴身边那一团小小的嫩粉色,还以为是母妃新养的玩物。走近了才发现竟是个白瓷玉雕似得小娃娃,都倍感新奇。

  荣瑾为人毫不客气,上前便在她脸上戳来戳去,穆云梦里便觉一道充满邪恶的视线将她紧紧锁住,皱起眉头,小腿扑腾了两下。

  软软糯糯的手感勾得荣瑾得寸进尺,掐住她脸蛋一通蹂.躏,小孩子下手没轻没重,穆云肌肤娇嫩半张脸立刻就红了。穆云也被他折腾醒了,当即哇一声哭了起来。

  穆雨晴也吓了一跳,瞬间板起脸来,当着申屠翊的面就将他狠狠责骂了一顿。

  荣瑾自知理亏,只得乖乖听着,心里却将这罪责赖在了穆云头上。

  都是这小丫头不好,摸她两把就哭了,比花园里的花都娇气。

  穆云睡意朦胧,只觉得脸上一痛,还以为是被蜜蜂蛰了,故而哭的惨烈,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哄了半天才好。

  穆雨晴不敢再托付荣瑾,于是将她抱给荣瑜,好生嘱咐了一番,才放他们三人出来。

  荣瑜、荣瑾两个十二岁少年抱着这么软软一小团妹妹,站在披香殿门口是面面相觑,毫无主意。

  穆云就更摸不着头脑了,她看了看抱着她的哥哥,又看看站在她对面那个,好像看出些许不同,又好像什么都没看出来。荣瑾察觉到她好奇打量的视线,低头看了看她,她顿时反应过来,这是掐她脸的那个。

  “坏人!”她缺着牙尖叫道。

  荣瑾眼疾手快一把按住她的zui,面色发青的对荣瑜道,“带着你妹妹赶紧离开,否则我只好灭口了。”

  荣瑜哭笑不得,但小丫头的声音实在如魔音灌耳,他不自觉的把穆云往荣瑾手下送了送,“灭口吧。”

  穆云瞬间住zui。

  荣瑾甚感欣慰,“这才是……嗷!”

  他话还没说完,穆云便一口咬在他的手上,痛得他声音都变调了。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她甩开,抬手一看,侧面赫然留下了一圈深深的牙印。

  “小丫头什么来头,难道是恶犬成了精?”荣瑾是又惊又怒,一把抓住穆云垂在耳畔的辫子就想把她拎起来,被荣瑜转身躲开了。

  荣瑜事不关己兮兮笑起,毫不犹豫护着穆云,“难道不是有狗先咬了人?”

  荣瑾想辩,但穆云此时还顶着半张红脸,越过荣瑜肩头狠狠瞪着他,证据确凿,他无言可辩,只好甩手认栽。

  “那你陪着这个人吧,恕不奉陪了。一会儿疯起来,千万拉住。”

  荣瑾恶意做了个小狗吐舌头的表情,穆云立即亮出她的白牙,前者顿时一阵手疼,脚底抹油似的溜了。

  荣瑜抱着穆云,无法阻拦,只能眼睁睁看着,心里不免叹一句,当真是双胞好弟弟。

  荣瑾、荣瑜虽是天生异象降下的一体兄弟,音容笑貌无一不同,但一个喜静一个好动。

  兄长荣瑜比荣瑾早探头,却是天生的温吞性子,不过十岁模样便如翩翩公子,举手投足间从容优雅,深受公众内外一致赞誉,只可惜身子骨娇弱些,风紧了便咳嗽,天热了又喉咙痛,顽疾也无,不过小病缠身。

  其弟荣瑾便不如荣瑜这般尽如人意,从小调皮捣蛋,掀过丞相的官服,捅过将军的马屁.股,烧过太傅的胡子,皇后寿典还差点掀桌子,气的陛下拍案而起,当场罚了他百遍《孝经》。宫人寺人无不对他避而远之,生怕这位皇子一时兴起拿自己开刀。他虽然少时顽劣,但还懂得不在太岁头上动土,像太后之流他就从不敢去招惹,太后祭典,也是属他哭的最尽心尽力。

  他遇到穆云,算是碰上煞星,夹着尾巴跑了。

  荣瑜抱着穆云,也是一时手足无措,想起课业尚需温习,只得将她带回偏殿,安置一旁,美其名曰:“云儿乖,皇兄念书与你听。”

  读到一半,自己入了迷,没了声音。

  穆云受魔音贯耳,气血上涌险些昏厥,见他专著,赶紧蹑手蹑脚从榻上滑下来,溜了。

  侍女们见到这位粉雕玉琢的小娃娃,皆是一惊,后宫之中很少有这般年幼的生面孔,但敢在这里左冲右撞的,非皇亲也必是权贵之女,谁都不敢上去阻拦,只能目送着她兴奋的冲进御花园。

  初夏时分御花园内繁花锦簇,绿荫葱葱,已经隐约响起蝉鸣,她追着蝴蝶,独自一人也玩的不亦乐乎,不会儿便累得又渴又饿。

  她想回去,一转头却根本分不清来时的方向,倒是让她瞧见不远处放着一盘冰镇穹窿瓜。

  “瓜!”

  她迈着小短腿冲过去,一瓣上啃了一口,三下五除二一整盘穹窿瓜就给吃了个遍。

  太子荣宥受人簇拥着来到沧池边消暑,本约了几位挚友一同品瓜,不过早到一步,没成想映入眼帘的竟是这样一幅画面——主坐席上两个刺眼的泥脚印,甚至还躺着块瓜皮,汁液沾得到处都是,主案上也是一片狼藉,粉衣垂髫小娃娃肚皮圆圆一脸餍足的躺在主位旁,开心的几乎打呼噜。

  “这是怎么回事!”

  他吓醒了穆云,也吓出个寺人。

  那寺人连滚带爬的跪倒在他面前,声泪俱下道:“奴婢……奴婢方才一时内急,实在是憋不住了,这才、才离开一眨眼的功夫,奴婢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请殿下责罚!”

  “内急?孤看你也不必再急了,把他身上能出气的地方都塞上,扔到他方便的屏厕里去,让宫中大小都知道擅离职守的下场。”荣宥面色铁青,对此类不尽心尽责侍奉主子的不但从不手软,还要以儆效尤。

  穆云大梦初醒似得,还揉着惺忪睡眼,便被人提溜起来,递到荣宥面前。

  “殿下,这个小贼到有些面生,好像不曾见过。”

  荣宥抬眼一瞧,便见她脸上还粘着穹窿瓜的黄汁,更气不打一处来,怒道,“掌zui,打到她把瓜吐出来为止。”

  “喏。”

  太子之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还没有不敢打的人,何况只是命五六岁幼童。

  侍从尊其命便如同尊皇命,趾高气昂,毫不客气地扬手便打。

  “慢!”

  一巴掌将将落下的千钧之际,荣瑾不知从哪儿冒出来,将穆云人夺了过去藏在身后,穆云也孺子可教,一把抱住了他的大腿。

  上次他大闹皇后寿宴,荣宥便看他不惯与他不合,但于情于理还是要看他几分薄面,只好压着怒火慢条斯理与他周璇。

  “六弟有何见教?”

  “皇兄要打她,可知道她是谁?”荣瑾对这位皇太子也是百般不顺眼,论学识才华哪一点轮的上他?不过仗着自己早生个七八年就嚣张跋扈,处处与他们兄弟作对,早晚要他好看!

  荣宥听罢,仍旧满不在乎,“她是谁又如何?难道孤还教训不得?”

  “她乃广平侯府长女,不过六岁,更何况打狗还要看主人,皇兄不若饶她这一回?”

  穆云从他身后探出头来抗议:“谁是狗?”,被他一把按回去。

  广平侯?穆子宁?提到穆子宁荣宥愈加地恼怒,昨日朝堂之上,正是穆子宁将他的提案批的体无完肤,毫不留情面。

  荣宥冷笑一声,“呵,六弟这你就错了,天子犯法尚且与庶民同罪,她在宫中偷窃成性,本该剁去双手,孤大事化小,不过命人掌zui以示惩戒,难道还不算饶她这一回?”说罢便以眼色示意左右。

  左右侍从授命,立即上前将他二人围住,试图将穆云从荣瑾身后拖出来。

  荣瑾没想到荣宥竟这般蛮横,眼看着护不住了,只好说,“皇兄你也不必饶她,是愚弟贪玩,骗她那么做的。皇兄若定要罚,不如罚我。”

  几位侍从皆是一愣,若说侯府丞相女,他们尚可出手,可这皇子……非皇帝下令,谁有敢动他分毫。

  “六弟这是在耍我?”荣宥咬牙切齿。

  “岂敢。”荣瑾含着十分悔意抬手扇了自己一巴掌,“殿下手底下的人不敢打,愚弟也不敢劳动太子殿下,这就自己动手。殿下可还满意?”

  他说着抬手就又是一巴掌,“但愚弟这几巴掌怎么抵得上殿下的瓜呢?还是去禀报皇后殿下,砍了愚弟这双手吧!只是此事因瓜而起,如果父皇知道了,愚弟怕殿下脸上不好看,这倒是个难事……”

  荣宥的亲随显然吓得够呛,连忙劝慰,“殿下,六殿下说的有道理啊……”

  不他立刻遭到了荣宥的白眼,并在寒光中噤声。

  荣瑾见状,便又扬起手,荣宥忙道,“罢了!”他脸上有些挂不住,“今日之事且不与尔计较。”说完便拂袖而去。

  随他而来的一干随从,也如潮水般随他而去。

  待四下无人,荣瑾才松了口气,转身把穆云塞进怀里就走,“我的小祖宗,你怎么刚来就能惹这么大乱子,阿瑜呢?”

  穆云瘪瘪zui,奶声奶气的骂他,“谁是你祖宗,差辈分啦!”

  “……”

  这就是你听到的重点?

  荣瑾十分无奈,一开始说她是煞星就真的要一语成谶了,“姑奶,姑奶行了吧!”

  他一转头才看见穆云的脸早就脏的花猫一般,瓜汁糊了半脸就算了,居然还挂着两行泪,之前他捏过的红痕也还没消干净。

  这要是被穆雨晴看见了,不得骂死他。

  荣瑾赶紧在沧池里沾shi了手帕给她擦脸,一点一点十分轻柔仔细,既怕弄疼她又怕留下什么罪证。

  穆云被他这般温柔的抱在怀里,与他眼观鼻,鼻观口的,贴的极尽,立刻注意到他右半边脸也是又红又肿,几乎是下意识的shen.出小手摸了摸,“疼吗?”

  荣瑾被她问的一愣,对六岁小儿这般体贴这还是第一次,被六岁小儿这般体贴也是第一次。仔细看去,她双眼杏圆,明亮如星,确实是十分乖巧可爱,“无碍,就、就当是还我捏你脸那一下了。”

  怎么回事,他对着一个牙没长齐的小孩害羞什么?

  “哦。”穆云应了一声,朝他脸上掐过去。

  “嗷!”荣瑾满脸惊恐,拼命shen着脖子躲避,“姑奶饶命,姑奶饶命,你这样以后在宫里可怎么活?”

  “谁要进宫啦,我要带着穆阳去山里,采果子,打兔子,养鸽子。”

  穆阳是她现在才两岁的弟弟。

  “那你真是xiong怀鸿鹄之志呢。可惜,恐怕永远也实现不了。”穆云看不懂他眼中深意,只当他心怀恶意,当即闹了起来,“不,我偏要!偏要!”

  荣瑾闹不过他,被糊了一脸的小巴掌,只好求饶,“好好好,让你去让你去,姑奶你可放过奴婢吧!”

  荣瑜赶来的时候,便看见这两个半边脸在沧池畔打打闹闹,好生趣味,顺手就将两人送回披香殿,受了一顿训斥。

  多年之后再忆起当年,才发现,原来有些事真的是一语成谶。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暂无读者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