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且以深爱度华年 第三十章:至白首

小说:且以深爱度华年  作者:周乐  回目录  举报
  若离第二天就让小茹去过丞相府,得知蒋素闻并无大碍,只是近些时间颇为忙碌,自己也就放下心来养伤。

  那日,yin沉了很久的天空下起鹅毛大雪。她休息了很久,也可以下chuang走动,便穿上披肩袍子站在走廊看雪。双眸一片苍茫。

  直到耳畔传来的温暖问话。“最近伤口还痛吗?”

  若离顿顿偏过头,见那带着宁静笑意的公主站在身边。淡淡回答,“已经不痛了。”身上的伤口的确是在慢慢愈合,可心头的伤痕每念及就痛一次。

  “是不是霜雪满头,两个人也可以当做是白首?”

  这突然不着边际的话,让她有些诧异,低声唤着对方。“公主…”

  “喊我永宁吧,许久不曾听过别人这般喊我了。”

  许久,到底是有多久。连沐宸都不曾喊过吗?那平日,那人究竟如何称呼你的呢?

  若离凝视着公主,这说不上是难过还是平淡的表情,捉摸不定。直到听见侍从前来,对永宁禀告。“公主,将军已经回来了。在书房里。”

  始终不起波澜的女子,对她浅笑着说道。“失陪。”

  留廊前一人独自看雪。

  永宁得知他回来后,特地端了盅鸡汤去书房。

  进屋就看见蹙眉坐在桌前的男子,不知道最近在忙碌何事,只是脾气越差,人也越来越消瘦。沐宸却仿若无视的自顾自看着书。

  “我熬了鸡汤,你多少喝点吧。”永宁软下声音,是近乎祈盼的话语。

  “放着吧,我过会喝。”他翻着书页,却连一眼都没看过妻子。

  原本骄傲的公主,一味固执的站在旁边,再难说出一句。只是低头看着渐渐变冷的鸡汤,如同自己慢慢凉透的心。

  其实早就该习惯对方这般,自以为理所应当的轻视。可每当心灰意冷的时候,永宁都会偏执的将自己又失却温度的心,一厢情愿的捂热,然后继续向着对方。偶尔,都会嘲讽的觉得自己如此卑微。

  二人这样沉默着,一直到天色渐晚。叶沐宸看看窗外,心知和子若约定的时间到了。一言不发的阖起书页,拿起佩剑就赶了出去。丢下女子和桌上放着未动分毫的鸡汤。

  走到中庭,雪依旧下着,不过渐渐疏朗。

  “沐宸!”他回望过去,见拿着自己的袍子追出来的妻子。便止住步伐,等着。

  “夜里冷,早点回来。”永宁一边细心叮嘱,一边替对方披上袍子,系好衣带。

  “恩。”沐宸平平淡淡地应允一声,转过身离开。

  “我点着灯等你。”背后女子,匆忙扬声说了一句。站在雪地,目送着丈夫远去。纷纷扬扬的雪花,落满他们肩膀,发上。

  廊前,一人久立于此,看着寒夜的温情一幕。

  往事难留,终不过我走后,你同她白首。

  沐宸赶去了暗卫藏身的一个偏僻屋子,和子若碰面后,换上了准备好的墨色衫子。少年们在长安城四处奔走,终于查到和蒋素闻联系最为密切的是,吏部尚书王实充。这人在朝野一向吃的开,广泛敛财,从不手软。

  按照原先计划的那样,叶沐宸借着夜色,藏匿在王家大宅的屋顶。而子若趁府内家丁没注意时,偷偷潜进了王实充的书房,在里面四处翻动。却故意发出声响,引得路过丫鬟前来查看。然后一声声“抓贼”的惊呼声,就传遍了整个府院。

  少年毫不拖沓,只是打伤了几个护院,便扬长而去。此时,正在吃晚饭的王大人闻声,大惊失色,慌忙的赶去书房。打开墙上一个极为隐密的暗格,借着灯火看那厚簿子,幸好还在。便终于舒了一口气,转身出了房门。

  这一切,都被屋顶上的黑衣男子看在眼里。刚刚命子若演了一出“打草惊蛇”,实则是故意“引蛇出动”。沐宸系上蒙面的纱巾,趁府内一片混乱的时候,进屋找到了放置罪证的地方。拿到簿子,悄悄出房门,正准备抽身而退的时候。恰好撞上,之前王实充花重金从江湖上请来的高手。

  望着面前挡路的三个人,男子眸色陡沉,逐渐被杀气弥漫。他缓缓抽出腰间佩剑,垂手而立。

  在约定的暗巷里等待着的子若,如墨的夜色越来越浓,越来越寒冷。心底开始有些忐忑,距离自己走出那里已经过了一个时辰。将军做事从来都是速战速决,绝不会像如今这般拖沓,除非是遇到棘手的麻烦。

  到底是继续等,还是前去找人帮忙。如果这样离开,将军一定会因为自己不听命令而动怒责罚,可即便留下等,也不知要等到何时。正当子若犹疑不定的时候,就听见巷口传来的脚步声。

  “谁!”少年警觉的厉声问,指尖暗暗地将剑弹出一寸。来人并不回答,只是忽地压低嗓子,咳起来。子若一下子就听出了是将军,快步走到前方,扶住了摇摇欲坠的男子。

  沐宸解下了面纱,往其手中塞进了一个本子,虚弱地吩咐。

  “快去送给皇上。”他从不恋战,只是那三个高手太过厉害,招招不留余地。自己只得一个个解决了他们,可这样纠缠下来,残存的内力也支撑不了多久。

  “那你呢?”少年有种不好的预感,担忧问道。

  “没事,你快去!”沐宸咬咬牙,十分无力地shen手推了对方一把。

  感觉到刚刚扶住将军的手,现在在空气里分外稠腻。子若便深知,他伤的不轻。可还是狠下心,点了点头,策马朝着皇宫赶去。

  沐宸望着少年离开,终于放下心来,有些迟缓的翻身上了马。却在行至远郊空地时,停下了。

  他黯淡的深眸,凝视着面前反手久立的素衣男子。是蒋素闻。

  那人,微眯起凤眼,内里寒光逼人,唇边却漾起一丝魅惑笑意。只一跃,足间点在马头,俯身结实的一掌落在对方肩头。若是平常,他定能敏捷避开,还可迅速回击。可现在的沐宸,只得被打落马,重重的摔在雪地上,皑皑白雪渐渐沁开醒目红色。

  “咳咳…你来不及了,证据已经送去皇宫了。”他止不住的咳着,身上汩汩流着血。

  “呵,叶沐宸。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般自以为是的模样。你以为,我来是从你要证据吗?我知道王实充的贪污记录已经被那少年送去皇宫,可我不去拦住他,却来找你。你知道为什么吗?”素闻低头看着手上的扇子,翻转着手腕,眼中流露着慵懒迷.人的神色。不屑的说道。

  沐宸并不回答,只字难言。

  “我只是想来杀你。”男子坦然的回答。

  “为什么?”他彻底的困惑起来,满是不解。

  “因为…我如今终于发现比江山更为重要的东西。是一个人。”这就是他做出的决定,长安的一世繁华,却都不如在那人身边的一日逍遥。

  “她不爱你,你应该比我清楚。”沐宸挣扎着从地上站起,苍白唇边扯出一丝讥笑。

  “那…倘若你死了呢?”素闻被对方一激,握紧扇子,忽地全力击出。往日,在其手中颇有韵致之物,此刻因着倾入的真气。陡然变薄,薄的像是刀片般,直直刺向对方心脏正中。

  倘若他死,那人也不会爱你分毫。耳畔突然惊起的话,万分刺耳,却一语中地。

  是啊,你的心都给了他,怎么会还有多余的爱施舍于我呢。我即便肯放下万里江山,可你也还是不愿放下手中执念。这世上哪有什么两厢情愿的爱呢,无非都是一心付流水。

  可若你知我这样做,定会恨我到死。

  蒋素闻恍然,却早已收不回手,只得猛的卸去七分力,使扇子生生偏离方向。于是,那一击并未刺中要害,只是依旧穿透沐宸心口。

  “走。”拔出沾血的扇子,男子侧过脸,冷冷说了声。他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对方,出手之后的反悔。捂着伤口,怔仲的愣在原地。

  “走!”蒋素闻狠狠折断了扇子,怒喊了一声。

  沐宸血流如注的再次上马,离开,却难以猜透这人心里所想。

  素衣男子弯下腰,满地的落雪印得瞳孔莫名苍茫,猛的咳出一口血,犹自腥甜。刚刚收回的七分力,全都反击到了自己身上。

  可这痛苦,怎比得上念及那个人的痛。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暂无读者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