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情惆思怅 第二十一章 赎罪

小说:情惆思怅  作者:水木凌濑  回目录
  雄让圣宇把自己抱到她卧室,圣宇把雄抱进来,小心翼翼的放在chuang上,之后紧张的用手去擦着雄额头上渗出来的汗水,手滑到脸颊,慢慢抚摸着。

  雄慢慢睁开眼睛,看着因紧张焦虑皱着眉头的宇,轻声说

  “宇,帮我拿几样东西“

  “恩”

  “衣柜了有睡衣,还有在衣柜下面有个抽屉,里面有个小包”雄指了在chuang左边的衣柜,这是认识宇以来第一次让他进自己的卧室。

  “好的”宇到衣柜面前,打开找出了雄的睡衣,然后翻下面的抽屉找雄说的小包。找到后宇眼神突然慌了,啊?这个?

  “啊,雄要不我给嫣嫣打个电话叫她来。。。”圣宇拿着手上的东西脸有些发烫

  “不要,别跟她说,在抽屉里拿一下NeiKu”脸色苍白,起身都没力气,说话也是感觉用尽了全力一般,说完大口喘气。圣宇皱了皱眉,拿出一条干净的NeiKu,心跳快的感觉没有节奏,脸肯定是红了,烫的要命,看了手上的东西又看了看chuang上的她,圣宇不再多想赶紧到她身边“雄,我现在把你抱到卫生间”

  说着就抱起痛苦中的雄走向卫生间,到卫生间雄吃力的拿着宇手上的那些东西慢慢关上了门“雄,那个,我就在门口。好了就敲一下门”

  雄听到门外的声音,默默点头。现在痛感还可以接受,就是动起来很吃力,用不上劲。换着睡衣雄轻笑了出来,别人眼中强悍的‘女王’,每次生理期都这么痛苦,这可能是她最软弱的一面。自己怕痛,小时候大哥针都哭好几天,长大了就不能那么软弱了,试着忍受一切小痛,但是老天就是爱这么开玩笑,你越是怕什么他就越会让你遇到什么,她怕麻烦所以身边有两个爱惹麻烦的主,她怕痛从此她就忍受每个月的生理痛。

  但是一直坚强习惯了,把自己软弱的一面藏起来,不让任何人发现以及触碰,可是还是被发现了呢。她想到刚圣宇脸上的焦虑,是在担心,关心自己吗?呵呵,我值得受到那种关心吗?

  收拾完之后雄扶着墙轻轻地敲了一下门。宇在门外听到敲门声,轻轻开门,看到扶着墙的雄,毫不犹豫抱起来走向卧室。宇将雄放在chuang上,又小心翼翼的为她盖上了被子。

  “不用这么小心的”雄感觉圣宇似乎把她当成重伤病者。

  “呃~~每次都这样吗?”圣宇没有接她的话反问道

  “恩”不知道是雄错觉还是什么,圣宇现在看自己的眼神像是怜悯“可怜吗?”

  圣宇顿了顿:“如果可以,我愿意为你承担这份痛苦”

  “呵呵,可惜你是男的”雄被圣宇的话逗笑了

  圣宇对chuang上微闭着眼睛,脸上因疼痛失去血色我的轻声道

  “稍等会,我马上回来”说完又摸了摸她的脸颊,眼神里尽是说不完的温柔。

  雄轻轻应了一声

  雄微闭着眼睛记忆回到了初中时期,第一次发现来生理期时的她很惊慌,又害怕却倔强性格的她选择不跟母亲说。当时还是嫣嫣的母亲帮她的,她第一次对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不在身边的妈妈有了恨意。“雄雄是坚强的女孩,所以不哭哦”可是想起妈妈抱着自己说的这句话,又恨不起来。这句话已经深深地烙在心里最深处。

  “在妈妈眼里我是坚强的”雄喃喃自语,痛苦的卷缩了起来。

  宇拿着托盘进来时看chuang上卷缩着的雄,感觉xiong口有个地方抽了一下。把托盘放在chuang边,俯身在雄耳边轻声问道

  “雄,还是很痛吗?你能不能坐起来?我给你弄了红枣汤,喝一点吧,会好一些”

  看雄点了点头,宇小心的将雄扶着坐好,把碗拿在手里用勺子取了一勺汤水,拿近zui边轻轻吹凉,又怕烫轻轻的碰了自己的zui唇确定这个温度可以之后,送到雄zui边。雄乖乖的张开zui,咽下。感觉一股温暖从喉咙直到肚子,很舒服。

  圣宇就这样一勺一勺的喂着,看乖巧的雄一口口喝着心里一阵窃喜,此刻的雄真像一只受伤的小猫咪,圣宇强压住了自己抚摸雄柔顺的头发的冲动。

  因为现在自身的情况雄对圣宇的温柔没办法回绝,只能接受,而且喝着宇喂自己的汤水感觉疼痛感稍微缓和了些。

  痛感缓和后眼皮却开始打架,在学校做节目准备到那么晚,又被突入侵来的‘大姨妈’折腾的实在是太累了。

  放下空碗,圣宇让雄躺下来。看起来雄已经睡了呢,眉头展开了,应该没那么痛了吧。身故终于忍不住shen手抚摸雄柔顺的长发。

  还没进入深度睡眠的雄梦到了妈妈,可是只有背影,雄想shen手抓住她,不想放开,再也不放,睡梦中向妈妈shen.出手的雄却抓到了正转身回厨房放东西的宇的手。

  “不要走。。。。”

  圣宇愣住了,脑子里紧绷着那条线断了,心脏又开始狂跳,轻轻回头握住她的手慢慢蹭着“雄,我在,哪都不去”

  雄已经熟睡了,安静的像个芭比娃娃。圣宇的手还是被她抓着,注视着她的睡姿,zui角微微上扬“好乖的小猫,要是一直这么乖多好”

  圣宇忽然想起自己好像是第一次进雄卧室,在他记忆中嫣嫣跟雄也好像也没进过她卧室,而感觉他们俩还是避开她卧室特地‘绕道’而走,从进来到现在注意力一直在雄身上也没怎么看。不过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个房间呢?压抑?灰暗?

  卧室很大,chuang是在进门右边,门左边chuang正对面是落地窗,窗前有几个垫子,chuang右边是衣柜,窗户跟门之间的墙角有台电脑与书架连体的桌子。墙角很巧妙地被利用做成了很有个性的书架,上面都放满了书籍。书架下面是电脑。整个卧室就这么几个东西,奇怪的不是这个而是卧室的墙和地面。

  都是以黑色为底子上面乱七八糟的画着,写着些什么,宇感觉有些奇怪悄悄抽出自己的手走到墙前用手机的微光看着。

  “我生来就是个错误”“活着,累。还要继续吗?”

  “我有罪,我需要赎罪”

  “我正在渡劫,这是我犯下的罪责最好的惩罚”

  “这是我该承受的不是吗”

  “对不起”

  圣宇最后在这停住了。还有一些画,画的很随意可是画工很好,那些画都是一些小人可是主要重点是小人身上的衣服,每一副人物衣服都不一样,圣宇认出来这个是服装设计图。没想到雄还会这个。又看了看墙上那些乱七八糟的字,是用各种颜色的笔,唇膏,指甲油,铅笔,眉毛笔。。。几乎是手上拿到什么就是用什么写的。地上也是黑色的地板,可是被各种各样颜料溅的到处斑斑点点,地板中间似乎用了荧光涂料,在暗黑里暗暗发光,走近看到触目惊心的曼陀罗花,花枝下是几个骷髅头,画几乎是用泼的方式画出来的,在黑暗的房间淡淡的幽光,诡异又神秘。

  怪不得雄不让别人进自己卧室,而他们也很自觉的不进来。看了看熟睡的雄,被这些负能量慢慢的墙面包围着,现在的看起来就是个无辜的小孩。圣宇不知道她承受过什么痛苦和打击导致她把墙面和文字当做发泄口,为了时刻提醒自己吗?在写这些时雄表情是什么样的?

  圣宇叹了一口气,痛苦的闭上眼,走近她身边握着她的手轻轻亲了一下,用脸蹭蹭,慢慢在她chuang边睡去。

  清晨一阵铃声把睡梦中的雄吵醒,她皱皱眉头接上

  “不管是哪位长话短说”

  “雄!”电话另头传来着急的声音

  雄翻了一下身,慵懒的答道“嗯,怎么了?”

  “我都两天没见过你了,你也太忙了。担心你嘛,昨天给你打电话一直不接。。。你一忙起来把我都忘了,有没有按时吃饭嘛。。。。。。”

  雄听嫣嫣的念叨有些不耐烦“我还没死呢”

  电话那头的婷稍微顿了顿“呃。。·你。。。刚睡醒?”

  “你以为呢?”

  “哦哦知道了。嘿嘿学校见。撒哟娜拉”

  知道雄起chuang有些起chuang气,嫣嫣很自觉的赶紧挂起了电话,挂完还是可以感觉到雄冰冷的双眼死盯着自己,不禁打了个冷颤。

  “还好还好,我反应快,哼起chuang气那么大,以后谁敢娶你啊”

  蒲婷嫣对着手机做了个鬼脸后准备着去上学。

  雄放下手机,又闭上了眼睛虽然是被吵醒了却不想起来,肚子还是痛,但比昨晚好了很多。还多亏有圣宇在,对了圣宇呢?雄蹭的坐了起来,是回去了吗?

  慢慢下chuang,从卧室出来看了看客厅,也不在应该是真的回去了吧,什么时候到走的啊。想着这些走向卫生间,突然身后出来了些声响,像是碗筷相互碰撞的声音,不过很声音轻,似乎放碗筷的人是刻意小心一般。

  雄转身寻找声音的发源地。走到厨房门口,从磨砂玻璃门里可以看到有个人影在里面走动,悄悄地把门滑开了一点点,看到圣宇正穿着围裙在忙活着。

  雄有些惊讶:“宇?”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端午看书天天乐,充200赠1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6月16日到年6月18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暂无读者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