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凤凰命之多舛女神 揭穿行业

  吴雨虹见梁玉雪对猪流感一无所知,而自己也知之甚少,便不想再聊下去。头脑中正搜寻着时兴而有内涵的话题。

  此时,要转移话题的罗密松微笑着开口了:“看你ting有文艺气质,应该很喜欢文学吧!”

  “嗯喽。”

  “你眼光不错,不愧为才子,雨虹喜欢文学,平时最喜欢往图书馆跑。”梁玉雪道。

  “你喜欢看哪类小说?”罗密松问道。

  “世界名著看得较多。”吴雨虹心里高兴,还好他与自己谈论的自己并不是一无所知,不然就尴尬了。

  “红楼梦看过没?”

  “看过。”

  “我也很喜欢,那书的确写得好,秦可卿很有意思,贾家出事,和她有极大的关系。”

  “哦,怎么说?”

  “她不仅与她公公贾珍有一腿,而且身世也不一般,可能是皇帝的私生女。她下葬的棺材,那可不是贾府里一般的人能用的。她出事,元春便风光,她的出事,还可能与元春不无干系,有人猜测可能是贾元春告的密。”

  吴雨虹看小说,从来只看表面,消遣时光。而且《红楼梦》,她还是上高中时,从头到尾粗略地读过一遍,她可没去研究这些。

  罗密松的见解,让她佩服得五体投地,她想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居然如此博学强识!果然是大公司走出来的,不像她们酒店那些人,无论是领导还是同事,成天就爱谈吃喝玩乐——低俗。

  “你对这个有研究?”吴雨虹以一种崇敬的眼神看着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男人问道。

  “研究谈不上,上大学时看过,有些感悟罢了,你不介意,改天有空我们好好切磋切磋。”

  “嗯喽,切磋不敢,我虽然读过,但有很多东西都没有读出来,改天向你请教吧!”

  吴雨虹想,同样一本书,人家能看出那么多有意思的东西来,而自己不过肤浅地看到一个男人与一qun女人吟诗赏月,胡闹谈情,这就是差别。看来自己对于文学,除了娱乐,其实并没有什么慧根,还曾无数次梦想过要写一本好书呢,不免有些羞愧起来。

  “好呀,你是东北人?”

  “不是,我应该属于南方人,和玉雪同省,你是哪里人呢?”

  “西北人,我看你老是说嗯喽,还以为你是东北人,东北有些地方的人喜欢说这词。”

  “嗯喽,是吗?”

  吴雨虹不知从何时起有了这样的口头禅,而自己竟然不自知,这个男人倒是细心。

  现在吴雨虹最担心,她进公司后,工作做不来,想提前准备,于是问道:“行政助理,主要有哪些事情要做?”

  “发文件,发传真,整理资料。”

  听了梁玉雪概括性的回答,吴雨虹有些失望。这简直与她们教授讲得一样,她想知道的是一些详细具体的事,然而罗密松问她之前的工作,直接把话题转移开了,她只得先作罢。

  用完餐,穿过两条不冷不热的小巷,吴雨虹跟着他们来到一栋冷清古旧背光的楼下。吴雨虹停了下来,梁玉雪忙解释说先把东西放进员工宿舍,再去公司报道。

  吴雨虹觉得这楼不怎么像员工宿舍,而且这个地方也不像有公司的地方,不是工业区,而是生活区,纠结间罗密松的催促打断了她的思绪。

  “你跟着玉雪,我走后面。”

  她于是跟着梁玉雪沿着狭长的楼梯上往上爬。在上楼的过程中她们遇到一个年迈的驼背老伯。吴雨虹发现梁玉雪竟没有和他打招呼,她却热情的微笑着看向老伯,显然她是想通过表情来问候。然而老人分明看到的她的招呼,却依然一脸的冷漠,脸甚至还黑沉了几分。

  吴雨虹想她那十分夸张的友好表情,任谁都能看出,一个饱读事世的老人,不可能看不出来,这个老人真冷,难怪梁玉雪与罗密松都不与他打招呼的。

  她的热情虽说被老伯麻木的表情泼了一瓢冷水,不过一想到行政助理的工作,有不错的收入,有光明的前途,还有出国旅游的机会,内心的yin霾顿时被驱散殆尽。人逢喜事精神爽,不就是微笑没有回应,多大点事,有什么好在乎的,于是吴雨虹高高兴兴地继续上她的楼。

  梁玉雪敲了敲门,门开了,里面出现了一个和吴雨虹年纪相仿的女子。她长长瘦瘦的脸,大大的眼睛,穿一件灰色紧身衬衣,比梁玉雪更还要瘦高些,虽然容貌不算很出众,但亲和且颇富气质,是那种看过一眼就喜欢,越看越好看的类型。

  “呀,来新同事了,欢迎,欢迎!”那女孩子一见她们进来,便满面春风,笑盈盈的说道。一笑便露出了洁白整齐的牙齿,与迷.人的小酒窝。

  吴雨虹心想,初看不怎么样,一定是因为她气色也不怎么好,如若不然一定是校花出生。怎么这公司的人,一个个都这么清瘦,难道这个工作对身材有严格的要求。当然这也不是不可能。她的教授不是说过,从事文秘销售,公司是要看颜值与身材的,毕竟那代表着一个公司的脸面。

  如果公司真有这样的要求,梁玉雪和自己说不就得了,为了工作,减点肥,人家都能做到,她自然更是能做得到的。

  吴雨虹忙上去打招呼。

  “你好,我叫李琼。也是湘南的,听玉雪说你也是湘南的,我们是老乡呢?”她一边说着一边用一次性杯子拿出了几杯水来。

  “嗯喽。”

  “来,喝水。”

  吴雨虹忙恭谨而感激的双手接过了水杯,对于未来能与之成为同事,很欣喜。

  “呵呵,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开个玩笑,我们是欢欢喜喜啦,以后互相有个照应。”李琼道。

  “嗯喽”吴雨虹对于李琼特别有好感,好像认识了很久一般,大抵是因为她长像甜美,让人看起来温暖而舒服吧。

  “先把包放下,休息一会。”梁玉雪道。

  “好的。”吴雨虹把包放在了沙发一角。

  “对了,雨虹,今天有给你爸妈打电话吗?”梁玉雪接着问。

  “还没有。”

  “给他们打个电话吧,报个平安,也好让他们放心,毕竟换了一个地方。”

  吴雨虹觉得梁玉雪说得有道理,来前和父亲说过换工作了,到了新环境是该和父亲说一下,让他放宽心。没想到梁玉雪能替她考虑的如此周全,看来她在这工作,能力才是真正的得到了提升。吴雨虹充满感激的看了梁玉雪一眼,又想这样的朋友值得深交。

  吴雨虹给父亲打了电话。

  “爸爸,我是雨虹。”一听到父亲熟悉的喂声,她连忙说道。

  “雨虹,到了吗?怎么样?新环境还适应吗?”吴津关切的连声问侯。

  “我到清林了,现在在宿舍,环境还不错,同事们也ting好,很热情,总之肯定比之前的工作好。”

  “好,爸爸就放心了,家里一切都很好,你也放心,在那边好好工作,别太省,照顾好自己。”

  “好,等过两个月我回去看你。”

  吴雨虹挂了电话,刚要把手机扔进一直不离身的挎包里,李琼笑着说道:“你手机好漂亮,借我看一下行吗?能不能玩游戏,我的手机都玩不了。”

  吴雨虹对于手机的好坏并不清楚,这只粉色手机是父亲送她的生日礼物,至于价格,无论她怎么问,父亲都不说,只说她用得顺手就行。手机外表光鲜,吴雨虹想必定不便宜,父亲怕她心痛钱,才没有说的。她平时只是用来接打电话,拍拍照,别的功能却一无所知。既然李琼好奇想看,她便把手机递了过去,诚实的回道:“不知道,从来没有玩过,应该可以吧!”

  李琼接过手机,连连夸赞:“是智能手机,很高档,玩游戏一定很顺畅。”

  正在此时,门开了,进来一个27岁左右的男人,他穿衬衣西kù,脸与猴子有几分相像,身子骨瘦得像一阵风能吹倒一般。

  “我们主管来了,你快准备准备一下,面试。”梁玉雪道。她说着直把吴雨虹往另一间屋子里拉。

  “在这里面试?”吴雨虹有些愣了,她之前不是已面试过了吗,就是通过了才来的啊,还要面试,而且是在员工宿舍面试,她顿时蒙圈了。

  “是的,不用太担心,这是部门主管,先前的是人事主管,这个主管姓曾。他就是了解一下情况,好具体给你安排工作。”

  “哦。”吴雨虹走了进去,心里有莫名的慌乱。不知道是惧怕面试,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

  她一进去,门便被人轻掩上。

  吴雨虹看到她眼前有一张像讲台一样的桌子,主管坐在上面,小口喝茶,隔了6来米左右,放了凳子,吴雨虹坐在了凳子上。

  这突如其来的再次面试让她十分紧张,6月的清林市,天气炎热起来,她觉得有些压抑,额头上沁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她告诉自己都来了,就一定要成功。

  她认真小心地回答主管的每一个问题,具体很多细节却记得不太清楚,只知道主管最后把话题引向了销售。

  “你对销售怎么看?”

  “我对销售ting感兴趣的。”

  “我们做的是网络销售,与传统的销售有一些区别。”

  “那就是在网上卖东西,是吗,那不错耶。”吴雨虹自作聪明的解释道。

  吴雨虹记得她旁听电子商务课时,有教授曾慷慨激昂的说未来网上购物,将有如家常便饭。显然通过互联网进行销售,必定会有大好的前景,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这她了解,她甚至明白,网上平台,最重要的是信用保证。而如何能做到她同样了然于心——那便是在交易成功前,钱都放在第三方(或者平台上),这样,交易的双方都有安全感。

  “我们所说的网络销售,与你说的网上卖东西有所不同。”主管纠正了她的错误想法。

  “不是在网上卖东西,那是干嘛?”这下吴雨虹有些大惑不解起来。她惊讶地问道。

  “我们这里其实不是一个公司,而是一个行业,我们有产品,但数量有限,每个限购一份。你的同学她骗了你,扯了一个谎,但却是善意的谎言,当然这只是给你一个机会,我们的原则是强制了解,自由选择。”

  吴雨虹听他这么说,头嗡嗡直转,神经像被闪电劈开一般。

  骗我来,给我一个莫名的机会,没有公司,只有行业,没有工作,只有骗子,难道这就是木玲玲口中的传销。

  “这是传销。”吴雨虹终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我们不是传销,是网络销售,你觉得你同学梁玉雪的智商很低吗?她会进传销吗?”

  不是传销还好,但不管是什么销,自己终究被骗了,不是。之前有那么多的人对她说,不要被骗了,不要被骗了,她笃定精明的她不会,可最终她还是被骗了。她站起身想离开,转头才发现梁玉雪与另一个女孩子不知道何时也坐在这间屋子里,她们在听她的面试。

  事实上,这样的面试是经过上面领导反复斟酌得来的,按他们的话来说不叫面试,而叫揭穿行业,非常经典,目的性很强。

  “不对时,到处都是问题,有诸多的暗示与线索,只是我都无视了。”吴雨虹打了一个哈欠,结束了今天的讲述。

  此时,另一座城市里,奢华的水晶灯焕发出迷幻的光彩,陆密子正在津津有味的看陈意的日记,有关面试环节,吴雨虹的同事陈意记得十分详细且精彩,陆密子看得无比兴奋与起劲。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暑期看书乐翻天,充200赠1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7月15日到年8月3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