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沧海雪尽云知梦 陶氏回府

  陶氏摔了一箱子金子,那鸨子还是不肯放人,听完缘由才知陶氏就是那常来的客人蘩将军的夫人

  这zui脸变得不是一般的快,推手就将金子的箱盖子“嘭”的赫然盖住,转眼笑脸归劝术景“我的好姑娘,你可不要被她央骗了去,这人存的什么心还未可知呢!”

  陶氏自然有所准备,早就让萧孔跟在近身,料到有这番龃龉“你开的是买卖,我来做的是生意,这档买卖你也不亏,为何这般存有芥蒂呢!”

  术景闻言知晓不语,只管站在一旁趣味观瞧

  这老婆子立时眼睛一翻,再看看术景的意思,她不说话这事还不好办了

  “呦,术景姑娘在我们这那是头一份的,是我们的招牌,你这一句话就想带人走,恐怕这账不好算吧!再者,她是倌妓你无这官家的首批,老妇我可不敢随手放人”

  这老婆子的话也不为过,只是这世间的清白人朝廷还管不过来,这官妓是死是丢或是被人掳了卖了多的叫人骇言,这话也就哄哄那些个被官封迷了窍的人,如何唬得了见惯了世面的陶氏

  “老婆子,这充军发配过来的女子,有多少是活下来,又有多少是被好好调教出来的,你这面上的是华贵斐然的章台楼,可这脚下的是多少蚀骨推起来的,怕是经不住思查的,这银钱纵是不多,恐怕也是能做些事情的,我是一个妇道人家,还怀着身孕,何苦来的要至此地找不痛快,今日你若答应,这些都是你的,你若不答应,大不了搭了你我的性命在此,黄泉路上你我作个陪如何”

  陶氏转身眉眼一扫,萧孔当即领意,抽出配剑,老婆子还未定睛,身后的几名壮汉还未及出手,长剑已然架在了她的脖颈之间

  老妇忙不迭的面苦求饶“夫人……有事都好商量,何必动刀……动剑的呢!”

  陶氏言“那就烦请您跟我们出趟城门,一出城门我便放了你,你不会有性命之忧”

  城门一过那里老婆子便被萧孔踹下了马车,走不多远都听见那老妇人哀声高喊“给我抓住他们,抓住全部给我宰了……”

  若有萧孔在,哪怕是追到冀州,也没有几个是他的对手,走着半路萧孔便从小道绕甩了后面的追兵

  陶氏稍松口气问术景“你还是否要换乘马车,以防毒害呢!”

  术景坦言“若我现在回去,那老婆子是不会轻饶于我的,此时我就是换乘马车,以这位的功夫,十个我也逃不了,我总算明白你只身怀仁,会敢去那些地方,也是有些准备的!”

  云蝶满脸的不高兴,豁了趟命就是为了见这人,真是不值“夫人,我们还是快些回去吧!老爷还等着呢……为些不相干的人,好好的多饶了这些路,白耽搁时辰……”

  术景听见云蝶的话倒无大所谓,并非不会介怀,只是此时心中喜悦,终于脱了苦海,以便能活的能像个人了,云蝶的话也就暂不追究了

  蘩渠在陶氏离开的几日里,惶惶无事可做,为的认悔只能终日待在蘩府之内,几次请见苏护也不得唤

  术尧忙着出寻去路,几日不在蘩渠近前,下人们也不敢多言,这日蘩渠依旧铩羽而归

  回府坐在正堂发怒之时要找术尧,下人们回道“老爷,管家已有几日不在府内了,不过刚才已经回了府,正要向老爷回禀呢!”

  “好啊,我这还未怎么着呢!就已三日偷懒,两日打混的叫不动了,快将他叫来,我有事问他!”

  下人还未回身,术尧便闻风而来,周身FengChen滚滚的像是赶了好些路程,进门就忙不迭的跪扑在蘩渠的脚下“老爷,术尧出去打听夫人何时回府,可…………”

  蘩渠在没有性子听这些废词“你在跟我这般废话,信不信我宰了你”

  术尧眼珠一转脑子可快的编就说辞“老爷,我可听说城外的断腿先生根本不是什么乌赞,再说夫人可带着不少金银,现如今府中已然没有多少财帛了”

  蘩渠心中一紧“你这话是何意思……”

  “奴才都打听了,距这里到城外只需两日,这如今一晃过七日了,还带着几千钱金银,恕小人直言,夫人恐不会回了……”

  术尧确是打听了,那位号传是乌赞先生的人,真假犹未可知,术尧也无心顾暇,只知两日的路程七八日人也未回,八成是带着财帛远走了……

  做惯的管家被手下人服侍的吆五喝六的日子,得赶紧寻个出路自保,别再被连罪卖了做下人

  术尧早已做好打算,若蘩渠发怒要找,就装作样子是帮着打探才不回府的

  不料蘩渠竟信了,薅起术尧的衣领子红着眼便要揍术尧“你个混东西,这主母的名讳也是你能辱的,你再敢出言不逊,我揭了你这身皮……”

  蘩渠心中也是不置可否,惶惶不可终日,面上还是副定然自泰,今日听术尧一言已有七八分信了,只做强弩之末的佯装罢了

  数日奔波陶氏稍稍还能勉强支撑,现下一路颠簸不算还要担惊后人来追,进了冀州的地界,陶氏的脸色已然雪白,云蝶一扶后腰全是黏汁,抽出手来一看尽是黏汗

  术景虽是见过风浪的,却未见过生孩子,只得估摸着说“你家夫人是不是要生了……”

  云蝶吓得惊口不迭“啊……刚刚还不好好的吗!这回怎么就要生了……萧孔……萧孔赶紧下车去寻大夫……快……”

  云蝶叫喊着,萧孔勒收紧缰绳,生生的用臂手拽住两马軏轫,迫紧骤停,在帘外听侯

  陶氏喘着虚弱,不愿半路停下,深知违了时日,再揪着不回,指不定会生出什么事端

  只得稍咽些水,歇了一刻就吩咐萧孔“今日能回便今日回,误一刻时辰都是大事……咱们赶快走……”

  蘩渠正借酒浇愁,酩酊灌醉之时,家丁连呼带喘跑进来报“老爷……老爷……夫人回来了”

  “那夫人呢!”蘩渠如醍醐灌顶,茫然初醒,眼前似现一道金光一般

  家丁言“夫人身子不适,刚已被抬进后府,叫了大夫,正在诊治呢!”

  蘩渠一抹身便要去寻陶氏,忙不迭的还带倒了袖边的酒壶,也不管了挥手便冲去**

  云蝶以为,陶氏也以为腹中的孩子即刻出世,仆医的一番话即是一盆冷水,说是还早不少日子,就这让人也吓个半死,陶氏稍稍缓过来,云蝶便靠近腹上,且轻着摸肚皮“我的小祖宗,你这三两天的总是吓人,你还未出世云蝶就跟着你涨了本事呢!胆量都跟着练出来了……”

  蘩渠还没进屋,练武之人又步伐沉重,再着连走半跑的,陶氏刚合眼便轻声对云蝶说“你家老爷来了!”

  云蝶轻叹一声,起身迎去,门一开蘩渠就往门里迈一大步,再左右寻陶氏“捷儿……”

  再一看陶氏瀛弱不及,脸色又极不好,xiong中愤恨的变了关切“我的捷儿受苦了,才几日不见怎么如此消瘦了呢!是不是这孩儿有调皮了……”

  “只是有些疲累,不打紧,仆医已看过好的很,老爷不必担心……云蝶你出去候着,有事再唤你”

  消弱如柳
修改操作:zll1514343549 时间:2017-11-16 23:43:18

审核:hphh 时间:11 17 2017 9:32AM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