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腹黑总裁:老婆太霸气 你是属狗皮膏药的还是属502的!

  两点钟出发,萧祈打车杀到校门口的时候——1点60了。

  远远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萧祈招手大喊:“春哥!春哥!我来啦!”

  “春哥”是萧祈同门大师兄,博士二年级。因为其母非常逆天、反人类的给这位仁兄取命“李遇春”,所以自打05年超女红了,这哥们儿就一直顶着一个雅号活到现在:“春哥”!春哥以其渊博的学识,扎实的功底,超好的人缘,牛B的名字和难以企及的身材成为X大博士楼的一篇神话,体重:90kg,身高:167cm。

  “春哥,我来了,不好意思,路上堵车。妈妈呢?”

  “这不顿路边儿忧愁呢。”

  春哥一指,萧祈看见自己的导师高默叼着根烟很是愤青的蹲在马路牙子上。格子衬衣,牛仔kù,登山鞋,帆布斜挎包。这么小资的打扮也掩盖不出高默此刻浑身上下散发出的那如丁香般淡淡的哀愁。

  高默,男,81年生人,芳龄三十有二。X大最年轻的正教授,也是X大文学院唯一一个到ri本,香港,台湾都讲学过的教师(天朝文学的研究方面,欧美学者很少,权威级别的更少。ri本和台湾是很牛的,所以在文学领域被ri本台湾认可相当于在科技领域被USA认可)。身材很FengSao,脸蛋很妖孽。要报考X大文学院的多半是冲着高默来的,所以高默被院长钦点为文学院“头牌”!如今“头牌”荣升副院长,自然不能还奋战在第一线了。于是他老人家从“头牌”变成了“妈妈桑”。又因为高老师总认为自己用甘甜的rǔ汁既哺育了学生的RouTi和灵魂,所以他的弟子很是崇敬的称高导师为——妈妈!

  萧祈今年刚研一,是高妈妈最小的孩子。

  “妈妈,怎么了您?”

  高妈妈猛嘬了一口烟:“这次调研院里竟然派‘莲花宝座’送我们去!估计院长是看咱们不顺眼,想趁机废了我们。”

  “卧槽,莲花宝座?!不是吧,开那车到广西路上还不炸了!”

  “莲花宝座”是文学院最老的一辆公用车,萧祈一直怀疑它是烧柴油的。跑起来那尾气排的能让后面的车看不见前面的路。因为年太过久远,车龄太老,文学院众人赠其雅号:“莲花宝座”——说不定比观音菩萨的莲花宝座还老!

  “妈妈,院长都贱到这个地步了,你俩奸情那么深也不说给我们争取一下!”

  “我tm争取个蛋!院长大侄子今儿结婚,院里是车都调去接客人了,还留了一辆给我们就不错了!”

  “靠!这车能开出市区都成问题,开到广西?我不去了,别死路上。”

  高妈妈忧郁的弹了弹烟灰。突然电话响了:“喂?哦,你小子。”听电话里的人说了几句,高妈妈扭过头来很是探究的看了萧祈一眼:“对啊,她是我门下弟子,干鸟?”又是一阵沉默:“这个看你的造化了,不怕吃苦你就来。不过我有个条件,给我弄辆商务。”

  萧祈很好奇,高妈妈跟谁说话呢,笑得这么鸡贼。

  “好,十分钟后见。”

  说完高妈妈立刻满血复活:“集合集合!我门下众美人集合!”

  萧祈问:“妈妈,您真想和我们一起被炸死在路上?”

  “放心闺女,一会儿妈妈给你换高级商务坐。集合!集合!”

  文学院的调研,说好听点叫调研,其实就是上山下乡。上次民族语言学的去贵州瑶族聚集区考察古代瑶族建筑上保留的瑶族文字,愣是被当地警署当成盗墓的给抓了。高妈妈以副院长的身份开着自己的宾利跑到贵州把人保出来的。

  此次调研一行五人,三个博士,一个萧祈,再加上高妈妈。研究生本来没资格去,不过萧祈作为“老小”是高妈妈捧在手心儿上疼的,这点在文学院已经达成共识了,她享有特权谁也不奇怪。大师兄春哥是个人见人爱的吃货;二师姐谭梅湘人如其名,湖南人,书香世家,正牌大家闺秀。三师兄沈佩林是个很是妖娆的冰山美男,很难想象他一个古代文学博士竟然还是个爵士乐高手。

  萧祈正和二师姐聊天,一辆亮灰色九人座商务停在X大门口。

  车门打开,高妈妈上车跟车上的人谈了一会儿,从车窗探出头:“孩子们,上车!妈妈带你们去郊游!”

  春哥很欢乐:“我就说妈妈疼我们!怎么会忍心让我们文学院四美炸死在路上。哇靠,好正点的商务车啊!还是妈妈人脉广。”

  萧祈上车放好行李准备坐在师姐旁边,高妈妈拍了拍她:“闺女,妈妈跟你商量个事儿呗?”

  “妈妈请讲。”

  “你坐后边去呗。”

  萧祈往后瞅:“妈妈为何?”

  “闺女,你也别怪妈妈。妈妈也是被逼的,这坐了人家的车就得替人家办事儿。你就当是为了妈妈和你的师兄师姐们,献身一次吧。”

  萧祈挑眉:“不就是换个地儿坐吗,坐哪儿不都是一样。妈妈您至于这么歉疚吗,我去不就行了。”

  “好闺女,妈妈没白疼你。”

  萧祈转战到最后一排,放好了行李直接坐了下去。戴上墨镜,塞上耳机,准备先睡一觉。看到身边坐个人以为是高妈妈请来的,去学术调研邀请这个领域其他学校的权威教授同去是常有的事儿。萧祈礼貌的打招呼:“您好!”

  “你好。”

  一听这个动静,萧祈觉得自己被雷公关怀了,被电母照顾了!一个晴天霹雳照着天灵盖就劈了下去!

  “怎么又是你!你是属狗皮膏药的还是属502的!还甩不开了!”

  秦宇枫摘下墨镜:“我说过,我们一定会很快再见面的!”

  萧祈敢要吐槽,只听春哥咆哮:“来来来!长路漫漫,无心睡眠,寂.寞旅途,如何度过?让我们一起来唱神曲吧!我先来个串烧啊:那一夜,你没有拒绝!那一夜,你伤害了我!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法海你不懂爱,雷锋会倒下来!倒下来啊倒下来!巴扎黑!”

  萧祈听着这要人命的神曲,再看看身边笑的不怀好意的秦宇枫,无力的倒在座位上。

  这次的调研……一定会很惊涛骇浪的!尼玛啊,老子不去了行不行啊!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暑期看书乐翻天,充200赠1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7月15日到年8月3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