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腹黑总裁:老婆太霸气 我没有义务爱你,我们不认识!

  秦宇枫正想着,晾台门突然响了。

  “姥姥,我头先不是跟你说过我们同门今天下午跟导师去广西调研吗?我回来收拾点东西,估计见不着我爸妈了,他们回来您帮我说一声儿吧。我姥爷呢?”

  “别跟我提那个糟老头子,你也学人家下下棋、写写字什么不行吗?偏整天跟着老李头儿、老王头儿瞎混,最近又迷上钓鱼了。老莫咔嚓眼的,鱼咬钩儿他也看不见!还净往那水深危险的地方跑。哼,哪天掉进去我都懒得捞他!我看……哟?这……这是谁啊?”

  萧祈赶紧解释:“哦,姥姥他是……”

  “你跟姓程的那个小王八蛋吹了?好丫头,姥姥就知道你总得有能想明白的那一天。这小伙子多好,看着比那姓程的小白脸儿强多了!孩子,多大了?工作了没有啊?是不是本市人啊?家里是干什么的?哪天叫上你父母咱们一起吃个饭啊?湘水人家怎么样,我就喜欢他们的菜。还有……”

  萧祈瞬间凌乱了,姥姥gao什么!自己是多扔不出手啊至于带回来个男的就扑上去吗!

  “姥姥!您干吗呀!他不是……不是!他是我同门师兄,我们要一起去调研的,一会儿我收拾了东西顺便坐他车回学校!”

  老太太一听这话,牢牢抓住秦宇枫胳膊的双手很是不舍的松开了,但只松开了一秒又紧紧的抓住了:“师兄怎么了,师兄更好培养感情啊,是不是小伙子?姥姥是过来人,这梁山伯是不是祝英台的师兄?不是还是GouDa上了?杨过和小龙女还是师徒呢,这在旧社会叫大逆不道啊!不还是GouDa上了?这就叫‘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同门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要下手肯定要先从师妹下手啊。肥水不流外人田,不能便宜别人家姑娘啊!是不是,小伙子?”

  秦宇枫倒是ting喜欢这个老太太:“姥姥,您懂得真多!呵呵~”

  “姥姥!您就别在这儿乱点鸳鸯谱了!你做饭去,做饭去!我下午两点的车,来不及了!”

  “好好好,我去做饭。”临走还凑过去小声跟秦宇枫嘀咕:“小伙子,我看好你哟!把那个姓程的小白脸儿踢走!我看见他就浑身难受,跟营养不良的似的!好好干啊!”

  萧祈死的心都有了!什么好好干!姥姥你是要人家干什么啊!这饭不能吃了,再耽误一顿饭的功夫,姥姥估计就得给她和秦宇枫定亲了。gao不好家传宝贝什么的就直接送人家了!

  见姥姥进了厨房,萧祈匆匆进屋装了几件衣服,拿了几张卡和现金:“走!小点声儿,别让我姥姥发现了!”

  “走?你姥姥留我吃饭呢!”秦宇枫耍赖。

  “吃你大爷!再磨叽我先把你吃了!滚出去!”说完像扔飞碟一样把秦宇枫扔出了门外。

  #################################################################################

  X大对面的咖啡厅里,靠窗的位置是最好的,能欣赏到路旁的法国梧桐还能闻到X大独有的桂花树散出的香气。但此刻坐在这里的两个人却都无暇欣赏窗外的一切。

  “你有话快说,我还有课。”

  “你是怕别人看到我们在一起吧?你就这么讨厌我?还是……你怕她知道?怎么,跟我见面觉得对不起她?”

  男人站起身:“没事我先走了。”

  “就十分钟,就陪我十分钟,行吗?”

  男子还是没有坐下。

  “看在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份上,就陪我十分钟,算我求你。”

  男人终于还是坐下了:“说吧,叫我出来到底要说什么?”

  “若寒……”

  “别叫我若寒!”男人突然厉声道,态度很强硬,没有任何余地。

  女人无奈的笑了:“哦,对,你现在叫‘程一辰’。可在我心中,你还是那个‘程若寒。’若寒……你真的能忘了我,忘了过去吗?你来到这个城市,换了名字,有了别的女人,你的过去就不存在了吗?我对你而言没有意义了吗?我们过去在一起的时光你都忘了吗?你难道不觉得自己是在自欺欺人?你真的……真的爱她吗?”

  “我当然爱她。从我见到她的第一眼我就爱她!她不知道我的过去,不知道我从前是个什么样子!她是心里也只有我!只有和她在一起我才会觉得自己活得像个人,我才知道自己也可以活在有阳光的地方!我也可以笑,我也可以去拥有!而这些,你,和我的过去,都不能给我。”

  “可我是爱你的!你知道的,从九岁开始我的生命里就只有你!你怎么可以丢下我就这么走了?你知道今天我被她们打的时候,你知道萧祈对我你是属于她的,你知道那一刻我在想什么吗?我在想你们不懂,你们不懂!若寒是我的。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只有我才是真正懂他的人,只有我才会珍惜他!”

  “就是因为这样你才要拼命考到这个学校?可是那又能如何?你什么也改变不了。你和我的一切,在我离开的那一天,就结束了。”

  “怎么会结束?我们曾经还……”

  “够了,别说了!我不想再和过去,再和你,有任何瓜葛。冯青青,你给我听清楚,我没有那个义务去爱你。我爱的人,是萧祈。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今天……你也长了教训了吧。”

  冯青青一把抓住程一辰的手:“若寒,我只问你一句:你和她在一起,真的不是为了她的钱?不是为了她的地位?”

  程一辰冷笑:“我想我对你最后的一点可怜也不存在了。以后你不必再说你了解我,爱我。你根本不配说那样的话。”

  “若寒!我错了,我胡说的!我气昏头了!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你回到我身边好不好?”

  程一辰甩开冯青青的手:“我说过了,我叫程一辰。还有,从今天起,我们不认识!”

  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头也不回的走掉,冯青青独自坐在咖啡厅整整一个下午。直到她已经看不清法国梧桐落叶的静默,闻不到丹桂飘香的恬淡。和若寒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又一次从她脑海中滑过。冯青青从九岁开始就认识了程若寒,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可那个人竟然对自己说,我们不认识。

  萧祈,都是因为萧祈!都是因为那个女人!她已经有了美貌,金钱,智慧,学历,家庭,友情,为什么连自己仅有的若寒也要被她抢走!

  不怪若寒,都是那个女人!都是那个女人!我一定会让若寒重新回到我身边!我一定要让萧祈跪在我面前!
  飞鹿言情网 www.feilu.cc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暑期看书乐翻天,充200赠1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7月15日到年8月3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